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风雪夜归人

#狄芳##白鹊##双cp#

#带OOC效果##大概历史背景参考王者荣耀原设定#

#封面二狗子,啊不,画人难画的#


天色将晚,时值日暮,刚停了雪的长安城显得格外安静,行人来往匆匆,却没有太多人停留,有的也是径直钻进了茶棚里,要了壶滚烫的热茶坐在桌前痛饮。
而我,就是开着这茶棚的人,今日瞧这天色并不好还冻人,正是准备待最后几人喝完就打烊关门睡觉去,没想到从雪地那头又走来了个剑客打扮的人物一头白色的长发仿佛冰雪消融了般搭在肩上,也不管我正准备关门就进了茶棚落座。
得了,又是个有故事的人。
“小二!”
“客官,不好意思这边没小二。”我懒洋洋地回了句话,顺手给他递上了壶热茶和海口大的茶碗。
“那掌柜的?……有酒吗?”这位剑客大人摸了一把茶壶似是有些不满,再看了眼那老大个儿的茶碗更是惊疑,“你们喝茶都用这么大个碗的?”
“小店只卖茶不卖酒,您要有意见就甭喝出门拐个弯儿就行,噢,您得左拐不然会掉河里头。”我把手往袖子里一揣满不在乎地做了答就准备继续去收摊子。
“你这服务态度还真是全长安城少见的差劲”
“那是,小的店名叫长安第一黑茶楼。”
“……你也别走了,在这儿坐着陪我聊会儿天吧。”
那剑客速度也是快,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摁在了凳子上给坐稳了。
他娘的,还真是个有故事的麻烦人儿。
“那也成,小的不会聊天,客官您想讲啥就讲,我听着就是,您要不想讲的传出去也没关系,等您讲完了呢,就锤晕我,反正第二天起来我就记不得了。”
我麻溜地给自己拿了口茶碗摆正了就等着他讲话,谁叫我业务熟练专当树洞垃圾桶呢。


1
故事开始,得从十五年前说起,那时候的长安还没有这个茶棚,路上的小摊点也并不多,那时候的大唐陛下倒是跟现在差不多,也是女帝武则天。
十五年前的那日夜晚,是仲夏之夜,女帝也刚刚上任,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她师从大魔导师姜子牙,但不同的是,她并不如她师父般憎恨着魔种,甚至她还以长安城,为魔种和人类提供了和平相处的场所——整个长安城一片繁荣。
然而,好景不长。姜子牙造访大唐后,对长安现状十分不满,他怎么能容忍自己的徒弟对魔种如此亲近,甚至还接纳他们?
于是,姜子牙想要毁灭整个长安。
他的不满,从不会顾及平民,他只会将错误从源头掐灭就像是当初覆灭整个大商朝一般。
等武则天反应过来时,姜子牙已经在长安城开始屠戮魔种。最强魔导师根本不是一般平民可以力敌的,更不用说在长安城安居乐业的一些贫弱魔种。
从大理丞狄仁杰每日递上来的报告,武则天看到了大唐黑暗的未来,她不能容忍这江山断送在她的手上。
必须要阻止姜子牙。
追踪了多日的狄仁杰终于跟上姜子牙新的行动,而也在这个炎热且让人觉得易怒的晚上,遇上了一个与他命运纠葛的人。
“伏罪吧,你们这些魔种不配活着!”
姜子牙这样说着,轻蔑的杀死了这些并没有什么罪过的可怜魔种,站上了一处角楼俯视着整个长安,
“迟早有一日,我将亲手毁灭!”
就在这一瞬间,一个小小的黑影不知何时潜行到了这位大陆上最强导师身后,巨大的利刃被他挥起准备斩落的时候,躲在暗处观察的狄仁杰意外的将这个魔种少年拦了下来。
“你是什么人?”
被拦下的少年抬起头有些生气得质问这个不知从哪出来的家伙,一双大耳朵甚是警觉的抖了抖,满脸戒备。
“你知道你刚才想杀死的人是谁么?”
狄仁杰并不着急回答,反而还倒过来问了对方一个问题。
“这……我,我不知道。”
少年有些恼火地答到,“反正要毁了长安城的人肯定不是好人了!”
“他是当今大陆第一魔导师,还是我大唐女皇陛下的师尊,你以为这是随意能宰杀的凡人么?”
狄仁杰不紧不慢地说道。
“我…大不了我就离开大唐呗,反正不被发现谁都抓不到我,哼!”
少年人很是倔强地回驳他的话。
“但是你舍得离开长安城?”
“你你你,你管我?……你要是告密我就削死你!”
少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抖了抖耳朵,跳进了黑色阴影中一瞬间跑得无影无踪。
被威胁的狄仁杰哑然失笑,但心里却定下了个不错的计划。
是时候回去跟陛下做个报告了。狄仁杰难得松懈地伸了个懒腰,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2
“那客官您姓狄?”
“不是。”
“那您是那个少年?”
“也不是…”
“那您……”
“你闭嘴!”
“成成成,您讲您讲……”

狄仁杰跟武则天汇报了事情经过后就开始着手调查起了那个魔种少年的事情,还好,长安城每年人口普查做的很好,作为大唐宰相调查这个是特别方便的。
“李元芳吗,居然还是个孤儿。”
狄仁杰看完了统计着少年一生生平地纸,寥寥几字不到一页,特别简单的一个人呢,但是却那么喜欢长安……
思索许久后他一个人在房间笑出声,有意思,这么个孤独的小家伙居然还敢威胁自己,这算是不知者无罪么?
为了计划,还是得找一下这小家伙麻烦。
整理了文件的狄仁杰早早的休息了,只等第二天去找李元芳说服他加入大理寺干活。
翌日,李元芳才从家里出来就被狄仁杰拦在了门口。
“你要干什么?”
“别急,我先说一下名字,我叫狄仁杰,你认识我吗?”
“……神经病。”
很好,一个完全不关注时事政治的小家伙。狄仁杰默默在心中翻了个白眼,你才神经病。
“我是掌管大理寺的,也是当朝宰相。”
“我没犯事,这位大人,您可不能抓我!”
李元芳对大理寺明显是知道的,态度马上转了个大弯。
“但昨晚……”狄仁杰嘴角扬起几分弧度,“你偷袭姜子牙的事情……”
“我、我那也不是故意的嘛,你想啊,我不是还没动手成功吗?”
“那叫杀人未遂。”
“不知者无罪对不,我虽然冲动,但是还没真的动手,您老就把我放个屁放了吧!求您了!”
“不行,你这事犯得不小。杀人未遂,让你遂了就是大事了,不过……”
“不过啥?罚款我也没钱啊,您要罚钱不如直接杀了我吧……”
李元芳可怜巴巴地抱紧了手上的小包裹。
“不过,你要是愿意跟我去大理寺工作,这罪可免。”
狄仁杰慢悠悠地说出了后半句就等对方答应。
“有工资吗?要是没工资管饭饱么……要做些什么?”
“都有,至于工作的话……”狄仁杰话还没说完,李元芳已经迅速的锁好门准备跟着跑了。
“你不好奇要做什么?”
“只要管吃管住有工资,还没有啥是我不敢干的!”
一时间,狄仁杰仿佛看到了李元芳眼中出现了闪烁的金币。
“……我们要协助陛下封印姜子牙。”
“噫?!”

后来多了个李元芳的大理寺显得热闹了很多,这位新任的密探为了每个月的晌钱干起活来特别认真,王都案件都被他认认真真记录在了小本子上,方便上报给自个儿的上司狄仁杰。
再到了后来,通过一个个布局,终于将姜子牙骗到了长安城地下的核心古井。
由武则天出面,狄仁杰交手,李元芳打埋伏偷袭才将姜子牙封印在了长安城地下核心熔炉中。


3

“这个故事蛮无聊的。”

“还没完——”

“那您继续,最好讲讲重点不然小的理解不了。”

“啧、”

 

本来这一切就这么宁静下去也挺好的,但是凡事总有意外,比如说那年长安昌盛后造访的许许多多他乡异客,再比如说在新雪消融后,长安城里多了个爱喝酒闹事的剑客。

他有着卓越的剑术,和一张惹得众多姑娘惊声尖叫地帅气脸庞,只不过,那时的他太过轻狂,也太不把他人放在心上。或许他没有遇上一些刻骨铭心的事情是无法改变这种性子的吧——

这个剑客是名满大唐的剑仙诗仙,所赋之诗皆是脍炙人口地佳篇,但却对整个大唐的青年才俊都不屑一顾,他追求着诗与剑的极致,也怀抱着一份他人并不了解的仇恨:他憎恨着大唐的繁华,他想向着太平盛世复仇,只因为一个来自家乡的承诺。

然而那时的他并不知道自己几年前的事情已经完全动摇了这个长安城的根基,几年前那精彩绝艳的一剑虽是与他人比试而在朱雀门上的留下的痕迹,实际上却直接伤到了核心熔炉的防护,从而直接破坏了姜子牙的封印……

他这第二次闯入长安城就如同初春的一场暴风雪,一瞬间卷潋了整个长安城的宁静,刮起了一个无法预知未来的巨大风暴,他直接杀上了皇城,他想干掉武则天。

当然,他并没有成功,或者说是一败涂地,只不过女帝并没有出手干掉他,反而放了他走,任由他踏着消融之雪闯入又踩着凛冽得新春寒风出入皇城。

这是他败后酗酒的第三日,整个长安的杨柳开始抽出新芽的日子。

剑客从医馆里出来后直接无视了身后医者一再叮嘱的要忌酒,直接走进了一家酒馆里做下来要了壶烫口的烧酒。

“王都密探吗、你都跟了我三天了,有何贵干?”

取出了瓷杯盛了半盏酒的剑客目光落在了酒馆角落的一处阴影上,带着三分嘲讽的语气问道,

“不曾想过长安的密探竟是一只耗子,这隐藏身影的功法倒是不错,若不是白常来这酒馆对一里三分地过目不忘也是被你骗过去了。”

“……”

并未得到回应的剑客竟是直接将酒泼向了那块地方,果不其然,一个红色矮小的身影一瞬间蹿了出来躲开了这道酒水,一瞧竟是个小孩子模样的魔种,一张小小的包子脸上写满尴尬,脑袋上一对大大的鼠耳,两边还扣了个金环,其中一侧挂着的铃铛时不时随着耳朵抖一抖发出清灵地声响。

“抱歉啊,我只是奉了狄大人命令来跟踪你的,可不是什么变态。”

小家伙显得有些拘谨,“你现在可不能打我,你打我算是殴打公务员,是要被抓起来的!而且你打我我就哭,反正我打不过你!”

这小东西说的都是什么玩意,我像是会欺负小孩子的人么?

剑客突然觉得很头疼,这算什么?长安城的密探就是这么个小孩子,虽然是个魔种,但是感觉不到半点威胁是什么鬼。

“那你的狄大人有告诉你为什么要跟踪我吗?”

剑客虽然知道女帝会遵守那个跟自己结下的约定,但他并不觉得别人会认可他这一次的大闹皇城,比如说那个当朝任职了宰相和大理丞的狄仁杰。

“这个……他说你可能会给长安城搞事,所以让我注意着点,反正这两天也没什么公务,所以我来履行一下职责。”

小密探挠了挠头甚是认真地回答了他的疑惑。

“这么说,他说什么你都会去做了?”

剑客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打量着这个小家伙,心里想的却是为何朝廷能让一个魔种这般尽心尽力的为了人类的世界工作呢?还是这个倒霉的小家伙被洗脑利用了呢。

“因为有钱啊!啊,不对,我是为了守护长安!”

“噗嗤——”

剑客第一次被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小家伙逗笑了。

“你笑什么啊?要活下去钱很重要的好吗!”

小家伙比划着圈的模样仿佛是想要表达什么,然后被从酒馆外进入的大唐治安官狄仁杰直接提了起来。

“啊呀,狄大人!我可什么都没说,您别对我的工资下杀手呀!”

意识到来人后的小家伙刹那间变得十分委屈。

“你要——”然而剑客却无心于这二人之间关于工资云云的事情了,看到狄仁杰的时候他已经进入了戒备之中,毕竟此人的危险性可是全大唐也排得上名号的。

“我无意动手,此番前来只是为了告诉你一件事,即日起离开长安城。”

狄仁杰也没有理会自家密探对工资的惊恐,而是对剑客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哦?凭什么。”

剑客脸上挂起了一抹冷笑,“怎么,大唐又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这便不劳李兄挂心了。”

狄仁杰瘫着张脸不咸不淡地做了个捞不到半点情报的回答,带着那魔种密探离开了这家酒馆。

 

4

“所以说客官您是这个剑客咯?”

“我……并不记得我是谁。”

“你不记得自己是谁还能记得这么长的故事?”

“你话真多。”

“那小的先谢谢您的夸奖了,对了,那个小耗子密探就是之前讲的那个偷袭姜子牙的李元芳么?”

“……对。”

“那成,您继续。”

 

后来那个剑客并没有离开长安,而是继续在疗伤的医馆居住了下来,反正那医生也并没有嫌弃他。

实际上这个医馆在长安城并没有什么名气,住着的人也是一个从远方而来的医者,名为扁鹊,怪异的肤色和奇怪的发色导致常人都不敢接近这个医馆更别说是求治疾病。

而这位剑客在这儿住下来也算是一种命定的缘分,毕竟他是当夜离开皇城后一脑袋扎在了医馆边上的垃圾堆里,被误以为门口多了具尸体的医生直接捡了回去,准备开刀子解剖时发现他还活着才不情不愿的救回来的。

“你嘲笑生死,又妙手回春难道不矛盾吗?”

剑客对扁鹊也充满着疑问,结果得到的回答却是

“生者自当生之,死者本应消亡,此消彼长方为天道,操纵生命愚不可及。”

虽然剑客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实际上却一个字都没有听懂。于是他就一如既往的无视了医嘱,出门去了长安城的酒馆里落座喝酒醉生。

其实谁都没想到,他去酒馆除了借酒消愁,还是为了找没事跟踪着自己玩的小密探聊聊天,或许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地情愫导致他倒是对这个孤身一人在长安奔波的小密探产生了几分共鸣感,只不过他想复的是楼兰,而这小家伙想守护长安。

但或许是出了什么事情呢,他已经连续三四天没见到过这小家伙了,找不到人开口聊天反倒使他开始借酒消愁愁更愁,直到一个小小的身影蹿到了酒肆内跳到了桌前。

“剑仙大人你咋还不出长安城啊!”

一如既往的开场白,王都密探放了三四天剑客鸽子总算出现在了他面前。

“我为什么要出长安?”

剑客也如同往常一般给予反问。

“你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小密探难得露出了严肃的神情。

“你担心有人要杀我?”剑客戏谑道,“长安城内可没有多少可以杀我于反掌内的。”

“这个倒不是,只是……”

小密探有些为难,像是想说什么又生生憋住了一般。

“你,小心钟馗。”

留下了这么一句话的小密探就这么走掉了,让这一日一头雾水出来的剑客又得到了个新的谜团。

钟馗又是什么人?

随手扔了酒钱就回了医馆的剑客显得愈发苦恼,瞥了眼在解剖不知道打哪拎回来的尸体的医生后,他选择在庭院舞剑解闷。

“……举杯消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

“你似是有不解?”

在剑客刚沉入思绪中时,医生冰凉地声音却打断了他的混乱。

“你可知钟馗是何人?”

“长安城宵禁后地治安者,或许我用另一个名字称呼他你会更清晰——朱雀门。”医生漫不经心地作答,手里晃着一个药瓶,“听说整个长安城的建立都是因为地下的熔炉之力,而那个力量便是钟馗,他是长安城的守护者,他可化身长安城的一砖一瓦,但朱雀门就是他的关键处,一双注视人间的眼睛。”

“但李元芳却告诉我要小心钟馗?”

剑客有些自嘲地说道,“难不成为了报当初我门上的一剑之仇?”

“要下雨了。”

扁鹊讲完钟馗之事后便将药瓶抛到了剑客手中头也不回地进了房间内,

“明日早中晚各服一帖,此为药酒。”

药酒?剑客掂了掂手中的药瓶子,正准备收好的时候却被忽如其来降下的落雨淋了个正着。

要下雨了?难道是——

剑客抬头看向乌云匆匆密布地天际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5

“所以说不定您是个想要当剑客的医生咯?”

“掌柜的我希望你能闭嘴。”

“好吧好吧,您继续~”

 

等剑客明白过来的时候实际上已经是太迟了,那天突如其来的暴雨就像是崩解了的地下封印,霎时间冲垮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安全防线。

等那个带着古怪而强大力量的老人站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方才感觉到了来自远古的威压,他想起了那个关于大陆上最强魔导的传说,这个人为何会成为传说?而整个长安为何又如此古怪?

剑客觉得自己大脑运转从未有一刻如此时般清晰,可是,这个人找自己又是为了什么呢?

“你,想毁了长安城吗?”

姜子牙在剑客面前只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剑客一瞬间脑海里又浮现了一个女子凄美的笑容和最后那一句带着绝望的感谢,可随后他心中浮现更多的是整个长安地繁花与每个平头百姓幸福的笑脸——

“你不想楼兰吗。”

老人淡漠地声音带着百分之百的确定,仿佛是来自他内心深处的质问般一瞬间击碎了剑客所有心里防线。

楼兰——这份被潜藏在酒醉之中的故乡梦,被无可替代地激发了出来,是啊,一切都是因为楼兰,所以自己才会杀上皇城。

可也是因为楼兰,自己才会败落不是么?

“为什么选我?”

剑客出奇冷静下了自己的情绪,反而问出了连他自己都觉得惊奇的问题。

“强者生存,弱者灭亡!”

留下最后一句话的老人如同云散去一般消失在了他面前。

接连下着的暴雨冲刷着黑瓦屋檐,剑客出奇安静地盯着那如同银丝织成的雨幕发呆,宛如一个坐在檐下竹廊的雕像,一动不动。直到医馆地医生扁鹊拿着新收获的药材从他身边路过,他才从沉默中惊醒过来。

“你在药酒里放了东西?”

“嗯。”

医者点了点头,理所当然地回答了他。

“谢谢。”

“呵。”

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接受自己的谢意,剑客只看到一个转身离去的身影,耳边只有略带了几分不明意义的鼻音声。

还真是个奇怪的医生。剑客心里这么想,又猛地记起了一个自己下意识都会去忽略的疑问,这个医生究竟是什么人?

我又是在怀疑什么?剑客开始嘲笑起自己的内心,什么都去怀疑,自己何时变得这般的疑神疑鬼了,这个医生的身份对自己是否很重要呢?其实也不然吧,如果他真的要谋害自己,早就可以动手了不是么,至于真实的身份又何必去追究,总而言之他只不过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已。

有些谜团挖掘下去根本没有意义。

剑客有些感叹地走入了房间内,自己因为多疑而不离开长安,等最后的真相出现在面前却又手足无措,这算是作茧自缚吗?江山美人,红颜枯骨,金玉砖瓦实际上哪样不是转瞬即逝的,楼兰也好,大唐也好,错的或许不是征战胜败哪方,而是这苍茫的世道吧。

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

剑客解下腰间的酒壶将酒一饮而尽,走向了在客房里调试着新药剂的扁鹊。

“你想离开长安?”

“嗯,在此之前,我还有事情想……”

“因为楼兰?”

“不,因为长安。”

“你终于悟了。”

“承蒙夸奖,今晚我要入皇城。”

“桌上的药是最后一剂,活着回来。”

“好,等我。”

剑客离去后,整个医馆依旧是一副死气沉沉地模样,仿佛随着节气变化也入了秋般,生气渐消。

 

6

“啊,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什么?”

“你肯定不是姜子牙咯。”

“废话。”

 

趁着细密的夜色在长安街上快速前进地剑客发现了整个内城都陷入了诡异的静谧,宛如被人下了什么奇妙的禁令,就算是宵禁也不至于连活着的气息都消失了。

唯一解释就算,长安内城没有活人。

姜子牙已经开始着手他的计划了,一周,整个大唐将会被改变成新的世界也说不定。

武则天,你不是为了你的理想之国借到了远古魔王之力吗?你的誓言为何无法应约在这些平头百姓身上?剑客嗅着空气中那浓郁的血腥味,心中又一次被愤怒填满,这无声息的屠城是何等残忍。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剑意乘着诗情,一剑带着剑客贯穿着长安到西域的思念生生打破了朱雀街的防守,进入了皇城之中。

焦土、断墙、随着雨水滴落在地上的纷扰血迹。

整个皇城俨然是炼狱一般,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就是大陆最强魔导的真正实力,怎么可能……

如果姜子牙这般强大,又为何会被轻易封印在地下。除非——

“徒弟,你以为这一切的计划是掌控在你手中吗?东方的大劫难,为师如何能让你一个变数成为失败的诱因,为了这红尘大劫,我已经做好了十全的布局。”

老者声音如雷般在皇都上方出现,剑客抬头就见那空中高悬地一朵轻盈浮云带着些许法术的光芒,那是姜子牙,而皇城那头鼓楼顶上一身红白龙袍加身的女人点足落在屋顶,一双凤目带着君临天下地气势抬头看着她曾经的师父,朱唇轻启的吐出了四个字:

“那便来战。”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老夫教出来的徒弟,那就让为师看看你的义吧!”

姜子牙动辄百丈法阵在长安皇城出现,砖墙石瓦都在不断地崩裂着。

“李兄!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在剑客观战着天上的时候,治安官和他的密探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身边。

“你们也要跟姜子牙拼命?”

剑客并未作答反而是问起了二人来意。

“肯定拼不过啦,但是我们觉得救下陛下还是有希望地。”

小密探似乎根本没把危险当回事,很是诚恳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你们明知道不会赢为何还要、”

“那你不是也跑来了么,为了长安城啊,还有我的小钱钱。”

密探李元芳笑嘻嘻地回答了他道,仿佛根本就不在乎自己正面对上那可怕的人会不会死。

“为了长安城。”

治安官依旧面无表情,但话语间却并未如他表面流露出的冷淡一般,

“既然你跑来多管闲事,不如元芳你带着这家伙出去吧,陛下之事由我一人来也可。”

“狄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小密探一瞬间显得十分紧张,“说好了一起行动的,你跑了,我怎么办?护国公还没回来,你一个人对上姜子牙没有胜算啊。”

“没关系,加上你胜算也并不大,不如我一个人偷袭还有……”

“不行!你死了谁给我发工资。”

小密探不管三七二十一打断了狄仁杰的话,直接扯住了对方的裤腿就是不让走。

“你们,李某可没打算离开这儿。”

被忽略的剑客略感不开心,自己很弱吗?

“对啊,狄大人这家伙不是很强吗。说不定我们一起就能救出女皇陛下了。”

李元芳从善如流地想到了拉着这位剑客一起下水。

“不行!”治安官眉头一皱否决了李元芳的提议。

“我想来去恐怕你还拦不住。”剑客嗤笑道,一剑横向天,踏着那萧瑟的秋风竟是直接腾空跃入了皇城半空的一座鼓楼中,不到片刻,在武则天与姜子牙混战中,一道雪亮地剑气仿佛能撕裂苍穹般在姜子牙大阵之上出现。

“大河之剑天上来!”

“是你?!”

姜子牙跟武则天不约而同的停下了动作,一个眼中是惊讶,而另一人眼中却是淡漠。

“你不该来。”

武则天执掌手中的皇权印章,注入魔力积蓄起了自己的力量。

“我不来你的部下都保不住。”

“他们没走?”

武则天仿佛听到了什么特别糟糕的事情一般瞪大了眼睛。

“内城的人也全数战死。”

剑客踩着风在空中如同泼墨作画般一剑剑划破姜子牙聚起来的数个法阵。

“你为什么要来,你不想看着长安破灭吗?”

“我不想再看到楼兰了……倘若是大漠,那便由风沙尘封了结往事吧。”

“朕不会感谢任何人。”

“无妨。”

剑客笑了,青莲剑出鞘直指大陆最强魔导,

“我现在只想挑战最强之人。”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那也是因为是火,但若当实力差距天差地别时一切跟笑话有什么区别。

能从姜子牙手中逃脱并不是因为二人何其强大与姜子牙两败俱伤,反而是因为钟馗在关键时刻打断了姜子牙的禁咒发动,剑客从未见过一座城发怒的模样,或许今日不闯入皇城一辈子都看不见,地动山摇地颤动,仿佛是什么要从黑暗的最深渊处醒来了似得,大唐隐藏在黑暗之中统治着死者亡灵的力量在黑夜终于走出了阴影。

诡异的蓝色砖瓦从地底最深处冒出将吟唱着灭世咒语的姜子牙狠狠禁锢在了一城之中。

“快离开这儿,你们只有三天时间。长安城,交给你们了……”

何等疲惫不堪地声音,就像是将死的亡者在催促着什么。

藏在暗处的治安官狄仁杰和密探李元芳赶紧带着浑身浴血的剑客与女帝匆匆的跑出了朱雀大街,一路遵循着李白指挥来到了长安城那最偏僻的医馆。

医馆的门,如同在等待他们似得,在几人赶到时被刚好打开,一个肤色异于常人的男子从门内走出,正是医馆的主人扁鹊,看到这一行人,他难得露出了个无奈的表情,

“我倒是没料到会这么多人。”

“你是……”狄仁杰盯着他看了许久惊疑不定的想要问些什么被医生摇了摇头阻止。

“随我来。”

扁鹊带着这四人绕过前堂来到了医馆的后院把两个差点断气的伤者安顿到了病房中,才开始仔细的着手治疗。

“陛下她……”

“都能救。”

扁鹊低着头处理着剑客身上的伤,随口回答道,

“你们先去休息。客房在隔壁。”

虽然很担心女帝的伤势,但狄仁杰也清楚扁鹊究竟是什么样的医生,所以还是听了他的话带着李元芳离开了这间病房。

是夜,处理完了二人伤口的扁鹊静静凝视了依旧未醒的剑客许久,才独自一人步入秋风萧瑟的庭院之中自言自语道:这场秋雨有些许凉骨。

 

7

“所以这一战算是赢了还是输了?”

“惨败吧。”

“那可真是可惜。”

“事端因谁而起,当以谁结束吧。”

 

三日之期,是长安城最后守护者为他们争取的时间,但是众人都知道已经没有人再可以敌过姜子牙了。

武则天借来的魔王之力总有用完的时刻,再强大的魔王,到头来也不过是姜子牙的手下败将,只不过千年之前败一次,千年之后再败一次而已。

而算上其他几人的力量,谁无法打败姜子牙。

那绝对的实力,就像是时间的恒定般无法逆转。

这是约定期限的第二日。

死寂在房间内久久不离开,四个人一个个沉默着,谁都不知道在这三日之内做点什么才能挽救约定期限后将来的大劫难。

“如果说还有翻盘的可能就只有一个人了。”

率先打破了沉默的是武则天,

“这个大陆上的另一个传说,活了千年却不知踪迹的一个人……”

“庄周?”

对于能回答出这个人的狄仁杰,武则天并不觉得惊奇,而是点了点头,“只有他的力量才能把姜子牙重新封印起来。”

“但是谁都不知道他在哪吧。”

李元芳提出了很切合实际的问题。

“不,那个人在稷下,我曾经去稷下的时候遇到过。”

剑客很快给出了这个传说之人的行踪,

“他从不接近他人。”

“不,他只是不将力量给他人所用。”女帝摇了摇头,“我想去稷下跟他做个交易,重新封印姜子牙。”

“陛下不可,此行危险不定,大唐不能没有陛下。”

狄仁杰立刻出声。

“狄卿,若是这天下没了朕还有后来者,以我之力量封印我的师尊也算是最后的循理吧。”

女帝叹了口气,反驳了狄仁杰的话。

“那不如让臣代劳吧!”

狄仁杰依旧执着的想要阻止。

剑客看着争执的二人,不知该作何言语,却见一直安坐在凳子上的小密探悄悄起身返回了自己的客房。

 

“元芳,你要去哪?”

“啊,是剑仙大人啊,我准备去稷。”

“可……”

“剑仙大人,你也没有家人了吧?”

“何出此言?”

“长安城就是我的家啊,我不想看着他毁灭。更何况,还有养我吃住的狄大人和女帝陛下,反正我孤苦一个人,牵扯不到太多呀,前去稷下不是更好合适吗?”

“但稷下那边……”

“我啊,虽然很讨厌一个人,但是想想为了那么多人的话,牺牲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了吧?再说,我也不想永远见不到狄大人啊,活着受罪也不见得是幸福不是么。”

“……”

“那么,请答应下我最后的请求吧,不要在今晚告诉他们我已经离去就好了,最后的话我已经写成书信,明日你交予狄大人就是。”

 

入夜,秋寒渐浓。

众人再次一起吃饭时,却发现桌上少了个人。

“元芳呢?”

武则天隐约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

“或许是出去玩了吧——”

剑客低头扒拉着饭碗,把表情隐藏在了阴影之中,他没法告诉他们,小密探已经独自踏上了稷下的路途。

“那就让他好好放松下吧,这几日也是辛苦他了。”

狄仁杰虽感觉到了不合理,但还是选择了相信。

多么可悲的信任。剑客迅速的吃完了饭走出了这个房间,却正好遇上了从后院提了几株药材回来的扁鹊。

“他走了吧?”

“嗯。”

“你不该帮他隐瞒。”

剑客苦笑了一声,并未作答,而是直接走进了另一间客房内。

烛火摇曳着,整个房间都显得昏暗。

他从袖口取出了小密探给他的信封,橘色地灯火亮光映透了薄薄地信封与纸张,隐约能窥见几个字

“别担心我啦狄大人,我只是帮您办工作而已……记得给我加工资哦……元芳啊,最喜欢狄大人啦!”

“痴儿啊。”

剑客轻叹一声,将信封压在烛台下吹灭了火柱。

 

8

“他走了?”

拿到信封的狄仁杰显得出奇冷静,但手上攥着信的力量却出卖了他的内心。

“嗯。”

剑客点了点头。

“狡猾的小家伙、”武则天轻声自语,看向医馆窗外那路的尽头,“明天,不能输。”

 

另一头,四季如春的稷下学院迎来了个特殊的客人。

那冒失的年轻魔种闯进了学院后被当做了入侵者追杀了好久,他遍体鳞伤的继续前进引起了三贤者之一老夫子的注意。

“你是何人?”

“我是大唐的王都密探李元芳!”

“哦,长安城来的人,你来我们学院做什么?”

“我来找三贤之一的庄子。”

“你找他做什么?”

“为了长安城。”

老夫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轻易放行了,或许只是因为少年眼中那比山更坚定的执着吧。

稷下学园虽然构成复杂,但庄周所在之地并不难找,跟着指引的路牌,李元芳很快就找到了这个传说之人——庄周。

他在一片如同梦幻般蓝色洞窟中睡得正香。

李元芳小心翼翼踏入这一方天地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一个飘渺的声音。

“离开这儿。”

“你是谁?”

小密探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反应过来,目光不确定的看向那个跪坐在巨大鲲鹏上的蓝色身影。

“吾名庄周。”

“那就没错了,我是来找你帮忙的。”

等到了那声音回答的李元芳显得很愉悦。

“我不帮任何人。”

或许是受到了小密探情绪影响,这个声音也稍稍显得柔和了些。

“我不会让你白帮忙的!我可以把我的工资都给你啦,你就帮帮我拯救一下长安城好不好?”

小密探天真的放下了手中的包裹,认真地说道。

“黄白之物,不过身外尘土,一人之城拯救的价值远超这些。”

“那可怎么办,女帝陛下说除了你,没人打的过姜子牙啦!”

“你若借我力量,我便可以帮你。”

洞窟处的蓝发青年缓缓睁开了眼睛,一双金色的眸子看着小密探,不带任何的感情。

“借力量?怎么借?”

“化身封印,永远沉眠。”

“如果我永远封印住,那姜子牙一定会不会在破坏长安城了对不对?”

“嗯。”

“这个封印可比女帝陛下做的靠谱多了。”

“你愿意?”

“我愿意。”

庄周怔怔地看了少年很久,最后又闭上了眼睛,

“好。”

 

9

“所以,最后你们还是打赢了?牺牲了一个小密探。”

“大概算是赢了吧,谁知道呢。”

 

三日后。

晨雾浓重的长安,笼罩着不详的阴云,普通的百姓们还在东西市集往来,谁都不知道这一天将决定长安城的存留。

落叶堆积满了整个医馆的小院,风带着残叶路过了这个苍凉的地方继续向着远方前进,做过休息的女帝跟治安官都已离去,他们现在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永绝后患地去跟姜子牙战斗,直到一方永远不会再出现。

剑客捡起了一片完整的黄色落叶别在了窗口,正准备出门却被医生拦了下来。

“你真的要去?”

“他们两人,就算是被封印住的姜子牙也没有胜算吧。”

“你知道庄周的事情?”

“我去过稷下。”

“为了楼兰?”

“对。”

扁鹊沉默了很久,一双淡漠地眼睛闪过了一抹奇怪的情绪,但却终究是侧身让开了路:

“你的伤还没好。”

“我知道。”

剑客突然笑了,他凑近了对方靠在耳边轻声说道,“我相信你,有所准备。”

扁鹊愣了几秒,第一次露出了无奈的苦笑,转身走进了医馆内堂拿出了瓶药递给了他。

“如果十年后你还记得我,你便回到这个庭院就好了。”

剑客接过了瓶子潇洒的转身离开了医馆,剑气卷起的风惊乱了一院地狂乱落叶,仿佛在编织着送别的舞。

“真是可悲的信任。”

看着那个白色身影彻底消失在了路的尽头后,一句叹息方才出口。

 

将药一饮而尽的剑客追上了先行的二人,一同站到了朱雀门的结界前,里面的老者还是那么的充满精神,仿佛这三日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你们来了。”

苍老地声音从结界那头传来,随着这句话,那深蓝色的结界寸寸开裂,踏着云走出的太古魔导又一次站到了面前,

“来吧,让我看看你们的力量。”

又有多少人见到了那一日天边突然出现的古怪极光——

那场在朱雀门的战斗,代表着毁灭和制裁的光落下时三个人的顽抗,被女帝用尽毕生法力放出来的国运图腾乘着那一道石破天惊的剑光与最后的一个束缚术法将姜子牙的禁咒整个破坏后,一道从天边而来的梦幻蓝光如同星河溅落般落在了这个太古魔导身上。

无数地透明蓝色蝴蝶随着蓝光飞舞,缠着姜子牙结成了一个巨大的封印,然后逐渐缩小彻底消失成了一个漂亮的蓝色凤尾蝶往着天边最远处的方向飞去。

“是庄周出手了?”

武则天恍惚地问道。

“不、是元芳。”

狄仁杰抬起头视线追逐着那只蝴蝶,直至天际,“陛下,此战结束后,我想去一趟稷下。”

“准。”

但两人都没注意到在姜子牙消失后,剑客也随之离开,进行了一场没有目的的旅行……直到一日沉入了梦境久久未曾醒来。

 

 

 

“还真是草率的结局啊。”

“是啊。”

“所以客官您来这儿就是为了讲个别人的故事给我听?”

“其实我想问问,开在这附近的医馆去哪了。”

“您是指那栋楼吗?”

我指了指茶棚后头的房子问道。

眼前的这位白发剑客点了点头。

“那是我家啊。”

“……”

“客官兴许是记错了吧?”我微微一笑对他说道,“这长安城可大着呢,您不妨多转转?”

“那,掌柜的你可知什么东西可以死而复生?”

“凤凰血吧。据说是朝歌遗迹里才会有的东西,客官打听这个又有何用?”

“我就问问,你倒是懂得真不少。”

剑客眼中闪过些许失落就转身离开了,门外北风卷雪荒草枯,看着煞是冻人,我赶紧在他离去后拉紧了门帘。

“承蒙夸奖,这大雪纷纷,小的就不多送了!”

 

桌上茶水尚温,我随手倒入边上的废水桶中,少了人品尝,那就算不得是一壶好茶咯,不过既然人都找到这边来了,也不知是什么样地执着啊。

“你真的就不愿出来与他相见?”

我隔着茶棚和后面房子大堂相通的门帘问门后之人道。

“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你该知道的,这副身体在我遭师父暗算的时候就已经不行了。”

“你不是还有凤凰血么,只要你向我……”

“操纵生死,愚不可及。”

“鬼知道我为什么要从稷下出来帮你。”

我自言自语地熄灭了这个茶棚最后的灯光,随手招了只带着幽光的蝶绕在指尖为我照明。

哦,对了,我就是庄周。

那个跟李元芳做了交易的倒霉三贤者之一,我本想在稷下做一辈子的梦,却因为欠了个人情被一个叫扁鹊的人拉到了长安城的破医馆前为他挡一场有缘无分地情债因果。

既然那个名为李白的剑客没讲完整个故事就让我补上最后的一小个故事吧。

 

10

我也记不清是二十年前还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稷下闯进了一个灰头土脸的小子,恰巧掉在我面前,虽然被学院防卫的机甲伤的满是口子,但好歹还有一口气,我就顺手救活了他,但他的身体却并不能为他的寿命服务,于是他醒来后向我做了一笔交易,他告诉我他有从朝歌遗迹里找的凤凰血,尚存三滴,他想用一滴太古凤凰之血与我做交易,让他活下来复仇。

我同意了,但没想到的是他的命并不能让我转化凤凰血的力量救活,或者说,他的命运维系的不仅仅是这一滴血,所以交易是失败的,我只能为他延迟一年的身体行动能力,剩下的只能让他靠自己活下去了,但倘若三滴血都用掉或许续命效果会更好。

然而他拒绝了我的要求,反而提出了就当我欠他个人情就离开了。

我也只能放任他走,因为他心中只有仇恨,凤凰血的效果就不会被激发。

起死回生总有副作用,但我还是告诉了他,倘若予人食用可使其起死回生,但一个月后他就会浴火重生被改造成凤凰血脉,拥有永生不死的能力但是将会忘掉对他最重要的一个人。

但命运总是那么爱捉弄人,喝下了凤凰血的人并没有忘掉他视为最重要的人,而是忘掉了自己是谁——

 

“你何必当初许下个归来的承诺。”

“我以为,他或是记不得了我,或是记不得了他人而已……”

“那还真是可悲的信任。”

—end—


推荐文章
评论(31)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