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风中的遗迹-细数中欧最具童话色彩的古镇城堡

     每一种建筑都是一部无字书,在默默地向人们倾诉着一段历史。客家围屋承载了客家人的千秋家园梦,徽派建筑凝固了一个地区商帮的商业智慧。诚如梁思成所说:“建筑是历史的载体,它寄托着人类对自身历史的追忆和感情 。”那么讨论欧洲,一定绕不开那些古镇与城堡。                                      

    贝聿铭说:“想在旅行中获益,要事先了解好历史“。 于是我对此有着相似看法:“每个地方的历史故事和当地的自然环境会很和谐地被反映到建筑上。”

魔幻古堡

       慕尼黑西南一百公里处的阿尔卑斯山麓深处,这里矗立着新旧天鹅堡垒(Swan Stone Castle),城堡里曾经住着一位痴情又倔强的国王—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旧堡是国王童年时的夏宫对于我而言,除了巴洛克式的华丽风格,这两座城堡所见证的美丽忧伤的皇室往事,为他们极尽奢华的建筑增添了无穷的魅力,这一切在深深地吸引着我。

     国王身上有点中国明朝正德皇帝的影子,极富浪漫主义色彩,不爱过问政事,曾极度迷恋瓦格纳的歌剧《罗恩·格林》中的天鹅骑士。也正只有这样富有浪漫主义色彩的帝王,才能建造出天鹅堡这样极尽华美的建筑。

      路德维希二世是著名的茜茜公主的表弟,二人是青梅竹马,从小一同在巴伐利亚的乡间长大。有着一头棕金色秀发的茜茜公主——这位最了解路德维希二世的女人,在十五岁嫁给了奥匈帝国皇帝,成为伊丽莎白皇后,国王黯自神伤。数年以后,新天鹅堡——年轻巴伐利亚国王的幻想城堡,在路德维希二世的无限感伤中开始动工,这的一砖一瓦都倾注国王对茜茜公主的思念。

  新天鹅堡 

       此次欧洲行大部分都是阴雨天,在这里也不列外。于是顺应当时的天气状况,将图片的构思由童话唯美转向魔幻幽暗,也见证到了这座童话古堡在阴雨天独特的神秘感。

      傍晚时,我在施万高镇的缆车站背后发现了一个可以同时兼顾新老天鹅堡与背后雪山的拍摄点。在拍摄的几分钟,天气状况也有了一些改善。”准备好所有的摄影器材,正要按下快门的时候,眼前出现了非同寻常的一幕——厚厚的云层中突然露出了一丝阳光洒在了新天鹅堡上,而在山谷低处的旧天鹅堡早已在夜幕中。新与旧,明与暗的光影交替之中,城堡似乎化身成为了路德维希二世,深邃而忧伤地望着山那边的奥地利。

  新老天鹅堡的遥望 


云中梦境

     哈尔斯塔特(Hallstatt)是奥地利哈尔斯塔特湖边的一个小镇,历史上的这里因盐而兴。“一个唯美、如同童话般的仙境。”这是我在明信片中看到的哈尔斯塔特。

     然而这个顶着欧洲最美童话小镇名号的地方,我原本憧憬的人间仙境。但是在第一天下午到达时的感受却是停车难,拥挤,严重的商业化。然后还下着雨 ,于是湿嗒嗒的走马观花了一下,心中只有失望。

     第二天的清晨,天上仍旧下着小雨。然而走在安静的道路上,没有拥挤的游客,没有两边各式饭店和店铺。如镜子般透彻的哈尔斯塔特湖水两旁是色彩柔和的民居,湖中的小船形单影只,远处的高山在阴雨中云雾缭绕,旷远宁静。不远处的小镇街上好像隐约传来了几百年前从事采盐的老凯尔特人絮絮叨叨的谈话声,历史悠久的哈尔斯塔特在这样的阴雨天早晨似乎穿越了古今。这时才真正感受到了置身童话世界般。将心中最美的画面用镜头记录下来,就是我旅行的目的。

  Hallstatt的魔幻清晨 

天空之城

      霍亨索伦城堡(Burg Hohenzollern)是普鲁士王室霍亨索伦家族的家,这一次我手中的精灵 Phantom 3 帮了大忙。

     天空虽有放晴的迹象,但天上的云雾挡住了我的视线,我没能找到理想中的拍摄点,在傍晚的时候苦苦寻找拍摄点未果,当时我的内心是崩溃的,绝望之中找到一块空地将无人机升空。

    无人机跃至高空,向着逆光飞行,在地面看似不能拍摄的天气环境用航拍器化腐朽为神奇:城堡虽扎根土壤里,但又飘在云中,此刻的霍亨索伦堡让人不禁感觉到这就是一座天空之城!天空中的光线不停地变幻,创造出一种令人惊叹的光影效果,在唯美又朦胧的画面氛围烘托之下,不禁让人怀疑自己是否身处梦境——这就是这座城堡在我心目中应有的样子。

  云雾中的霍亨索伦 

     第二天要走的时候,我突然遗憾自己依旧没有亲眼看到过这座空中之城的全貌,又不甘心从思图加特折返几十公里回来,当我第2次爬上这个山头时,终于看见了霍恩索伦的全貌,充满童话色彩的蓝色尖顶,四周古老城墙和下面茂密的黑森林,犹如动漫中骑士出没的城堡。

  霍亨索伦城堡 

谱曲与演奏

     在德瑞两国的国境线上,有一座特别的城市叫做劳芬堡(Laufen Burg)。这座城市被莱茵河分为两个国家,连接两个国家的是莱茵河上的一座桥,德瑞两国的界碑就立在桥上。在此次中欧之旅的旅拍作品中,除了常规的后期技术手段,“时间切片”是我最得以的创意后期手法。

    著名风光摄影家安塞尔∙亚当斯曾说过:“拍摄是谱曲,后期是演奏。”不同的后期方式能够帮助我们从不一样的角度去阐释眼前的画面。

  莱茵河瀑布上的Schloss Laufen

       这幅作品是从下午太阳在右侧45度偏下一直到太阳落山后一小时的时间和元素的MIX. 正因为使用的大量的过渡 最终让整幅画没有任何唐突之处。

    并且此图并非是1/4 或1/5分割那种简单的时间切割,而是先让天空先成为下午-夜晚的均匀合成过渡, 而地景则是对朝相应天空方向有着不同的光影。比如右侧的建筑和山坡和水面上是下午的阳光,而之后往中间则是日落时的平光和逐渐亮起的灯光,继续往左侧则进入夜里的光线。建筑的屋顶墙面,还有山坡的树叶大量使用双曲线控制光影的变化和过渡。最后再加上火车车轨的慢门素材和3张在拍摄时切换快门的飞鸟素材。下午的阳光,傍晚的寂静,入夜的灯光,城堡,瀑布,海鸥,火车。将我在那里见到的一切美景通过这一副画展示出来。

  慕尼黑宁芬堡前的天鹅湖 

     同样是利用时间切片创作的还有拍摄于慕尼黑的这副《宁芬堡前的天鹅湖》 宁芬堡是巴戈利亚州历代王侯的夏宫,坐落在慕尼黑西北郊,主建筑是巴洛克风格,整座宫殿坐西朝东,由一幢幢方形楼房连结成一组建筑物,正面长达600米。是斐迪南·马里亚亲王送给妻子的礼物,感谢她生了儿子使王国有了继承人。此图以城堡前的天鹅湖作为前景拍摄城堡最具特色的超长正面。因为日落时建筑有些逆光  因此就放弃切到灯亮前的时间,仅仅用了最后半小时入夜时间。  用最大光圈抓拍的入夜后的天鹅准慢门虚影作为慢门前景的素材。

音乐之声

        说起萨尔斯堡离不开音乐。这里是作曲家莫扎特的出生地,指挥家卡拉扬的故乡,好莱坞电影《音乐之声》中冯.特拉普上校一家的故乡。位于山顶上的萨尔兹堡要塞 (Festung Hohensalzburg)则是欧洲最大的中世纪城堡之一,许多统治过萨尔斯堡的大主教和君主都住过该要塞。而只有在僧侣山上(Mönchsberg) 可以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这里是最佳观看整座古城以及城堡全景的地方。早早的爬上僧侣山上天文台的位置。原以为那天日落时华丽的晚霞已经足够让我满足。但是当夜幕降临,远处的城堡,山下圆顶教堂,萨尔茨河上陆续点起了灯光,钟声响彻在这古城的上空,仿佛凑响了一首动人旋律。

  萨尔斯堡 

童话小镇

     瑞吉山 Rigi  被称作“山峦皇后”,位于瑞士琉森湖 Lake Luzern 边,如果是天气好的时候这里不仅是琉森湖的最佳观景台,也可以眺望阿尔卑斯山脉的全景。 

     无奈准备上山那天的天气不如人意,下着小雨,空气里还罩着一层很重的水汽,按我的经验如果强行上山估计只能看见一片迷雾。 

     在放弃了上山的行程后却意外收获了山脚下这座童话般的小镇,惊喜往往就再不经意间。

  威吉斯小镇 

画中古城 

“如果有天堂,这里就是天堂的入口。”说的大概就是童话般的超凡脱俗的瑞士卢塞恩。在这里有一种不真实的美感,而它也不负美誉的满足着人们对于天堂的幻想。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无论如何不会相信这座在白天看似普通的木桥就是卢塞恩(Luzern)的标志性建筑卡佩尔桥( Chapel bridge)。这座桥建于14世纪,是欧洲最古老的有顶木桥,当时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城镇抵御外来攻击。

   现在廊桥两边摆放无数鲜花,看似一座花廊,夜幕降临时,灯光印射在桥头的八角水塔上,和花桥一立一卧,这便是著名的廊桥夜景。我自然也不会错过。

             卢塞恩卡佩尔桥

      廊桥对面的教堂 Jesuitenkirche是瑞士最古老的教堂,也有很多人喜欢把他们合影在一起。但是在我心目中 他们却像有着各自不同的故事。

          卢塞恩耶稣会教堂 


峭壁古堡

     利希滕施泰因城堡位于符腾堡地区施瓦本山脉西北部,属于德国最美的城堡之一。原始利希滕施泰因宫建于公元一三九零年,坐落在海拔八百多米高的石崖上,中世纪末期 ,曾是一座十分坚固的要塞城堡。几经沧桑城堡逐渐毁坏变为废墟,公元一八零二年,符腾堡公爵弗里德里希二世(Friedrich II)下令拆除遗址,在此修建了一座森林猎屋。公元一八二六年,德国著名童话作家威廉-豪夫(Wilhelm Hauff)发表了浪漫主义小说《利希滕施泰因》(Lichtenstein),书中描写的历史传奇故事,就发生在中世纪末期利希滕施泰因城堡。受这部小说的启发,乌拉赫公爵威廉(Herzog Wilhelm von Urach)买下利希滕施泰因城堡遗址和猎屋,并决定建造一座经典的中世纪骑士城堡。直到公元一八四二年,威廉公爵梦幻中的利希滕施泰因城堡终于落成,由于造型精美浪漫,傲显历史主义风格,被称为符腾堡童话宫殿。

           利希滕施泰因城堡 

文化之都

       这里是浪漫德国的缩影。八百多年间,有许多诗人和艺术家来到海德堡,为海德堡深深心折过。19世纪德国浪漫主义在海德堡发源和发展,海德堡成为了德国浪漫主义的象征地和精神圣地。这里也是德国的文化古城和现在的大学城。海德堡城堡坐落在内卡河畔的王座山上,是一座红褐色古堡,为古代帝宫的遗址。而城堡边的老桥则是连接这里新老城区的枢纽。

文化之都-海德堡  

        从“连续的阴雨天”到“找不到的拍摄点”此行中有不少看似坎坷的经历。但是在不同的天气与光线下,恰好能够领略不同角度的中欧古镇与城堡,这对于极度热爱四处行走我来说,又足够幸运



推荐文章
评论(12)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自营经济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