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应用截图

虎郎

虎郎

 

【凌李/谭赵/庄季】(ABO) 爱是…? 01 爱是,不分身份。

阅读前注意事项;跟他们剧里的剧情无关,这是一个崭新的故事线!

ABO题材想必大家都非常理解,但是世界规则在其中参杂了一些我个人想表达含意而做的更动,这些更动及每对配对的性别,都会在文中提及,不提前剧透。
没有主副CP之分别,每对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写这篇的出发点,是因为最近看了太多的多元成家以及同性婚姻平权议题,有感而发,如有与其他剧情或真实案件雷同,纯属巧合。


--------------

AM03:23

 

 

RING〜RING〜

 

 

「这里是第一医院急诊室,是,好的!」第一医院急诊室传来了紧急电话铃声。

 

随着挂上电话后,急诊室紧急出动了所有救护车。

 

 

凌远在办公室接到消息后,立刻披上了白袍,火速赶往急诊室大厅。同时拨了通电话给今晚在急诊室值班的李睿。

 

「李睿,甚么情况?」

 

[市局刑警大队在追查走私枪枝集团,跟首领歹徒在高架上发生了追逐,过程中一辆夜间客运不幸被射破轮胎以示威胁,车体翻覆,后车闪避不及连续追撞,目前40人左右重伤,15人轻伤,3人包含驾驶当场死亡,已经出动所有可动用救护车,大约半小时后送达。]

 

「赵医生呢?」

 

[接到消息后他上了第一辆救护车,已经赶往现场。]

 

「让所有可以出勤医生到急诊室大厅报到,调动杏林分院所有可用医生及护士。」

 

[是。] 

 

当凌远来到急诊室大厅,看见所有医生都已经到列。并且移开可以暂缓的病人,腾出足够的空间迎接接下来的准备。

 

庄恕也在其中。

 

他正在指挥护理人员调动病床。

 

凌远走了过去「你才回国没多久,就给你碰上了这样的事情,怎么样。」

 

庄恕是凌远的旧识,他被凌远从美国挖角回来,是优秀的胸腔科医师。虽然他问庄恕怎么样,但他相信他们底下的所有医生,他相信他们的实力。

 

庄恕态度轻松,但是是做好准备的表情。

 

没有一丝一毫的放松时间。

 

随着赵启平的电话拨了进来,第一医院的门口响起了紧急救护车的警笛声,尖锐地划破了凌晨的上海市,敲响了第一医院的大门,所有医生整装待发,开始迎接一场战争。

 

 

-----

 

 

时间推回稍早。

 

当赵启平看见李熏然的那一刻,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即使是在历经大风大浪的医生,看见自己的好友满身鲜血的躺在一旁,他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赵医师?」一旁的护士看见赵医生发呆的模样,忍不喊了他一声。

 

赵启平这才想起他该做的事情,他立刻过去翻看李熏然身上的伤口,他已经昏迷,身边是一个小警察担忧地看着医生。

「让担架过来,开始止血动作。」

 

「是。」

李熏然中了三枪,左肩膀和右大腿都皆是贯穿伤,麻烦的就在上腹的位置,接近肝胆,大量失血造成昏迷,他把李熏然放平。

 

刑警大队的副队长正躺在这里,那队长呢?

 

赵启平环顾四周都没有看见那个人的身影,那个李熏然嚷嚷着有多厉害就有多厉害的队长季白。

「你们队长呢?」他没看一眼的就问了身边的小警察。

「季队已经出动去逮捕嫌犯了,医生,我们副队没事吧?」小警察显然是第一次出勤,遇上事情却没有跟其他警察一起去展开救援或是疏导民众,而是在李熏然身边转呀转。

 

赵启平手上动作着,一边观察李熏然的情况。

 

他和李熏然高中时期因为家里人认识,当时他就知道这个人未来会当警察。

「怎么可能没事…」

 

进了刑警大队他也是第一个知道的,进了刑警队后肯定很忙,因为赵启平跟他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

他当然明白这个行业有多危险,但他还是没有想到,已经好久不见的李熏然会用这样的方式跟他见面。

 

做完止血动作之后,即使他在想关心李熏然的情况,他也得马上处理其他人的伤势。他打了电话给凌远报告,并让陪同的小警察跟李熏然上了第一班救护车。

 

他看着李熏然的救护车往医院开去,一转眼,满地哀鸿遍野。

还有一大片伤员在等着他,一刻都不得闲。

 

 

----

 

 

凌远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他。

 

那个苍白的李熏然。

 

空气中混杂着一股青柠味和鲜血的味道。

 

凌远才刚接到电话,他知道第一个来的是刑警大队的副队长,他的伤势最为严重,他是主要追捕犯人的警察,站在第一线跟歹毒对峙,并且在客车翻覆后第一个冲下警车。

 

「上腹还在大量出血中,需要马上手术。」

 

凌远点点头,眼神一直停留在他身上「通知张医生做准备。」

 

小护士面有难色「这个…」

 

「甚么问题?」

 

小护士靠近凌远耳边「这位是局长公子,刚刚打过电话来,希望是院长亲自给动手术。」

 

他指犹豫了两秒,就听到门外救护车的连续声音,他只是护士先把李熏然推进手术室,快速的安排好了所有的医生工作就把指挥权交给了李睿,转身跟进了手术室。

 

救护车一辆接着一辆来,送达后又往现场过去,每个医生都是整装待发,手术室里来来去去。

 

 

等到赵启平进了急诊厅,已经都处理的七七八八,但由于有个摔断肋骨的病患需要赵启平动刀,所以他让三牛去接现场,自己赶紧跟着回来。

 

「那个!」他在进手术室的过程中随手抓了个小护士。

 

小护士被赵启平抓了个住「病患李熏然呢?」

 

平时小护士们看见赵启平都会脸红个大半天,可是此时此刻真不是时候「已经推进去三个小时了,凌院长主刀。」

 

「好的!」他虽然担心,但是是师哥主刀应该没有问题,他只能暂缓。

 

 

他都还没缓过来,就已经被推上手术台,等到出来的时候都已经是隔天的下午了。

 

 

第一医院打了场大仗,却扛着胜利的旗帜回来。

 

 

------

 

 

「阿姨您不用担心,这里有我呢,况且是我们院长亲自给然然动的手术,技术优良,连疤都不会留的。」不留疤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是李夫人因为局长不让他到场,怕会被媒体追问,只能在家干著急,赵启平要哄人,当然是甚么谎都得说。

 

「我会照顾好然然的,有甚么事情就打给我,恩~好的。」

 

挂上电话。赵启平看着李熏然单人病房的电视上,正在拨这则新闻。

 

季白已经把歹徒缉拿到案,表扬了他,还表扬了第一前线出任务,目前正在重伤的李熏然,但为了保护他,并没有公开照片及伤势,一看就知道是李局长的意思。

 

凌远也是,身为第一医院的院长,他连几台手术到现在都没缓口气,就被推上了记者面前,接受李局长的感谢及张表彰,但他推了发言,交给了金副院长。

 

赵启平给李熏然盖了被子,外头很安静,所以李熏然睡得很熟,因为这里是第一医院的高级病区,这样他就可以好好养病休息,不过他也不能待太久,他还要回主栋去看看他病人的状况。

 

正站起身,凌远就进来了。

 

他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李熏然的主治医生,这也是为什么李熏然没有在杏林分院,而是高级病区,因为方便凌远随时亲自的观察情况。

 

凌远跟赵启平点了点头,他看赵启平一脸疲惫,平时那张被小护士给捧的高高的颜值,也已经看得出黑眼圈。

「他的状况很好,不需要担心。」

 

赵启平随意扯了一个笑,他也知道,凌远亲自照看,能不好吗?

 

凌远看着病床上的人,因为昏睡所以无意识状态,让他点点滴滴的释放了一点信息素,青柠味道,终于没有再混合着鲜血。

可是他看病历身分的时候,这人的性别明明是Beta,难道是伤重导致了分化?

「你跟他认识?」

 

赵启平意识到他这是在问自己跟李熏然「喔,他父亲和我父亲是高中同学,我们俩也在一次聚会上认识的,不过他当上警察学校后我们就很少见面基本靠电话连络,说来也巧,我们长的很像吧!不过个性是天差地别。」

 

赵启平看凌远盯着李熏然「师哥?怎么?李伯伯问你了?」他知道是李局长亲自交代要让师哥给他动手术,他也知道凌远最讨厌这样的手法。

「师哥,你别在意,李伯伯也只是担心。」

 

「没甚么。」其实凌远也判断,这个伤势严重,恐怕需要他后半场也进去手术室,所以他倒没有太过于在意「对了,你去休息吧!也忙了一天,这里有我看着。」

 

赵启平摸摸自己的脸「是不是很难看。」

 

「还能开玩笑就是没事,你还是去巡房吧!」

 

赵启平拔腿就跑,关上门前还喊了一句「我去休息啦!」

 

 

关上房门后的赵启平停了一下,他是个beta,感受不到信息素,自然也闻不到刚刚的青柠与雪松交缠的味道,但是他是个情场高手呀,回想了一下凌远的神情,那神情…

 

该不会有戏?

 

那可糟糕了。

 

 

李熏然身为刑警,为了工作方便硬是动用了关系把性别从omega改成了beta未分化,谁让这先进社会中,还是有一些落后的性别歧视呢。

 

可是呢,师哥是最不能接受omega的,倒不是他性别歧视,而是他从来不跟omega打交道,他认为信息速趋使大脑的恋爱根本不是恋爱。

 

要是他们两个看对眼了,那该怎么办?

 

算了,希望他看错了吧,撒撒腿赶紧跑。

 

 

 

病房内,凌远翻了翻看李熏然的病况表。

 

因在病期无意识,李熏然天生O的体质会释放出一点平时收敛的信息素,这样的脆弱,会让他接触到A的信息素时忍不住攀附和示弱,所以李熏然自从高中时期开化开始,就一值使用抑制剂跟控制发情期的药物,Beta的专用的基因剂来掩盖自己的身分。

 

如赵启平所知,凌远是从来不跟O交往的,即使Omega的身分对国家来说是可珍贵的可孕体质,但凌远并不想要孩子,所以这唯一的好处对他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

 

再说了,信息速驱使多巴胺和催产素分泌过量,让人以为在恋爱的行为,跟吊桥效应一样完全不是出自于真心,而是由大脑分泌这些激素在控制自己,这算甚么?

 

所以凌远一直都是这样,不排斥,但从不跟O交往,也能控制自己控制得很好。

 

 

但这次,却不一样。

 

他极度的想亲近这个青年。

 

 

他释放出来的青柠味,让凌远整个人压抑着的情绪都放松了下来,这样释放压力的感觉,让凌远上瘾,他想靠近一点闻闻这个味道,记住这个味道,甚至。

 

 

他想占有这个味道。

 

这个人。

 

 

他闭着眼睛的脸,让凌远视线无法移开,他甚至能想象那双眼睛睁开后会有多迷人,虽然他和赵启平有几分相似,可是,这感觉完全不一样。

 

他再把李熏然从鬼门关救回来的时候,甚至松了一口气。

 

意识到这样的自己让凌远少见的慌张了,但是眼看小青柠恢复了原来的浓郁香气,在接触到自己的雪松气息时,忍不住的放松跟交缠,却让凌远舍不得离开。

 

即使想脱手,却依依不舍。

 

 

 

可惜的是。

 

李熏然醒来的那一天,青柠味被收得一乾二净,看来是已经长期练习的收放自如,干净到一点都没留。

 

可庆幸的是,李熏然跟凌远想象的一样,是那样热血可爱,一双大眼睛圆滚滚的,笑起来也好看,每次看见他来查房,都会甜甜地叫他远哥,跟他打招呼。

 

「远哥,你来啦!」看见凌远走了进来,李熏然就把电视给关上。

 

每次李熏然喊他,他就会觉得自己给他改掉了凌院长这个称呼是对的,他从来没有查房查的这么心不在焉。

「身体好多了?还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好得很,感觉可以马上出院了!」

 

凌远笑了笑「那可不行,我可是有收到局长命令,要让你好全才能放你出去。」

 

「我就知道..」李熏然嘟了嘟嘴,可爱的凌院长老心脏一把。

 

李熏然醒来的第一天,他爸爸跟他妈妈就来过了,他父亲倒是没甚么,虽然这次儿子伤的重了些,但也已经看惯了刑警的摔打。

他妈妈才是,抓着凌远的手,一个劲的喊人家小远,说甚么熏然就交给你了,你一定好好照顾他甚么的,喊的李熏然以为在嫁女儿。

 

奇妙的是他父亲居然没阻止。

 

 

从那天开始,凌远一天就至少查个两次房。

 

李熏然对这个院长好感度很高,但还是会不好意思的。

 

「你还是好好地再观察几天吧,每天还有我来看你,这样不好吗?」凌远遇上他,不自觉的就会放软口气,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有多宠。

 

「当然好啊,可是你那么忙,我可不想搞特殊…」虽然已经搞了。

 

「你就不要操这个心了,你是启平的兄弟,他又是我师弟,就当自己人的关心。明天安排你做腹部超音波,别吃太撑啊,压的难受。」

 

李熏然才讨好的笑了笑,又马上拉下脸「我才没吃撑呢,你们给病人吃得太难吃了,都没味道。」

 

就是这样天真的个性,凌远一点也不觉得烦「等你好了,我再带你去吃好吃的,这周,就给我忍了!」

 

李熏然马上放出了大笑容「说好啦!」

 

「说好了。」

 

 

气氛正好。

 

却没维持几秒。

 

 

 

就被人开了门进来「熏然?!」

 

「院长也在?」

 

凌远一听就知道是谁,这个人在李熏然醒了后就马上打了通电话给自己,说要赞助凌远正在进行的一个偏远地区儿童医疗服务计划,这个计划这么烧钱,凌远是第一次看见自己送钱上门还不要利益的。

 

「谭总。」结果,还是为了李熏然。

 

上海大富豪,谭宗明。

 

「宗明哥,你又来。」

李熏然真是受够了他妈妈,明明李局长不让他曝光,就是为了清净,结果他妈妈还是告诉了谭阿姨跟谭宗明。谭家和李家是世交,两位夫人又是好友,他跟谭宗明就青梅竹马一样的存在。

 

「你个没良心的,我才来几次啊,你就盼着你的凌院长来就好了。」谭宗明也是一身西装笔挺的,一看就知道刚刚从公司赶来。

 

谭宗明这个故意的讽刺,让李熏然一夕间脸红「说甚么呢!」把他刚才的感动还给他!

 

他还看见了凌远偷偷的笑了,哎呀妈呀,都想找个缝钻了。

 

 

凌远知道他不该再待了,他怕李熏然下次都不敢见他「谭总您和熏然聊吧,我还有事。」

 

谭宗明伸手跟凌远握了握手「真是麻烦您了!你辛苦了。」

「不会,我晚点再过来!」

 

「好。」

 

 

 

目送凌远离开。

 

谭宗明转了过来,拉开一旁的椅子,以一个大老板的姿态翘着腿坐下来,盯着李熏然看,李熏然最怕他这个样子,自小只要谭宗明不念他,一坐下来好好的看着他,他就知道有大事要发生了,跟当初他分化的时候一样。

 

「我们来说说你吧。」

 

「我?」李熏然瞪圆了眼睛。

 

「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的?」

 

李熏然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愿意啊?要不是看见客车翻覆,我么会匆忙地跑下车去!」

 

「谁跟你说这个?」

 

「啊?」不是在说伤势吗?

 

「我是问你,你知不知道我为了掩盖你的身分花了多少功夫?你到好,一见到心上人,都给抛去脑后了?」谭宗明不知道李熏然有没有被发现他是个omega,但是他能感觉到凌远是个强大的alpha,他还不知道李熏然会不会立刻投降。

 

没错,李熏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凌远。

 

除了谭宗明,他谁也没说。因为这件事情是发生在他分化时期不久后。

 

高中时期,他正式分化成了omega,实际上,现在在怀胎的时候,就已经能看的出来,未来这个孩子会分化成甚么了,可以以基因学概论下去验算,若是想在准确就抽管血,完全可以预测准确未来孩子的第二性别。

若是这些都没做,在出生的时候,医生也会取脐带血化验,可以知道孩子未来第二性别大约会在几岁分化完成,提早给父母及孩子做好准备,尤其是对omega跟alpha来说,他们必须学会abo的基本信息,信息素的释放跟控制以及收放和自我保护,这都要很早就开始学习及准备。

 

李熏然当然也知道,他从小就知道,自己未来可能会分化成一个omega,但是比这更早的,是他知道自己要当一个刑警。

 

自他有记忆以来,他就对父亲每天上班的那套制服很感兴趣,等他明白了警察这职业后,更是坚定不移地想要去当一个刑警。

 

可是这个社会就是这样,omega因为天生体质的关系,以及分化后每三个月会来一次的发情期,让他们不适合从事每天都需要体力或是大量运动的活。

 

李熏然这辈子不会忘记,分化后的第一次发情期,潮红,胀热,翻滚,感觉灵魂即将冲破身体,脑中一片空白,欲望得不到抒发,他不得不把自己锁在房里,才不会出门去找一个随便的人把他给上了。

 

他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这么无力,也明白为什么不让omega去从事危险的工作,因为那是一种不可抗力,连自己都无法掌握自己的感觉,太糟。

 

他不愿意屈服,直到上了警察大学前,他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并把这件事情告诉除了父母之外,唯一能聊天的谭宗明,和他一起长大的哥哥。

 

谭宗明和他不同,家财万贯又是个alpha,他最有理由搞到合法又不起怀疑的omega抑制剂,他跟谭宗明说他准备了要当刑警,他希望谭宗明帮助他,能给他最好的最强效的抑制剂,只要能让他度过这段跟一群alpha一起同宿的日子。

 

谭宗明不仅帮助他拿到最好的抑制剂,还帮他在个资上动用了关系,改成了beta未分化的选项。

 

李熏然也曾经厌恶自己,他痛恨自己是个omega,为什么性别不能选择?他又不是天生想有这项殊荣,他也想跟正常人一样,可是上天并不眷顾他。

 

他看过这么多歧视,这么多案件,即使已经颁布了ABO法案,还是有那么多不同的意见及声音,规定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难道没有人想到,他们也是不愿意的吗?

 

但是,直到他遇见凌远。

 

 他把乌云拨开的那一天。

 

要说他为什么会认识凌远,就必须说到他当时轰动一时的abo基因平权理念,凌远当时还是个小医生,但是他推行与研究abo基因的论文,让他一炮而红。

 

他的论文主张abo平权概念,提出基因排列组合,并不由一A一O为最佳完美配对,任何可孕体质,不论是男O或是女O或是女B,都能跟任何人生下各种性别。

这是完全无法选择并且是天生的,并不能以歧视眼光看待,因为他就跟第一性别一样,既然男女平权了,那ABO也该平权。

倡导怀孕一方不得先行得知孩子性别,以避免堕胎率增高,并指出O是这个世界上少有的珍贵人种,应该加强培育而不是完全灭绝。

 

并且认为ABO应该自行配对,不论是AO或是AB甚至是BB或是AA或者更是OB或都能够配对。

 

同时致力于研发隐藏信息素药剂及喷剂,为保护O的人身安全做考虑,也研究了对人体最低伤害的发情抑制剂,用来防身也不造成自身伤害,这样一来,任何工作、任何场合,都可以采用不同性别的人。

 

这个理念轰动了全国,而他也动身开始去各大学校及机关演讲,倡导。

直至今日他的倡导和论文在社会上,大大提升的abo社会的平等价值观念,他当初除了盰胆相关研究,也因为这篇论文得到了业界良好的声誉。

 

李熏然第一次听他演讲,就被他深深的吸引了。

 

他没有想过自己也有不厌恶自己性别的一天,凌远让他觉得他是如此的一般,他一点也不特殊,而这份不特殊,正是他心里最最希望的。 


凌远演讲完后就赶往下一个场地,他不会想到他改变了一个人的一生。


李熏然加倍的努力,他比任何一个人都努力,锻炼身体达到最佳素质,他打败了一个又一个Alpha,爬上了刑警大队副队长的位置。

 

「你不明白…他是特别的,他和一般人不一样…」李熏然沉浸在自己的沉思里。

 

「真是洗脑洗的够彻底。」谭宗明是不信他那套的。

 

没错,他不是歧视omega,他最好的竹马就是omega。但是

现在洗去标记跟离婚证书一样方便,避孕也很先进,信息素天生就是牵引AO的,为什么要抗拒自己的本能?偏偏他不理解李熏然那套不靠信息素驱使爱情,还被他碰上了一个跟他一样思想的凌远。

 

「你是想谈精神恋爱吗?凌远也是个Alpha,他又能保证他能贯彻自己的那套理论?」

在谭宗明看来,感觉对了就搭上,不行就分开,心灵交流在怎么完美,对他硬不起来都是白搭,那么AO天生就有让人硬起来的信息素,为什么不善加利用呢?对O也并没有吃亏啊。

 

他身边就有许多甜美的OMEAG来来去去,有男有女,性爱完美交往也完美,没有甚么好担心的。

 

「你是做了很多努力,但他知道吗?」

 

「我没有要让他知道的意思…我也…没那个想法…」

 

骗鬼吶!

 

 

谭宗明正在考虑该怎么跟他说,门外就被一阵敲门声给打断了,李熏然觉得自己的病房真是热闹。


「李熏然?」探头进来的是一个穿白袍的年轻男子。

 

猛一看跟李熏然还真有点像。

 

赵启平一看还有人在「不好意思,我以为没人。」

 

「没关系,自己人,跟你说过的谭宗明!」

 

谭宗明还在打量他,确实是,跟李熏然有点相似…

 

赵启平伸出手「原来是谭总,常听熏然说起,可一直没机会见面,幸会,我是赵启平,是这间医院的骨科医生。」他早听过这个跟他一起长大的哥了,有钱有情又有义,就是花心了点。

 

「谭宗明,久仰赵医生的大名了。」

 

赵启平探头看李熏然「不是说我坏话吧你小子。」果然,性格跟李熏然完全不同。

 

「天地良心,都是好话!」」

 

「那还差不多。」

 

不过回头过来审视谭宗明,恩...不错,一表人才,但纵衡情场多年的他还是一眼就看出来,谭总打量他的眼神,衣服底下完全是生禽猛兽。

他都还来不及开口,就见谭宗明抬起手,上面挂着Breguet Marine Royale的表,恩…还很有品味。

「说着都中午了,本来想带点东西给熏然,我看他也不方便吃,赵医生赏光吗?一起吃个饭?」


李熏然简直想翻白眼,谭宗明你个没节操的,现在连性别都不挑了。

 

 

「没问题,我刚好有空。」

 

而赵启平居然答应了?



tbc...

----------

 

在袖底已经连载了一段时间,接下来也会在这里连载,进度会很快的跟上!

是一个不同配对身分,每个人每天都会在你我之间发生的故事,很俗套,但是很真实。

如果你们喜欢请帮我点亮小红心好吗❤️能让我知道你们在看~

虎郎

功能说明

1. 独立查看“虎郎”发布在LOFTER的所有文章
2. 文章更新通知提醒
3. 归档方式查看
4. 方便的分享文章到微信、微博

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APP

本应用由UAPP生成,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UAPP支持LOFTER、网易博客、新浪博客、百度空间、QQ空间、blogbus、豆瓣日记、点点网、搜狐博客、网易摄影等生成个人应用。

了解更多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