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应用截图

红A中毒

红A中毒

 

【fate/士弓】一千种以上的告白方式(1)

*这里的士郎是UBW线之后二十岁的士郎

*不过因为阿赖耶的阴谋回到了过去(才不是

*为了不在某些事情上后悔,开始了对理想的照三顿的告白(等等

*希望不会甜到你掉牙233





  卫宫士郎坐在起居室的矮桌前。

  天花板的电灯在几分钟前就被自己点亮了。

  远坂坐在对面说着什么——

  当然,什么都没听到。

  倒不是说什么都没听到,只是完全听不进去而已。

  因为,远坂凛正在说的事,对于卫宫士郎来说,算是没有意义吧——

  虽然惊吓得简直要跳起来了,但是,显然这么做是很不明智的事情,越是受惊反而越要冷静。

  至少,表面上也要有冷静的样子。

  总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什么也无法思考。

  总之,卫宫士郎唯一可以确认的一点就是——现在是圣杯战争,第五次圣杯战争。

  他——第一次召唤出saber的那个夜晚,那么接着还需要确认一件事。

  “那个,远坂,我稍微打断一下。”

  “什么事?”脸上写着有什么疑问都可以说的、一点也没有大小姐的架子的学园偶像亲切的这么说着。

  ——不过其实她或许没意识到,这个形象早就碎成渣啦。

  “Archer他……没事吧?”

  问出这句没大脑的话,士郎才发现自己确实相当没大脑。

  要确认那个家伙有没有被Saber一击砍倒,其实只要看手背上的令咒就可以了。

  不过既然都没经过大脑的擅自问出去了,那么也就只能等待回答。

  只是果然不出所料的,远坂露出了非常吃惊的表情。

  “——Ar、Archer啊……当然是没事吧,虽然之前就那么傻愣愣的看着Saber挥剑,不过在最后一刻,卫宫同学你用令咒阻止了Saber。”

  远坂有点不自在的回答,大概是她完全没有想到士郎会突然问起自己的从者的事吧。

  毕竟呢,对于战败的一方,问出这种看起来像是关心一样的话,会让人相当在意——

  “不过,卫宫同学为什么要问……Archer怎么样?就算是用这种方式讨好我,我也不会领情喔?只是为了还你人情,所以才在这里教导你关于圣杯战争的事,还过人情之后我们还是对手,就是这样。”

  “——唔唔,这个我当然知道。”

  “你真的知道吗……?”

  远坂微微眯起眼睛,像是完全不相信别人说的话那样,一脸狐疑。

  ——当然是知道了,非常认真的说。

  毕竟啊,远坂这家伙在无人的教学楼,用阴炁弹那种东西像是机关枪一样进行扫射,连墙体都被打烂在眼前,那种体验可一点也不美好。

  下杀手的决心,就算是这里,也记忆犹新,绝对忘不了。

  “——当然了,不会怀疑远坂你的决心啊。”

  头痛的唉啊的叹气了。

  “不过啊,不是你用令咒阻止了Saber吗?为什么反而要来问我这件事?你把我当傻瓜吗,卫宫同学?”

  远坂神色不善的样子瞪着这里。

  也是当然的,突然被问了这样的问题,第一反应是“被耍了”也是理所当然的啊。

  但是,在这里直接告诉远坂,这里的卫宫士郎已经是二十岁的那一个,可行度到底是多少?

  虽然远坂凛这个女人的接受度一向比一般人要高得多——说到这个,远坂何止是接受度高,简直是心太宽吧,尽管看不出来,但是大条起来的确会让人很头痛。

  对于远坂家的家训是掉链子这一点,士郎觉得再没有人比自己感触更深了。

  不对——远坂家的家训是“优雅”,随便说出去自己的看法的话,立刻会被能令火山爆发的红色恶魔揍扁。

  “卫宫同学!老实回答,你是打算耍我吧?”

  “没啦,怎么可能有那种事——能为了还人情坐在这里教导对手,也就只有远坂你做得出来了吧,真是出乎预料的好人,怎么想也不可能打算做那种事吧。”

  “唔!”远坂像是被什么噎住了的样子,脸色逐渐涨红了。

  哈?是发生了什么事吗?说起来,虽然那边放了待客用的茶,但是也不至于会噎到吧——毕竟从刚才开始,远坂就一口也没喝的样子。

  “啧——真是的,说什么奇怪的话啦,好吧,暂且放过你。不过——”

  挥着手,虽然说着“暂时放过你”,不过远坂却一副不肯罢休的样子。

  “——倒不是失忆,只是稍微关心一下也没关系吧?毕竟是因为Saber突然冲出去才……”

  “哼,我生气了!”远坂抱起了手臂,哼的一下把头扭过去了,“我们是敌人啊,所以Saber冲出去攻击Archer也没问题,不是Saber的错!说到底也只是我们这边太大意了,Archer那家伙竟然一点防备都没有,真是逊得不行呢。”

  “不对,远坂你不要这样说。”

  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用了什么样的口气说话,士郎继续用冷静的口吻说道。

  “Archer他呢,大概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才会对Saber没有防备……吧,反正他有自己的原因所以也不必过分责怪他啊。”

  “……你的意思是说,Archer对Saber放水咯?”

  “等一下,Master,你说Archer在对战的时候特别对我放水?”

  只是一句话就遭到了两方的反弹。

  Saber更是一副气到不行的样子。

  “哼,Archer那家伙竟然放水,今天之后如果再碰面的话,一定要好好教训他。”

  “呃……不、不是啊!冷静啊Saber!”

  冷汗都要冒出来了,这个反应真是久违,说起来好像也是,Saber会生气也很正常,本来不应该脱口而出为那家伙说话。

  不过最后还是想也没想的反驳了远坂。

  这就是祸从口出吧。

  反正最后自己造成的恶果还是要自己收拾。

  暗自擦了一把冷汗。

  “那个、也不是故意的吧?因为以Saber你的实力,故意想要放水也不可能啊,应该只是因为某些事所以才无意中造成了,毕竟Saber那一击绝对会受重伤,就算不是Archer,任何人也不会想受伤到立刻退出吧?”

  少女皱着眉头盯着这里,刚刚擦过的汗又冒出来了。

  “好吧,Master说的也有道理。”

  ——这么一说,也就是Saber接受了这种说法。

  不过虽然Saber的怒气减低了一点,但是还是被她一脸不高兴的盯着了。

  “不过,我倒是不知道Master你原来喜欢Archer那型的从者啊。帮着Archer说话,还突然关心Archer有没有受伤,更不用说一开始就不惜用掉一枚令咒也要阻止我攻击Archer。”

  “呃——不……啊、呀,不对,否认的话也不对,不否认的话也不对。”

  ——说起来,从到这里就没有仔细思考过,到底理由是什么。

  第五次圣杯战争已经结束。后来的日子里,除了为了追上他而努力之外,也永远无法忘怀,那场在爱因兹贝伦城堡之中的战斗。

  只是闭上眼睛,就能够浮现出,那天在晨曦之中,深深烙印在双眼之中的理想的身姿。

  一定要决定什么。

  回到这里的意义是什么。

  “呣……那个,Saber。说喜欢的话,其实也不太对。我呢,只是想要追逐到那个理想而已。”

  对的。

  彻底毁掉大圣杯,将那个东西彻底在这一次圣杯战争中完全终止。

  接着,要不留遗憾的,追上那个背影。

  要再一次的,告诉他自己的理想,你的理想是正确的,这一件事,无论多少次也要告诉他。

  “追逐……理想?”

  “啊,是啊。”

  理所当然的回答,接着就与已经一脸震惊到受不了的远坂的视线撞到了一起。

  她像是彻底呆住一样的怔在了那里。

  “…………卫宫同学……你刚才是不是说了很了不得的话啊。”

  


红A中毒

功能说明

1. 独立查看“红A中毒”发布在LOFTER的所有文章
2. 文章更新通知提醒
3. 归档方式查看
4. 方便的分享文章到微信、微博

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APP

本应用由UAPP生成,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UAPP支持LOFTER、网易博客、新浪博客、百度空间、QQ空间、blogbus、豆瓣日记、点点网、搜狐博客、网易摄影等生成个人应用。

了解更多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自营经济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