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西虹市首富》论沈腾:电影里笑不出来的他,却让观众前仰后合
梦见乌鸦 2018-07-30

作为一个影迷,我喜欢的演员其实不是很多,但我丝毫不会掩饰自己的沈腾的喜爱。


我认为他是当下中国最好的喜剧演员,这是仅个人观点,有个“头文字最”的称号肯定有朋友不同意。但要论实力,沈腾这个“最”字是称得上的。


最简单一个例子,《西虹市首富》最大的卖点就是笑料,虽然该片不是沈腾的独角戏,但超过一半以上的笑料,是围绕着他饰演的王多鱼产生的。而这些笑料的形式,都是根据故事情节和桥段起承转合而来,通过角色表情和台词完成的,如此密集和形式相对单一笑料形式,对演员要求非常严格,稍有差池绝对是拖后腿的事情。


但沈腾饰演的王多鱼,不但成功的让观众笑得前仰后合,而且台词感非常好,也没有太重舞台表演痕迹,将王多鱼那种大起大落的心态演绎的淋漓尽致,这个角色换做其他人,效果真不一定,这就是演得好的表现。


对于广大观众来说,沈腾的出道时间并不长,在2015年《夏洛特烦恼》之前,沈腾给观众的印象是一位小品演员,常见于春晚。其实在此之前,沈腾在喜剧话剧舞台上已经有着十余年的深厚积累了,是集编、导、演多重身份于一身的喜剧创作者。


插一句,很多人提起演小品就觉得格调不高,这其中有一定程度上的误读。小品的艺术形式也是舞台表演的一种,只不过要求演员表演要相对夸张一些,以便在有限的时长内突然个性和矛盾冲突,可能有的小品演员不适合演电影,原因在这里,过于强调临场夸张反应。


但对于沈腾来说,本身是话剧演员出道,演小品自然驾轻就熟,这个没有问题。


而且退一步来说,小品的形式,好比一镜到底,对于演员来说就是“一条过”,对其要求最高的,还是台词和念白功底。就算小品就算对演员的表演要求不高,但对于台词的要求度,是很多专业演员都比不上的。


这是沈腾的优势,话剧演员的表演是经过系统训练的。如今很多演员都以之前是话剧演员的身份作为骄傲,倒不是话剧演员高一等,而是话剧演员往往都是真的演员,当他们真正走向大银幕的时候,会比谁都用心,因为这是他们热爱的舞台,他们热爱表演。


这么多年来,让他台词功底和表演经验都有了十足的积累,这就是如今在《西虹市首富》中所表现的感觉,这就是喜剧的实力。



喜剧的实力

《西虹市首富》是一部讽刺喜剧,主题其实很正能量的。


在王多鱼面对物欲横流的时候,也就是他获得“花光十亿”的小任务之后,主观客观因素都能反应这位角色,乃至电影主题。比如任务限定中,面对徐冬冬的诱惑,这位脑子还是清醒的。还有他为梦想买单的桥段,也是很正能量。而在任务之外,就是最后一个考验的实施,也能看出这位的毅力。


所以,对于王多鱼来说,如果没有让他一夜暴富的任务,他还是那个倔强的失败守门员,平日里就是会耍嘴皮子而已,为了生计不惜“出卖”肉体,但都是有底线和原则的。这也就决定了这位角色“夸张而不夸大”的表演风格。


这是沈腾这几年喜剧表演的代表性话题,总是能根据不同情景不同风格的喜剧作品,来找出适合发挥的表演方式,比如当时《妖铃铃》整体风格的就是“夸大”,所有人的表演都是要求那种表面上的浮夸,到了《西虹市首富》是要求夸张,而不是夸大,因为王多鱼在完成任务过程中,要把角色的喜怒哀乐都表现出现,从而强调角色特征,就是一位故作姿态的暴发户,向所有人隐瞒事实真相的小人物。


所以电影中, 王多鱼获得十亿那种触电般的激动,再到租下酒店后那种“小人得志”的心态很形象,随后“为梦想埋单”那种把钱花出去后暗暗自得的窃喜,结果当钱越花越多之后,掩盖不住的失望和愤怒,却还要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最让人喷饭的就是放烟花那场戏,本来只是为了花钱,结果阴差阳错的赶上对方的生日,当在极具浪漫的环境下,王多鱼一脸懵逼,却马上对宋芸桦唱起来生日歌。


这就是这个角色的特点,完全“表里不如一”的表现,观众作为上帝视角,一下子能够pick其中的精髓,这就是夸张但并不是夸大。


后半段两场戏,个人最喜欢。一场是“脂肪险”,王多鱼表现的跟成功企业家一样的形象,与嘴里贱贱的台词完全不搭;另一场是赎宋芸桦,嘴里骂骂咧咧的诅咒,甚至痛哭流涕,但行动很“诚实”。


沈腾将王多鱼的“表里不如一”变成了行动语言,就像这个角色的定位,一位有着亿万富翁身份的屌丝,处处矛盾,但唯一不变的就是这个角色的原则和底线。格调不高,却是一位好人。


这个角色要的就是“夸张”,但是夸张之余又不能一飞冲天,让观众觉得虚假,所以又不能“脱离现实的夸大”,在这个超现实的故事中,让观众觉得真实,因为沈腾对这个角色已经完全吃透了。



“冷面笑匠”

纵观沈腾这几年的喜剧生涯,无论是正剧还是喜剧,他每次出场都伴随着大量笑料,从夏洛到张茱萸再到王多鱼,都是如此,且风格不同。


2015年的《夏洛特烦恼》,夏洛属于那种很张扬的外露的角色。一位生活失意的屌丝,突然有了一次美梦成真的机会,毫无意外的各种“作”,前半段完全可以用那句“他们(许巍)还没火,我要火了”的台词做出总结,后半段则是回味真实,痛失所爱的那种自责状态。


夏洛跟王多鱼正好相反,后者表里不一,前者喜形于色。


角色前后状态的对比,大开大合的虚幻,到含蓄内敛的真实,一热一冷的对比,并没有让观众感受到突兀,因为他的表演完全融入到剧情之中。换句话说,就是角色状态跟着剧情走,表演方式上没有超脱角色体验,表演风格和台词容纳于故事情节之中,让观众能够感受到真实的角色状态。


2017年《羞羞的铁拳》中的副掌门张茱萸,这个角色的出场是整部电影中最搞笑的地方。


上山学艺,隐居的世外高人,这种大隐于市的设定,没想到最终出现的是这样一个角色。从一出镜的“开场跪”,到中段“红鲤鱼与驴”的搞笑台词,再到最后成为年度热词的“你过来啊”,这个角色的人设与真实形象的反差,造就了全片最搞笑的段落。


副掌门的形象就是那种故作姿态,刻意造就那种很牛逼的世外高人的形象,浑身正气凌然,实际上是个活宝。


这算是代表吧,一直以来,沈腾并没有通过夸张的表演来逗观众笑,反而专注不同作品中的人设,就像这位“有点二百五的世外高人”,不动声色,一本正经的搞笑。


哪怕是客串,也是有趣。


比如《滚蛋吧!肿瘤君》那位渣男,在新欢面前还在一本正经的吐槽前任,结果没想到自己的前任就在桌子底下。


还有《妖铃铃》中的徐大富,同样出场不多,但分量很重,承包了后半段所有笑点。


就算客串的《龙虾刑警》,沈腾饰演的前店主,出场仅有两分钟,也是这部平庸中最搞笑的地方。


这是沈腾多年以来的对喜剧表演的领悟,将这些能让观众笑出来的包袱和桥段,用自己独家的表演风格呈现出来的特点。


有人说他是“大陆的周星驰”,个人不敢苟同,因为我觉得他更像许冠文,是一位“冷面笑匠”


“冷面笑匠”,这算是对沈腾这么多年表演风格的总结,其话语、表情、肢体语言,无不透露出“笑点”。能把别人逗笑,但自己却若无其事。

沈腾就是这样,我努力逗你们笑但你们笑了又仿佛和我没关系的感觉,但你要是不笑那就是我自己的问题了。喜剧的成就、或者说演员的成就并不是沈腾一直追求的目标,相反,“如何让观众笑”才是一直以来沈腾所追求的目标。



“笑的心得”

就像《欢乐喜剧人》中沈腾那句感言:“能让大家能够笑出来,才能在第一时间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样的东西。”


这就是沈腾,从话剧舞台到春晚大舞台,再到电影,他和开心麻花的团队,始终在琢磨,究竟怎样的笑料和包袱,能让观众笑得出来,然后在用自己的表演,来输出笑点,从而完成表演风格对笑料包袱的呈现。


这里“让观众笑”,不是依靠笑话段子集、不是依靠“挠观众胳肢窝”般的夸大肢体语言,而是用将不同角色的状态,融入到自己的表演之中,自己不动声色,但观众却笑得前仰后合,这就是“冷面笑匠”啊。


从郝建,到夏洛和副掌门张茱萸,再到王多鱼,沈腾所塑造的角色形态各异,但每次都能够突破传统的表演套路,将小人物身上具有人性的一面挖掘出来,使其更贴近真实的生活。幽默风格恰到好处,从而让观众发笑。

作为一个喜剧演员,沈腾演技出众,而且非常有喜剧才华。但是更难能可贵的是,他有思想,他在思考,什么样的喜剧元素更能让观众笑,这是他的目标。


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西虹市首富》中,最后角色哭成那样,台下观众却前仰后合了。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自营经济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