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师琅

elmusk.lofter.com|个人应用 for Android

共2篇文章,74人喜欢

应用截图

师琅

师琅

 

【风情】心 火

他松开了风信紧紧抓着他的那只手,朝着深渊那头落去。

时间仿佛在他松手跌入深涧的那一瞬间被无限拉长。

一切会动的景与物,深涧中偶尔的凄厉鸟啼,呼啸而过的强劲风声,面前正在坠落向无间的人,好像都在此刻静止了一般。耳边鼓噪的声响携着雨滴强硬地刮过耳膜,额鬓的碎发也被濡湿地垂下来。上一秒还紧紧抓住对方小臂的手臂血管也在突突地弹跳着,酸麻胀痛。风信觉得自己现在什么也听不到,也什么都感受不到。整个世界只剩下面前这个人。

慕情正在下坠。

正在离他远去。

他正在失去他。

于是他从风信的眼里看到不可置信,看到痛彻心扉,看到无可挽回,看到这整个人世间万千洋溢的星辰——他的眼眸亮得吓人,仿佛要把他灼伤。但是他正被不可抗的引力拉扯着落向另一处,离那个人,那对极明亮的眼眸快速地远去。

他也紧紧回盯着风信那双眼,只是全然没有什么表情,仿佛一切正在发生的都理所应当。恍神间,他仿佛回到了皇极观。

那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他还是皇极观一个不起眼的弟子的时候而已。

不知道是哪天的清晨,他靠在一棵枫树下,默默看着太子殿下和那个侍从在观前空地练剑,两人身手都十分了得。你来我往之间,衣襟飞舞,剑风啸然,卷起地面红枫片片。慕情看了一会,就被师兄塞过来扫把,一言不发地扫地去了。皇极观多的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吵闹声一安静下来,很快也便到了黄昏时分。夕阳斜落,照得一山的红枫林好似都烧了起来,慕情一个人提着柄剑往后山走去。明明是晚饭的时辰,那帮少年人本就不怎么待见他,便都三五成群去吃饭了,也并不关心他的去向。后山都是泥土路,只有一条林中开辟出来的小径,铺满落叶。慕情小心踩过地上落叶,窸窣作响。层层叠叠的枫叶投下阴影照在他淡淡的眉眼上,竟也给他清冷苍白的面容镀上一层似有似无的生气。走到一处林中较大的空地,慕情停住脚步,将剑从剑鞘中抽出,翻手挽了一个极为凌厉的剑花。只见得银光一闪而过,一树的枫叶簌簌落下。他又迅速一剑刺出,剑尖正穿破一片红叶中心。

“漂亮!”

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他急忙回过头去,身后人正抚掌叫好。来人也是个年纪轻轻,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身高却是在同龄人里显得极高的,一副五官深邃,眉目朗朗如星。他一双明亮的眸子里带着欣赏的神情,正含笑盯着他。

“......”

这人是今天下午陪着太子练剑的侍从,名字叫做风信,平日里除了同太子殿下一道修行,也和其他弟子并无什么交集。慕情懒得理他,出于礼貌朝他一笑,只是顺手收了剑,低头往回走。

“刚才我见你不去吃饭,一个人提着剑就往这边走,就跟过来看看,”见慕情不接话,风信也跟着他往回走,“每次总是见你一个人啊,我是说怎么不见你师兄他们带着你练?你的身手倒还挺不错,比他们都要强上不少。”他绕到慕情身边,和他并排走在一起,偏了头去偷偷打量这个话少得出奇的少年。他五官端正清朗,面皮白净,又身段颀长,手脚纤细,一身素衣也给他穿的有模有样的。这人在同龄人里算个子高的,只比自己矮上那么一点。如果不是身高加成,看背影倒挺像是个姑娘家的。

慕情被他大大方方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加快了脚步往回赶,两人便也就这么一前一后地沉默地走在林中。

快到观里时,风信又试图和他搭话:“喂,慕情。现在回去饭菜怕是早就被那帮子人分光了,不如你随我到后厨去拿些吃食也...”

“不必了,你回去罢。”慕情小声道。他的声音也同本人一样,带着些清冷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味。他也并不停下脚步,而是直接往静室那边走去。此时夕阳也早已完全落下,观内的人都各自准备歇息去了,只剩门边风灯一明一灭。一轮皎月挂于夜空。清冷的月光洒在两人身上,投下清朗素净的光影。

“不行。我拒绝。”风信倒是否决得爽快,“我出来跟着你的时候一点都没吃,现在我饿了,你不需要负责任吗?”

“......”这个人真是......慕情不耐烦地轻啧了一声,也不计较这人是否意识到自己这是跟踪行为还死皮赖脸地,关注,不,骚扰着自己——跟着他去了后厨。

......

少年时日最是短暂。光阴一蹴而过,走马灯一般,一切都像是发生在昨日。再之后,他被太子殿下相中提拔为身边副手,上元佳节祭天游行,再然后,是仙乐战乱,流亡失所,他和太子殿下还有风信之间,便是再也不能像从前那般了。

他想。

慕情却感到有一种极复杂的情绪弥漫上心头,没来由的,便突然略有好奇,风信为何初次见面就能叫出自己的名字。自己又不像他那般,是太子殿下从小到大的侍从和玩伴,观里的谁都理应知道他的名字,而自己那时只不过是一个扫地做杂活的极不起眼的弟子,除了受人冷眼,就没再有半点被人特意去注意的地方。

为何?

他不自觉扯起嘴角,突而觉得这种念头未免荒 唐——怎么想到这个?是死到临头突然觉得不甘心了?非得揪着八百年前那点微不足道的也许那个白痴都没放在眼里的小事不放才好?看着上面崖边离他越来越远的风信,他也不想深究个一二了。反正也...

从八百年前就该是如此。

别过来啊

“不必了,你回去罢。”

少年站在空落落的庭院中,素洁的月光打在他身上,将这个面孔白净,一身白衣的少年衬得有些亦真亦幻,亦虚亦实。

.......

他轻轻闭上双眼。放任自己的身体朝那边沉去。

傻子。

你真是傻,不过这次我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又猛地睁开眼。

自己正被牢牢地禁锢在一个有力而温暖的怀抱中,竟是风信从那悬崖上一蹬,直接跳了下来。现在换做是他变得不可置信起来。他睁大双眼,身体也止不住地颤抖着,他......风信的心跳顺着紧密相贴的皮肤传递到他的心里,都是一般的烫人。他的呼吸和着他的,交融着打在两人的颈窝和胸口上。冰冷的雨点随风斜斜倾落。还是很烫,或者说,更烫了。

啧,真是麻烦。他轻声呢喃道,别过脸去。慕情的声音也是嘶哑的,带着尽量不被察觉的颤抖。发丝垂落,堪堪遮住了他的双眼。风信以一种此生都不再放开的气势紧紧搂住他的胳膊和后背。他整个身体的温度也高得吓人,给慕情一种自己的身体都会隔着衣物被灼伤的错觉。

他很久没有被人这样搂着了,其实别说是抱着,除了打架,和旁人的身体接触都少之又少。毕竟没谁胆子真的大到去招惹玄真将军——或者实在闲的慌。

但是风信这人也许两者兼有之,胆子大,也闲得慌。这两人往往见面不和,最后就总归演变成拳头相加,腿脚相向了。简直不是八百年的冤家不聚头。但两人又保持着微妙的默契,例如干架从来不用法力,武器也不用,全靠一双拳脚。但说实话这样也算不上好到哪里去。武神之间的肉□体相搏,破坏力也不容小觑。往往一天下来,不少宫观就遭了殃。两人也会挂一身的彩。他俩就这样相互看不顺眼地过了八百年。

“喂,你...”慕情开了口,声线却发颤地让自己都有些吃惊,只好闭上嘴。

“不行。”风信在他耳边这样说。风信的呼吸打在慕情耳边,热热的又仿佛带着些雾气,叫他觉得就像数道惊雷在耳边炸响,脑子也很不争气地一片空白。

“什...?唔......!”

仿佛这样还不够,他将慕情搂得更紧,也不管对方都无暇顾及自乱阵脚的呼吸和心跳。



啧,不,不管了!横竖不就是个这样的结果么!



慕情恶狠狠地心道。



他有些自暴自弃地伸出双臂,也以不再放开的气势紧紧回应了风信的拥抱。




两人一同向不见底的深渊一方中落去。









南阳真君,要知道,这次是你自找麻烦啊。

师琅

功能说明

1. 独立查看“师琅”发布在LOFTER的所有文章
2. 文章更新通知提醒
3. 归档方式查看
4. 方便的分享文章到微信、微博

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APP

本应用由UAPP生成,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UAPP支持LOFTER、网易博客、新浪博客、百度空间、QQ空间、blogbus、豆瓣日记、点点网、搜狐博客、网易摄影等生成个人应用。

了解更多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