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应用截图

ご注文は塩鯖ですか?

ご注文は塩鯖ですか?

 

全员 || 今日休战

//内含港黑&侦探社全员,无差双黑基佬笑话,原著BG,以及神奇cb。性质为群口相声


太宰治今日惯例迟到,开门便与宫泽打了个照面。前者181,后者158,屋顶高度320,要想真正意义上实现四目相对必须把其中一方的重力反向。太宰看一眼脚下又看看身边,微笑摆了一半便听宫泽先开口:“太宰先生!”

他把草帽扣在头顶,同时兴奋挥手。

“你那个城里朋友实在是太——酷了!”

“不仅自己特别酷!还可以让碰到的人都变得那么酷啊!”

 

啊啊。太宰揉了揉额角。

今天为什么没有彻底翘班呢。

 

事实上港口黑手党已稳居横滨年度劳模单位评选第一名两年,并因某最史上年轻干部至今仍在别家事务所拖出勤率后腿迎来蝉联的第三年。除去是个老板就无法拒绝的工作狂魔芥川君,第二敬业员工中原中也先生此刻正站在侦探社中央,充分诠释一个优秀职员不仅要在自己公司签到,还可以在规定上班时间去对头公司打卡。

鉴于宫泽与其他人不处于同一水平面,镜花一人又势单力薄,中原不幸深陷盆地中央,帽子还被摘下,拿在江户川手中。

“就这么说定了啊帽子君!”江户川兴奋搂过中原肩膀。

“周末我们去逛街!你要负责开车来接我!我自己一个人可没法出门。”

“要是你迟到了…”江户川难得睁开眼凑近中原。

“我可是会哭的。”

 

哦哦。中原扯着单边嘴角抬眼看他并表示安抚。一旁的国木田显然已在26岁儿童的冗长撒娇中变得不耐,终于忍不住插嘴。

“中原先生。”他扶了一下眼镜,把手机递给中原。

“再确认一遍,您的名字,中原中也,汉字的正确写法是这样没错吧。”

中原接过后点点头。

“那就好。我平时会随身携带手机,LINE一般都会在一分钟内回复,请随意联系我。不过有时可能会遇到黑手党找麻烦,所以会有少许延迟,这里先行道歉了。”

 

我不就是找麻烦的黑手党吗。中原心疼国木田被太宰摧残的心智两秒,却看到对方别过头去。

“另外,还有一事。”

“那个,以后…”

“以后,如果您想借酒浇愁,请允许我同往,我们至少在那个人的事情上很有共同语言。”

 

“与朋友共抒烦恼,我很乐意陪同。”

 

等等,那个人是谁?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变成朋友的?

太宰站在门边,觉得事态大乱,下意识寻找中岛,见人群中没有那一头银发,便抬手召唤。

“中也先生久等了!”

中岛回应召唤由门而入,矮下身去,高度恰好可以从太宰半抬的手臂下穿过。

“我准备好了,我们出发吧!”

 

太宰到得迟中原来得早,其间一段时间足够让人物关系发生数以十计不可逆的变化。料事如神太宰治虽已在中岛跑到眼前(不过是毫不留情地背对他)时大致分析出发生了什么事——无非是爱丽丝听说大猫欧尼酱今年份的生日已经过期便要求森鸥外给其补过,森鸥外发挥领袖气度表示侦探社全员都在邀请之列,但无论如何想不到围观黑手党(小巧)成员并表示友好竟然是贵社定番。好在中原虽小男性魅力俱全,且因气质过于酷炫让人肃然起敬不敢造次,否则按这热烈气氛,太宰简直怀疑中原会成为侦探社第二个可换装娃娃。

第一个此时正乖巧站在中原身边,没说话,但显然不是无话可说,两人大概已经早早完成你好不好我很好中也先生好不好啊我还是老样子红叶大姐很想你嗯其实我也很想她等一系列交流,并呈现出一副今天要回家看看的泰式。福泽呷茶闭目,想来不打算与萝莉控再续互嘲并被曝出更多黑历史。谷崎左手直美右手茶壶,虽然心头阴影比起芥川还是来自己方某女医生多一点,但并没有同行打算——

局势分析放一边,太宰觉得当前首要任务是抛弃新仇旧恨先刷回属于自己的存在感,摆了个心怀鬼胎想要复合的前男友式笑容,向前两步对中原张开手臂。

“呀,中也一大早特意来看我我好开心,来抱——”

 

在第二个‘抱’字没把这句话彻底变得恶心之前,江户川已经先行从侧面抱住中原并单手向天空出拳作火箭发射状:“我要坐副驾驶位!”

 

 

名义上是给中岛庆生,实质上还是为了满足某小首领的兴致。因此中岛在观摩大厅装修规格食物高端程度与森鸥外的眼神温度后,果断选择推拒爱丽丝的骑虎要求跑路。但囿于无厨可帮,只能以寻找洗手间为名出逃在外,走廊里看到黑风衣一角,兴奋挥手。

“芥川小姐!”

话一出口两边静止。中岛讪笑:“那个…我是说…银…小姐。”

然后便被拉进了一旁的屋子。

 

一个姓氏泄露身份的两种思路非常清晰,一是兄妹关系,二是夫妻关系,后者更为群众所喜闻乐见,且信息传播链无法轻易被罗生门切断。当然中岛的考虑还没触及这一层,尚且沉浸在给脑内芥川二字对应的固有形象加上“小姐”设定的恍惚之中,见场景转换才回过神来,连忙道歉。

“不,没有关系。”银摘下面罩,音容具软。“中岛先生请下次注意。”

中岛心里跟着一软,脑子跟着一热,重量级台词已然含在口中,索性被诱拐十四岁少女约会的黑历史及时叫停(当然也有被罗生门抹脖子的危机感参与其中),只好尴尬地四下张望,眼神最终落在身侧一张书桌上。

“这是…银的办公室吗。”

“是的。”少女垂下眼睑。

田山花袋的情书插在文件架上,不是亲眼见过一次便难以与普通工作信件区分。

 

唉,芥川。

中岛看看银垂下的一缕刘海。

有这么可爱的妹妹和部下,还有来自好女孩的忠诚暗恋,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事实上中岛对芥川远没有对其他人那样择言,这句话最后一部分已在某次街头偶遇时说过。两人情绪激烈,并按惯例分别进行“我会呼唤你的名字就像你呼唤我的名字那样”与“来啊互相伤害啊”环节。中岛在又听一遍芥川对镜花的间接训斥后,握拳拔高音量。

“你为什么要对女孩子这么凶恶??”

 

认识没几个月认真打了不下十次,中岛身上没有留下半点伤口的痕迹,芥川倒是被戳了不少口子——主要在心头,并不时作痛。比如此刻。出发赶往宴会厅的芥川在走廊上走出十几米远,那两个问号留下的伤口突然发作。他放缓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樋口,并因想起中岛一双闪烁明亮愤怒的眼睛而皱起眉头。

樋口自然不知道芥川还有这段心理活动,只体验了个霸道上司回眸一怒,此刻话都说不顺畅,慌忙询问有什么指示。芥川皱了皱眉,沉默半晌,还是咳嗽一声问道。

“我走得快吗?”

 

另一方面,银显然小看了罗生门的切割范围,不然按照惯例,她大概早已成为黑手党成员下酒的八卦对象之一。

惯例是指“我最讨厌你+我了解你的一切=亲爱的我们结婚已经十年啦❤”,台词内在逻辑取自某配对名被官方盖了戳的搭档。当然仔细考量起来,这种情形还隐约存在于该组织首领与对头公司社长身上,只是政治情势所迫无法被随意谈论。

银的潜在绯闻男友立原正被广津抓壮丁,搬运聚会物资同时抱怨梶井不讲责任心同胞情丢锅就跑。广津权势压人,空手走在一旁充分享受敬老之爱,闻言挑眉。

“梶井君啊…怕是去找那一位女士了。”

 

鉴于上回亵玩的后果惨重,梶井此次只敢远观。

恋心暂时说不上,更贴切的形容是带了点畏惧的兴致——领域内颇有建树的科研大牛在学术会议上被公然反驳,兴致自然是有的,但反驳发展为吊打就很难不令人畏惧了。不过情绪二因论尚且未被证伪,大刀与美女带来的双重心跳仍混淆在胸口,加上濒死一瞬的恐惧与重回人世时绷紧的千线万弦被切断前的轰鸣,梶井稍感心虚,敛敛视线抿了一口红酒。

那位女士对梶井却没有相应的兴趣,双腿交叠靠在会场边,抱着手臂注视江户川携(胁)中原在场内探索各种新鲜事物,颇有看自家大小姐终于找到得力保姆的欣慰之感。

“太宰啊。”与谢野抬手拍拍身旁人的肩膀。

“我理解你。”

太宰闻言偏头去看,正遇上对方意味深长的目光。

 

“中原君确实很吸引人。”

“而且看起来…还对你念念不忘的。”

“稍微争取一下也许追得回来哦?”

 

太宰为表惊讶特意呛了一口红酒在喉头。

 

其实这事见怪不怪,毕竟人对事物的理解皆具有主观性,且易受到时代流行的影响。他和中原两个人搭档多年没少被人质疑过性取向——一方因感情生活过于丰富被怀疑为男女通吃,另一方则因感情生活过于空白而被揣测成基佬,还是特别专情那种。好在两人身居高位,其下自带滤过屏障,然而终究万人之上几人之下,总免不了被爱丽丝抓住衣角:“呐呐太宰!我要看双—黑!”

 

哎呀爱丽丝小姐。

太宰瞥一眼忍着怒气转过头去的中原,目光在他的耳根上一跳。

——你要看,哪一种双黑呀。

 

小首领尚且敷衍得过去,与谢野这句更不在话下,太宰理理刘海开口——

 

“太宰先生!”梦野从尾崎身旁跑开,扑到太宰腿边,卷发虽然只有半边黑,仍踩上了可以引发臆想的阈值。

“你终于愿意回来了!”

 

“你和中原君的…儿子?”与谢野露出了揶揄的神情。

 

……不恰当的比喻呢,与谢野医生。

太宰挑眉看看梦野左半侧的白发,又看看推门而入的芥川,视线最终定格在樋口一脸的迷茫与慌乱上。

啊呀,芥川君好像有了不得了的成长。

 

芥川成长与横滨和平同时到来,有理有据可喜可贺。虽然打架是两组织主业,但不打架不代表纯粹放假,一日时间大半都耗在和平友好条约的拉锯战上,放飞自我的宴会直到入夜才开始。

中岛跟随银回到大厅后便遭到数轮来源熟悉与不熟悉的祝福烘烤,脸有点热,打算远离人群冷静一下,可惜站在横滨市中心第一高楼的落地窗前俯瞰夜景,纵然心中对离开孤儿院走到此处的沿途种种感慨万千,最终也只说出一句原来这就是有钱人。

屋内景象的虚像浮在镜面外数米的夜色中,中岛下意识去找镜花,看到她正沉默抱住身着和服的高挑女性。

小镜花要为那个伤口好好道歉呀。中岛笑了笑。

太宰倒是意外得安分,几乎没有混进人群发殉情邀请函,男女比是原因之一,身份尴尬是另一方面。中岛目光跟随身着燕尾服的中年男人走近太宰,见男人略微颔首,右手扶着一个小巧身影,酒精的气息从窗玻璃里溢扑在中岛脸上。

虽然看起来关系很差,但其实中也先生很在意太宰先生吧。中岛弯了弯眉头。

虚像里太宰一脸嘲讽地说着什么,手却扶住了中原的肩膀。

 

“人虎。”

芥川的影像突然挡住太宰和中原,他发色瞳色衣色一片漆黑,并因此透出了横滨街道点点灯火。中岛肩膀下意识绷紧,却看对方两个音节发完便掩住了嘴。

互相攻击和彼此粗暴安慰的话语早已随着白鲸爆炸并归于寂静,中岛感到此时不主动开口,两人的关系恐怕永远无法进入新的阶段。更何况芥川已经向他的方向迈出一步。

 

也是呢,难得休战日。

他在心里数了三个数,转过身去,对芥川露出了笑容。

 

--Fin--


本来打算试着写个全员,真的开始写了才发现…文野常驻角色…原来有…这么…多…想到的剧情非常多,有的写完就删掉啦。有一段单独截出来扔在主页没标tag,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ご注文は塩鯖ですか?

功能说明

1. 独立查看“ご注文は塩鯖ですか?”发布在LOFTER的所有文章
2. 文章更新通知提醒
3. 归档方式查看
4. 方便的分享文章到微信、微博

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APP

本应用由UAPP生成,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UAPP支持LOFTER、网易博客、新浪博客、百度空间、QQ空间、blogbus、豆瓣日记、点点网、搜狐博客、网易摄影等生成个人应用。

了解更多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自营经济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