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那些二十多岁玩摄影的人,都混成什么样了?
蔡汶川 2018-04-26


“你梦想赚钱,我赚钱养梦。”

半年前在朋友圈看到这句话时,心里一颤。


因为我知道,这是身边许多独立摄影师朋友的真实写照。



我们都是普通人,大约一辈子都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大家眼中最正常的轨道是——老老实实工作、老老实实升职、老老实实娶妻、老老实实生子、老老实实服老。


而独立摄影师在逆道而行。


他们做的所有工作关联事件,大多数都没有公司权威、品牌背书、岗位溢价、大项目成就、经验积累。


只有一个人,在做他喜欢做的事情。


像是一个小孩子在玩积木游戏,大人们总觉得没有价值,可小孩子才知道,他在堆砌心中的那个城堡。



最近,我和九位独立摄影师聊了聊:成为摄影师之后,你过得怎么样了?


同时也想借着故事,问问你:同样喜欢摄影的你,成为当初理想中的自己了吗?

如果你已经成为摄影师,还记得当年第一次拿起相机的自己吗?



《二十而摄,三十而立》


看完后,记得留言哦,把你和摄影之间的故事,也说给我听。




那些二十多岁玩摄影的人,都混成什么样了?

自述:猫不斩的朋友们



@陈华熙 【重点高校摄影系】


我喜欢摄影,

只是单纯喜欢它所创造的虚伪而拙劣的世界。

 

很多人说相机是摄影师的延伸,底片好比视网膜,镜头好比晶状体,光圈好比瞳孔,正如相机就像眼睛的拙劣的复制品。

 

然而我却很少用相机记录生活,因为与其用一个没有灵魂的冰冷的机器,我宁愿用我自己的双眼去记录和回忆身边精彩的瞬间。

 

我反而喜欢用做梦来比喻摄影的感觉,并不是因为相机能复制出“现实”的瞬间,而是我能用相机随意创造、修改这些截取的片段,创造出一种拙劣的伪现实感。

 

▲陈华熙作品


在做梦和摄影的时候,抛开了现实的负重感,去进入一个身临其境而又陌生的“现实”,沉浸在一个虚伪而拙劣的世界中。


在这个世界里面感受为自由而挣扎、饰演你我不曾遇见的角色、惊鸿一瞥后又瞬间失去意识、大梦初醒而惊觉黄粱一梦的怅然若失。


仿佛入戏太深,产生和真实完全不一样的体验。


可悲的是相机没有记忆,而人却有。

这种拙劣的复制机器居然可以让我产生完全异于现实世界的记忆,我很喜欢。

 

在华师学习了四年摄影,毕业一年多,仍旧喜欢着摄影。我希望用相机模糊现实和虚拟的界限,测量这个世界与人心的距离。




@IRON翰【TN摄影创始人】


从大三开始,

今年已经是创业的第三年。


我一直很喜欢一句话:“因为不善言表,所以摄影。”


这段时间里,没有就职过任何一家公司,一直坚持做自己热爱的事情。


“开心的是,去年创立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同时分店也准备在明年开业…”

 

有人说,只要你身在的环境能让你持续学习、保持谦逊,那创业、就业就没有区别。

▲ IRON翰作品

 

相比于风景、静物,我更喜欢拍摄人像,因为每一天你面对的模特都不一样,你可以参考他们的生活方式,总能在他们身上学习到很多东西。


而我的工作,就是把客户在平日里无暇顾及的细小美好,用摄影技术结合美术创造美,给被拍的人提供仪式感。


因为人生中所有真情流露的美好画面都可以在按下快门的一瞬间化为永恒,而这或许就是我一直追求的。


▲ IRON翰作品


创业是自己面对未来选择的一种方式,这条路最终未必会春暖花开,但一定不虚此行。


现在的我,还是会对一件事情保持热忱与动力,但也会做好一无所有的准备。



@虾儿 【复古写真摄影师】


摄影,

改变了我的一生。


想起刚开始做独立摄影师的时候,TItle叫着好听,但是这背后意味着的是——风险自担,盈亏自负。


在没有稳定客源和资源积累的时候,稍有不慎,可能会原地崩溃。


第一部相机是2012年12月8号,我爸爸送给我的。


当时家里特别困难,我在电话里说了一句:

“爸,我想买的相机快停产了”


结果我爸咬咬牙,风风火火提了一笔钱就带我去买相机,回程的时候我抱着个大宝贝,整个人开心得开了花一样。


而没想到的是,这份迟到了两个月的20岁生日礼物,竟然改变了我的一生(至少到目前我都这么以为)。


▲虾儿作品


我大学是学工程的,作为一个完全没有美术基础的理科生,起步特别困难。


一开始就跟着老法师去拍,在旁边偷偷学习拍摄技巧,有些好心人还会给我讲解什么是前景,什么是三分构图等等。


而我和大部分自学的人一样,一开始也都尝试了各种风格后,发现年轻好胜的自己最爱的是复古。


▲虾儿作品


这种色彩浓烈,个性张扬的风格,类似于现在所说的王家卫风,可是当时好几个教过我的老法师都相当不认同,还咬着牙狠狠的骂我拍得「垃圾」。


当时我也真的很怀疑自己,是不是我审美有什么问题,还是我的眼光和大众的差距太大?


这条小众的道路我走得真的太艰难了,一度被嘲笑被排斥,但我一直没放弃。


直到今天,我依然很喜欢这样的复古,但是时光磨去了我尖锐的棱角,岁月抚平了我跋扈的性格,风格依然在,却是更成熟的我。


▲虾儿作品


在摄影路上最印象深刻的时候,是我一开始旅拍的过程。


那时刚去旅拍,真的特别特别穷,而且不仅穷,还倒霉。


遇上什么雾霾刮风下雨天不在话下,还有各种客户放飞机的奇葩理由:

“不好意思,我摔伤腿了,出不来”

“不好意思,我吃太胖了,下次拍”

“不好意思,天气不好,不来了”

...... 


诸如此类,层出不穷,让我心灰意冷。


但是也有很好的客户,就像是两年前有一次去云南,那时候刚好是雨季,几乎所有的单都被放飞机了,最后剩下的一个是闺蜜照。


小女孩高考完打算和闺蜜拍照,谁知道自己也被闺蜜放了飞机,冒着雨忍着姨妈痛,搭了接近两个小时的公交转长途巴来找我,真的是特别特别感动。


▲虾儿作品


一直以来都是在给普通人拍照,也很享受每次看着各式各样的小脸挂上激动的神采,或者兴奋得蹦跶乱跳。


那一瞬间,觉得所有的疲倦和倒霉都值了。


而如今也有了一群可爱的学生,他们认同我的风格,支持我的想法,对我得力相助也相互帮忙。


我确实满心欢喜,我的摄影啊,就觉得意义也大概如此了。



@闵夏 【复古写真摄影师】


怀孕之后,我找不到生活中能带给我开心的事物,

直到我重新拿起相机。


以前的想法是以女性角度发现美记录美,现在的想法是想在这个基础上发现我与被摄者之间的灵魂交流,更深刻,丰满去记录。


攝影让我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在不停接触不同的灵魂,可以让我更充实自己对生活的看法,有些人的相遇,会让即将大学毕业的我来说受益匪浅。


▲闵夏作品


以前大学就觉得摄影不过就是:拍很多好看的妹子。


直到我怀孕生孩子,经历了人生中最【孤独】的时刻,每天吃喝睡,体重从94到140斤,当孤独和肥胖一起冲过来的时候,没什么比这个更能打击人了。


在那段乏味而枯燥的时间,就连老公下班后陪我逛小区的美宜佳,都是奢侈的幸福。


▲闵夏作品


「我还想拍照」,这个内心的声音一直呼唤着我。

我希望在上课、带娃之余,还能做喜欢做的事。

于是我重新拿起相机,并且把它当做我的第一事业。


后来遇到了一些微博而来的陌生客人,甚至遇到了因为夹娃娃而相识的客人,他们大多从没正式为自己记录拍过写真,我很荣幸我是第一位。


得到他们的赏识,这让从来都不是很自信的我,有种如履薄冰又沾沾自喜的感觉。


努力在家庭和事业中找一个平衡点,如今,我再次找到了开心的能力。



@Funzi 【人像摄影师】


唯爱与摄影不可辜负,

这是我的座右铭。


如今摄影的门槛越来越低,很多90后乃至00新生代进入了这个圈子,竞争也越来越大,价格也越来越低。


就像是之前大家打趣说:风光摄影师其实一点都不风光。


也就相当于大家看人像摄影师的时候,就觉得说:


哇!拍得好美!可以到处旅拍到处去玩,感觉就一天到晚不用在家也不用干活,就是在玩着拍照就可以了。


这就是典型的误解。


▲Funzi作品


其实每次拍照之前的策划、筹备、踩点,都耗费了大量的精力,而拍摄时也有可能遇到突发的恶劣天气,我们试过为了找一个遗弃的游乐场被保安追杀,也试过为了一束光在冻到手脚发颤的冬天等了两个小时,更试过本来万里无云的大晴天突然大暴雨,被淋成落汤鸡还要继续坚持拍摄。


而拍完之后还要花大量的时间做后期,客户维护。更不用说前期需要做的宣传推广、客户咨询等工作了。


自由摄影师,其实一点都不自由,一张好照片背后的汗水多数人是看不到的。

这也逼着我们,一个人拍照,自己当助理又当客服又当后期又当摄影师。


一个人活成了一家公司。


▲Funzi作品


我喜欢摄影,但摄影可能真的是需要情怀才能活下去的事情。


因为仅仅靠摄影的话,可能会养不活自己。


除非你的风格比较特殊,又能得到大众的认可;

或者说你的摄影技术比较全面,所有的行业你都可以顾及得到。


这两件都是不容易的事情。


想起我刚转行做摄影的时候,因为单子不稳定,还试过把自己的相机跟镜头都卖掉来顾生活,如今你看到的我们,其实都是死撑过来的。


▲Funzi作品


摄影是一门艺术,摄影师是呈现这份艺术的推动者,除了工具要玩得溜,更多的应该是,摄影师个人如何排除一切困难去发现或者呈现心中的美,这就是摄影师的价值,也是自身独特风格的体现!



@半梦 【复古写真摄影师】


做摄影师是我的一次破釜沉舟,
大不了再重头来过。


毕业之后南下广州做了服装买手,我知道这是对生活的一种妥协。


那时正徘徊在找工作还是全职做摄影之间,朋友对我说了一句话:

“你现在刚毕业,你的第一要素不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是先保证自己可以生存,才有资格去追求你想做的事情。”


于是我去应聘了买手,结果发现上班的日子就像是一潭无比平静的湖水,好像大家都是机器人一样,就上班下班睡觉上班下班睡觉,每天七点钟挤地铁的时候,我就陷入了深深地自我怀疑当中。


但摄影不是,它可以一直给我新鲜感与挑战。


▲半梦作品

辞职去做独立摄影师,想必很多大人会不理解。


觉得读了个一本大学出来连份像样的工作都没有,像无业游民。


家里人的期望虽然不说,但是也能感受得到。


但妈妈觉得玩摄影能让我快乐,所以她是希望我去做摄影的。只担心我养不活自己,在广州找不到容身之地,房租交不起。


而从去年十二月辞职到现在,的确连一分钱都没有入。


因为来到一个新的地方,没有客源,即使很多咨询约拍的,但都是以前在天津积累下来的口碑,隔着半个中国,也无力回天。


▲半梦作品


有天路过了两次巴黎天使蛋糕店,看了两次脏脏包,一个15.8元。
拿起来,放下,拿起来,放下…
还是舍不得。


就像我每次修图修得贼累的时候,想去外面花钱按一次摩一样,舍不得。

那时候觉得,钱真是个好东西。


▲半梦作品


我不甘心,我相信靠摄影是可以养活自己的,只是起步会艰难一些。


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这一生,这很重要,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到。


希望未来不会太差,能凭借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养得起自己,交得起房租,偶尔奢侈出去吃顿火锅,做个按摩也很心满意足了。


我一直在认真地去拍摄去进步,只是步伐很慢,请耐心等待。



@小黑ray 【人像摄影师】


我很佛系,但最想拍的画面是银行抢劫。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就觉得这样很酷。


我喜欢拍各种天马行空,脑洞很大的片子。每当想到一个好的创意点子,一步步去策划、约模特、布景,努力去搭衣服,想妆容,想动作,然后按照自己想法完完全全拍出来,就觉得非常开心和满足。


很多时候我会拍很古灵精怪的创作,这让别人看起来就会很新锐,当然这个新锐是带有贬义的,这时候很多人就会在我微博@摄你妹 来吐槽。


可是,我就是拍我爱拍的,管你怎么说。


▲小黑作品


一开始做过月薪1500元的摄影助理,也拍过199块的写真,一直都处于很佛系、随缘的状态,没钱了就去挣,有钱了就去花。


就像是之前间隔年的时候,去了云南、西藏、贵州山区,有一次穷到身上只剩下200块钱了,就把我们拍的照片,在淘宝印刷成明信片,再寄回来当地摆摊来卖,一天也能卖个一两百块钱。


▲小黑作品


如今已经28岁了,决定好好工作,要稳定下来,不再动不动就自由而狂妄地骑着摩托车去拉萨。


因为不想再被爸妈说“荒废青春,庸庸碌碌都快30岁了,还什么都没做成”。


我不甘心这样被他们说,于是想开启了自己的工作室,想把事情做好,让他们看到摄影这个工作还是可以的!


肯定以后的路不会比他们差,摄影是可以做一辈子的事情。



@NICO 【儿童摄影师】


我是跪着学会摄影的。


我是在大学退学后,从儿童摄影助理做起的,因为比较笨,所以被师傅一边骂一边学,还不能碰相机的时候,只能硬着头皮去学引导小孩,以协助师傅完成拍摄工作。


▲NICO作品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个月后我基本可以独立引逗一个小孩,三个月后已经是个厉害的引导师了。


同时,师傅开始让我拍照。


▲NICO作品


半年之后,工作室联合母婴店做了一场拍摄活动,结果那天场面异常火爆,整整十几个小时,因为要拍宝宝,所以70%的时间我都是跪着的,还有20%的时间是蹲着的,剩下10%是在移位状态。


而且大部分时间我是自导自拍,加上人很多不得不大声说话,所以嗓子也哑了。傍晚回家的路上我直接窝在座位上睡着了。


现在想想当时好像太傻了啊,为什么会这么拼,回到店里还很开心的看着老板数钱。



@林剑 【WPPI银奖摄影师】


让摄影变得复杂的,

是杂念。


跟爱莉森结婚的那年,也是我们一起创办工作室的那年。


当时结婚比较匆忙,连自己的婚纱照都没拍,爱莉森说不如自拍婚纱,她说穿着婚纱去旅行也是她的一个愿望。


于是我们便扛上脚架,带上婚纱,选了泰国清迈为我们的第一个自拍婚纱的地点。


▲林剑自拍作品


没想到照片出来,点赞都爆了。


大家除了祝福,也是认可了我们的作品。


后来报名我们泰国旅拍套餐的客人也正是因为看了我们自己的那辑照片,他们说,你们自拍都拍得这么好,拍别人一定没问题。


▲林剑作品


现在我做摄影师已经8年了,当年大学里和我一起玩相机的那些人,现在相机都在发霉了。大家嘴上都说着喜欢摄影,可是真正要去做的时候,不是每个人都能迈出第一步的。


曾经也和爱莉森聊过一个话题:如果有一天,我们特别特别有钱了,已经实现财务自由,我们会做什么?


答案是,我们还是会做摄影,可能是更轻松地去做。


因为摄影真的是一个让我们更加接近自由的方式了。


而且现在,我觉得只有相机在手上的时候,身体的比重才是对的。器材早已成为身体的器官。


▲林剑作品



当理想照进现实


摄影师燕子曾写过一本书,叫《何必等来生》,里面说道:


“想走,想跑,想去看风景。想爱,想恨,想记住所有。想喊,想叫,想大哭一场。想放手,想勇敢,想不等待。都是一样的,去吧去吧,何必等来生。

就像是我们一直心心念念想辞职去做的摄影。


也许过程中会不断产生自我怀疑,被人否定,也许会一度穷困潦倒,心怀委屈,可人生就这一次,如果真的是发自内心想去做,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做呢?


如果现在去做一份不喜欢的工作,不觉得就像是把你的性生活省下来晚年再来用吗?


不要那么快就妥协,也不要把这个世界,让给自己所鄙视的人。


如果仍然心存不甘,那就全力以赴。


在摄影这场勇敢者的游戏里,上升的一切,必将汇合。



- END -



你和摄影之前有什么故事?

微信搜索【摄影猫不斩】留言告诉我哦~



推荐文章
评论(9)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