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应用截图

双飞彩翼

双飞彩翼

 

【伪装者/围屋/箭弦】半面妆。荣许。楼诚。1

应小伙伴 @月巴的时空旅行   要求的戏子脑洞,然而我只是想写他俩的污,结果写了半天也没污上……是谁说的想写PWP就应该从解开扣子写,否则永远写不到污上……ORZ

1.  明台第一次看见荣石的时候,就觉得屁股上被竹板打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他挠了挠头,这他妈是条件反射吗?他推了推眼镜,微笑着说,“听闻荣先生有意向北平发展生意是吗?”

荣石笑了笑,“我是生意人,哪的利润高,我自然是奔哪去。”他喝了口咖啡,“况且,舍弟在这学戏,我在这也方便照顾他。”

“荣老板的戏在北平也是有名的,也可和梅老板一比了。”明台微笑着说。

荣石挥挥手,“哪里,他是半路出家,哪能跟梅老板相比,荣石在北平有几分薄面,那是大家给我面子。”

明台点了点头,“感谢您接受我们报馆的采访。”明台伸出了手,荣石握了上去,袖口的纸条不动声色地传了过去。

此次荣石进京的旗号只是探望义弟,接受采访的地方就是戏园子,戏园子里来来往往打扫的小学徒,后院还有咿咿呀呀的吟唱声。

明台说了句,“您请留步。”转身要走,正撞上卸完了妆,穿着白棉布对襟褂子跑过来的许一霖。

!!!

你们玩我是吧!你们合起伙来玩我是吧!

明台瞪着眼睛看着许一霖,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不认识自己。

 许一霖被明台看得发毛,看向身后的荣石,“大哥?”

明台抽动着嘴角,“荣老板,我是京报的记者。”扶了扶帽檐,“荣先生,告辞。”

“王先生慢走。”

 

接到索杰的电报时,明台早就听说了荣石的大名了。热河大亨,关东军竹木纯一眼前的红人,他的军火生意不仅包办整个热河,连锦州在内的辽宁大半地区也都是他的辐射范围,可以说是北方平原上跺一脚地都要抖三抖的人,是个名副其实的头号汉奸。

北平小组经历过上次血洗之后,组织破坏严重,几乎无法支持太行山区的部队活动了,如果不是万不得已,荣石依然在热河做他的大亨,是绝对不能到北平来的。

 

明台离开之前回头看了眼荣石,荣石正舒舒服服地坐在太师椅里,腿上坐着荣老板许一霖,荣石正环着他的腰跟他咬耳朵,情状之亲密,完全不辜负他包戏子养小官的好名声。可明台知道,荣石正在跟许一霖交待他们的行动,他毫不怀疑他会在今晚八点戏园子开场前等第一个响三声没人回答就挂断的电话,再等电话响两声之后听到荣老板定咖啡店包厢的声音。明台没接触过这两个人,不知道他们的能力如何,可他知道跟他们长相差不多的另外两个货,那演技之高超,装傻之纯粹,也只有赵丹、金焰可以相提并论了。

明台看了看北平的天,呼,好想吃得月楼的生煎看赵丹的电影啊~~

 

2.“大哥,荣水生的‘西厢记’票子。”阿诚将戏票放在明楼桌上。

明楼死死地按住太阳穴,“知道了。”

“头疼啊?”阿诚绕过了桌子,“吃药了吗?”

“嗯。”明楼胡乱答了一句。

阿诚攥着明楼的手,让他松开,然后自己按住明楼的太阳穴,慢慢揉着,“不能这么死命按,越按越疼。”

明楼抬头看了阿诚一眼,靠在他身上,“但愿这几名同志能平安出沪,找到新四军部队。”

“别想了,休息会。”阿诚靠着明长官的桌子,让明楼在自己怀里休息。

 

3.  荣石捂着伤口冲进荣老板的房间时,许一霖刚画完嘴上的胭脂,已经上好了妆了。

尽管知道荣石做得是玩命的买卖,头一回见血的许一霖还是吓得瞠目结舌,一口凉气哽在嗓子眼,胭脂画笔“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你……”许一霖扶着荣石,“这是……”

“快关门!”

许一霖连忙将门绊住,荣石倒在梳妆台上,他硬撑着说,“日本人马上就能查过来……”许一霖手都在抖着,脑子嗡嗡地响,根本不知道该干什么。荣石看着他的样子,伸手握着他的手紧攥了攥,“一霖,快帮忙。”

“哦……哦……”

许一霖连忙将荣石的大衣脱下,前后看了看,并没有沾上血迹,随即打开门将大衣挂在了门外。荣石已将自己的西装和衬衫全都脱下,许一霖找出房里常放的棉布衣服,抖着手将衣服撕开帮荣石把身上的伤口裹紧。

 

戏班班主带着日本人高杉走到后台,绕了一圈,就看见关着门的台柱子的房间,说话便要进去。

班主看见门口挂着的大衣,看那溜光水滑的貂皮衣领就知道荣石一定在里面,连忙上前拦着,“哎哎哎,这位长官,荣老板这会上妆呢,吩咐了不能打扰。”

高杉骂了一句,推开班主,就去推门。门被绊住了,使劲推了几下,却终于一脚踹开,冲了进去。

房间里浓重的胭脂水粉的香气扑鼻而来,像是要把人活生生推出去。许一霖正坐在梳妆桌上,白色里衣已经全部敞开了,双臂正搭在荣石的肩膀上,他已经勒好了头,上好了半面的妆,嘴上的胭脂似乎是被人抹去了,抹得嘴边也都是嫣红,脖子上似乎湿漉漉的一道水痕,正惊讶地看着闯进来的人。

荣石从许一霖的胸前抬起头,重重地出了口气,“班主!没看见门口的大衣吗!”

“荣大少,不是……这位长官,他非要闯进来,小的拦不住啊!”

荣石转过身,看着领头的日本人,气得瞪着眼睛,嘴上也是嫣红的胭脂痕迹,让人终于明白荣老板嘴上的胭脂是被谁抹了。

“干什么!”

“搜捕嫌疑人!”

“你他妈倒是去搜啊!来这干吗!”荣石咬着牙说。许一霖从梳妆台上下来,将自己的衣服穿好。

“我们有人看到了,有人影进了这个房间。”

“废话,我们俩哪个不是人!也就是你闯进来才多了个不是人的东西!”荣大少那欲|求不满的火气从目光里喷出来,能生生把这伙人烧死。

高杉说了句,“进来搜!”

荣石接着喊,“滚出去!”

高杉扭头瞪着荣石,荣石轻蔑地笑了笑,“你就算没脑子,你也瞎吗?这屋子就这么大地方,你搜什么!你看不见吗?”

高杉看了看,一地被打碎的油彩,黑白红的混了一地,被踩的不成样子,一看就是从梳妆台上扫下来的。他能够想象这个大少爷急|色的样子,他嗤笑了声,接着往里走,里面放着两排戏服。

他刚要掀开看看,就听见许一霖喊了声,“喂,我的行头可不能碰啊!”说着走了过去,“你知道这花了多少大洋吗!”

荣石笑了声,“没关系,让他看,谅他也没见过,碰坏了我给你买新的。”

“那不行,这断一根线都要重新再找老师傅的,咱们家不心疼钱,可是费工夫啊,又要好久不能上台呢!”许一霖看着高杉,“你看看就行了,别动手了。”

高杉看着眼前的荣老板,眉梢眼角都已画好了旦角的妆,被勒得飞上鬓边,眼里含光带水,好一副多情女儿的装扮,正配上今日上的“西厢记”,真不愧是“倾国倾城的貌”。

高杉咽了口口水,刚要抬手,就听见背后荣石说了句,“你敢!”

高杉转过身看着荣石,荣石弯着嘴角,“你去问问关东军的竹木纯一,敢调戏我兄弟的人,都是什么下场!你去问问爷杀了他的几条狗了,你看他敢不敢放个屁!”

高杉的队里随即有人过来跟他耳语了几句,他也实在听说过荣石的混蛋名声,无论杀了多少个日本兵,关东军就是拿他没辙。

“撤。”高杉带头走出了房间。

 

许一霖刚关上了门,荣石就倒在了桌上,冷汗刷地就下来了,他惨白的脸色要不是沾上了许一霖脸上的油彩,一眼就能被人识破。

他皱着眉头咳嗽了几声,“你这是打碎了什么玩意,味道这么重,你要呛死我啊!”

许一霖扶着他坐在椅子上,“这是我们家胭脂水粉里味道最重的几种了,没这么重的味,盖得过你身上的血腥味吗?”

荣石点了点头,“想得周到。”

“幸好没发现行头里藏的衣服。”许一霖看了眼戏服。

“临危不乱,有进步。”荣石握着他的手,“回头你想办法把那些处理了。”

许一霖点了点头,蹲在旁边看着他,“现在怎么办?送你去医院?”

荣石看着许一霖笑了笑,捏了捏他的下巴,“刚夸过你就犯傻,送什么医院,看戏。”

“你这样怎么看啊?”

“我是看戏,又不是唱戏,坐着不动,没事。”荣石皱着眉头,扶着许一霖的肩膀,“去把我的大衣拿回来。万一血浸出来,还能挡一下。”

 

 

TBC

双飞彩翼

功能说明

1. 独立查看“双飞彩翼”发布在LOFTER的所有文章
2. 文章更新通知提醒
3. 归档方式查看
4. 方便的分享文章到微信、微博

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APP

本应用由UAPP生成,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UAPP支持LOFTER、网易博客、新浪博客、百度空间、QQ空间、blogbus、豆瓣日记、点点网、搜狐博客、网易摄影等生成个人应用。

了解更多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