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你吃不吃】3.猪肚鸡火锅
快去学习 2017-04-30


    说到底,对于搭讪这门精妙的学问,叶子苏的造诣实在是不高。看到对方发来的不咸不淡的一个“哈哈”,叶子苏便有点不知所措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问一些基本信息的问题,譬如,你是哪里人呀,你有什么爱好之类……但是不用想都觉得够尴尬,这种盘问相亲对象一般你问我答的对话连叶子苏自己都根本不想进行。

    于是他决定还是从吃入手。

    “我平时都在那家店吃粥的,今天好像是第一次看见你。你也是住在附近的吗?”

    “不是”

    连标点符号都没有,算是断绝了对话继续的一个可能。叶子苏觉得有点颓废,毕竟搭讪拼桌遇到的女孩子这种事情说出来多少是有点……总之不是很符合叶子苏向来的人设。一见钟情这种事情也是,他这样温吞的慢脾气事实上应该不适合这样的剧情。

    叶子苏把手机随手放在一边,起身去厨房泡茶喝,收收心准备看会儿书。


    “不过他家的肠粉真的好吃”

    叶子苏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天色都已经渐暗。发信时间就是下午那会儿,想来是他刚好放下手机就错过了。

    他有点沮丧,觉得错过了接话的最好时机。他只能勉强地回了句“是啊”,然后说“xx路的xx店,也有很好吃的肠粉”,觉得自己表现出了聊天的足够的诚意和继续话题的渴望。

    下午到现在,这么久了,现在她在做什么?是不是也准备吃晚饭了?自己对她来说,完全就是个陌生人吧。他觉得自己有点可笑,但是又想继续,哪怕显得很傻也无所谓。

    肯定是因为那个女孩子长得太好看了,叶子苏忍不住开始给自己找借口。而且她还说自己的名字就是榴莲。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玩笑话,但是叶子苏开始认真地想榴莲同音的名字会是哪两个字。

    就在叶子苏进行着丰富的内心戏的时候,手机又提示了新消息。

    叶子苏几乎要热泪盈眶了,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愿意搭理他这样无聊的搭讪的女孩子的吗?他滑开手机,看到猫山王榴莲发来了一个定位。

    “不好意思,你是住这里附近的吗?这个店说刚开业,两人同行打五折,但是我是一个人来的,请问你现在方便过来和我拼个桌一起吃吗?我吃得比较多,单可以我全买的。”

    叶子苏几乎要从沙发上跳起来了。

    “好的,刚好我还没吃晚饭。我十分钟就可以到。”

    对方发来一个桌号,“谢谢你啦!”


    叶子苏打了车,很快就找到了目的地。店门口果然摆着巨大的广告牌。是一家猪肚鸡火锅店。他觉得自己有些口渴。

    很紧张,被只见过一次面的女生约火锅这种事。虽然只是为了凑吃饭的折扣……没关系,就当作是约会好了。叶子苏这么鼓励自己。对了,等会还一定要记得问清楚她的名字。

    被服务员带入座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满了食材了。三大盘满满的肉。此外还有一大盘冻豆腐、一份菌菇拼盘、一篮生菜以及一盘墨鱼丸。

    “你好。”叶子苏主动打招呼道。

    “你好。”

    火锅店的优惠折扣还是吸引了很多人,此时也正是饭点,店里很是热闹。聊天谈笑的声音,玻璃杯碰撞的声音,还有火锅沸腾的噗噗的声音。白色的烟在两个人中间升起来,女生下意识地往后避了避。两人对视一眼,不太自然地沉默了一会儿。

    “你只点了这么多吗?”

    话刚出口,叶子苏就有种恨不得把脸埋进锅里的冲动。他本来想的是彬彬有礼地提醒一下可以开始吃了或者打开一个适宜下饭的话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这样,明明自己完全没有想说对方吃得很多的意思……但是潜意识里又好像觉得这一桌的菜对方会吃不饱。不知道会不会被误会成恶意的嘲笑,那样的话就真的完蛋了。

    “怎么可能……”对面的女生好像笑了,有种不以为然的感觉,隔着烟雾叶子苏并没有看清她的表情,“这不刚坐下随便点点嘛,先垫垫肚子。你好像是本地人,我以前没吃过这种,还想等你来推荐一下的。”

    “啊,好的。”接过对方递过来的菜单,叶子苏突然觉得压力很大。


    而刘涟已经开始喝服务员盛出来的猪肚鸡汤了。吃猪肚鸡火锅好像向来都是如此,要先喝一碗汤,再开始往里面涮东西。奶白色的汤上没有一丝多余的浮油,刘涟觉得很神奇,居然能将猪肚和鸡这两种食材的汤处理得这么清爽。入口尝到的是浓郁的胡椒味,并不冲鼻,是一种炽热爽快的直通腹部的热辣。而且,这碗汤里丝毫感觉不到猪肚的腥味,这是最让她意外的;淡淡的清甜味想必是来自于经过熬煮的鸡肉。一碗汤下肚,哪怕店里开了空调,刘涟的额头还是冒出了薄薄的一层汗。

    刘涟开始照着桌上贴的指示所写的,开始先往锅里涮肉。涮熟一片牛舌之后,她好像突然意识到对面还坐了个没有动筷子的人,于是她左手豪迈地一挥,“吃啊,别不吃!”一边右手迅速地用肉蘸了酱油往嘴里送。

    哇,好吃。刘涟一边咀嚼一边在心里暗叹。不同于麻辣火锅的霸道味道能将大部分食材都染上刺激的麻与辣,猪肚鸡火锅虽然有一味胡椒,但还是属于清淡,仍然能保持大部分食材本身的味道。牛舌脆且不费嚼,肉味并不十分浓厚,但由于浸了胡椒猪肚鸡的汤,就能嚼出些许方才喝的汤里品到的鲜美的甜意。蘸料似乎也不仅仅是简单的酱油,没有咸得喧宾夺主,还有着淡淡的葱香。


    此时叶子苏叫来了服务员,在询问了刘涟的意见之后又加了几道菜。

    刘涟的意见:“没事儿,只管点,我啥都吃,你别不好意思。”

    叶子苏暗示自己将这句话理解成对自己食性的迁就与包容,便觉得心里美滋滋的。

    两个人边吃边聊了几句,大致互通了一下姓名与年龄。叶子苏也得知了她的真名确实是榴莲的发音,“涟漪的涟”,她这么说的时候,嘴角随着清晰的吐字而微微上扬,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的弧度。

    然而叶子苏自报姓名的时候,她一边在手机上给他改了备注,一边又是真的笑了,“你这不就是椰子酥嘛,你爸妈给你起名也太随意了吧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给你备注个椰子酥吧。”

    你还叫榴莲呢,叶子苏忍着没吐槽。

    两人年纪还算相近,也正如叶子苏之前所想的,刘涟确实还是在校的学生。既然是北方人,那白皮肤和让他一个男生都些许汗颜的身高就得到了完美的解释。他夸刘涟一个人旅行很酷,刘涟笑着说没什么,于是话题又暂停了。

    其实他还想问,你一个人旅行你是不是没有男朋友,但是感觉太突兀了便没有问出口。

    所幸菜上得很快,服务员的到来让气氛显得没有那么尴尬了。由于两人实际上还没吃多少东西,桌上就摆得满满当当,连桌边三层高的小架子上都放满了菜。叶子苏估摸着刘涟的食量,又点了一份牛筋丸、一份炸腐竹、一盘鱼饺、一份活虾和土豆片,觉得自己点的荤素搭配非常均衡,她应该会吃得开心。

    “这个还能烫火锅吃的吗?”刘涟夹起一片经过油炸的腐竹,表示了好奇。

    “对的。你们北方估计不这么吃,是不是放面筋之类的更多点?”

    “啊,放炸过的东西好像都是一个理儿。就总觉得这样吸了汤会特别好吃。”

    炸腐竹要在锅里稍煮一会儿,于是刘涟动作熟练地继续烫肉吃。刘涟点的分别是一盘牛肉拼盘、一盘猪肉和一盘肥羊卷,都各有不同的滋味;牛五花层次分明,牛舌脆嫩滑弹,猪肉丰腴多汁,肥羊入口即化。

    叶子苏趁着这空当,将牛筋丸、鱼饺和土豆片下入锅中,“土豆烫久点好吃,但是就怕化在里面都找不到。”

    刘涟点点头,“没关系,我喜欢吃脆一点的土豆。”

    叶子苏觉得这话他不是很知道该怎么接。


    不多久,牛筋丸都浮上了锅面。叶子苏觉得自己像个给赞助商家打广告的美食节目主持人,“这个跟牛肉丸不一样的,里面加了筋,嚼起来会有点脆。不知道你吃过没有。很好吃的。”说着便用汤勺舀起一个丸子放进刘涟碗里。

    刘涟好像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亲昵动作吓了一跳,愣了几秒才道谢,然后吹凉牛筋丸咬了一口。“烫烫烫烫——”

    “小心点……”叶子苏给她倒了一杯茶水。

    “真的挺脆的,就是太烫了。”刘涟嘴里含着丸子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但她还是毅然决然地嚼了嚼咽了下去。方才丸子中爆出的牛肉汁水让她在被烫到的同时也被惊到,被反复捶打过的牛肉确实劲道十足,而其中夹杂着的筋的部分则是口感上小小的惊喜,就像突然吃到了跳跳糖。

    刘涟喝了口茶水冷静了一下,又继续开始捞丸子吃,表情非常满足。两个人对坐着各自埋头吃了一会儿。

    “我好像还没吃到你刚刚下进去的鱼饺。”

    于是叶子苏也开始捞,捞到之后放进她碗里。这次她说谢谢的反应速度快了许多。

    “这就是鱼肉打碎了做饺子,跟虾饺差不多,我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吃过就点了。”

    刘涟夹起一个咬了一口,些许意外:“这个里面还加了荸荠啊!”

    “嗯。我很喜欢吃这个的。”确实,细腻的鱼肉经过腌制之后并没有腥味,在汤底中浸润之后只有一个鲜字能够形容。荸荠的加入则使口感更丰富,脆脆甜甜,吃起来让人很是惬意。


    加了第一次火锅汤之后,叶子苏把一盘虾全倒进了锅里。等待锅沸腾的期间,又是局促的沉默,于是叶子苏决定找点话题。

    “你们吃火锅会蘸料吗?这个只有酱油,会不会太淡了?”

    刘涟对这个提问好像有点意外。“是哦,今天这个吃得我都忘记要蘸料了……这里有自助蘸料台的吧?我过去一下。”

    “那我和你一起去吧。”

    叶子苏的口味和刘涟相比可以说是非常清淡了。他只简单地盛了点沙茶酱,而刘涟的调料碗里内容丰富,芝麻酱蒜蓉小米辣,还有,香菜末。

    虽然叶子苏酷爱榴莲这种怪味食物,但这并不影响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反香菜党。他的内心“咯噔”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和桌对面的女孩之间产生了一道东非大裂谷般跨不过的裂痕。

    而刘涟并没有察觉叶子苏的反应,坐回桌边后继续开始快乐地涮肉。肉片在蘸料中充分滚过之后再入口便多了许多丰富的滋味,但是被厚重酱料掩盖便少了原来的清淡味道。“我觉得这个不蘸料也很好吃,光蘸这酱油也行。”

    “吃清淡点也好,感觉你口味也挺重的。虾熟了,吃点看看。”

    刘涟动作熟练地咬开虾头吮了一下,嗯,非常新鲜。她把虾整只送进嘴里,在嘴中进行难以具体描写的剥虾过程,“哇,这个虾好吃。果然你们这儿的海鲜就是新鲜。”

    而叶子苏在老老实实地用手剥虾,刘涟吃完一只的时候他才刚剥完一只。他尝了尝,确实挺新鲜,虾肉甜而有嚼劲,但是嚼多了也不会有渣渣的口感。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菜很快被消灭了大半。刘涟吃的节奏还是没有放缓,她动作迅速地烫起了蔬菜。

    “汤底的猪肚你有吃吗?煮了这么久应该也很烂了,”叶子苏提醒道。刘涟点点头,用勺子捞起沉在锅底的猪肚,选择简单地蘸了蘸酱油。

    “好吃哎这个!”被炖煮得软糯的猪肚依然保留着柔韧的口感,而且丝毫不腻,还吸收了许多汤汁的甘甜。于是刘涟又开始捞汤底的鸡肉。不出她所料,鸡肉炖煮许久之后也没有变得很柴,反而因为汤里烫过油脂而更香,胡椒的味道也融合得更加彻底。

    叶子苏看着她吃得很开心,觉得自己也很开心。


    最终在叶子苏的坚持下,这顿饭还是AA了。结完账走出店,刘涟还有点不好意思,“我觉得你都没怎么吃,好像都是我吃的。”

    “没有没有,我也吃饱了的。”叶子苏看了看刘涟的侧脸,想到了秀色可餐这个词。

    两个人并肩在路边站了一会儿,叶子苏意识到刘涟真的很高,只穿了一双布鞋就让他感到了压力。他想了想,还是问道,“你住在哪里的酒店?不如打个车送你回去先吧?”

    刘涟没有表现出对这个提议的反感,但还是礼貌性地拒绝了:“我一会儿还想再走走逛逛,没急着回去。谢谢你今天能来陪我吃饭。”

    叶子苏觉得自己找不到什么理由再待在刘涟身边了,两个人走到路口之后,他便说方向不一样,与她道了别。

    “能认识你真高兴,有空多联系我,或者有什么想吃的都能问我。”

    “谢谢你。那再见!”


    叶子苏坐上车,有点发愁。

    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哟。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