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不渡春来

prettyliar.lofter.com|个人应用 for Android

共6篇文章,242人喜欢

应用截图

不渡春来

不渡春来

 

爱上室友怎么办

下海了(̿▀̿ ̿Ĺ̯̿̿▀̿ ̿)

激情产物 严重无脑 OOC

就是两个傻子谈恋爱的甜蜜故事 (×)

【哭唧唧

——————————————————

董思成第一次见黄旭熙的时候,心里高兴的冒泡泡,想到能和这么好看的人合租,实在是赏心悦目啊。

可惜他错了,错的很彻底。

董思成是个朝九晚五兢兢业业的小职员,每天忙的要死,却穷的要命,为了一百块的全勤奖勤勤恳恳。而黄旭熙给自己美其名曰是自由职业者,其实就是无业游民,每天靠给人代打赚钱,董思成就纳了闷了,一天到晚捅咕着他那破电脑的还能有钱赚,怎么不给他活活饿死?

董思成去上班,黄旭熙在睡觉。
董思成要睡觉了,黄旭熙那边键盘敲得啪啪响,加上这房子的隔音效果本来就不怎么样,就听见黄旭熙在隔壁扯着嗓子喊。
“给我干他!给我弄死他!”
“上路!!快!!woc!”
“说了buff给我,傻*啊,抢什么抢!”

董思成在床上辗转反侧,最后怒然起身,哐哐拍黄旭熙的房门,“小点声行不行啊,我明天还得上班呢,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啊!”

屋内还是哭天抢地地呼喊。
董思成打开门冲了进去,被里面的烟味熏的眼泪差点流出来,整个房间像案发现场,董思成吸了吸鼻子,还有一股常年不见太阳的霉味。
黄旭熙只穿了条黑色的平角裤,摘下耳机问,“干嘛!?”
语气恶劣,董思成看了眼屏幕上的defeat,抱着胳膊说,“现在几点了?”
“你自己不会看啊?”黄旭熙翻了个白眼,把他那彩虹色的键盘敲得更响了。
董思成的教养使他无法说脏话,气的只好干瞪眼,一句话不说地转身离去。

董思成捏着路由器的线心里默数三十个数。

...

“***,董思成!!!”

每天在单位就累的身心俱疲,回了家还得和这个家伙斗智斗勇,董思成在楼下仰天长叹,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今天下班回来时,黄旭熙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瞅了眼在玄关换鞋的董思成,说道,“回来啦,今晚吃什么啊?”

“吃个屁,这个礼拜的菜钱你交了吗?”

黄旭熙挖着鼻子疑惑地问:“上个礼拜不是给了你二十块钱吗?”

董思成冷笑一声。
“你忘了礼拜五吃的排骨了?我告诉你想吃饭就得交钱!”

“董思成!士可杀不可辱,我黄旭熙也不稀罕吃你的饭!”

董思成不理他,换了衣服就进了厨房,一边吹口哨一边洗菜切菜。黄旭熙在客厅里溜达了两圈,抓起手机定了个外卖,一口气选了份二十多块的麻辣烫,在备注上写着:多辣!!!

董思成夹起一个西兰花,优雅地咀嚼,余光瞥见陷在沙发里的黄旭熙正用他那大眼睛瞪着自己,董思成不为所动。这时门铃响了,黄旭熙猴一样地蹿到门口。

“怎么这么慢?”
快递小哥一个劲的道歉,黄旭熙摆摆手没再说啥。把外卖盒子拎到茶几上,席地而坐,大手掰开一次性筷子,断了……

董思成看他那衰样忍不住笑出声,心里幸灾乐祸,表面一秒又恢复了平静。

黄旭熙被辣的发出嘶嘶声,一肚子火气无处发泄,于是最后连汤都喝了。

过了三天,黄旭熙说到做到,愣是没吃董思成做的饭,只不过生活水平骤降,如今只能靠泡面为食。
董思成无视来自黄旭熙怨恨的目光,美滋滋地煎着牛排,美好的周五就要这样度过。

黄旭熙吃完了泡面在沙发上横着躺尸,董思成踹了踹他的屁股,黄旭熙往旁边挪动了一两厘米。董思成打开电视,播到电影频道,端着一盘切成小丁的水果用叉子扎着吃。

可恶的家伙。黄旭熙心里腹诽。

啊……肚子怎么会这么痛?还好想吐。黄旭熙捂着脑袋进了卫生间,半个小时内进进出出了三次。
“你能不能别瞎晃啊,滚回你的房间去。”
黄旭熙佝偻着背手扶着墙没说话,董思成才发现他有点不对劲,原本黑黑的脸居然变得有些苍白。

董思成架着半死的黄旭熙去社区的卫生所。生病倒是能让人安静不少。

“喂黄旭熙挺住啊,马上就到了。”

卫生所的床相对于黄旭熙来说还有点短,整个人蔫蔫地躺在上面,董思成突然心生怜意,黄旭熙扎上了点滴,他就在旁边坐着陪他。大夫说没啥大事,急性肠炎,回去记得熬点粥吃。

董思成怼了怼黄旭熙的胳膊,“行了行了别装死了。钱我给你付了。”
“哦谢谢,我会还你的,但现在没钱。”黄旭熙瓮声瓮气地说。
“你这是什么态度?!狗咬吕洞宾。”
“我变成今天这样你难道没有责任吗?你稍微有点爱心,我也不至于变成这样子。”
“你!……”董思成忍住了拍他一巴掌的冲动,“行,看在你病了的份上,你说的都对。”

打完吊瓶回去都半夜了,董思成烧了水看着黄旭熙吃了药,就去睡了。

第二天董思成出去晨跑前去黄旭熙房间看了眼,确认存活后就出门了,跑了半个小时后回来,买了点银耳红枣,开火熬了粥。黄旭熙还在睡,董思成心里骂自己真是劳碌命。黄旭熙被吼起来,迷迷糊糊地走到饭桌,董思成怒了努下巴,“吃吧,不要太感动。”

经过肠炎风波,两个人达成协议,以后董思成负责做饭,黄旭熙负责洗碗。董思成用计算器算了半天,养活一个黄旭熙还是不能被吃垮的,更何况可以不用洗碗,也不算亏。董思成赞叹自己的精明,突然想起来上次买药和打点滴的钱自己还没要回来。

黄旭熙拿出一副无赖做派,要钱没有,要命不给。
“最近经济萧条,我们小老百姓简直是活不了了。苦啊——”
“给我闭嘴,还钱。”
“董思成你是一个有爱心的人,知道吗,做慈善不能半途而废。”
“你这么大个人了?就不能出去找个正八经的工作?”
黄旭熙仰天大笑。“呵,我生性自由,不愿成为金钱的奴隶,每天被老板压榨奴役!”
“给。我。滚。”

春天来了,是一个骚动的季节。

董思成熬夜到一点把季度报告写完了,想去卫生间洗个脸就睡,发现卫生间亮着灯,还有奇奇怪怪的声音,董思成揉了揉眼睛,凑近了门缝观察。
黄旭熙背对着自己,一手撑着墙,另一只手放在那位置,做匀加速上下运动,不时发出低沉的喘息,董思成看着他后仰的脖颈曲线莫名其妙地脸红了。最后黄旭熙发出呃的一声,然后是舒服的长叹。董思成手忙脚乱的不知道是进去好,还是应该走,发出了声响。黄旭熙这时也发现了他,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去扯卫生纸擦了擦,提好裤子转过身。

“看什么看?我没发现你还有这癖好啊。嗯?”黄旭熙高大的身影黑乎乎的压过来。
董思成磕磕巴巴地反击。“我……我就是路过,倒是你像个变态一样!”
“这是正常的生理需求,好吗?你是不是男人啊?”
哇,完全不知道害臊的,董思成在心里唾弃。
黄旭熙从他身边走过往自己的卧室去,董思成定了一会,冲向黄旭熙的卧室。
“你说谁不是男人……!”

等等我看到了什么?董思成眨巴眨巴眼睛,黄旭熙的电脑屏幕里正在播放爱情动作片,好的,这也是正常的生理需求,可是哪里有点不对劲?
妈呀!!!这咋是两个男人呢!!

“你小子居然是弯的。。”董思成一字一顿,盯着黄旭熙的眼睛说。

黄旭熙从烟盒里磕出一根烟,点上,挑了挑眉毛。
“啊,怎么的?”

“那我们得约法三章,免得你对我有非分之想。”

“拜托……我还是有点眼光的。”

“你什么意思?你看不起我?!你个死变态!”

黄旭熙哼了一声。
“我看你就是个深柜吧,都弯成蚊香了,还在这和我玩贞洁烈女呢?”

“黄旭熙!!你这是对我进行人格上的侮辱!!”

“要不然你怎么都快三十了还没个女朋友?”黄旭熙目光移到董思成的下面,“莫不是有什么隐疾?”

“你才快三十了,我才25!25!”董思成发现自己重点错了,“我……我!你拿命来!”

董思成哇呀呀扑过去要打,被黄旭熙一把抓住胳膊,按到在床上,还被他胡乱摸了几把,董思成蹬着腿屈辱地大喊,黄旭熙松了手,撇了撇嘴。“就你这样的,求我上我都不上。”

董思成气的要死,回了房间,把枕头当成黄旭熙暴打了半小时,最后累的栽倒在床上。

这一日,董思成下班回家,黄旭熙居然不在。难得清闲,董思成躺在沙发上想,突然他摸到什么黏黏糊糊的东西,弹簧一样地起身,眼尖地发现垃圾桶里居然有三个用过的避孕套。

我一定要杀了他。董思成在心里设想,等他进门,直接一菜刀过去,正中要害。

八点多的时候黄旭熙哼着歌回来了,手里还拎着几个购物袋,穿着一身新衣服。

“瞪我干嘛?有毛病。”黄旭熙倒了杯水咕咚咕咚地干掉。
“呦呵,发财啦?”
“还行吧。一般一般。”
“所以开始嫖娼了?”董思成没好气地说。

“哦。”黄旭熙恍然大悟的样子。“我们那是炮友,没金钱交易,不要思想那么肮脏。”

“那你们怎么不去外面开房?恶心死了,你们居然在沙发上!”

黄旭熙不以为然,抬了抬眼皮,“那样没有家的感觉。”

“你再敢领到家里我就杀了你。”

“不会了,今天是最后一炮。”

“……”

黄旭熙进了房间,末了还说,“别打扰我啊,我忙着呢。”

黄旭熙最近钻研新的生财之道,决定跟上潮流做一个主播。凭借天生的优势,和后天的努力,马上就小有名气了。

“感谢卢卡斯的腿毛送的黄瓜!”
“欢迎小滋滋来到直播间。”
……

董思成纳了闷了,他怎么突然抽风肯把自己猪窝一样的房间收拾干净,还打扮的人模狗样。直到有一天单位里新来的几个实习生小姑娘中午围在一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董思成看到了好奇的过去看了两眼,这不是黄旭熙那家伙的脸吗?!

隔着屏幕挤眉弄眼两下就给这群小姑娘迷的神魂颠倒,无知啊,董思成叹息,救救孩子们吧。

“前辈,你看他真的好帅啊!!!这样帅气的脸是真实存在的吗?”
“说话声音也超好听的啊啊啊啊”
“嘤嘤嘤如果是我男朋友就好了。”

董思成嘴角抽搐,心想,醒醒吧妹子,恨不得当即揭开他的虚假面目。

董思成心里气不过,自己每天辛辛苦苦上班,还得忍受加班的摧残,你黄旭熙每天躺在家里就赚到钱了。世道真是变了。

“你怎么还不做饭?”
“不想动。”董思成白了他一眼。
“这样吧,哥请你出去吃一顿呐?”
果然是财大气粗,董思成一口答应,小子,我非得把我的钱吃回来不可。
两个人还是头一回这样一起出门。

“你想吃什么?”
“你定吧,我随便,都行。”
“吃烧烤吧。”
“不行,不健康。”
“那吃海鲜?”
“不要。”
“那你到底想吃什么?!”
“随便。”

最后两个人吃了火锅,黄旭熙中途还要录段小视频,董思成翻了个白眼,黄旭熙就把镜头反过来对着他,嘴巴塞得鼓鼓的样子被拍了进去。

“还挺可爱的呢。”

“不许录我!听到没,小心我告你。”

吃完了饭两个人在马路上溜达了一会儿,路过电影院时黄旭熙突然提了一句,“看不看电影啊,闲着也是闲着。”

最后董思成红着鼻头走出了影厅,黄旭熙看了他一眼,真丢人。

最近的画风不太对啊。
黄旭熙让董思成给他洗衣服,董思成居然没一脚给他踹飞也没骂他,就答应了。结果又出了幺蛾子,黄旭熙屋里的空调不知道怎么的坏了,于是带着枕头被子就入侵了董思成的房间。

董思成不答应。
黄旭熙成一个大字躺在董思成的床上,“难道你要我冻死?”

这太奇怪了吧。我居然和这家伙同床共眠???传出去我还怎么做人?
更难以忍受的是,这家伙还粘人,睡着了就手脚并用地往董思成身上攀,给他踹到一边,一会又会凑过来。
早晨董思成起床准备上班,发现黄旭熙那里支起了小帐篷,于是一脚差点把他踹下去。

“你谋杀啊!”

“!!!”董思成跳脚,“你果然对我心存歹念。”

黄旭熙歪下脖子看到董思成所指之处,笑了。“这只能说明我精力旺盛,身体好。”撑着脑袋侧躺过来,“你想不想试试啊?我看你应该好久都没性生活了吧。”

黄旭熙被追杀到阳台上,而这一边董思成也第一次迟到,全勤奖泡汤了。都怪那个家伙,自从认识了他以后,没有不倒霉的事情。

董思成晚上要去逛超市,黄旭熙非要跟着去,那就去吧,董思成推着车无奈地看着他丢进来一包又一包的膨化食品,董思成不想理他,只顾买自己的东西,等他拐出货架时,看到黄旭熙正被几个女生围着拍照。

等那几个人走了,董思成才走过去。

“谁啊?”董思成问。
黄旭熙拍了拍胸脯,得意道,“粉丝。”

我呸!还粉丝,看给他得瑟的,董思成趴在床上鬼使神差地下载了那个APP,注册完搜索了下黄旭熙的ID,正好隔壁的黄旭熙在直播呢。

一进直播间董思成就被满屏的黄瓜吓到了,定睛一看,哎呦呵,打扮的人模狗样,头发还抹了发胶,要顶到棚顶上的架势。

哼,也没什么吸引人的嘛,就是听他一个人在说废话,董思成翻了个白眼。

“你们有什么想知道的,可以问我。”
有人问他有没有女朋友。
“没有诶。”
董思成差点打字发出去,广大女性,你们醒醒吧!
然后又有人问他那有没有喜欢的人。

黄旭熙顿了顿,眼睛笑得弯弯地说,“这个有的。”

“只不过他还不知道呢。”

“他是个傻子吧,我都那么明显了,他还是觉察不出来。”

董思成看到黄旭熙的脸上真的闪过一丝哀伤,他居然有喜欢的人啊,说不上怎么回事,董思成觉得有点难受,可能是可怜那个被他喜欢上的倒霉蛋吧。
另一边黄旭熙也再没说几分钟,就说自己有事,下线了。董思成退出了程序,把脸埋进被子里。
完了,要是他喜欢的人答应和他在一起,他就得搬走吧。不对啊,这不是我长久以来盼望的吗?董思成你怎么回事!你是舍不得那个家伙吗?

董思成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黄旭熙那屋的空调修好了,董思成独自躺在床上,没人烦自己还有点不适应。

上班也没激情,董思成昏昏沉沉的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拖着沉重的身子回到家。

“hello,今晚吃什么啊?”

“炒鸡蛋……”

吃饭的时候董思成皱着一张苦瓜脸,看着黄旭熙狼吞虎咽。
“你怎么不吃啊?”
“没胃口。”董思成放下筷子直接回了卧室。
黄旭熙刷完了碗,觉得有些奇怪,推开董思成的房门,看见他整个人颓颓的趴在床沿。

“你怎么了啊?”黄旭熙蹲下身问他,他也不回答,黄旭熙就戳他的脑袋,董思成拍开他的手。

这体温好像有点不太正常……

黄旭熙把人翻过来摸了摸额头,又摸了摸脸蛋儿,真的好像在发烧。

“你是猪吗?发烧了都不知道?!”

“啊……你才是猪……”

“走,去打点滴。”

“不去不去,不想动。”董思成开始哼唧。

“你去不去,不去我抱你去了啊!”

又是熟悉的诊所,又是熟悉的大夫。
只不过这回床上床下的人换了,董思成发呆看着药水摇摇晃晃地滴到软管里。哑着嗓子说,“这回咱俩扯平了。”

“少说话,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生病的时候只要吃到想吃的东西,病马上就好了。”黄旭熙把董思成的胳膊轻轻地放到被子下。

“你当我是小孩子啊,走开,我要睡觉,别烦我。”董思成闭上眼睛不去看他,过了不一会,就昏睡过去了。

董思成梦见自己好热好难受,旁边有一个人抱着好舒服,董思成就紧紧抱着他,睁开眼却发现那个是黄旭熙。这是什么噩梦!董思成一身汗的惊醒,发现黄旭熙正站在自己床前。
“叫了你好几声也不醒,走了,回去了。”黄旭熙把大手附上他的额头,点点头说,“烧退了。”
董思成怅然若失地坐起身,黄旭熙居然弯腰帮他穿鞋子,董思成身子一僵,怎么回事,难道我还在梦里?

董思成脚下还是软绵绵的,黄旭熙拉着他的胳膊走。董思成转过头看他,路灯下他的脸一半在光里,一半浸在黑暗里。

“你老盯着我干嘛?被我迷住了?”黄旭熙拍了拍他的头顶。
“嘁,谁看你了?”董思成转过头。

“喂,说真的你觉得我怎么样?”黄旭熙突然停住脚步,站到董思成前面。
“什么怎么样?”
“就是我这个人啊,你说说看嘛。”
“恕我直言,你是个垃圾。”董思成面无表情,推开黄旭熙想继续往前走,却被他拦住。
“你快点给我好好说。”
“你究竟要我说什么!”
“就是,你觉得要和我谈恋爱的话怎么样?”
董思成心思一沉,突然生气了,说话还带着浓厚的鼻音。“你和我开什么玩笑呢,你不是有喜欢的人吗,你去和他说好了,别在这烦我!”

气氛凝固了三秒钟,董思成先受不了了,撞开黄旭熙的肩膀,气哼哼地往前走。

没走两步就被黄旭熙揪回来了。
“好啊你偷看我直播是不是?”
“我没有!”
“噗,你还真是个傻子。”
“你才是傻子,你们全家都是傻……”董思成发过烧的脑子突然当机,他这话什么意思。

趁董思成呆住的当儿,黄旭熙就亲了上去,轻轻地啄了下董思成的唇肉。

“你……!这可是我的初吻。”董思成要哭的表情。
“不会吧?真的假的?”
下一秒黄旭熙就被董思成追着在大道上飞奔。

黄旭熙日常直播,董思成在忙碌地打扫卫生,误入了镜头。
留言区开始爆炸,都在问后面那个男子是谁,为什么和小哥哥你同居。

“那当然是男朋友啦。”

end。














不渡春来

功能说明

1. 独立查看“不渡春来”发布在LOFTER的所有文章
2. 文章更新通知提醒
3. 归档方式查看
4. 方便的分享文章到微信、微博

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APP

本应用由UAPP生成,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UAPP支持LOFTER、网易博客、新浪博客、百度空间、QQ空间、blogbus、豆瓣日记、点点网、搜狐博客、网易摄影等生成个人应用。

了解更多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