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江南无所有

sparrow2333.lofter.com|个人应用 for Android

共54篇文章,10028人喜欢

应用截图

江南无所有

江南无所有

 

金戈换故里(七)

22

晚饭后,蔺少爷拉人陪他喝酒。

黎纲甄平等顿作鸟兽散。

十年血与泪的教训还都历历在目。

因为琅琊山上不过年,所以从梅长苏得掌江左盟开始,年年除夕,蔺晨都会跑来廊州。

开心的时候,总少不了要喝点酒,然而全桌人轮番给蔺少阁主灌酒的下场永远都是大家都醉的一塌糊涂,而蔺晨却还能神采奕奕地去捉弄每一个人。

近年梅长苏到了金陵,偶尔消沉的时候蔺晨也会拉着苏宅的人一起喝酒,但蔺少阁主却从没抱怨过什么,反倒每每引得与他喝酒的人恨不得把一辈子的惆怅都讲上一遍,黎纲一次酒后失言失大发了,便由此顿悟琅琊阁为什么能了解天下如此之多的辛密丑闻。

今夜,听蔺少爷扬言又要找人喝酒,黎纲和甄平几乎是立刻就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个不明所以的卫峥。

“来来来,卫将军,咱们去喝酒,长苏偷偷藏的照殿红刚都被我找出来了,机不可失啊。”

 

一个时辰之后,卫峥已经醉的分不清南北,拉着蔺晨非要给他讲赤焰军少帅林殊的传奇一生。

蔺晨也不挣扎,就默默听着。

“少阁主…我知道…你在琅琊阁,听的,见的,都多了…我知道你……但是吧,但是你也就不能设身处地…地了解我们少帅的心。”

蔺晨瞥了卫峥一眼,摇着扇子悠悠说道 “麒麟之心,确不是我等凡人能揣测的。”

“不是…少阁主…你才是神仙…” 卫峥涨的满脸通红 “所以…你才不懂我们凡人…”

“你不懂少帅的苦…也不懂…他最关心的…是什么…” 

蔺晨依旧喝着酒,听卫峥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

“少帅跟我说过…他说…少阁主你不屑于他所…所谋之事…但你…偏偏又总愿意帮着少帅…我…我就不明白了…”

“你不明白没有去问你们少帅吗?” 蔺晨逗他

“我…我问了…少帅他说,说少阁主并不在意…少帅他到底要做什么…然而…少阁主有…有求不得之心…便也…也懂他飞蛾扑火。”

蔺晨嗤笑一声,又满上了酒。

“少帅这话…我更听不懂了…可我…也不敢再问…”

“梅宗主这不爱说人话的毛病是得改改,小飞流天天在他身边可是要闷坏了。” 蔺晨也不正经接卫峥的话。

“我知道…少阁主不与…卫峥多言…是因为…说了我也不懂...”

“呦,这觉悟是哪来的。”

“也是…少帅说的…但是吧…少阁主虽然聪明…但…有些事情…少阁主不如…不如卫峥…看的明白。”

“说来听听”

“就比如…冰续丹…少帅他…虽是求仁得仁…但也…心有不舍…”

“我当然知道他舍不得!” 蔺晨突然有些激动 “重创大渝之后,他自然想着要有更大的作为,要实现他的太平天下,我已经在尝试解冰续草的毒,再……” 蔺晨觉得自己可能喝的也有点儿多了,他犯不着和卫峥说道这些。

“不,不是…少帅不是…不是放不下这些。”卫峥越着急解释就越加的磕巴 “少帅…已经…不仅仅是…赤焰军的少帅…我看的…很清楚…”

 

蔺晨渐渐觉得有些头晕,也就放弃了剩下的半坛照殿红,和卫峥交代了一声,就要回去睡觉了。

 

 

夜半三更,梅长苏正睡的安稳,突然被院中传来的些许嘈杂声吵醒,以为是又有刺客上门,穿了衣服出门,正遇到黎纲,说是卫峥和蔺晨喝酒喝的有些多了,闹出了些许风波,并无大碍。

虚惊一场,梅长苏松了口气,便又回去接着睡觉了。

 

 

 

23

第二天一早,梅长苏在书房整理东西时见到蔺晨昏昏沉沉地推门进来,看上去有些憔悴。

“头疼了吧,叫你昨天晚上又喝那么多酒。” 梅长苏倒了杯茶递了过去。

蔺晨接过茶笑了笑也没说话。

“过几天我就要出发去北境了。” 梅长苏努力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好,记得带上晏大夫。” 蔺晨低眉喝着茶,看起来倒是真的云淡风轻。

梅长苏盯着蔺晨看了一会儿,终究也没再说出什么。

他原以为蔺晨一定会同他一起去的,但这么久蔺晨也从没提起过,他便就明了了蔺晨的态度,可最终他还是忍不住要亲口再试探一次。

“怎么,你想让我亲自去给你送葬?” 蔺晨抬眼看到梅长苏的神情,不禁笑道。

“这一战,你若掺和进来,也就砸了琅琊阁的招牌了。” 梅长苏深知其中弊害。

“但我也不是不能偷偷给你报个信什么的。” 蔺少阁主一副很没有原则的样子 “再说,喝了我两副灵芝散,这冰续草的毒性已经被大大缓和了,若梅将军真能用兵如神,三月内停戈止兵,那包你还有体力能把这大梁河山转上一圈。”

“那你在苏宅等我?” 梅长苏脱口而出

“你想的美,过两天我就回琅琊山了。” 蔺晨看梅长苏一脸失望的表情又接着说道 “等你打完仗回来,咱们先去霍州抚仙湖品仙露茶,住两天绕到秦大师那儿吃素斋,修身养性半个月。再沿沱江走,游小灵峡,那儿山上有佛光,守个十来天的一定看得到。接着去凤栖沟看猴子,未名、朱砂和庆林他们也很久没见面了,随路再拜访拜访。顶针婆婆的醉花生你不是最喜欢吃了吗?咱回琅琊山之前去拿两坛子。”

“看样子你倒是计划挺久了。” 见蔺晨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梅长苏也备受鼓舞。

“那是,到时候你案也翻了,仗也打了,再没什么借口了。” 蔺晨低头又倒了杯茶,避开了梅长苏的目光。

“那我们就一言为定了。”

“一言为定。”

 

 

“宗主,内廷司刚把军甲送来了,您要不要试试?” 黎纲和甄平抬着一个箱子走了进来

“呦,这一层层的可不像是监军能够的上的。” 蔺晨拿扇子挑着衣服瞅了瞅 “看样子太子殿下可真是费心了。”

“又不会真的参与实战,弄的这么复杂实在没有必要。” 梅长苏把护甲护腕等都挑了出来。

“宗主,以防万一,您还是都穿上吧。” 甄平劝道

在安全的问题上,梅长苏一向拗不过这些人,便由着甄平一件件地给自己套上了。

在赤焰军时,黎纲和甄平都不过是最普通的士卒,从未有过能给少帅佩戴盔甲的机会,此次试衣,两人便显的无比郑重,蔺晨便半卧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看着这程序复杂的穿衣过程。

 

黎纲着人搬来一面铜镜,梅长苏实在不敢想象如今的自己再着军甲会是怎么样的一番景象。

碎骨拔毒之后,梅长苏虽然容貌大变,但身型仍是那个在沙场上摸爬滚打的林殊的身型,如今穿上军甲,林殊的刚毅飒爽再次凸显了出来,而那张一向隐忍肃穆的脸在这张扬的造型之下也显得格外庄重,锋利。

“别说,还挺好看。” 望着陷入沉默的梅长苏,蔺少阁主在一旁给出了一个难得的评价。

“恭喜啊,林少帅。” 蔺晨起身拍了拍梅长苏的肩后大步出了书房,他想这该是一个留给赤焰军少帅和他旧部的时刻。

“蔺晨” 梅长苏叫住了他

“干嘛?” 蔺晨回头

“林殊可有令你失望?” 梅长苏问道

“你少得了便宜卖乖!” 

蔺少阁主头也不回地走了

 

 

 

24

五月春风和煦,苏宅里的草木都是一片欣欣向荣,池塘里的荷叶也都露出了尖尖的小头,清风拂过,一池春水掠过荷尖,显得风情万种。

梅长苏坐在书桌前,整理着离京前最后的事宜,大军后天就要挥师北上,因前期做了充足的准备,梅长苏此时倒也是从容不迫。

还要留一封书信给廊州的总部,处理献州的问题。

梅长苏想着,抬头准备问问蔺晨的意见,就看到那人坐在门口,懒懒地晒着太阳,手里还捣鼓着什么东西。

这是梅长苏一天里最享受的时刻。

安心而温暖,让人觉得触手可及。

梅长苏决定在这时刻里沉溺地久一些,他便默默地看着蔺晨安静地捣鼓着手里的东西。

 

因为太安逸,以至于当意外发生时,会是那么的猝不及防。

 

梅长苏只看到蔺晨的肩膀微微抖动了两下,接着手里的东西就掉落到了地上。

蔺晨一手抓住了门框,关节因过于用力而显的发白。

一瞬间,梅长苏的大脑一片空白,他难以理解眼前的景象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看到蔺晨咳喘起来,忽然一口鲜血就落在了门廊下。

这一切真的正在发生吗?梅长苏只觉得地动山摇,他匆忙冲到蔺晨身边,那人却在止不住的咳血。

“蔺晨!” 梅长苏大声呼叫着

那人似乎想对他说些什么,但口中涌出的却仍是刺目的鲜血,握住门框的骨节显的愈加用力,整个人不可抑制地颤抖了起来,直到他终于昏了过去。

 

梅长苏本以为他已经领教过这世上最深刻的绝望了。

 

 

 

25

十三年前,梅岭一役,将梅长苏生生折断,打入了最冰冷的地狱。

他说自己是地狱里爬出的厉鬼,再没有什么可失去,再没有什么会承受不来。

可他没有想到,在这十三年里,老天才给予他这一生真正无法割舍的东西。

可他却从未真正意识到这一点。

直到那个将要失去的瞬间。

也许是因为在他对未来的所有的深思熟虑里,失去那个人,都不曾出现在任何一种可能性里。

也许是因为那个人太强大,从没有人,在任何情况下,目睹过他的脆弱。

也许是因为命运就是要捉弄他,给了他最好的东西,然后要再生生摔碎在他眼前。

 

 

黎纲,甄平和卫峥,都跪在他的面前。

梅长苏站在蔺晨的屋门外,只有晏大夫一个人留在了里面。

“叫蒙大哥过来。” 梅长苏的声音听上去依然镇定。

“宗主…”黎纲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哭腔 “这事儿也怨不了蒙大统领啊…”

“叫他过来。” 梅长苏的语调里透出一丝危险

 

一柱香之后,蒙挚到了苏宅

“小殊,少阁主还好吗?” 蒙挚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

“怎么,蒙大哥知道他会出事?” 梅长苏神色暗淡

“啊…这个…” 蒙挚看到一旁黎纲和甄平的神色感觉这回真是出大事了。

“事到如今蒙大哥还想要瞒着我吗?” 梅长苏的脸色又暗了几分。

“小殊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啊!是蔺晨不让我说啊!” 蒙大统领很快就放弃了抵抗。“他说要想救你就只有换血一条路可走,我们也只能听他的呀!”

“蒙大哥…”梅长苏叹了口气 “我现在只想你一五一十地告诉我前几日在蒙府都发生了什么。”

“在蒙府……你还记得当初他来我府上是因为夫人生病吧,结果那天晚上他告诉我夫人的病是之前他来府教导我的时候做的手脚,就是想来我府上躲几天……”

“在府上的时候他到底是什么状态?” 梅长苏有些着急

“就是…有时候会突然吐血,昏迷,但几个时辰就能恢复,还活蹦乱跳的……”

“他有没有说过病因,症状什么的?”

“他…好像说过…什么冰续草之类的东西,会冲撞心脉,但最危险的时候就是他在我府上那几天,他说,冰续草最坏的结果就是撞破经脉而使人失智,那几天他让我一直跟着他,就怕……” 蒙挚看到梅长苏越来越不好的脸色觉得自己说话的方向没有选对,于是赶忙话锋一转 “但是,他走的时候说最危险的阶段已经过去了,后面……”

“后面什么?” 梅长苏手中的衣角已经被绞成一团。

“少阁主说这种解毒的方法前人没有记载,他只是摸索着尝试,所以如果后面再出现什么,就,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梅长苏长叹一声,从甄平蒙挚等人那里拼凑起来的信息根本不足以救他。

“黎纲,立刻写信请老阁主过来。”

“宗主!” 黎纲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少阁主此前让我们发过誓,无论发生任何意外都绝不能让老阁主知道。”

“糊涂!” 梅长苏的怒火喷涌而出 “蔺晨任性,你们也不知道拦着,一个个反倒都来瞒我,如今竟还要由着他胡闹下去,你们要是在这江左盟呆腻了,现在就可以滚!”

赤焰军少帅林殊一向是个暴脾气的,几人在军营时没少听自家少帅骂人,然而江左盟的宗主,琅琊榜首,江左梅郎,却从未有过如此动怒的时刻。

黎纲,甄平和卫峥三人吓得跪在地上再不敢动弹,如今只有蒙挚还能继续硬着头皮往上冲。

“小殊…少阁主也并非是任性胡闹,他打算的很清楚,尝试此种方法,对你来说只有利无害,最好的情况,甚至能恢复常人寿数,而对于少阁主来说,他作为医家,能为火寒毒,冰续草多找到一种可行的解法是大功一件,值得他付出性命去尝试,他说你既愿意为林殊的三个月换掉梅长苏的一生,那也自当理解他的选择。”

梅长苏冷笑两声 “蔺晨还真是安排的周密,连这种话都提前教给蒙大哥了。”

被识破的蒙挚尴尬地挠了挠头,继续说道:“少阁主除了说了这些话之外,还逼我们发毒誓一定要拦着你告知老阁主。他说这次解毒的手段违背了老爷子信奉的医家道德,如果被发现,下场不比暴毙而亡要好。”

“最重要的是,少阁主说即使能请到老阁主,他老人家也注定无计可施,只能多劳一个人操心,还请宗主三思啊!” 甄平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给蒙挚做着补充。

“你……” 

梅长苏刚要说什么,这时候晏大夫抱着药箱从蔺晨的房间里出来了。

“晏大夫,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尽人事,听天命,老夫能做的都做了,下面就看这小子能不能挺过去了。” 

蔺晨的所作所为,晏大夫明显一直都是知道的,如果连他都拦不住蔺晨,那就更别说甄平蒙挚等人了。梅长苏知道,自己并没有道理责怪他们。

“晏大夫…您当初怎么会被蔺晨给说服?” 梅长苏的声音有些沙哑

老头叹了口气 “那个臭小子最会唬人了,说此法若能成功,两人都能平安无事,且在医学上也是功德一件,他还叫老夫把这解毒的前前后后都记录下来,将来编进医术,好给后人指路。”

“但蔺晨想的到底是个什么法子?” 

晏大夫本懒得多说,但望见梅长苏的神情,却也一时心软,便把这解毒的原原本本都说了出来。

“原先用冰续草解火寒毒,就是十名换一命,但蔺小子把它制成冰续丹后,这药发挥作用的方式就变了,它一边抑制火寒毒,一边激发人的体能,三月之后,体能耗尽,人死灯灭,于是蔺小子就想出换血的方法,一边稀释冰续丹的毒性,一边补充人的体能,但这对换血者的要求极高,必须是内功极其深厚,气血极其丰沛之人。第一个晚上,蔺小子给你换了他自己的血,一半的冰续丹的毒性就进到他体内,他想这方法若能成功,以后再找蒙大统领,霓凰郡主等高手,只进行小规模换血就可以将冰续丹的毒性彻底中和,但没想到,这玄布却自己送上门了。也是因为冰续丹的缘故,这小子才能一招打败他,第二天晚上,他又把玄布的血还给你,自此,你身上的毒性基本已无后顾之忧。蔺小子身上的冰续丹因为没有火寒毒相制衡,在他体内就是肆意冲撞,再加上他本就内力深厚,这无形中便放大了冰续丹的药力,所以在换血之后的头几天会比较危险,但稳定下来之后到底会出现什么情形,谁也估计不了,他这次病发,就是毒性冲撞心肺而致,老夫能做的也仅仅是为他调平气息而已,剩下的,只能他自求多福了。”

 

听着晏大夫的叙述,梅长苏的心已经揪作一团,但比之最初的震惊和愤怒梅长苏已渐渐找回理智和平静,他向晏大夫道了谢,请蒙挚先行回府,叫其余的人守在门外,自己独自进了蔺晨的房间。

 

 

 

26

梅长苏没有见过蔺晨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样子

他只偶尔见过蔺晨喝多了酒睡着或者上一次和玄布交手后昏睡的样子。

蔺晨睡着的时候也都是透露着奕奕神采,让人觉得安心。

然而现下,他却轻飘飘地像一片羽毛,好像一阵风都会彻底消灭了他的气息。

那种脆弱和无力彻彻底底地暴露在了梅长苏面前

梅长苏此前从不知道心可以这么疼

尤其当他想到蔺晨躲到红袖招,躲到蒙府的那些个夜晚

他也是同样的脆弱和无力,可他却没有留在苏宅,连琅琊阁的地盘也不敢去,只流散在一些无关又陌生的地方默默舔舐着伤口。

梅长苏不敢想象在他面前永远那般光鲜亮丽,坚不可摧的蔺晨是如何度过那一个个夜晚的。

他最脆弱最无力的时刻通通都是蔺晨治愈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蔺晨却没有同样地信任他。

梅长苏在质问甄平时,甄平的一个个回答不啻是一刀刀剜在梅长苏的心头。

梅长苏问他蔺晨在醒来的那个晚上为什么没有回来

甄平说蔺晨之所以在红袖招过夜,是因为当晚他一直吐血不止

然而第二天他重新回到苏宅的时候看起来却是那样的神清气爽

 

梅长苏问他连卫峥也和蔺晨串通起来了吗

甄平说蔺晨算到卫峥一定是最容易招供的也因此会是梅长苏最信任的,所以几个人也联合起来给卫峥演了一出戏

梅长苏还记得卫峥听到甄平的话时的震惊,蔺少阁主当真是好手段

 

梅长苏问他蔺晨为什么就有把握能瞒得住他

甄平说蔺晨肯定在翻案和北境大战两件事中间,他梅长苏根本就没有精力多追问什么。

蔺晨赌对了,梅长苏屡屡心生疑窦却又屡屡放手不再追问……

如果,如果蔺晨恰好晚两天发作,等他已经带军北上,那,那也许蔺晨可能突然猝死在金陵城里,而他,连死讯都来不及听说…

思及此,梅长苏的眼泪再也压制不住,他不敢想象,不能想象,蔺晨有一天会走在自己前面。

梅长苏紧紧地抱住了蔺晨,他很久之前就想这么做了。

上一次蔺晨昏睡的时候,梅长苏静静地守了他一天,他感受到自己的心跳,他意识到自己可以就那么看着蔺晨,一直到永远,他想起那天再次换上军装时,他感受到的不是赤焰军少帅曾经的挥斥方遒,而是明确地意识到,他再也不可能成为林殊了,哪怕穿上了军装,他也只是梅将军而不会是林少帅,梅长苏已经化入了他的骨髓,然而若没有了蔺晨,梅长苏还剩下什么呢。

他此前以为,自己和蔺晨的关系已经是完美之境地,他没有必要再多做什么多说什么,只需享受和蔺晨在一起的每一段时光,然而现下梅长苏才意识到,他与蔺晨的关系从来都只是一方收益的,他对蔺晨可以肆无忌惮地索取,然而蔺晨却甚至不会允许自己看到他的脆弱。

 

 

人生这三十年的风风雨雨可以使梅长苏成为得之可得天下的麒麟才子,成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江左梅郎,他可以在金殿之上挑衅皇家权威,可以在九安山上面对叛军毫无惧色,但此时此刻,好像这一生的所有技能都在瞬间化为了泡影。

如若蔺晨在下一秒就失去呼吸

如若蔺晨从此昏迷不醒

如若蔺晨会留下病根而时时有猝死的危险

凡此种种,梅长苏都不知道他该如何应对

他连冷静都做不到

 

梅长苏本以为自己已经体验过这人世间最深刻的绝望了。

 


江南无所有

功能说明

1. 独立查看“江南无所有”发布在LOFTER的所有文章
2. 文章更新通知提醒
3. 归档方式查看
4. 方便的分享文章到微信、微博

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APP

本应用由UAPP生成,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UAPP支持LOFTER、网易博客、新浪博客、百度空间、QQ空间、blogbus、豆瓣日记、点点网、搜狐博客、网易摄影等生成个人应用。

了解更多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