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2017.6.10 灯塔记二
Raing 2017-09-24

在北卡萝莱娜荒芜海滩上的茫茫黑夜里从我头顶上如潮水一般涌过、一圈一圈每次都忠诚地按时返回到我所在方向的灯塔的光,在我一不留神之间,原来自己已经循着它,在心中的黑夜与白昼不断交替的旅程里,一路走了这么久了。

我们登塔的这个白昼,赶上了大好的温晴天,然而我们在买票的时候还是被工作人员提醒:过一会儿登塔的时候,没准塔顶瞭望台的风会太大,以至于不再能允许我们上去。越高的天空里有越烈的风。

原来,抵抗大风是灯塔作为一座高塔,一种日常的需要。

柏迪岛灯塔始建于1847年,历经重建两次、大修一次,2013年才开放给旅游者。灯塔每20分钟开门一次,一次只能放进8位游客,进去就知道为什么了:塔里头的十二层回转楼梯,一圈一圈从塔底盘旋而上的钢铁,只在每层的平台处才与塔身固定。我这个中等体重的人踩在铁梯上都能感觉到微微的震颤。每圈铁梯都不允许两个人同时站在上面,是塔里的规矩。可能在设计的时候只考虑到需要承受守塔人一个的重量吧?近年来,这些铁梯也辛苦了。

 

不久我们就到了塔顶,有工作人员看守着放塔灯的部分,也像导游一样为我们讲解灯和灯塔。在白昼里休息着的塔灯,看上去是特别安静的样子。我凝视着它,突然听到工作人员在一旁说:灯泡的功率其实只有一千瓦而已,之所以放射出去的光束会那样的强烈、集中和明亮,是周围的这一圈用于透光和反光的棱镜,设计得特别合理,才造成的。

哇,我不晓得是应当感叹这棱镜设计的精密和奇妙;还是考虑到棱镜自己是不会发光、无法产生能量的,所以其实我应当惊叹这一千瓦功率的亮光,平时意识不到,然而其实是这么伟大的东西。而棱镜所做的,就是尽量减少了这光能的损耗,尽可能集中地把它传送出去,以至于世人能够看到:原来一千瓦功率的光亮,本该是这样的强大!在无星无月的黑夜底下,暗沉沉的、密布暗礁的水域之上,它是这样的温暖和美丽!

我所带来看灯塔的这一群留学生和本地朋友们,有的趁着久违的暑假来到美国和游学的丈夫团聚,两个人还不晓得毕业以后要去向何方;有的刚刚被莫名其妙地解雇,一边找工作一边惴惴着自己是不是应该现在就离开这个国家;还有的终于从政府获得了等待已久的残疾人救助金,生存的问题解决了,然而攥着大把的时间不知道自己的余生要做什么,有一百个想法却不知道到底要往何处去。生命中总有某些时刻,我们行舟在无星无月的黑夜底下,暗沉沉的、密布暗礁的水域之上。或许是你、或许是我,或许就是现在。

我们在沉默的塔灯和同样沉默的棱镜底下合影,我想:基督徒都知道,上帝的爱和旨意在我们的心里活着,因此我是他的容器,就好比手套是手的容器一般。我惟愿自己这个容器是透明的,以至于天父的光明和温暖能够从我心里,无遮无拦地照耀出来;然而现在我知道,若是不仅像个玻璃罩子,更如这棱镜一般,就更加好了。

推荐文章
评论(5)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