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天盛长歌》陈坤X倪妮:云谲波诡为帝之道,谁是理想之光
梦见乌鸦 2018-08-22

虽然最近一段时间另外两部清宫戏很火,二位打的跟热窑一样,但俺还是PICK这部《天盛长歌》,大概跟俺的口味有关系吧,我还是比较喜欢这种偏重于谋权的大戏,当然了,也看重这套剧的品质。


《天盛长歌》改编自天下归元的小说《凰权》,原著并未看过,这里就不再多谈了,甚至改编成《天盛长歌》之后,我都不太清楚故事的走势该如何,一共70集呢,目前刚刚追到第10集,仅在这里大胆的猜测一下,谋权与爱恨之间的纠葛,将成为未来的主流。


所谓“蚍蜉何以撼动大树”,论他们是多么漠然地看这个肮脏的尘世,但最终、却只是一些渴求尘世最后一点温暖的人。




“慢节奏”下的夺权布局

还记得该剧刚刚播出两集的时候,俺上网看评论,有不少观众质疑该剧的节奏,说《天盛长歌》代入感不佳,节奏慢。


可以理解,因为这些质疑恰恰代表了如今快餐文化下观众的追剧需求,很多观众恨不得一上来就撕逼,一点不给你铺垫的机会。这并不是在diss观众,因为现在的大众追剧心态就是这样,包括我也是,怎么轻松怎么来。大家热闹起来凑一起互怼完事。


《天盛长歌》开场两集,信息量是很大的,角色众多,多方势力,前朝今日恩怨交织于一身,乍一看真的有些“腾云驾雾”,而且对台词和角色乃至情节必须保持专注,稍不留神,就会懵逼。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观众会说该剧“节奏慢”了,因为你很难在这个快餐时代,要求观众全剧保持专注力。


但话又说回来,这也是一种阔别已久的感觉,就是昔日纵横小荧幕的历史正剧之感,你不能要求一部正剧为了取悦观众,上来就是开始瞎折腾,毕竟该剧的体量在那里,《天盛长歌》在这个架空的历史中,当然也是中世纪世俗权力的游戏战争。


该剧显然不打算讲一个急弓劲弦打怪过关、撕逼宫斗玛丽苏的爽文故事,而是细细展开一盘大棋,但被网剧快节奏孵育了一轮的观众,还能这样的前期苦心经营的布局吗?


个人来看,该剧的背景就是对于汉唐大历史的象征式书写,具体而言,权谋其实不够有特点,重生、捷悟、通变才是该剧的特点。这在5、6集之后显得尤为明显。



光明之子,在那一刻就已“死亡”

开国王朝的二代们,初尝“天下”之味,意欲在皇子们的争夺中处于不败之地,无论是最终是长子登基也好,还是废长立幼也罢,这场谋略之战,从宫廷到家国,无不要印证下面这八个字: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天盛六皇子宁弈,太子宁川之间的谋权之争,至少是前几集的主线,再加上二皇子和五皇子一旁各怀鬼胎,真的印证了“相煎何太急”的说法。


个人感觉,在宁弈的人设上,编导最起码参考了《三国演义》里曹植与司马懿的故事,曹植的放浪形骸,司马懿的隐忍合一,便成了陈坤饰演的宁弈。一位在宗正寺潜伏多年,一心专注蜀锦的六皇子,看似游走于权利斗争之外,在世人面前只落得个颓废六郎,却暗中谋略布局。


从故事主线的闪回中,我们可以看到,宁弈与宁川在多年之前的纠葛,此番夺权之路,也是他逆袭,也是复仇的过程。而且比起很多谋略大戏,宁弈与太子之间,实力相差悬殊,在满朝文武中,他身边只有赵立新饰演的辛子砚而已。

而大成遗孤、血浮屠重现,是宁弈暗中布局的第一步,在天盛帝面前“如果有大成遗孤,就不会有现在的太子”这样的话里藏刀,更像是对太子的宣战。随着故事发展,血浮屠一案牵扯出来的太子声东击西的计策,以及前朝遗孀秋明缨,也将前朝降将顾衍甚至秋尚奇推向了宁弈一方。


至此,宁弈身边,构成了“哲人-王”的二身一体架构。辛子砚以阴谋筹算,顾衍则阳刚果敢,六郎离开宗正寺的第一步布局,已经初见成效,而这仅仅用了不到10集的内容。


所以,到这个份儿上,这套《天盛长歌》还叫“节奏慢”吗?


从这方面可见,人情练达、世事洞明的宁弈,可以远距离体察朝堂,也可以贴身博弈人性,之所以说这一出无限悲伤的复仇历程和夺权之路,却也是油尽灯枯的终极结束,因为在这样的谋权大战中,没有人可以出淤泥而不染,也没有人可以全身而退。


宁弈不是司马懿,《天盛长歌》也不是《军师联盟》。比起后者剧集中塑造的“少有奇节,伏膺儒教”的司马懿,宁弈的险中求胜和果断,与司马懿完全是两种人,而且并不是宁弈隐忍,是因为他被软禁在宗正寺多年不得施展,刚出来就搞出这么大事件。


且在与顾衍那场戏中,能看出他城府极深,而且可怕阴郁的面孔首次出现,与以往开朗柔美的六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所以我们并不能就这样的单纯的看宁弈的复仇历程,就说他的对立面都是纯粹的坏人。他自己也浸染在权谋之战中,以无数鲜血浇灌的康庄大道。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从光明到黑暗的过程。


贤者为王?或者真的只存在于小说之中,但恰恰这样也是《天盛长歌》在人物塑造方面的写实之处。


从这方面而言,影视剧中的男人谋权与女人宫斗,本质上是一样的。但《天盛长歌》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凤知微这个角色的存在。



她可以是划破黑暗的乌托邦之光

《天盛长歌》开场10集,凤知微戏份不算多,她与宁弈之间的纠葛,仅限于那露水相逢,以及在楚王府的故事,但在被毁的婚约背后,凤知微的毒誓或许会成为她与宁弈的第一个羁绊,而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


虽然没有看过《凰权》原著,但也仅仅了解到,宁弈的复仇和夺权的过程,也是凤知微开始崛起,救天下苍生于水火的过程,二者的立场是此消彼长的。


我不太了解《天盛长歌》对原著进行了哪些改动,但从目前来看,凤知微的人设,甘愿放弃权势,而救民于水火,倒是很符合一个的侠客初始设定。而宁弈目前呈现出来的人设,未来之路跟凤知微恰恰是相反的。


对比闪回片段中幼时宁弈的仁慈,正是这份仁爱令他输给了兄长,这个光明之子在那时开始,就已经“死亡”了。换来的是,不惜一切手段和代价,复仇逆袭的楚王。


由此看来,凤知微会成为将宁弈拉出黑暗的那个人,因为即便历尽世间混沌,也会渴求人间那一抹温暖,如同一束亘古不变的光,划破黑暗。


在本剧皇子夺权的云谲波诡之中,凤知微这个角色的存在,象征着极端的理想主义者的身份。她以深情赢得了理想主义者的胜利,这几乎只能在真空版虚构故事里才能实现。


对比很多古装剧,最终在理想主义下,圣者之人最终称王的塑造,该剧才更加真实。所以将这样的理想乌托邦形象没有安置于君王,而是放置在一位女性角色身上,才是该剧的特殊之处。


电视剧《天盛长歌》呈现出云谲波诡下的为帝之道,其实就是暗黑中的王者,寻找光明的出路的过程,所以凤知微这个角色的出现,绝然是主创对于古代谋权之战中的美好希冀式同情。


我很期待凤知微在今后剧集中的表现。


至此,很多人说该剧像《琅琊榜》,但至少凭这一点,《天盛长歌》就与《琅琊榜》的内核完全不同。唯一的相似之处,便是优良的素质,特别是服装、典章、器物和礼仪,典雅、大气、唯美、规范,乃是华夏风度。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