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以诚害人

labelle0125.lofter.com|个人应用 for Android

共1篇文章,1683人喜欢

应用截图

以诚害人

以诚害人

 

我曾想念你(美队、冬兵x你)

美队、冬兵x你

BE?HE?

写给自己


        布鲁克林的冬天很冷,起码对于Candice说是的。

        冬天最幸福的事是什么?一个不用上课的休息日,加上一个温暖的被窝。

        Candice已经醒了,但还是迟迟不肯挪出被窝,伸出一只脚感受了一下温度,赶紧缩了回去,把被子裹的更紧闭眼准备睡个回笼觉。

        “哗啦!”

        Candice猛得睁眼看向已经没有了玻璃的窗户,又惊恐地扫了一眼一地的碎玻璃,还有罪魁祸首——一颗半个拳头大的石头。

        Candice气势汹汹地抄起床边的大衣披在身上,趿拉着棉鞋,捡起地板上的石头从窗口丢了下去,然后探头冲楼下大喊:“Fuck you!巴基!”

        石头精准的掷在了某人的头上。巴基一手捂着被砸到的头顶,一手拿着一张纸挥了挥,笑嘻嘻的。站在他身边瘦弱的男孩也冲楼上笑了笑,问了个早:“Morning,Candice!”

        Candice头缩了回去,伸手比了一个中指。




One.相识



        史蒂夫是个柔弱小伙,长的不帅又一身的病,哮喘、猩红热、心脏病、高血压......柔弱的好像轻轻一推就会全身骨折,然后伴随着一堆并发症立刻去世。      

        住在布鲁克林的都知道,史蒂夫是一个软蛋,哪怕你是个姑娘,都能在他的脸上打两拳。

        “站起来啊!你这个软蛋,布鲁克林的脸都被你丢光了!”说着,一群小伙狠狠地把柔弱男孩推倒,一边嘻嘻哈哈的骂着,一边拳打脚踢。

         “你是个三岁小孩吗?还是说你是一个已经二十岁还没有断奶的‘孩子’?挨揍了会哭着回家叫妈妈?”

        坏小伙们发泄够了,依然不肯走,围着史蒂夫侮辱着他。

        史蒂夫一手捂着被踢到的肚子,一手撑着地爬起来,不带胆怯地直视着前边几个人,摆出一个非常不标准的出拳姿势:“I can do this all day.”

       (Candice后来承认听到这话的时候,以为史蒂夫的意思是“我可以挨揍一整天。”)

        坏小伙儿们互相对视了一下,扬起手臂想再给柔弱男孩来上一拳,或者只是吓唬吓唬他,“哐!”的一声,领头男的头顶被一个坚硬的、砖头一样的东西突然砸到。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回头去看,一个金发的漂亮女孩,怀里抱着几本同样厚的书,另一只手拿着一本更厚的,好像随时都要砸过来。

        Candice确实那么做了,她一本一本的把怀里的书扔出去,一砸一个准儿,我敢保证被砸到的他们身上都会淤青。

        坏小伙儿们落荒而逃,跑着还不忘回头伸手对Candice竖起中指。

        Candice双手竖起中指反击,对着那些逃跑的人喊着:“Come on , dickheads. I can do this all day .(来啊,傻屌们。我可以揍你们一整天。)” 喊完,低头捡着自己的书,史蒂夫也一起帮忙。

        巴基去了史蒂夫家,发现他早就该到家但到现在还不见人影,他不假思索的跑到史蒂夫受苦受难的“老地方”,正巧看到Candice把替史蒂夫掸掉后背的鞋印。

        一种“我家的猪终于被白菜拱了”的感觉油然而生,巴基老父亲般地靠着墙看着他俩调侃道:“I can do this all day.(我可以看这个一整天。)”




Two.分离



        巴基拿着当兵的申请书冲二楼挥了挥,在得到一个中指后侧头对史蒂夫说:“我敢打包票我的头上肿了一个包。Candice应该去做狙击手,拿石头当子弹,枪枪爆头。”

        史蒂夫有些心不在焉,他看见了好友手中写好的报名表,有些羡慕,他知道比他强壮多倍的巴基肯定能顺利参军。听到二楼的动静,史蒂夫开口有些懊悔:“巴基,在你砸破Candice的窗户之前我应该制止你的,我甚至能想象到一会儿她会有多生气,就像一只老虎一样。”

        巴基有点心虚,但他不说,想到以前自己惹毛了她,被按在地上打却不敢还手的情形,打了一个冷颤。(巴基告诉史蒂夫他是怕不小心弄伤Candice才没有还手,不是打不过她,尽管Candice打人真的很痛。)

        Candice穿了一身毛绒绒,还围着一条很厚的围巾,厚到把半个脸都埋了进去。

        “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告诉我,否则我不会原谅你的!你不光让我离开了暖烘烘的被窝,还打破了我!的!窗!子!”两人干笑了几声,强行转移了话题。

        巴基把手里的纸展开给Candice看:“我要去参军,已经领好了报名表,等我体检通过了,我就要离开布鲁克林了。”

        Candice一脸惊讶,看了看巴基,又看了看史蒂夫,眯起眼睛笑了起来:“正好,我也打算参军,我要申请加入医疗队,毕竟做一个战地护士是学医人的梦想。”

        “那我们最好分到同一个战区,这样我们可以互相照应!”

        史蒂夫听着巴基和Candice对未来军营生活的展望,偷偷地叹了一口气,他早已经去申请过好多次了,都没入选,不管他表现出多么想渴望参军多想报效国家,审核员总会给他的申请表盖一个“不合格”。

        几周后巴基先走了,带着对部队的向往,头也不回的上了前往训练营的卡车。

        又过了几周,Candice也走了。临行前她抱了抱史蒂夫瘦弱的肩膀,递给他一块怀表,里面装着三个人的合影。

        史蒂夫没有说话,他的参军申请又一次的被拒绝了,唯二的好朋友都成功了,他心底有点不甘心,也有点嫉妒。

        Candice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回神,一脸认真地对史蒂夫说:“史蒂夫,我知道你也会来的,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知道你偷偷去过好多地方提交申请。你是那么一个固执又不服输的人,我只是先走了,我和巴基会在部队等你。我们……”

        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士兵就催促着Candice赶紧上车,他们必须要在天黑前到达第一个休息站。

        史蒂夫看着Candice麻利的上了车,冲她挥了挥手告别,Candice做出了一个“我等你”的口型,对他笑了笑,车开走了。

        巴基和Candice都离开了。




Three.重逢



        离史蒂夫正式参军过去了几个星期,他接受了秘密实验,从一个瘦弱的男孩变成了超级士兵,拥有了人类最完美的躯体。

        史蒂夫有些不习惯自己的变化,尽管那让他感觉很好。不过他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考这个新身体,也没时间去想念他的好友,每天的体能训练、战术训练、还有各种训练就足够够受的了,我说的当然不是身体上的劳累,要知道未来的美国队长是不会感觉到累的,我说的是心理。

        超级士兵史蒂夫得到的第一份任务是卖债券。穿着可笑的星条紧身衣,戴着可笑的头套,甚至头套两侧还有两个愚蠢的翅膀!站在舞台上,身后穿着暴露的舞女又唱又跳,他只需要在合适的时机念出写在掌心或者贴在盾牌内侧的广告词——你每买一份债券,士兵都会多一颗子弹!

        这根本不是他想要的军营生活。他想要的,是冲到战场上打倒一个又一个的敌人,让他们滚回自己的老家,而不是在一个又一个地方“巡回演出”,穿着令人羞耻的演出服念广告。

        史蒂夫不知是第多少次说出这句广告词,甚至熟练的已经背诵了下来:“不是所有人都能掀起狂澜,开动坦克,但是我们仍然可以战斗——”

        台子下的某个士兵大声的喊:“战斗?别人我不敢说,你这个怂蛋,你是要到战场的枪林弹雨中念那愚蠢的广告词吗?下去吧!没人愿意看你!”

        “滚下去!滚回老家去!”

        “你挡到我们看美女了,傻子!”

        “你当兵是来干什么的?做小丑吗?”

        史蒂夫愣住了,还没来得及反应,一只厚底军靴砸中了他的额头,血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他感觉有点儿痒。



        医疗队的帐篷外,排队的人有点多,在他前面有两个兵聊着天,后边还有十来个人。

        “我敢说,这个护士是我见过最漂亮最火辣的女人!”打头的男的悄悄掀开门帘看了看,对后边的人一脸认真的说。

        “得了吧你,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要不是她胸前有两团肉,我甚至分不清她是男还是女。我到现在都怀疑那是一个男的塞了两个手榴弹在前面。”

        “我敢保证这次这个非常漂亮,你见了就会知道。”

        又一个大兵走了过来,他的肩章上有五条线,三条直线,两条弧线,他是个士官。士官一脸严肃,“你们两个最好先想想你们自己都得了什么病,在三十公里负重越野以后告诉我答案。”

        说完转身就走,身后跟着那两个聊天的人。

        史蒂夫现在排在了第一个,他也悄悄掀开门帘,帐篷里一个金发的女人坐在椅子上给小心翼翼的给伤兵包扎伤口,但嘴上一直在絮絮叨叨说着脏话:“If your wound cracks again, I will put this fucking  tweezers in your asshole. I promise!(如果你的伤口再裂开,我就用他妈的这把镊子塞到你的屁眼里?我保证!)”

        “Language!”等这个伤兵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镊子从帐篷出去,史蒂夫没忍住提醒了女人不要爆粗口。

        “史…蒂夫?”金发美女是Candice,她有些迟疑地看着这个身材一级棒,长相一级棒的强壮男子,不敢相信那个柔弱男孩参军以后会发育的这么好,二次发育?

        史蒂夫张开双臂冲女主一挑眉,“是我。”Candice像一颗炮弹冲了过来,撞到了史蒂夫的怀里,双臂紧紧的抱住了他,史蒂夫回应着热情的女孩,亲吻了好几下她的头发。

        “我的天,真的是你吗,史蒂夫?你的变化太大了!你的胸…不,不只是胸,还有你的个子、你的肌肉也多了…我是想说你整个人,变化太大了!而且我说对了吧?你来了,你参军了!”

        “当然,让你久等了,Candice。”

        也许是两人过于激动,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门外的大兵们掀开帘子偷看着紧紧相拥的两个人,吹口哨调侃着:“一个穿着紧身衣的傻子星条男居然会得到美女的青睐,这个世界要完蛋了吗?”




Four.再会



        史蒂夫的星条男装扮被Candice狠狠地嘲笑了,但他并不在意,因为那是他最爱的人之一。

        激烈的战场气氛不断蔓延,巴基所在队伍被俘的传到了史蒂夫的耳中,那是他最好的朋友,是一起陪他长大的亲人,在向上级和Candice三番五次的保证后,史蒂夫独身一人去营救巴基。

        事实证明他成功了。

        回营路上,多日不见的两人闲聊着。

        史蒂夫有些神神秘秘:“虽然知道你没死已经惊喜到了我,但你肯定猜不到回去以后我会给你怎样的惊喜!”

        巴基有点不明所以,他带着一身伤还有疲惫,只想找张床好好地睡一觉。

        英雄归来的消息令人振奋,欢呼过后,伟大的美国队长带着巴基和伤兵们去了医疗队。史蒂夫掀开门帘,让巴基走进去,看见正在整理医疗器械的金发女孩,巴基好像脱缰野马冲了过去把Candice抱了起来,疯狂地亲吻她的额头、脸颊,就像一只疯狂的啄木鸟,跟在后面进来的都惊呆了。

        “Fuck you and put me down,James Buchanan Fuckings!(卧槽放我下来,詹姆斯·布坎南·草泥马!)”Candice被吓到了,脏话随口而出,在看清是巴基以后,脏话更多了,甚至把巴基的名字也改成了脏话,一双大眼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的,红彤彤的。

        巴基丝毫不在意女孩骂他,仍然一脸激动,“我真的没想到,如果我知道你在这,说什么我也不会被俘虏,我会第一时间过来看你!”

        史蒂夫和Candice毫不留情地拆了他的台,异口同声:“But you were.(但是你被俘虏了。)”

        重逢的三个人像傻子一样的笑起来。




Five.回忆



        为了庆祝英雄的胜利归来,营地举行了聚会,哪怕是在如此紧张的局势下。

        巴基喝着特供的啤酒,说了许多刚进军营的趣事,逗得Candice和史蒂夫二人哈哈大笑,也说了自己参与了多少次大大小小的战役。

        Candice讲了自己在医疗队的事,从刚开始处理伤口反胃的吃不下饭,到现在缝合伤口就像缝扣子一样简单,然后是疯狂地吐槽“食物难吃,都是水煮的根本没有味道”,“睡觉睡在地上,又冷又硬”,“有好多疾病根本没法预防没法治疗”…

        史蒂夫说了自己成为了超级大兵的事,说了自己刚进部队第一个任务是穿羞耻装卖债券,巴基刚喝的一口酒喷了出来,然后笑到打嗝,史蒂夫有点无奈,刚要让巴基收敛一点,Candice唱起了那首傻乎乎的《星条男》:

Who's strong and brave,Here to save the american way?

Who vows to fight like a man for,What's right night and day?

……

        Candice没喝酒,但是好像醉了,参军以来她已经很久没有放松过了,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送来伤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转移阵地,更不会知道什么时候敌人会丢一颗炸弹过来炸的活人血肉横飞。

        精神越来越放松,Candice睡着了,跟两个最亲密的人在一起让她感到了久违的快乐和安心。

        巴基看了看睡着的女孩,伸手把遮挡住她脸的头发拨开,坏笑着冲史蒂夫挑了挑眉:“女孩睡着了,聊点男人的话题。别告诉我你还是一个处男。”

        史蒂夫有些脸红:“巴基,就像你知道的那样,遇见了Candice,很难会对别的女孩产生兴趣,她是块珍宝,独一无二的。”

       “你说的对。参军这么久,我从没像今天一样快乐过,各种意义上。”

        “Me too.”

        两个人有默契的对视,举杯。

        “敬Candice。”

        “敬Candice。”





Six.告别



        史蒂夫和巴基,两个帅气的布鲁克林小伙,带领美军获得了一次又一次战役的胜利,但是不幸还是到来了。

        一次西伯利亚的任务中巴基跌落雪山深处,深到不会有奇迹发生。

        史蒂夫是个保守秘密的人,但是他身边的士兵也许不会像他一样保守秘密,所有人都知道这三个人的心永远在一起,于是看到Candice的时候,眼神里总会对这个金发美人有一些怜惜还有同情。

        纸包不住火。

        Candice在得知秘密的时候没有掉下一颗眼泪,因为她面前的人和她同样悲伤。两个人好像冷战了,谁也不和对方说话,没有原因的。

        回到宿舍,Candice在自己的床上蒙在被子里哭的肝肠寸断,好像要流干一生的眼泪。史蒂夫坐在床上整整一宿,没有合眼。

        战争不会因为某人的眼泪而结束。

        在史蒂夫驾驶着那一架迟早要坠毁的飞机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和女孩儿说过话了。联络中断前的最后几十秒钟他请求他的上司卡特女士带话给Candice。

        “卡特女士,请告诉Candice,让她好好吃饭,注意身体,好好生活。”

        “OK。”

        “请告诉Candice,往窗户里丢石头的主意是我出的,砸到巴基的那一下,他真的很痛。”

        “OK。”

        “还有… I love you , and I love you.”

        “…你是个伟大的人,史蒂夫·罗杰斯。”




Seven.擦肩



        美国队长纪念馆新来的员工注意到每周总会有一天,一个金发老太太开馆的时候进来,对着循环播放的纪录片一坐就是一整天。她只是看着纪录片中卡特女士对史蒂夫罗杰斯的高度赞扬和缅怀,还有不间断放映的美国队长的照片,嘴里还嘟嘟囔囔地说着脏话。然后在闭馆的时候,最后一个离开。

        今天老太太又来了。

        被冷冻的够久的史蒂夫第一次参观自己的纪念馆,在看到卡特女士出现在纪录片里的时候,他逃走了,夹着尾巴落荒而逃。他看到卡特就会想起自己在飞机坠毁前的最后一次通话,他想知道卡特有没有把他的话转告给Candice,他更想知道他一生中最爱的女孩到底是死是活,哪怕七十年过去。

        于是他离开了。

        新员工注意到老太太以那个姿势坐着已经过了很久了,而且一动不动。她上去轻轻拍了拍老人,老人醒来骂了一句脏话,然后佝偻着走出了纪念馆。




Eight.期待



        深思熟虑过后,史蒂夫还是去拜访了卡特,病床上的她虽面带皱纹,但是还是能看出年轻时候的风华正茂。两人聊天好像特地避开了Candice,沉默了一会儿,史蒂夫起身要走,开门前卡特轻轻地说:“史蒂夫,她没死。”

        史蒂夫开门的动作停顿了几秒,拉开门走了出去。卡特闭上眼之前听到了一句“谢谢”,有些哽咽。

        如果说Candice还活着是史蒂夫的惊喜,巴基的活着就是更大的惊喜,尽管他没了一条手臂,但是他活着,他们都活着。

        神盾局把巴基的住处安排在了史蒂夫隔壁,毕竟人人都知道冬日战士詹姆斯·巴恩斯是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最亲密的战友和最坚实的后盾。

        两人相约回到故乡布鲁克林,路上闲聊正好聊到了柔弱男孩史蒂夫被坏小伙们按在地上狠狠的揍。

        “你那个时候,瘦弱的就像小鸡仔,那次如果没有Candice,我猜你会再被打几拳。”巴基调侃道。

        史蒂夫听到那个名字,没有说话,巴基也沉默了。

        “……”

        “……”

        离史蒂夫去看望卡特已经过去了两周,他刚在前天送走了他敬重的上司——一位勇敢果断的女士,他不敢想Candice会不会在这两周里也…

        “她…还活着吗?”巴基还是开了口,心底已经做好了准备,不论好坏。

       “我…希望她活着,我真的很想念她,在每一个日夜,每一个太阳升起、月亮落下。”

        “我也是。”



        那座二层小楼已经很破旧了,史蒂夫和巴基望着二楼那个小小的窗口有些感慨,玻璃不知哪年重新安好,很脏。

        两个小男孩,其中一个抱着足球,正在讨论着二楼住着的凶巴巴的老太太,耳力极佳的两位超级战士没有错过一个单词。他们有些期望,总觉得这个凶巴巴的、说脏话的老太太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我们之前在这里踢球,鲍勃磕破了他的膝盖,住在这里的老奶奶很凶,她说:‘你们两个该死的小孩,小心那尖锐的石头扎破你们他妈的屁股!’,但还是帮忙包扎了他的伤口。我们今天是来道谢的。但是听说她已经搬进看护所了,她太老了。”男孩说完,抱着球跑了。

        两人对视,不约而同地跑向看护所,甚至忘了坐车。




Nine.团聚



        Candice刚吃了午饭,在院子里晒太阳,七十年来,她一直有好好吃饭,注意身体,即使已经快要九十岁,依然能一个人慢慢的走路,不用轮椅也不用人扶。自从之前每周一次偷偷溜出看护所被发现,她的护工就再也不允许她踏出看护所一步,晒太阳是她现在最常做的事。

        史蒂夫和巴基就站在长椅后面,静静地看着年迈的Candice,仍是那头金发,仍是那个背影,还有说过多少次都没有减少的脏话,记忆中的女孩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淡忘在他们脑海里,反而更加清晰。

        “Fuck you Steven Rogers , Fuck you Bucky Barnes...If I saw you two ,I would beat you both on the floor!(他妈的史蒂夫罗杰斯,他妈的巴基巴恩斯,如果我看见你们两个,我一定会把你们狠狠的按在地上揍!)”

        史蒂夫忍不住笑,轻轻地说:“Language,lady。”

        Candice觉得自己幻听了,慢慢回头,看见两个记忆深处的人沐浴在阳光下,时光没在他们脸上留下痕迹,她感觉有些精神恍惚。

        “I must have been blind. I saw two fucking dead people!(我一定是眼花了。我他妈的看见了两个死人!)”

        巴基看到了Candice的正脸,眼睛突然湿润了,泛起了泪花,大步走过去一把抱住了Candice,头埋在她的金发里,偷偷地哭了。

        “Do you want to strangle me?James Buchanan Fuckings?(你想勒死我吗?詹姆斯·布坎南·草泥马)”

        巴基松了松手臂,还是环着她,看向史蒂夫,史蒂夫轻柔地抱了抱Candice。

        “让你久等了,Candice。My lady。”

        “CALL ME MISS,PLEASE!”Candice有些生气,她明明都没有嫁人。

        “Nearly ninety years old,MISS?(快要九十岁的“小姐”?)”巴基嘴欠的得到了一个中指。




Ten.再见



        毕竟岁数大了,Candice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最开始还可以依靠拐杖自己慢慢走,后来还需要有个人扶,现在只能坐着轮椅。

        看护所多了两个白吃白喝的九十岁高龄老人,没人敢说什么,除了有任务,史蒂夫和巴基安营扎寨在了看护所里,和Candice同一个房间,两个人轮流,一个睡在沙发,一个睡在地上。

        只要阳光很好,史蒂夫和巴基都会推着Candice到院子里晒太阳,陪她聊天,尽管Candice睡着的时间越来越多、越来越长。

        “Sometimes I feel very unfair. Seventy years later, you are still young,and I have stepped into the grave.(有时候我感觉非常的不公平,七十年过去了,你们两个仍然年轻,而我已经踏进了坟墓。)”Candice慢慢地说着话,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

        两个人听的很认真,巴基蹲在轮椅前,仰头看着她,史蒂夫伸手整理好她有些凌乱的头发,一字一句的说,说的很慢,吐字很清楚。

        “Even so, you are still the beautiful girl in our hearts.(即使这样你在我们心里仍然是那个漂亮的女孩。)”

        “And grumpy?(并且凶巴巴?)”巴基坏笑着,眼含笑意的说。

        “Fuck you,巴基。”

        三个人都笑了,不再说话。

        “I feel a little tired,I want to sl...ee..p...(我有一点累了,我想...睡...了...)”Candice觉得有点困了,慢慢地闭上了眼睛,“I love you too(two)。”

        巴基的笑容凝固了,他小心翼翼地伸手探了探Candice的鼻息,沉默的站了起来,低着头,手垂在体侧紧紧地握成了拳又松开。

        抬头的时候红着眼眶,对史蒂夫说:“She's gone,Steven.”

        “嘘——她只是睡着了——”史蒂夫轻轻地说,仿佛怕吵醒她。




Last.最后



    Candice·Barnes·Rogers 坎蒂丝·巴恩斯·罗杰斯

    1920—2009                     生于1920,死于2009

    Love in my life                 一生挚爱


以诚害人

功能说明

1. 独立查看“以诚害人”发布在LOFTER的所有文章
2. 文章更新通知提醒
3. 归档方式查看
4. 方便的分享文章到微信、微博

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APP

本应用由UAPP生成,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UAPP支持LOFTER、网易博客、新浪博客、百度空间、QQ空间、blogbus、豆瓣日记、点点网、搜狐博客、网易摄影等生成个人应用。

了解更多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