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出生缺陷的孩子,救还是不救?《宝贝儿》杨幂这道题,我不会做
梦见乌鸦 2018-10-19

关注这部电影一方面因为杨幂那张“毁容式”剧照(后来也就成了海报之一),另一方面也冲着拍摄过《马背上的法庭》《青春派》的导演刘杰,然而直到看完之后才发现这片是侯孝贤监制。


相信如果没有杨幂出演的话,这部《宝贝儿》应该不会获得如此的关注度,因为电影题材,这样的作品,在国内通常被称为“文艺片”。


虽然这个称谓早已约定俗成,但个人并不认为这种反映现实的作品就可以被称为“文艺片”,因为在大众眼中,凡是不以商业为目的的作品统统被划归文艺片行列,这显然是不科学的。因为恰恰是这样的电影,才更应该被大众所关注。


因为《宝贝儿》不仅仅关注现实问题,更描述了一个平时我们不太关注且不太了解的群体——弃婴、残障婴儿、残疾人群体,以及他们所要面对的命运。


电影并没有过度批判与煽情,平缓的力量但内里暗涌,就是告诉我们一个个“无解”的现实。


这样的片子,怎么会“文艺”呢?我们来慢慢讨论。


“救与不救”的道德悖论

反映现实的电影,它的题材其实要具备一定话题性,如《一年到头》中的春运、《一句顶一万句》中的婚内出轨、《我是植物人》中的医疗黑幕等等。《宝贝儿》与这些电影有相同之处,也有区别的地方。


★相同之处在于,电影具备有个很有噱头的话题,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因为严重先天缺陷而被父母抛弃的弃儿江萌(杨幂),拯救另一个被父母宣判了“死刑”的缺陷婴儿的故事,在述说无效的情况下,她甚至“偷走了这个孩子”。


★而不同之处呢?就是《宝贝儿》并没有去刻意营造一些意识视角,不歌颂也不批判,也没有抨击现实这些情绪,只是在记录他们的生活,他们的故事,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让影片有一种时代和环境被还原的现实质感,也体现了创作者的一种态度。


PS,同样涉及到“偷小孩”,这部《宝贝儿》和前不久公映的《找到你》算是两种类型的作品,后者个人认为是一部商业电影,只不过被包装成现实题材。因为《找到你》的剧本更像是一个犯罪片,融合了凶杀和偷婴儿事件,剧情跌宕起伏,但现实不太会出现电影里的曲折情节和因果宿命,只是借助一个戏剧化的故事来衬托人性。


但《宝贝儿》就不同了,电影的故事平铺直叙,很简单的叙事,电影情节冲突点不算多,但所以矛盾关系都隐藏在故事之下。从个体到现实,法理与人情,理智与情感,甚至生存与死亡。


电影始终在围绕着“救与不救”这个话题展开。


刚出生的婴儿被确定为先天缺陷,父亲及亲人决定不予治疗。而杨幂饰演的江萌,其人设是该片的核心,她当年也是先天缺陷的弃婴,但最终活了下来,且长大成人。她认为孩子需要被救助,自己就是成功案例。


这样一来,本片的视角就很清晰了,电影避免了道德制高点,以江萌的“过来人”身份入手,来探讨这个生与死的话题。(电影故事跟一起现实案例最大的区别就是江萌的人设)


注意,是“探讨话题”,而不是“回答问题”,因为这问题没有答案。


电影用了大量篇幅去表现江萌(杨幂)的生活状况,确切的说她在是生存,本身就有缺陷的她,求职中被无数次拒绝,能找一份果腹的工作已经非常不易了。而且整日操劳,医生诊断她不能过于劳累,转眼她就披星戴月的打工,用尽全身力气去擦地、倒脏水。她生活条件可以说很惨,且未来还不知道是否她能坚持下来,但起码她努力去活着。


同时,电影也从侧面描述了郭京飞饰演的父亲,当他决定放弃自己孩子生命的时候,他所面对的痛苦、所承受的绝望之情,这些都是我们身外之人难以体谅的。因为当这个孩子长大后,不但会拖垮一个家庭,其所面对的人生该是多么悲惨的世界,会承受多么大的痛苦?父母面对这样的情况又是多么的伤心?


说白了,电影所营造的观点,双方都有理,很难说对错是非。而且其中不涉及到任何法规方面,完全是站在一个于情于理的天平之上:一方面是人类所坚持的人性、人道,另一边是人类自恃的理性。


所以说《宝贝儿》所呈现这个话题,是“无解”的,更像是一个道德悖论。


从“父亲是否有权决定婴儿的生死”的问题,到“每个生命的生存权利”,甚至“安乐死”方面,就是这些大众往往会避之不谈、一旦说起便会争论不休、无限惆怅的话题,这部《宝贝儿》或多或少的都有涉猎。


且没有任何主观情绪,只是单纯的呈现故事,完全依靠电影语言和镜头呈现,杨幂偷婴儿那场戏,气氛和镜头张力十足,最终孩子的死或生,这座“伦理”的天平朝向哪方倾斜,整体带来了强大的情节推进力。


这就是隐藏在本片简单故事之下的强大矛盾冲突和戏剧张力,由此反映一个“无解”的现实。


本片的观感是很压抑的,也很揪心,不单单因为这个无解的道德悖论,更在于电影整体情绪非常非常克制,这个本该生离死别、悲悯天人的故事中,所有人的情绪被隐藏着很深,大家都是少言寡语,因为他们是一群“边缘化”的群体,代表了“失声”。



没有安全感的他们

在看这部电影之前,我原本以为本片是另一个版本的《亲爱的》,但最后却发现电影是另一个版本的《万箭穿心》。


如果说《万箭穿心》是中国平民史诗的话,那么《宝贝儿》就是一平民悲剧。或者说“平民”这个词有些笼统,电影中的视角人群,以残疾人为主,是社会的边缘人士。


关于角色,除了电影中出生缺陷的婴儿等待命运宣判之外,还有江萌为首的残障人士,寄养家庭中的留守老人。乃至故事背后,所表达他们从小到大的境遇、步入社会后所面对的困境、甚至弃婴、福利等社会话题。


这些群像化的角色中,无论何种阶层,都有一个共同点——没有安全感。


这个“安全感”是建立在当代社会的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基础上,而残疾人,外来人员,寄养关系,雇佣关系,所有一切社会关系和人类情感,都是模糊不清。


而作为处于上帝视角的观众,自然对事件的来龙去脉了解,且更能体会到这个阶层人士在人与人关系之上的孤独与飘摇。生活没有保障,未来无处安放,又无端的被人误解。一个众生相的百态就这样呈现在观众面前。


结尾两个情节让我印象深刻:


其一是郭京飞找到杨幂,木讷的告诉她孩子已经死了。


简单的一句台词,说者有意,大概是作为孩子父亲的郭京飞对她的“惩罚”:你的行为不但让一个家庭遭受非议,更无端的承受痛苦,最终还是没有救回孩子。对于杨幂饰演的江萌来说,大概只有万箭穿心的痛。


PS,电影有意淡化了舆论方面的影响,只有一个镜头表示郭京飞他们家被泼墨“杀人犯”,尤其是杨幂被抓之后到释放,这个事情被捅出,按理说会有一些展示社会舆论的情节作为加持,但电影并没有这样的情节。可能涉及到审查方面的问题,总是感觉这段情节内少了点东西,可能遇见了“剪刀”。


其二就是李鸿其饰演的哑巴小军,向江萌表达希望今后在一起的情节,江萌告诉他自己不能生育,应该去找一个健全的女子,生一个孩子过日子。


这段平静的手语对话,无声胜有声,太扎心了。杨幂的话言外之意,我们的生活都是困难,甚至连领养孩子的能力都没有。


(没有相关政策说残疾人不能领养孩子,因为在国内领养的门槛很高,像电影中的二位,双方经济状态不达标且有缺陷,是不可能领养到孩子)


残障人士的生活,就像是风中的蜡烛,那样的飘摇不定。


所以这部电影中,大家的情感都很克制,因为没有安全感,甚至不敢表露自己情感。


仅有一场情感宣泄的戏份,就是在警察局杨幂跟郭京飞对峙的戏份,这几乎是全片唯一能看到“人间情感”的段落。


加上电影冷静的镜头,展现我们一直浸淫其中的一种现实,电影以上帝视角,没有任何盖棺定论,而是留白,给了观众思考空间,去思考这样的无解现实。这种现实并不离奇,但很残酷,身处其中,我们每个人都会产生同样的焦虑和不安。



关于表演

最后说说杨幂的表演,可以说尽力了。


在电影整体焦虑和不安的氛围之下,电影的情绪渲染都很克制,也决定了角色的表演方式。


不同于我们在《三生三世》里见到的那位身世跌宕的女子,此次她饰演的江萌其实让人可怜的。化妆技术下灰头土脸的造型,且根据人设,这位少言寡语的角色眼神戏很多。很多场景中就感觉整个人是怯生生的,说话都不敢大声的样子,也从侧面决定了该角色这样“没有安全感”的状态。


我相信这不仅仅是化妆的功劳,这是演出来的。尤其是出狱那段,这位目光游移不定,感觉危机四伏的样子,整个人都是焦虑不安,演出这样的状态其实值得鼓励。


而对于口音来说,南京口音,矫正的稍显出戏。


要说《宝贝儿》没有什么大开大合考验表演的地方,因为电影的风格就是如此,所有人的状态都是内敛的,但并不是“呆滞”,因为一些上述细微的东西,角色状态对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杨幂少见的在自然光和真实市井下拍戏的电影。


彩蛋:这些我们不知道的群体和故事

最后说点题外话,之所以开篇说这样的作品更应该被大众关注,不单单是电影中这个道德悖论的故事,更因为故事背后,这群“边缘人士”,在这个世界上,这是我们完全不了解的群体,他们来到这世界上所面临的困境。


弃婴是一个大问题,杨幂饰演的江萌就是弃婴,什么样的孩子会被遗弃?就是出生先天有缺陷的残障婴儿,甚至还有女婴。


查了一些资料,如下:


★我国出生缺陷发生率在5.6%左右,每年新增出生缺陷数约100万例,平均每半分钟就有一个出生缺陷儿降生。(《中国出生缺陷防治报告(2012)》 *此报告未有更新版本)


★全国每年近100万出生缺陷儿,其中30%在出生前后死亡,40%造成终身残疾,只有30%可以治愈或矫正。


★中国每年大约有10万名儿童被遗弃,其中大多数是残疾儿童或女童。


★寄养在非亲属家庭与其他供养方式的孤儿占到孤儿总数的17.9%。


以上数据来源于《中国儿童福利政策报告(2010)》


这些是官方保守数据,真实什么情况,我们也不知道。


我记得小时候,暑期去我爸部队玩,他部队有个靶场,靶场后面有个山头就是乱葬岗,其中就有大量的遗弃死婴,也不知道是生下来就是死胎还是有缺陷被扔到的。里面好点的给你装一鞋盒,其余的基本埋都不埋,直接露天。当时我记得后山我都不太敢去,太吓人。

那时候有淘气的小伙伴用木棍把其中一个鞋盒子盖子挑开,看里面的死小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死孩子三个脚趾,四个手。。。


我们都知道外面很多偷孩子、拐卖儿童的事件,说句不好听的,TM孩子是可以被丧尽天良的人拿去卖钱的,却还有扔孩子的现象,足以说明,究竟什么样的孩子会被扔掉。


那些弃婴侥幸活下来的,被福利院收养,从小缺爱,而且这些先天有缺陷的孩子,被领养的几率很小。在我国还没有如此健全的福利制度和意识,去让一个家庭有足够的动力和保障去领养一个有缺陷的孩子。


所以就出现了寄养家庭。


我国寄养家庭大多数是在农村,政府每月拨款,寄养家庭负责照顾弃婴,起码让孩子们可以在家庭的环节中成长。农村家庭也不会亏,因为每月有钱拿,孩子长大后,可能的话可以成为劳力。但这样的比例其实不大,而且万一弃婴有些比较严重的缺陷话,寄养都无法实现。


电影中杨幂跟留守老人的关系,是寄养关系。但有个问题,他们不算法定监护人和继承人,所以电影中老人最后要被送到养老院,杨幂打算跟“母亲”一起住,为她养老送终都不行,因为他们没有法定关系,老人被认定无后,只能送到福利院。


还有,就是那些出生有缺陷的婴儿们,家长最终选择了救治,孩子活下来会面对一个怎样的世界?


我无法举例,很多社会新闻都有报道,我们也耳濡目染。只是借用心理分析医生伊丽莎白·库伯勒—罗斯所著的《论死亡和濒临死亡》中的一句话:


“对于病人来说,治疗的痛苦已经超过了对死亡的恐惧,但是对于家属来说大都会一厢情愿地抢救;更令人难过的是相反的情况。”


除此之外,就是杨幂和李鸿其所表现的残障人士的生活,前文已经说过,不再赘述。


《宝贝儿》所关注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在讲故事的同时,将一些我们不了解的事实和现象,融入在电影的情节之中,我认为这是有价值的地方。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自营经济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