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公白飛飛飛 公白飛飛飛 的喜欢 combeferreeeeeee.lofter.com
猝死人

大概是某个宠物又roll了2点的非狗光呆出门必做的一件事

大概是某个宠物又roll了2点的非狗光呆出门必做的一件事

千秋律Chiaki Ritsu🦊

悟了,没产坂桂或许主要是因为不会画坂本桑...在下笔勾线的那一瞬间就会明白...*痛苦*

悟了,没产坂桂或许主要是因为不会画坂本桑...在下笔勾线的那一瞬间就会明白...*痛苦*

明朝无酒

【西陆】望江楼

一篇生贺,非典型西陆,原创人物🈶


江南风物,柔而有锋,媚而不俗。其中尤以三月为好,晴空洗碧,软风醉燕,一望烟柳画桥,俱是朗润殊明。

江南景好,美酒佳人更好。春阳初暖,午后林亭花下,薄汗沾了脂粉,试比花香,尚多三分鲜活生气。不见美人笑靥,却闻轻歌巧笑穿花而来,更胜娇莺。以此情致佐酒,便可将半生醉死在江南春色里。

望江楼邻水而建,三层楼阁轩敞,丝竹歌乐终日萦萦。往来皆知,望江楼有三样宝贝,一为杏花天,二为白雪脍,三为软云腰。如今,这三样却都让一人消受了。

陆小凤倚着水云青的缎面靠枕,握着天青釉的酒杯,杯中杏花春酒碧色莹莹。身边绿檀矮几上端放一只青玉盘,盘中一团冰屑,冰...

一篇生贺,非典型西陆,原创人物🈶






江南风物,柔而有锋,媚而不俗。其中尤以三月为好,晴空洗碧,软风醉燕,一望烟柳画桥,俱是朗润殊明。

江南景好,美酒佳人更好。春阳初暖,午后林亭花下,薄汗沾了脂粉,试比花香,尚多三分鲜活生气。不见美人笑靥,却闻轻歌巧笑穿花而来,更胜娇莺。以此情致佐酒,便可将半生醉死在江南春色里。

望江楼邻水而建,三层楼阁轩敞,丝竹歌乐终日萦萦。往来皆知,望江楼有三样宝贝,一为杏花天,二为白雪脍,三为软云腰。如今,这三样却都让一人消受了。

陆小凤倚着水云青的缎面靠枕,握着天青釉的酒杯,杯中杏花春酒碧色莹莹。身边绿檀矮几上端放一只青玉盘,盘中一团冰屑,冰上整齐横卧着雪白无暇的鱼肉。

河豚玉脍,千金难买,非是阳春便下江南,不可得之。望江楼物必求精,自鱼离水至盛盘上桌,最慢不出半个时辰。是以鱼肉鲜嫩清脆,玉雪无暇,谓之白雪脍。

陆小凤陷在这一派青绿雪白之间,大红的披风解下来,随意扔在一旁,滑落了大半,曳在青竹簟上格外显眼。但他却好似瞧不见一般,即便美酒玉馔在前,也都没能分走他此时目光。

盏中杏花天,桌上白雪脍,能赛过这两样人间至味的,自然只有那第三样,也是望江楼最难一见的宝贝。

陆小凤是个浪子,浪子总是吸引女人。不管他愿或者不愿,一个浪子,且是已在江湖多年,有些名声的浪子,见过的女人一定不会少。但是陆小凤也不得不承认,从未见过有哪一个女人,拥有这样一副好腰肢。

软云腰,单是看这三个字,就足够引人遐思。世人赞女子细腰多以杨柳做比,或曰楚宫腰。然而杨柳细腰虽美,只突出一分纤细。软云二字,却是极言了那腰肢的柔软轻盈,让人一听便仿佛已得亲芳泽,亲手感受了那般销魂滋味。

而此刻,陆小凤已然不必依靠那些不切实际的遐想,拥有软云一般柔媚腰肢的女子,正在他触手可及之处翩然起舞。樱桃口的主人不叫樱桃,软云腰的主人自然也不叫软云。眼前女子装扮同这香阁一般颜色,青衫绿罗裙,薄纱笼着赛雪肌肤,似把吹来的江风都沾染上青碧之色。雅致,葱茏,却带着寻常女子身上极难得一见的鲜活灵动,若非早已知晓,实难将她与经营起偌大望江楼的掌柜联系在一处。

然而不论如何惊讶,在陆小凤初到江南,甚至只来得及知会过花满楼,还不曾同别的朋友打过招呼时,就下帖邀他前来望江楼,此刻只着轻纱在他面前曼妙起舞的人,正是望江楼的女掌柜,江雪芜。

乐声渐缓,那片绿云便袅袅婷婷地飘落在陆小凤怀里。江雪芜穿的衣裳不是寻常衣着,上衣极短,且下摆紧束在身上,裙腰也更低些。一眼望去,雪白柔韧的腰肢一览无余。

江雪芜的腰并不是极为纤细的,相反,她腰上覆的一层软肉在弯折舞动时还会偶尔堆叠出褶痕。可这不但丝毫无损她的风情,甚至更添了几分香艳,中和了她气质中的清冷。

陆小凤美人在怀,手掌不可避免地落在大片露出的肌肤上。温软细腻,如触暖玉的手感,即便是陆小凤这般惯看风月之人,也很难不赞叹一声。

江雪芜偎在陆小凤怀中,喘息微微,方才一舞用尽了浑身解数,鬓角还微微渗着汗珠,明亮双眸含着脉脉情思,端得是香兰泣露一般动人心弦。

然而陆小凤此时却不再看她,倒是专心一意地研究起那只天青釉的酒壶来。江雪芜倒是并不同他生分,另取了一只酒杯,要陆小凤给她倒酒。陆小凤自然是倒了,江雪芜却很是欣喜。

陆小凤暗自叹口气,愁得四条眉毛都向下撇着。他起身走到阳台,微冷江风吹散酒气,还有几分春寒料峭的余韵。日头已过中天,略往西斜了几分,大概申时过了吧?陆小凤又叹了口气。他并不擅长应付女人,尤其是别无所求的女人。

江雪芜默默走到陆小凤身后,同他一起望着楼外江景。三月江南花满枝,万物生发,人也不禁随着春风轻快浪漫起来。江氏不比花家,却也是江南名门。江雪芜初见陆小凤的时候,是她刚满十七的花朝节。就在如今已建起望江楼的江边,那个英俊漂亮的男人跟在花家公子身旁,一路上引了多少人偷眼,可他却恍若未觉,眼神划过处,似乎在看花,似乎在看人,又似乎什么也没有看。自此别后,几度春风不记。而今江雪芜成了江氏当家人,这座望江楼,便是纪念。

江上游船如织,陆小凤望着望着,又叹了今天的第三口气。然而并不等江雪芜开口询问,他就先说话了。

“你实在是个特别的女人。”陆小凤说。

江雪芜愣了愣,并没分辨出陆小凤说话的意思,只好回问:“有何特别?”

陆小凤摸了摸他的胡子:“约人喝酒,却把时间定在早晨,岂不是特别?”

江雪芜笑了起来:“若不特别,怎么叫你记住?我并不和从前邀约你的女子一样。”

“可陆小凤却和从前的陆小凤一样,而且大概再过上许多年也不会改变。”陆小凤也笑起来。

江雪芜走近了一些,同他并排立着,又开口道:“那么,我也可以同她们一样。”

陆小凤摇头:“可你同她们本就不一样。”

“其实,你也同过去不一样了。”江雪芜话锋一转,“陆小凤终究也是人,而人,就是会改变的。”

“可我并没有变。”陆小凤耸耸肩。

江雪芜语气却是愈发笃定:“人很难察觉到自己的细微变化,但关心他的人可以。”

“你关心我?”陆小凤问。

“是,我很关心你。”江雪芜并未犹豫。

“那么,你喜欢我。”陆小凤这次却不是疑问的语气。

江雪芜似是嗫嚅了一瞬,才开口道:“不错,我喜欢你。”

“而我并不愿和一个喜欢我的女人喝酒。”陆小凤第四次叹气。

这次江雪芜完全听懂了陆小凤的意思,然而她却没有低落甚至哭泣,反而笑起来,敛去了方才的小女儿情态,更显出江氏家主的气度。

“如此,就当交个朋友吧,能做陆小凤的朋友,也是一件快事。”江雪芜回身又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陆小凤,自己将另一杯一饮而尽。

陆小凤看了看她,倒是对这女子有几分心服,于是也仰头干了杯中酒。却听江雪芜又道:“不过,我并非输给了不曾改变的陆小凤。”

陆小凤挑眉望着她,江雪芜继续说到:“陆小凤已不是从前的陆小凤了,我输给了你眼睛里的那个人。”

“我倒不知道我的眼睛里还能住得下一个人?”陆小凤又笑了起来,可心里却涌上几分不可名状的情绪。

江雪芜没有看他:“我从前见到你的时候,你眼睛里什么也没有装下。你看到我,和看到花,都是一样的。即便你看向你的好友花满楼,也只在那一刻眼里有他,转头看别处时,你的眼睛又去装别的东西了。”

陆小凤不说话了,只是看着江上往来的游船,和江畔赏花的熙攘人群。

“可是今天我见到你,你眼里装了不一样的东西。起先我没有意识到那是什么,可刚才我看明白了,那是一个人,你说到喜欢的时候,他就在你眼睛里。”江雪芜自顾说下去,“你自己或许都没有在意,可你一定时常想起那个人,吃饭时,喝酒时,看景时,你想和他一起。”

陆小凤转头看她,好似还有些不解一般,下一刻却露出了一个十分好看的笑容。江雪芜从未见过他这样笑,别说她,陆小凤的许多朋友们也没几个见过他这样的笑容。

“你说的对极了,你这样聪明的朋友很值得结交。”陆小凤狡黠地冲她眨了眨眼,“那么,陆小凤能不能找他的朋友要一盆清水和一把刮胡子的剃刀?”

“你要刮胡子?”江雪芜惊奇道。

陆小凤点头:“是的,我要刮胡子,然后去见一个人。”


望江楼畔,花香袭人,清风拂面。

码头游人络绎不绝,大小船只紧锣密鼓地靠岸又驶离。陆小凤靠着栈桥的栏杆,在暖阳里昏昏欲睡。刚剃干净胡子的皮肤被风吹得有些痒,恼人又撩人,烘出一份最适合春天的心境。

清明已过,不久便是谷雨,谷雨再过,就该立夏了。时节更替循环,风物美景,简直每一日都不可错过。

初到江南,陆小凤便给西门吹雪写了信,叫他也到江南来。信里并未提到有什么事,但陆小凤打赌,西门吹雪一定会来。如今这已不是需要他剃胡子的事,但他还是剃了,因为,他还有别的事要西门吹雪做。

人群中传出一些细微的骚动,如同花瓣落在水面的涟漪一般,细而密地扩散开。陆小凤倏然睁开眼,笑容不自觉绽开,眼睛望向码头,还未寻到可以供他安放目光的人,脚下就已经加快速度往那边走去,最后索性跑起来。

等他踏上码头,西门吹雪也刚好从船舱出来,看到陆小凤干干净净的脸也难免愣了一瞬。而陆小凤则是惊奇地发现,原来西门吹雪不止在他眼睛里,也在他耳朵里。他出现的时候,天地万物都在向陆小凤宣告。


“为什么剃了胡子?你怕我不来?”

“不,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那就是为了别的事。”

“不错。”

“为了什么?”

“为了让西门吹雪陪我同游山河四季。”

“你既然剃了胡子,我当然只能同意。”

“可胡子总会长出来。”

“你剃多久,我就留多久。”

“哎呀,那看来以后江湖上要没有四条眉毛的陆小凤了。”

“…有何不可。”


-end-

阿焰
摸雀雀 私人约稿请勿使用

摸雀雀 私人约稿请勿使用

摸雀雀 私人约稿请勿使用

阿焰
【雪舞圣诞,爱暖人心】36/2...

【雪舞圣诞,爱暖人心】36/22h

约铠。

“人类方生方死,可他们又如此热爱着,仿佛那些都是渺小戏言。”


和阿射@抽尸踏骸 的联动,记得看文!

【雪舞圣诞,爱暖人心】36/22h

约铠。

“人类方生方死,可他们又如此热爱着,仿佛那些都是渺小戏言。”


和阿射@抽尸踏骸 的联动,记得看文!

重生之我的下巴呢

狒狒玩家au,没有一丁点形象,建议什么都能接受的人阅读。
大伙不止会玩武士,但武士是原作信仰,就是不想让步

狒狒玩家au,没有一丁点形象,建议什么都能接受的人阅读。
大伙不止会玩武士,但武士是原作信仰,就是不想让步

千守

奇迹假发!③


ps:终于周五了。。。。。

奇迹假发!③


ps:终于周五了。。。。。

二舅称伞

某次热恋期结伴去下斗。

team里其他人都在,但就是要弄弄这种在一堆不熟的人眼皮子底下偷摸搞一下的小把戏【【

某次热恋期结伴去下斗。

team里其他人都在,但就是要弄弄这种在一堆不熟的人眼皮子底下偷摸搞一下的小把戏【【

新荔

【历史坂桂】从前、现在与将来

坂本龙马x桂小五郎

其实这对我更愿意称之为龙桂,但是且让我蹭一下坂桂的热度(有热度可以让我蹭吗?


裁判宣布桂小五郎获胜的时候,一时间各种声音充斥了土佐藩的上屋敷。

神道无念流那一帮人当然是高兴得大喊大叫起来:“果然还是桂先生最厉害了!我们神道无念流当属江户第一流派!”长州人争先恐后地涌到桂小五郎跟前夸奖他,有个小个子直接死死拽住他的袖子情绪激动地说话,桂小五郎忍俊不禁地按住自己要被扯脱的前襟。

北辰一刀流的学徒们则是叹气的多。偏偏这场比赛是在土佐屋敷举办的,桂小五郎是客场比试胜利,他们再郁闷也不好说什么。“龙马怎么就输了呢……”

脱了护具,龙马还在回味刚才的比试。神道无念流“力之...

坂本龙马x桂小五郎

其实这对我更愿意称之为龙桂,但是且让我蹭一下坂桂的热度(有热度可以让我蹭吗?


裁判宣布桂小五郎获胜的时候,一时间各种声音充斥了土佐藩的上屋敷。

神道无念流那一帮人当然是高兴得大喊大叫起来:“果然还是桂先生最厉害了!我们神道无念流当属江户第一流派!”长州人争先恐后地涌到桂小五郎跟前夸奖他,有个小个子直接死死拽住他的袖子情绪激动地说话,桂小五郎忍俊不禁地按住自己要被扯脱的前襟。

北辰一刀流的学徒们则是叹气的多。偏偏这场比赛是在土佐屋敷举办的,桂小五郎是客场比试胜利,他们再郁闷也不好说什么。“龙马怎么就输了呢……”

脱了护具,龙马还在回味刚才的比试。神道无念流“力之斋藤”的美誉果然名不虚传,桂小五郎毫不客气的击打让他头脑发晕,自己那些精妙灵活的招数便不能完全地使出来。

但是话说回来,力气未免也太大了……龙马揉揉乱糟糟的头发。他、桂小五郎和武士半平太分别是江户最著名的三所道场的塾头,身量俱高,自然明白身高在剑道比试时占了多大的优势:沉重的竹刀从上面砍下来,力道能加成好几分。

桂小五郎比自己稍矮些许,剑上所蓄之力却比他强上不少。桂兄真是不可小觑。龙马难得在内心也用如此尊敬的称呼。

 

龙马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跟桂认识的了。这本不应该,因为桂小五郎是一个见过就很难忘记的男子。身材又高挑,长相又潇洒,待人亲切又温和。剑道馆的长辈喜欢他,长州的后辈们喜欢他,艺伎喜欢他,茶屋的女孩喜欢他……偏偏他又是个活泼爱交际的,在江户的人脉极其之深广。

这么说吧,龙马对小五郎开始有印象,始于在土佐屋敷内听到的谈话:

“听说了么?长州的那个桂小五郎获得去黑船参观的资格了。”

“也就只有他能获得这样的准许了,我们可是不能比的。”

“不过我还听说,他原本并不是武士出身?”

“过继的啦,过继。八岁去了桂家后没多久养父母就都死了,然后便由他领桂家的武士俸禄——大组士的俸禄哪——你说说,这世上也有命这么好的人!”

另一人摇头咋舌,难免是羡慕中掺杂着一点点酸意。

“你可别酸。要是你见过他,跟他谈过一两句话,就会像我现在这样,打心里地佩服。运气好是一回事,配得上又是另一回事。”

 

龙马记下了桂小五郎去过黑船这一码子事。自那之后他确实发现桂小五郎行踪遍布整个江户,天天都在外面奔波,学这学那,与此同时喝酒应酬玩乐又一样不落。好一个桂小五郎!

打了好几次照面,龙马觉得自己也算是熟人,便去长州藩邸登门拜访。龙马受到了非常亲切的接待,让他有些诚惶诚恐,土佐的下士受冷遇惯了,甚至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谈起黑船的正事,两人顿时滔滔不绝起来,桂还给龙马讲了不少自己新近学的西洋兵法。龙马是羡慕的,但一想确实只有桂小五郎这样的人才能得那些人的青眼,准他跟着学这些东西。

末了,桂小五郎问:“坂本君现住在何处?”

“土佐藩屋敷而已。”

桂小五郎转身去案上,毛笔蘸了墨,十分认真地用秀丽的字迹记下了。坂本龙马的心里震动非常。

后来龙马在回忆江户往事的时候,确定他是在这个时候对桂动了心。

其实桂小五郎对谁都这样,问了地址然后郑重地记下来,龙马后来才晓得。

只是到那时也无济于事了,从那时起,种种机缘之下,心底的恋慕早已经深深扎根。



OS:做了一天题目后放松心情随意写的东西,除了查了查年份,基本上不动脑子写的。侧面说明龙桂其实很有梗呐~龙马促成萨长同盟不也是为了救长州=救桂么?

还有我真是想让所有幕末粉知道桂小五郎赢了坂本龙马。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二舅称伞

请大家集中模仿一下某人的特征

…………也没啥CP向爱啥啥吧

照片是胖爷拍的【大概【谢谢胖爷【鞠躬

请大家集中模仿一下某人的特征

…………也没啥CP向爱啥啥吧

照片是胖爷拍的【大概【谢谢胖爷【鞠躬

子不语休惊人
桂和高杉的不同在于:最开始,桂...

桂和高杉的不同在于:最开始,桂就有自己所信仰的武士道,松阳只是让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道路;而高杉一直在模模糊糊地追寻,直到遇到松阳,能让他赖以生存乃至称为信仰的武士道才开始逐渐成型。所以对于高杉来说,松阳给了他世界的全部;但对桂来说,最开始他的人生道路就是健全而压抑的,将他从那种孤独的信仰中解救出来的正是银时的一句“在我身边,你是假发就好”,他的家人给予他世界,世界给予他信仰,而银时给予他同伴。

桂和高杉的不同在于:最开始,桂就有自己所信仰的武士道,松阳只是让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道路;而高杉一直在模模糊糊地追寻,直到遇到松阳,能让他赖以生存乃至称为信仰的武士道才开始逐渐成型。所以对于高杉来说,松阳给了他世界的全部;但对桂来说,最开始他的人生道路就是健全而压抑的,将他从那种孤独的信仰中解救出来的正是银时的一句“在我身边,你是假发就好”,他的家人给予他世界,世界给予他信仰,而银时给予他同伴。


阿焰
发一下lof 记住传说,就能重...

发一下lof

记住传说,就能重建信仰。

发一下lof

记住传说,就能重建信仰。

阿焰
是龙域x绝影,白色情人节快乐?...

是龙域x绝影,白色情人节快乐🌹

是龙域x绝影,白色情人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