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应用截图

以酒换心

以酒换心

 

【喻黄】谁动了我的泡面

关键词:泡面

 


黄少天完成了今天给自己定下的加练,摘下耳机呻吟了一声,伸了个懒腰,转了转手腕活动手指。不远处方锐似是察觉到这边动静看了过来,黄少天做了个夸张的口型,“走吗”,方锐比了个手势。

黄少天会意,两人默契地关了电脑,走的时候轻轻带上训练室的门。

走出了几步远两人才慢慢放大声音说话:“那个于文州真勤快啊……”

黄少天在心里默默纠正应该是“喻”,不过没有出声指出,只是“哼”了一声:“吊车尾的,还能怎么样?”

方锐没有反驳,在黄少天面前喻文州的事他不妄论,所以不评论。

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关系很奇怪,方锐本来觉得黄少天不喜欢喻文州——这在蓝雨只要不是个瞎子都能看出来——可是有的时候,方锐又觉得事实好像不是这样。

两人一路默默同行,直到快走到宿舍了,方锐突然犹豫着开口:“我好想吃麻辣烫啊。”

黄少天脸色立刻变了,一副知音难寻的激动神情:“你怎么知道我也想吃?”

两人相对笑起来,然而即刻又陷入苦恼。现在食堂早已关门,不管是出去打包带回还是叫外卖都赶不上门禁了,两人想了想,只能退而求其次,回宿舍看看还有什么能填肚子的。

 

方锐推门进宿舍看见郑轩正躺在床上看漫画,旁边放一包开了封的薯片。听见方锐开门的声音眼睛也没抬,只随口说了句:“回来了啊。”

嗯,方锐开始翻箱倒柜找吃的,过了一会儿问:“你现在吃的是不是最后一包薯片?”

郑轩这才舍得看了他一眼,含糊地说:“是吧。”

“靠,我饿死了。”

两人当室友这么长时间关系一直不错,很多东西都是一起去采购的,买零食回来吃的时候不太分彼此,大多时候都会分着吃,所以平常对这些不太在乎。

“你晚上不是吃得挺多的吗,”郑轩又转回看他的漫画,“我桌上好像还有两个蛋挞。”

“好兄弟!”

方锐屁颠屁颠带上蛋挞去微波炉加热,回来的时候黄少天和他一起进来。

郑轩看着黄少天拿着数袋零食和一桶泡面进来:“你们聚餐吗?太惨了吧。”

黄少天扬扬下巴:“斗地主,来不来。”

不来,郑轩翻出枕头下的耳机戴上,一时间只听得到自己喀嘣喀嘣吃薯片的声音。

 

黄少天拆开包装,僵住了,方锐见他此状也凑过来看,笑出了声:“你是不是昨天开了个双橙蛋把欧气都用光了?欧气守恒,我信了。”

方锐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他发誓,黄少天是他见过的第一个泡面没有调料包的人。

黄少天的脸色尤其精彩,又气又笑又悲又恼,方锐接着说:“要不你去拜拜锦鲤大王吧,说不定……你把非气用掉了之后会特别欧呢?”

说到锦鲤黄少天就想起喻文州来了,想到喻文州就想到喻文州的泡面。黄少天沉吟半晌,问:“你说,我现在去把喻文州的泡面拿来,他发现后会不会打我?”

方锐敛了笑认真思考起来:“你知道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吗?”

黄少天好像根本没听他在说什么,自顾自地接着说:“我现在回宿舍,如果喻文州在,我没话说,如果喻文州不在,天予弗取必受其咎,那就是fate。”

黄少天低低自言自语完这些,出了门。

方锐惊觉黄少天的文化水平猛然高涨,无言以为。

 

没一会儿黄少天又严肃着脸进来了,方锐见他这副样子就知道他又要来事:“怎么了?于文州回来了?”

黄少天一把把手上的袋装泡面扔给方锐,面无表情地说:“之前有一次我有点不爽,顺手就捏了捏……”

方锐拿在手里手感非常直观:“少天,于文州真的没有打过你吗?他晚上趁你睡着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过弄死你呢?”

“……”黄少天顿了半天,说,“不是‘于’,是‘喻’。”

方锐过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喻文州。少天你老实说,上次那次是不是喻文州真的打你了,你不要害怕,看在我俩朋友一场我是不会帮喻文州给你补上几拳的。”

 

“上次那次”自然指的是蓝雨轰动一时众人皆知足以载入未来正副队双核黑历史的“厕所打架”事件。

众所周知,黄少天不喜欢喻文州,这从黄少天平日言行举止可以很直观地看出来。虽然一直是黄少天单方面的挑衅,但在凭实力说话的环境下没有人敢对黄少天说一个“不”字,而喻文州从未跟他争过。

且不说魏琛简直把黄少天当亲传弟子培养的亲热劲,黄少天不论是手速还是意识操作在整个青训营无人可敌,甚至和出道的前辈也有一战之力。

但喻文州和黄少天偏偏是室友。

大家都想,黄少天得多憋屈啊,不顺眼的人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得多气啊。大家又想,喻文州得多憋屈啊,手速放在那里刚不过黄少天,惹不起还真的躲不起,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得多气啊。

终于,二人种种矛盾在喻文州连续三败魏琛而后者之后黯然退役后彻底爆发。

当时正是午休时间,在训练室附近的厕所,没有一个目击者,大家对现场也只能做一个猜测。

当天下午喻文州替黄少天请了个假,自己也神情怏怏,倒是没看出有什么外伤,但黄少天受伤的消息很快传遍了训练营,调动起大家的八卦之心。

据不知名人士透露,当天他在楼梯间听见从厕所方向传来一声闷棍声,听得牙都酸了,可惜当时赶着去食堂吃饭,没能去察看一番。没过多久,训练营每个人都心照不宣:喻文州终于把黄少天暴揍了一顿。

一时间大快人心,大家了悟:看吧,太嚣张是真的会被人打的,管你是谁。

 

大家这些心理活动黄少天自然是不知道的。

他那段时间确实很矛盾,一方面喻文州确实用才能证明了自己,只认实力的他心服口服,但是他偏偏以这种形式赢下比赛,黄少天和魏琛的知遇之恩、师徒情谊根本不能接受这个结果,哪怕他以更温和的手段……但黄少天也知道,喻文州没有别的机会了。

每次考核堪堪以压线的成绩留下来,喻文州要是再不抓住机会,就真的来不及了。

魏琛是他最好的机会。

完美继承蓝雨风格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比谁都明白这一点。

理性让他重新审视喻文州,但感情又让他止不住对喻文州埋怨。魏琛不告而别后黄少天越想越难过,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睛。

他在洗手台洗了把脸,根本分不清留在脸上的是水是泪。黄少天还在对着镜子慢慢酝酿感情,这时喻文州走了进来。

喻文州透过镜子看见黄少天直射过来的目光,一瞬就明了了,知道自己来得不是时候,站在了原地,纠结自己是假装没看见还是径直离开。

黄少天深吸了几口气,止不住地颤了颤。他转过身朝喻文州走去,一句“为什么”还没问出口,哪知脚底下一个打滑,直直往前摔了过去。

喻文州下意识地伸手想扶住他,谁知道黄少天来势汹汹,直接把喻文州带倒在地。喻文州带着一个人的重量摔下,只觉得背和后脑一阵钝痛,黄少天的头砸在他的下巴,骨头撞上骨头的痛感非常真实地反馈给两人。

 

黄少天只觉得天旋地转,过了会儿才回过神来,刚才什么情绪都没了。喻文州的手还维持着虚搂着他的姿势,黄少天意识到自己还压在别人身上,猛地一起身——

喻文州“你慢点”三个字也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听见一阵惊心动魄的撞击声——黄少天的后脑狠狠地撞上了洗手台。

喻文州不忍心看,那一瞬甚至闭上了眼睛。黄少天则是被撞得一晕,眼泪都出来了,又趴回喻文州身上,手捂上了后脑。

喻文州觉得自己身上的疼也不算什么了,手僵了僵,先是缓慢地落下,试探地拍了拍他的背,随后慢慢地覆上了他的手试图给他揉揉。

黄少天这一哭就止不住了,疼痛带着情绪纷纷涌上喉咙,趴在喻文州颈侧时不时重重地吸吸鼻子。

喻文州的右腿被他压得有些麻,但他的大部分感觉都在脖颈。黄少天颤抖的气息喷在他的身上,头发在他的下巴处磨蹭,脖子有水滴滑过,靠近肩膀的领口那里很快湿了一片。

不知过了多久,黄少天放下了一直举着已经开始发酸的手,疼痛混杂着些许眩晕让他接着赖在喻文州身上。喻文州一手轻拍他的背,一手在他伤处附近轻揉。

等黄少天的情绪终于平复下来,准备撑起身,喻文州见状赶紧双手护住他的后脑担心黄少天又要冲动。黄少天察觉到喻文州的动作,眨了眨眼睛,残留在睫毛上的泪珠滴在了喻文州嘴角。黄少天又吸了下鼻子,往旁边挪了挪,这才慢慢直起身,抹了把眼泪。

喻文州好像松了口气,手收了回来,仍旧躺在原地不动。

黄少天发现他的异常,带着浓重的鼻音,心虚地问:“你怎么了?”

“腿麻了。”

两人一人坐着一人躺着,互相对视了一会儿,喻文州坐起来,想要拉黄少天起来:“你没事吧?”

黄少天反正丢人丢到家已经自暴自弃了,顿了一下,说:“我脚好像崴着了。”

喻文州皱眉去看他的脚踝,发现果然肿了一圈,他不敢去碰,只是问:“还能走吗?”

能,黄少天点头,握住喻文州伸来的手,借力站起了身,结果一个踉跄双手本能地抓住了喻文州的双臂,喻文州也抬起手来扶住了他。

黄少天刚想走一步才发现脚踝不比后脑伤势轻多少,何况头现在还有点晕。喻文州眉头皱得更深:“……要不我背你吧。”

黄少天眼角还泛着红,现在情绪起来脸又红了,支支吾吾地说:“不用了,我可以慢慢走回去。”

喻文州当然不信,还是慢慢松开了黄少天,见他忍痛迈了两步,又说:“我背你吧。”

黄少天完全放弃了,他趴在喻文州的肩膀上,想,要是你让我咬一口我就原谅你了。

 

黄少天当然不可能咬上去。

喻文州立刻送他去看了队医,又背他回宿舍,下午帮他请了假。黄少天晕晕乎乎地看喻文州忙上忙下,头还在发晕,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睡了一下午。

等他醒来喻文州已经给他打好了晚饭,连他喜欢吃什么都知道。黄少天突然觉得非常不好意思,小声地说了句谢谢,声音微不可闻。喻文州笑着回,不客气。

平常这时候喻文州都在训练室自己做练习,今天却留在了宿舍不知道在看什么笔记,一注意黄少天有什么动作就立即来问有什么事,端茶递水,实在周全。

黄少天什么都问不出口也说不出来,没了脾气,只能玩手机打发时间,偶尔偷看一眼喻文州。

看着看着黄少天就明目张胆了起来,他突然出声,不是“吊车尾的”,而是一本正经地叫了一下他的名字:“喻文州。”

喻文州以为他又有什么事,放下手中写写画画的笔,关切地看过来:“怎么了?”

黄少天被这么一看又失了语,翻了个身,闷闷地说:“没事。”

第二天等伤处大约止了血,除了热敷,喻文州谨遵医嘱开始每天为黄少天按揉伤处。

黄少天起初想挣扎,可是碰到伤处疼的是自己,也老实了,看了一会儿喻文州的手,得出喻文州的手真好看的结论后,开始不着边际地和他说一些话。

喻文州低垂着眼,时不时应几声,过一会儿小心地把黄少天的脚放下,拿来热毛巾敷上。

 

等黄少天重又出现在训练室,黄少天被喻文州暴揍的流言已经传得人尽皆知。更何况黄少天在外人面前对喻文州仍是一副冷脸——他只是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表情怎么面对喻文州。而喻文州也一副“他强任他强,清风过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的不悲不喜心态,仿佛无事发生过。

怎么可能。

作为少数知道黄少天真的没有被打却不知细节的方锐郑轩都不信。

只是二人都没有解释,而后方世镜又有意把他当队长培养的趋势,这件事也慢慢淡了下去。

 

这次方锐提到了这个,黄少天想起当天的尴尬,大约把从进训练营开始到未来退役所有的脸都丢光了的自己,脸又红了。

方锐以为黄少天是被气的,赶紧安抚:“别气别气,我开玩笑的。”

黄少天没有看他,方锐接着说:“不是我说啊,少天,你和喻文州呢,你们这关系,我觉得你们还是好好谈谈吧,等你们以后出道了不可能还像现在这样。至于我吧、呼啸那边的邀请我也想清楚了,下个星期我就要给林敬言答复了……”

黄少天知道这事,方锐也跟方世镜谈过。方锐纠结了很久,终于下定了决心。

一阵敲门声打断两人没有说出口的话,方锐打开门,喻文州带着微笑有礼貌地问:“请问少天在吗?”

方锐的第一反应当然是黄少天被发现了,但小霸王如黄少天怎么可能怕区区一个喻文州,可方锐又担心喻文州真的忍不住会暴打黄少天,正想帮黄少天解释一下,后面的黄少天招了一下手,走了过来。

方锐默默退开至一个安全距离,听见门口喻文州的声音:“我之前帮你留了双皮奶,还有杯布丁……”

“???”

方锐还在消化,黄少天就风风火火带着他刚拿进来不久的那一堆零食以及自己给的一个蛋挞出了宿舍,黄少天潇洒地一摆手:“两包泡面都送你了!我走了,不用送了。”语毕还非常贴心地帮方锐关上了门。

方锐听见门外渐行渐远的黄少天的声音:“文州你吃蛋挞吗?我们分呗,我跟你说郑轩买的这家蛋挞可好吃了……”

 

郑轩听见关门声摘下了一只耳机,看徒留原地的方锐:“黄少就走了?”

方锐“嗯”了一声,郑轩嘀咕,“到底来干嘛的啊”,说着又戴回耳机继续吃着薯片美滋滋地看起了漫画。


Fin

以酒换心

功能说明

1. 独立查看“以酒换心”发布在LOFTER的所有文章
2. 文章更新通知提醒
3. 归档方式查看
4. 方便的分享文章到微信、微博

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APP

本应用由UAPP生成,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UAPP支持LOFTER、网易博客、新浪博客、百度空间、QQ空间、blogbus、豆瓣日记、点点网、搜狐博客、网易摄影等生成个人应用。

了解更多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