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修罗地狱

yunwupiaomiao.lofter.com|个人应用 for Android

共123篇文章,3258人喜欢

应用截图

修罗地狱

修罗地狱

 

【我的英雄学院/爆轰】轰家的龙先生

*看了《小林家的龙女仆》之后冒出来的脑洞,不过我只看了两集,有部分情节借鉴了第一集的内容
*是尝试沙雕结果失败了的产物,其实还没有讲完故事
*对话超多

01

现代社会最先进的东西是什么?是科技。

科学引领人类社会的进步,曾经的异想天开是如今的日常,只要人类仍在发展,就没有科学解决不了的问题。

而对于轰焦冻而言,面前的存在却是科学无法证明的假想生物,他并不经常看些奇幻类的书籍或者电影,他也确定自己并没有被工作逼出臆想症,他只是难得起晚了想赶去上班,结果一打开门就看见一个巨大的脑袋搁在走廊的矮墙上。

轰焦冻完全愣住了,只见那只生物眨了眨眼,它的瞳孔是属于野兽的菱状,巨大的眼珠充斥了极具破坏性的猩红色,利刃也无法割破的皮肤上被白色的鳞片所覆盖,在阳光下发出烁烁的光泽,尖锐的牙齿拥有撕裂一切的强大力量。眼前的景象十分不真实,轰甚至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他捏了捏自己的脸,力道不大,却足够让他意识到自己是在现实中。

龙。他的大脑自动为他将眼前的生物赋予了身份。

也许是见他的反应太过平淡,龙眼中闪过一丝无趣的情绪,随口张开了嘴,一声巨吼从柔软的口腔中喷薄而出,如狂风般剧烈的口气吹乱了轰特意打理好的头发,西装领带也被吹到了肩上,轰平淡的表情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龙发出了窃笑般的声音。

“你……”轰无语地看着龙。

龙扬起它的下颚,一个红色的魔法阵浮现在它与轰之间,接着一道黄色的光芒将龙的身体包围住,黄色光球轻轻落在轰的面前,散去之后是一个与轰差不多高的男人站在那里,与龙一样猩红色的眼睛,米黄色的头发看上去很扎人,未被衣服遮挡住的手臂上有着结实的肌肉。男人抬起他的下巴,颇有些不耐烦地说着:“喂,要在门口站在什么时候,我大老远飞过来都渴死了,快让我进去。”

“啊,请进。”在常识抵达大脑之前,作为社会人的本能先一步使轰做出了行动,他侧过身子的同时男人也毫不客气地大踏步进了房间,还很有礼貌地脱了鞋子找出一双拖鞋才踩到地板上。

轰踌躇了一会,才轻轻合上门重新回到家里。

男人左右打量着轰的房子,这间单身公寓的客厅只有二十平米大,小小的空间却因为轰生活的单调而显得十分空旷,厨房沿着墙角占据了一小块,剩下的就是一张孤零零的圆桌和搁着电视的柜子,不免让人觉得这人的生活是有多么无趣。

轰走进厨房拿出一个干净的新杯子倒了点温水,递给盘腿坐在圆桌前的男人面前,他这才仔细地打量起男人的脸,说实在话还挺好看,是走在街上会引来人们频繁回头的好看程度,接着他想起了那龙脑袋,后知后觉地问:“你是刚刚那条龙?”

“你眼睛又没瞎,老子就在你面前变的身还看不出来吗?”

“不,毕竟我也是第一次碰见这种事,龙真的能变身啊?”轰仍然有些不确定。

男人盯着他看了几眼,随后伸出手掌放到轰的面前,噼噼啪啪的小火花在他的手上炸成一簇簇的,轰有点被吓到了,不自觉地发出一声‘哦’。

男人因为他的反应哼哼地笑了,与龙的窃笑声几乎一模一样,轰这才相信他的确是那条龙。

“那龙先生为什么来我家?”而且如此冠冕堂皇。

男人突然扭捏起来,具体表现为捏着杯子的手猛滴一抖,表情扭曲得像是谁欠了他八辈子债似的,良久,他才从喉咙里硬生生憋出两个字:“报恩。”

“不好意思?”轰没有听清。

男人抬高力量一吼:“所以说!我是来报你这个半边混蛋的恩情啊!!”

“哦。”轰点了点头,“不用了。”

“啊!??你这半边混蛋再说一次!??”

“我说不用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轰木讷地说,“经常有人说想回报我什么,但帮助别人只是我顺手而已,并不是什么特别需要来报答的事情。”

男人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语气中带着难以置信:“我他妈都没有说你帮了我什么你怎么就能这么肯定这是一件不需要报答的事?”

“因为我也并不是很需要。”轰接着说,“而且我也不记得有帮助过龙,你那么好看,我不应该会忘记,但是我也不觉得你在说谎,所以我想应该是很重要的事情吧。”他看向男人的眼睛,“抱歉让你白跑一趟,你有这份心情就已经足够了。”

男人被他说得哑口无言,掌心中又噼噼啪啪地亮起几簇火花,他很明显是情绪不佳,却又因为恩情的缘故不好发作,只能耐着性子好言劝说:“我可以帮你干家务,你不在的时候还能帮你看着这间小破屋,你的厨房一看就是没有动过,我会做料理。”

“会做荞麦面吗?”

男人并没有见过荞麦面,但还是说:“你想吃我就做。”

“那好吧。”

答应得这么快!?男人惊讶了一下,也不知道荞麦面是什么神物,能够让轰焦冻一下子就缴械投降。

轰揉了揉脑袋,他正苦恼着公寓附近的荞麦面店关门了该怎么办,他不会做饭,外卖虽然不失为一个办法,但在送来的过程中导致味道变了什么的是绝对不能允许的。既然眼前就有一个能帮自己做芥麦面的人(龙),那不妨接受一下试试看?

轰焦冻,一个可以为了荞麦面舍弃原则的男人,今后会体会到他做的这个决定将会如何影响他的一生。

但是首先,眼前就有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轰惊恐地看着时钟上的时间离上班签到的点越来越近,慌忙一把抓住了男人的手掌,他无暇顾及比自己手心高上许多的温度,眼前只在乎一个问题:“你会飞吗?!”

“你问的问题真的是我见过的前所未有最白痴的一个!!”

两分钟之后,轰焦冻抓着龙的鳞片拼命让自己不被吹跑,他是第一次驭龙飞行,想也知道这是一般人不可能会有的体验,自然也不可能知道如何让自己在龙背上自然地呆着。风刮得他脸疼,想到那些乘在龙背上的骑士们一个个都是穿戴着铠甲,而他是一身毫无防风作用的单薄西装,就有些不满。

“你不能飞得慢一点吗——”

“老子这是正常速度!!肯让你骑在我背上就应该感恩戴德了!!”

“可说要报恩的不是你吗?”

龙不做声了,轰看到龙的躯体边缘亮起一层虚幻的光芒,风从耳边消失了,飞速倒退的云层与缓慢移动的建筑证明他们仍在在飞行的状态中,察觉到是因为那光的影响,轰不由得笑了。

“对了,我还没有问过你的名字。”轰也不着急快要迟到的事,趴在龙背上慢悠悠地说着,“我叫轰焦冻。”

“我早就知道你叫啥了!!”龙急速上升至更高的云层,又倏尔侧过身从云彩中划过,有力的翅膀拍打着空气载着轰飞向更远的天际,“这次给我记清楚了,我叫爆豪,爆豪胜己,是世界上最强的龙!”

爆豪啊。

轰在心里默默念着龙的名字,他抚摸着龙的鳞片,突然发现自己误会了一件事。

龙的鳞片并非是纯净的白色,因为那颜色太浅了,被阳光一照就几乎分辨不出本来的颜色。现在离得近了,自然也就能够发现,那是和爆豪变为人型时的发色相同颜色,是和阳光一样灿烂的黄色。

好看得炫目。

02

作为同科学不相容的假想生物种之一的龙,爆豪胜己非常不明白轰焦冻在自己来之前是如何照顾自己的。他对人类的理解停留在弱小而不自知,对轰焦冻的理解上又增添了一条不可理喻。

自从爆豪为了轰做了龙生的第一次荞麦面之后,轰就每天都不断重复着想吃荞麦面这句话,眼睛闪亮亮得不容拒绝,但爆豪还是在纵容了他几天之后开始为他做一些正常人类家里会进食的料理,轰脸上虽写满了失望但还是好好吃完了,接着又开始做复读机。

爆豪胜己估摸轰焦冻对荞麦面的执着就约等同于部分龙对黄金和女人的执着了,鉴于是因为这玩意才让轰一下子就答应了他的报恩,他也不好让轰完全把它戒掉,只能尽量让他少吃,毕竟不管怎么说这是维系他们这段关系的筹码。

轰的工作不算忙,基本是准点上班准时回家,除去他们第一天见面时的乌龙就再也没让爆豪送他去公司过。虽然有魔法能够掩盖爆豪的身体,但是轰又不可能凭空出现在街上,所以被同事撞见了背着包从天台上下来之后这项报恩任务也就不了了之,解释起来太麻烦,轰也想尽量减少他人对自己的关注。

那天之后轰又仔细回忆了一番,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帮助过爆豪,又是什么时候见到的龙,他对了一下自己的行程,并没有发现和记忆对不上的地方。他跑去问了爆豪,结果被龙以“你不是说不在意自己做过什么帮助别人的事吗”为理由反将了轰一军,从此他记住了爆豪是一条很记仇的龙。

爆豪来了之后轰就基本等同于一个废人了,一个人的时候他偶尔还会自己做做家务,如今多了一个伪田螺姑娘帮他,除了忙工作他就是躺在房间床上放空,窗外阳光无限好,像极了爆豪身上漂亮的鳞片,每次想着想着就不小心睡过去,一直到爆豪做好晚餐来叫他起床才惊觉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轰觉得这样不行,于是在某天的午休时间把这事打了个码和自己同事兼友人讲了讲,友人颇有些无奈地戳了戳自己绿色的卷发,有些迟疑地问:“轰君确定这不是在讲女朋友吗?”

“为什么会这么想?”

“因为会帮你做家务,在家等你回来还为你准备料理,单单只是报恩的话能够坚持这么久吗?作为一个男人来讲的话。”

“他是比较认真的类型,我想应该是将这件事很严肃地在看待吧。”

“那轰君的意思是?”

“我想知道应该怎么委婉地和他说希望他能够休息一下这件事。”轰一字一顿地说,“虽然我不知道他在我不在家的时候都做些什么,但我在家的情况就没有见过他出门,除了要去买东西以外。”

“啊,轰君是担心因为报恩的原因反而勉强了对方对吧?”

“……差不多吧。”

“嗯,不过轰君朋友和我的发小有点像啊。”友人苦笑道,“情况我算是了解了,那不如轰君自己去邀请对方如何?”

“我吗?”

“因为轰君是他的报恩对象吧?那么他应该不会拒绝你的邀请才对。”友人说着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原来如此,谢谢你了,绿谷。”轰恍然大悟。

绿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似是不经意般提起一般:“但是报恩的话,总有一天会结束的吧?”

轰愣了一下,还没有回味过来所谓的结束是什么意思,木讷地咬住吸管喝了几口饮料,心中突然生出几分苦楚,他点了点头,用没有带有任何感情的声音回道:“也许吧。”

03

休息日,爆豪一大早就完成了家务,揣上钱包正打算出门的时候就被轰叫住了,他困惑地看向自己的‘恩人’,立在原地看着红白发色的男人状似不安地捏着手指,异色的瞳孔一会放在爆豪身上一会又放到地上,一起住了这么多天,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种样子。爆豪觉得有些新鲜,也不催促,就看着轰自己纠结。

“我、我们今天一起出去怎么样?”

“出去干嘛?”

“……促进感情?”轰不太确定地咬着字眼,“我觉得我不太了解爆豪,所以希望爆豪能和我多说一点自己的事。”

“那种事在家说不也一样吗?”

“在家不行,一不留神就会爆豪你带着跑了,”轰摇了摇头,坚定地说,“在外边的话我就能够有精神听你说了。”

“那很不巧啊,我一点都不想和你说我的事。”爆豪看见轰的脑袋迅速低落地垂了下去,“但是一起出去还是可以的,正好带你这个家里蹲熟悉一下。”

“我不是家里蹲,我有好好上班。”

“啊是吗!那是谁在休息日连门都不出一个的!”爆豪翻了个白眼,“动作快点,我现在还没有改变主意!”说着他看见轰慌张地跑进卫生间不知道做了什么,出来还是原来那个样,除了头发稍微整齐了点,身上还是那套运动卫衣动都没动,爆豪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你他妈是打算穿着这身和我出门吗!”

轰歪了歪头:“不行吗?”

“很明显不行吧!你作为一个人类就不能有点社会常识吗!”

“被爆豪这么说有点心情微妙。”

“世界第一强的龙肯为你指点你就应该傻笑了,真搞不懂你小子是怎么长成这副面瘫脸的。”

“爆豪也好不到哪去。”

“比你好多了!!想打架吗半边混蛋!!”

轰溜回房间去换了件衣服,爆豪打量了一会觉得还行,这才扬起一个得意的笑拍了拍轰的脑袋说:“这不就人模人样了嘛。”

轰面无表情地看了看爆豪穿的衣服,突然发觉他好像从来没有换过衣服,便疑问道:“龙变身直接就能变出衣服吗?”

“啊?噢,这是我的鳞片变的。”爆豪扯了扯自己的黑色T恤,轰伸手上去摸了摸,确实手感和一般的布料不太一样,与那日抚摸到的鳞片是一样的,非常地柔软和细腻,他不自觉地靠近了些又搓了几下,尔后轰感觉耳边似乎吹过一股有些炙热的气息,他抬起头,一双猩红的眼睛直接撞进了他的视野里,离得近了,他才发现爆豪的瞳孔也是菱状的,虹膜中似是有火焰燃烧,有什么含蓄的情感在其中闪动着流光,这是一双野兽的眼睛,又或者是……

“喂,摸够没有?”爆豪抓着轰的肩膀推了推,两人这才恢复到安全距离,轰捏了捏自己被迫松开的手指,还有些意犹未尽。

“抱歉。”轰也不知道自己在道歉什么,他看向爆豪已经撇到一边的脸,突然觉得有点热。

虽然过程发生了种种,两人一起出门的目的好歹还是在之后实现了。

轰搬来这个公寓住的时间其实也就几个月,对附近的熟悉程度也只到不会迷路的程度,毕竟他只要知道车站和便利店在哪里就足够了,所以与其说这是他带着爆豪出去休息散心,还不如反过来说更能够形容这个状况。

爆豪走路的姿势特别嚣张,轰曾经针对他的脸给出的评价是走在路上会被频频回头,的确有不少路人时不时就往他们这边看,但大多数都是因为爆豪散发出的气场实在太可怕,而不是因为他有一张好看的脸。

真浪费啊。轰不免有些无趣地想着。

“怎么会有人邀请别人出去结果连去哪都不知道的,你果然是在小瞧我吧??”爆豪说生气也不能算是真的生气,但是轰那张写满了无欲无求的脸实在是让人没有办法以正常心态来看待。

“抱歉,我虽然有考虑很多,但是说到龙会喜欢的地方,一般来说是城堡或者洞穴吧?只有一天的时间没有办法带你去那么远。”

“谁说过喜欢城堡还是洞穴了!?不要用一些杂鱼龙的标准来对我啊!!”

“这么说自己的伙伴不好啊。”

“谁和那些家伙是伙伴。”爆豪咬牙切齿,“一个个都弱得要死还要蹭过来,真是烦死了。”

轰想你的表情可不是这么一回事啊。

“你刚刚在心里小瞧我了吧?”

“我没有。”

“算了,我也不指望能从你嘴里听到什么好听的话。”

“真失礼啊,好听的话我还是会说的。”

“啊是吗——”爆豪满脸写着不相信,却直起了身板端正了走路姿势。

“爆豪明明是要对我报恩的吧?这个态度真的好吗?”

“对你这个笨蛋温柔没有意义。”

“说别人是笨蛋的家伙才是笨蛋吧,这么说爆豪也是笨蛋了。”

“想打架吗!!”

“而且啊,”轰捏紧了背包带,“爆豪来我家这么久了,感觉还一次都没有叫过我名字,我应该已经自我介绍过了吧。”

“我也说我知道了,我不做没有意义的事。”

“叫我的名字是没意义的事吗?”轰有些不高兴。

“……才不是啊。”爆豪心虚地加快了脚步,“你就理解成还没有到时候就是了。”

轰眨了眨眼,他对龙并不了解,同理对爆豪也不了解,他只是想多知道一些他的事情,却好像总是不知不觉让爆豪感到困扰。他思考了一会,没注意到自己竟然就在大街上停下了脚步,走在前头的爆豪走出几步之后才注意到他没有跟上来,困惑地回头看轰。

人群之中独自站立的男人一脸迷茫,红与白各自参半的发色令他备受瞩目,左脸上一块烧伤的痕迹并没有办法掩饰他自身的魅力,他眨了眨眼,一边如火焰燃尽后的黑,一边如湖水冻住后的绿。他那么独特,怎么可能会有人意识不到?

轰张了张嘴,在人生鼎沸的大街上,他们相隔数米,龙敏锐的听觉让爆豪没有错听过一个词,轰问:“爆豪为什么要对我报恩呢?”

时间仿若倒退回十多年前,爆豪听见那个少年说:“你为什么要走呢?”

04

“我想我失败了,绿谷。”

“诶诶?是说邀请作战失败了吗?”

“不是。”

“那轰君是说?”

“我觉得我失恋了。”

“……………………诶!???”

绿谷慌忙捂住自己的嘴,对周围投射过来的怨念视线接连道了几个歉,又抓着水杯颤抖着连灌了几口之后才让自己强行冷静下来消化友人的话。

“失恋是说,轰君对那位的?”

“嗯。”轰点了点头。

绿谷左右看了看,搬着椅子往轰身边挪了几步,小心翼翼地问:“我能问一下是什么让轰君你得出这个结论的吗?”

“因为他报恩结束就会离开了。”

“……就这样?”

轰一脸‘还有可能是其他理由吗’的表情,绿谷放心地吐了口气,“那个啊,只是这样还构不成失恋的理由吧,我想。”

“但我觉得他不喜欢我。”

“有人会对不喜欢的对象报恩吗?啊不是不是,我是说,既然能够主动来报恩,应该不会是不喜欢吧。”

“他都不叫我名字,每天都是半边混蛋。”

“这么凶吗,我发小也是整天叫我臭久。”绿谷为难地笑了笑,“不过已经有段时间没见过他了……啊抱歉我偏题了,轰君没有试过告白吗?”

“我有啊。”

“嗯??”

“我一直有在夸他好看。”轰理直气壮地说,“别人我都没夸过。”

“我想一般人都不会觉得这样是告白哦轰君。”绿谷一本正经地说。

轰真的困惑了,他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身边也没有什么值得参考的例子,而且爆豪又不是人类,用对人类的方法对他应该是行不通的吧。

“那该怎么做?”

“首先是确认对方对你的感觉。”

“我觉得他不喜欢我。”

“怎么又绕回这里了,所以说不要用轰君你自己的主观来判断啦,要客观,客观地看他对你和对别人有什么不一样的。”

轰想了一下,“他对别人挺好,对我很凶。”

绿谷不放心地追问了一下:“参考对象是?”

“商店街的老板们。”

“完全没有参考价值啊!!”

轰又想了想,苦恼地说:“可我又没有见过他的朋友们,虽然知道有,但好像现在都在很远的地方。”

“诶?完全没有联络吗?”

“他讲的话我都听不懂。”

“听不懂,啊,是地方方言吧?”

“算是?”

没想到在最开始的阶段就失败了,绿谷感到了一丝挫败感,他想了想,决定还是去求助那个人好了。

“抱歉,轰君,我先去打个电话,回来再和你聊好吗?”

“没关系。”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介意,绿谷这才拿着手机离开座位上。

05

绿色的魔法阵在手机屏幕上铺开,绿谷耐心地等待了一分钟才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接通的声音,一声怒吼贯穿几欲贯穿耳膜,如果不是他事先在周围施展了屏蔽魔法,这个音量怕是会被整栋楼的人都听了去,那样可就麻烦大了。

绿谷揉了揉耳朵,有点小责备地说:“也不用特地用原型吧小胜。”

“吵死了书呆子!!你最好是有要紧事找我不然我揍飞你!!!”

“好过分!我们明明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过了,我可是一直都有在担心你啊,而且听伯母说你到这边的世界了,没有问题吗?”

“你以为你是在跟谁说话啊!那个老太婆怎么什么事都到处讲!!”

“伯母也是担心你啊。”绿谷很无奈了,爆豪胜己的暴脾气他从小体会到大,不过没有任何改变这点还是让他稍微安心了点,“小胜来这边的原因是去找那个人吗?”

电话那头安静了,绿谷知道对方是被自己说中了又不愿意承认,不由得笑了笑。

“笑屁啊书呆子。”

“不是,只是觉得不愧是小胜啊,”绿谷继续笑着,“大家都觉得小胜不可能坚持那么久,结果你还是顺利到这边来了。”

“你想说的就这些吗?无聊。”爆豪的声音有些不耐烦,“我会是最强的龙,我想做什么都由我自己决定,我想要的东西别人也休想用手碰一下。”

“嗯嗯是是是。”

“你小子是在敷衍我吧!!”

“我没有。”绿谷说,“啊对了,小胜啊,如果说被报恩的一方喜欢上了报恩的一方该怎么办?我的朋友最近很苦恼这个。”

“恋爱问题也来问我你是不是有毛病,你朋友的事关老子屁事。”

“只是觉得情况和小胜你的有点像啊!只不过可能是反过来的……”

“什……”爆豪似乎是呛住了,“谁、谁会喜欢那个半边混蛋啊!!挂了!!”

“诶诶,小胜??”绿谷感受到魔力被单方面地切断了,只能无奈地收回手机掐着自己的下巴思考了起来,半边混蛋是这么常见的绰号吗?

安静吃面的轰焦冻打了一个喷嚏。

06

后来弄清楚了整个事情经过的绿谷在梳理了一遍人物关系之后感叹,世界是真的很小。他语重心长地拍了拍轰的肩膀说,一切顺其自然就好,轰不明白友人为什么突然一副什么都看开了的样子,心里隐隐觉得对方看自己的眼神中突然多了点,关怀。不是很正常。

绿谷又提议说也许可以尝试两个人一起做事来增进一下感情,轰接受了,当晚回到家看到桌上摆着的荞麦面,增进感情啊正确的告白方式什么的全都忘完了。

爆豪别扭地坐在一边看着轰幸福地嗦着面条的样子,想着就这样慢慢来就好了。

在半边混蛋想起他们的事情之前他才不会先告白。

绝对不会!你们都等着瞧好了!

END or TBC(?)

修罗有话说:是一篇爽文,想到啥就写啥了所以没啥逻辑,可能会有后续也可能没有,说不定我补完动画就能憋出来了也说不定。感谢各位的观看~

顺便提问:龙的唧唧有几根

溜了溜了.jpg

修罗地狱

功能说明

1. 独立查看“修罗地狱”发布在LOFTER的所有文章
2. 文章更新通知提醒
3. 归档方式查看
4. 方便的分享文章到微信、微博

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APP

本应用由UAPP生成,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UAPP支持LOFTER、网易博客、新浪博客、百度空间、QQ空间、blogbus、豆瓣日记、点点网、搜狐博客、网易摄影等生成个人应用。

了解更多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