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字母孢子

dinodawn.lofter.com|个人应用 for Android

共7篇文章,702人喜欢

应用截图

字母孢子

字母孢子

 

【豆腐丝】结了葡萄的石榴树

*ooc预警,半架空,无妻无子
*文笔矫情,胡言乱语,见谅
*真的不了解波兰和德国的气候,欢迎评论指正
++++++++

炖牛肉加土豆泥红甘蓝,再配上具有紫罗兰和桃子香气的雷司令。用一个算得上清闲的中午,闭眼沐浴在葡萄架下斑驳的阳光里,微醺的罗伊斯会抱着高脚杯歪着嘴轻轻地笑起来,金绿色的眼睛半实半虚的看着奥巴梅扬,然后慢慢地讲一个故事。

故事里有粉色的云和暖蓝色的天空,有红黄间隔的房子和变色龙皮肤一样绚丽的屋顶,太阳顺着玻璃幕墙一点一点拥抱黑暗。鸽子落在美人鱼的剑尖,猫踩着篱笆穿过公园。在婴儿收敛了哭声的夜晚,星星会落在草丛里,烟蓝色的葡萄结在了高大的石榴树枝上。

这时候奥巴梅扬就会说,“这不可能,马尔科,石榴是桃金娘目,和葡萄没有任何亲缘关系。”

“但他们都是植物不是吗”,罗伊斯歪着头,醉意渐渐抹上他的脸颊,“而且他们都很好看。”

“它们甚至连嫁接都做不到好吗”,奥巴梅扬将杯子从罗伊斯的手里拿出来,“你醉了,马尔科,快点去醒醒酒。”

“你为什么从来不好奇故事的结尾?”说到这罗伊斯就会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摸着自己的下颚咧嘴露出虎牙,他的眉会皱在一起,眼里总带着惊讶。

“因为你讲故事的水平太烂,结局我一猜就知道。”

“不”,这个时候罗伊斯会生气的抿着唇,“你胡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波兰有什么?”

黑发蓝眸的前锋记得有人也问过他这个问题,那人有麦金色的发,刮了一半的胡渣和海浪纹身。脖子上有些细软的绒毛,眼睑像紫玫瑰的花瓣,嘴永远是歪的。

他当时笑着看他,光下的眼睛如同熟透的绿葡萄,那瞳孔里印出自己的影子,宽厚的肩挡住了身后所有的人。

波兰人微微低头思索了一会儿,他想了很多,肖邦或是甜菜汤,维斯瓦河还是中央火车站,波兹南莱赫俱乐部要么华沙国家体育场。脑子里挑挑拣拣想把最好的告诉他,但所有的话语还是撞散在眼神相触的瞬间。

除了他渴望的那些,波兰有所有的一切。

09年的夏天,即使是瓦尔塔河边的青草都知道多特蒙德给莱万抛来了橄榄枝。从波兰到德国,离开熟悉的家乡,联赛,队友,前往一片充满挑战和机遇的土地,莱万有着自己的打算和焦虑。

磨合之初都是艰难而苦涩的,莱万的安静与隐忍无法让他与所有人都能热闹地打成一片。在为自己寻找恰当且适合的位置的过程中,只有敬业和提升自己才能让他的内心多一份在俱乐部的归属感。

10-11赛季的德甲属于多特蒙德,但并不属于莱万。对进球强烈的饥饿感推动着他的前进,与队友间的相处也终于达到了融洽和睦的程度。

莱万相信上帝自会给有所准备的人以机会,也许,也因为如此罗伊斯才来到了他的身边。

马尔科是与他完全不同的人,他的到来实则是一次回家。他是所有人的宠儿,是每个人倾心相信欢迎的对象,是天使和恶魔媾合的产物。在最初他穿着训练服不紧不慢地踩着草皮走进一线队员之中时,莱万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在了他颈后那些金色的绒毛上,它们看上去细小而柔软,莱万突然就觉得,那手感一定很好。

没人记得是谁先咬上谁的唇,但它就这么发生了。金绿化进湖蓝里,融成一片旖旎。

对于第一次亲吻的细节罗伊斯已经记不太清,只是莱万唇上那层雷司令的淡香带着桃子的甜味,他的手似乎扶住罗伊斯的后脑,再从脖颈到背脊一寸寸的按压。他们这样做过很多次,罗伊斯喜欢骑在莱万身上,捧起他含着笑意的脸做出一副颇不情愿的样子,然后捏着对方的下巴结结实实地咬下去,再珍惜地舔过上唇那道疤痕。腹肌贴着胸口,热度一层一层地传递。欲望赤裸地暴露给对方,也全盘接受着对方的需要。

在一切无人的角落,星光黯淡的夜晚,还有阴雨连绵的清晨和黄昏,时钟咬合的声音压抑住重叠的喘息,钟面印下交缠的四肢,冷蓝色的日光斜过窗户,却从没赏脸来床边徘徊。

他们曾乔装打扮去往波兰,用假胡子,花哨的围巾和夸张的墨镜隐藏身份,手指在无光的巷子里悄悄缠到一块,跟着猫绕过公园的小道,躺在开阔的草坪看星星旋转着坠落,在深秋极冷的风里依偎着亲吻,躲在玫瑰凋谢的荆棘丛里避开巡逻保安手电光的刺探。

罗伊斯一直记得莱万家那个巨大的落地窗,他曾在迫近黎明的时候惊醒,那时星光寂灭,山边的太阳尚音讯全无,北风呼啸着掠夺华沙,于是楼宇的霓虹灯接二连三的消失,世界被浓稠的黑色填满。

但他却觉得无比心安。

莱万的呼吸温柔地挠着他的锁骨和耳垂,他的右臂将罗伊斯箍在怀里,彼此没有阻挡的紧贴着,触手可及。

那时候格策还没走,伤病还没缠上罗伊斯,莱万的合同还有两年到期,等着多特蒙德的还有两个德甲超级杯冠军和欧冠决赛入场券。

莱万告别赛那天罗伊斯想起了那个黎明,他第一次希望那就是世界末日。

他们的故事只有时光和彼此记得,但是指针不曾因为任何一个难舍难分的吻而稍稍停下前进的步子。

很多年之后罗伊斯再想到那个黎明,明白了其实那就是世界末日。

Okazja na nikogo nie czeka.

任何人的机会都不会等待。

莱万多夫斯基也不能幸免。

转会到拜仁并不是意外之举,而他能提供的最后温情可能也只有留到合同到期的那天。

从没有续约的那一刻开始,莱万就清楚地知道离别的日子。既然俱乐部没有意愿再施舍更多信任,那作为一个尽职的“雇佣兵”也没必要强留。

拜仁是儿时梦想的说辞未免不是讨好,也显得有些冠冕堂皇,更直接的理由简单粗暴,拜仁的锋线需要他作为支点,而他想要个欧冠。

在万人掌声里莱万体面的离开,从始至终罗伊斯并没有出现,他们没有最后一个拥抱,没有最后一次亲吻,不愿用一次肌肤相亲去保存温情,更不相信这段隐秘的情感能跨越时空。

但莱万清楚地知道这不是离别最痛苦的阶段,当球队利益和胜负被摆在两人中间,他只希望罗伊斯不要在赛后拒绝他的拥抱。

离开的冲动是与生俱来的,比起站在山峰,攀登的过程更为让人激动。

和穆勒一起开车,往施魏因施泰格头上倒啤酒,或是被里贝里抱着在人群里笑,莱万只是偶尔会想起那个将他压在草地上亲吻的小恶魔,想他头发的柔顺和颈后短毛的扎人手感。

他们在球场上相视而笑,接着分别攻破了对方球门。

然后意料之中的,曾经属于他的马尔科拒绝了赛后的拥抱。

格策回多特蒙德的时候,罗伊斯突然想起自己在波兰看到的那棵石榴树。

石榴树种在莱万别墅的院子,旁边还搭了葡萄架。那院子在深秋是五颜六色的,红叶会落满屋旁的河流,草坪枯黄一半,鼹鼠偶尔探出头来,为了睡前再看看天空。

那棵石榴树上结满了葡萄,一串一串地连成一片,烟蓝到紫红,层次分明。如同云粘满了天的烂漫,再来树上小憩。

罗伊斯曾看着这高大的树出神,铁灰色的树干和利剑般伸展的枝桠非常严肃,但葡萄却睡在叶子和枝杈之间,有种别样的安全。

空气里渐渐飘来松饼的香气,熟悉的声音带着笑意,莱万围着黄黑的围巾披上一件羽绒服,靠着门在叫罗伊斯的名字。

他说,马尔科,回来。

但是他自己却先离开。

罗伊斯从不想去隐藏什么,不论是喜欢还是生气。也从不想去袒露什么,不论是责备还是原谅。

他确实固执的不愿去想莱万哪怕一秒,他看着现在,看着脚下的足球和新来或是阔别已久的队友。每天都是新的一天。

过去再美,也是好梦不须记。

保险柜成功打开时会发出咔哒一声,然后收藏的一切暴露于空气,变质与褪色同步进行,最后一切被风化碎裂为齑粉,于是得以给新的情感腾出空间。

罗伊斯知道自己只是在等,等到有那么一天他决定搬出这个保险柜,然后输入密码,接着听那声“咔哒”在耳边响过,如同钟面指针突然锁死,或者磁带播放不幸卡带。

他会在所有记忆泛黄前全部扔掉,留在耳侧的吻,围巾下的悄悄话,阻挡犯规那次被判罚的黄牌,“I love London”的文化衫,还有指节手背轻轻擦过脸颊的触感。

然后他会像一个普通的朋友一样大方地关注和点赞莱万的ins,比赛前会客套地问好,比赛后会大方的告别,不再转头看拜仁的前锋现在跑到哪,不在喝偏甜的雷司令还再酒后胡言乱语。

他相信总有那么一天的,葡萄藤不再缠着石榴树,鸟带走葡萄的果实,找到一片更适合生长的沃土。

故事的结局是。

石榴树死在那个冬天,搭起地架子被厚厚地雪压塌。

院子里再没长过葡萄。

字母孢子

功能说明

1. 独立查看“字母孢子”发布在LOFTER的所有文章
2. 文章更新通知提醒
3. 归档方式查看
4. 方便的分享文章到微信、微博

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APP

本应用由UAPP生成,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UAPP支持LOFTER、网易博客、新浪博客、百度空间、QQ空间、blogbus、豆瓣日记、点点网、搜狐博客、网易摄影等生成个人应用。

了解更多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