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圣迭戈记.四
Raing 2017-04-08

明煦温柔,是记忆里的圣迭戈海滩留在我皮肤和心上的感触。或许世界各处的许多海滩同样当得起这四个字,不过没关系。在我生命中一个重要的时刻、许多许多年以后仍然将会不断回想的明媚的上午,与我重要的人一起,若无其事、说说笑笑地在那一处海滩上漫行而过,于是那一时一地的光景,对我而言,永远地变成特别的了。

寻找泊车位的过程出奇地顺利——我们并非刻意,然而出行的时间确然避开了游客高峰时段。事后想起来,完美的天时地利人和。与海滩一个街区之遥的地方,矗着一座高大的红砖教堂,建筑物沿着一条窄窄的街,街边齐整地停着一排车子,首尾相接一直排到街口的地方,恰好甩出一个空位,使得车技二把刀的我,不需要演练传说中的侧方位停车也能顺利停靠进去。我们爬出车子,仰头看看高大的教堂和镶有十字架的尖顶。两个路痴,这样子无论漫无方向地走多远,举头一看就能够知道要怎么回家。

太阳光温暖地照耀着,在加州的二月,既不耀眼也不灼人皮肤。我和大舅两个,沿着灰白的窄街慢慢地走下山坡,窄街两旁是一幢一幢小小的、拥在一起的被绿树掩映的住家房子。我们很怡然,我的心神只在吸收周遭的景色,没有多想什么。然而记忆的美妙之处,就在于闭上眼睛,你可以一遍一遍地回到那时那地的那一条窄街上去,与如今不在身边的人,再次同走这一遭。再走一遭的时候,我的脑子里涌上很多更加久早的事情,与这一处回忆相叠。在我的大家族里,众多的亲人当中,这一位长辈是我所亲所爱的。他辅导幼年的我学习奥数。在亲人大团圆的饭桌上被提起早年和舅妈的恋爱轶事,就哈哈笑着承认下来,那笑声甚至被我读出了三分骄傲的意味。还是在这样的饭桌上,没有一个人敢向十二岁的我提起,唯独他张口就说:“你这样吃,以后不知道要长得多胖!”一个被世界所拘、因而活得不潇洒;然而用自己的棱角去应对世界,因而活得鲜明的人。或许我继承了一两分他的风骨。

太阳光在海水上闪烁成点点莹白的碎浪,这景色对于已经在海边住了三四年的大舅来说,却已经成了七八分司空见惯的了。然而一路沿着海边行去,走不多远,他兴奋起来,指给我看海中的岩石上,一种形似鹈鹕的大鸟,是他此前也几乎不曾见过的!一只、两只、我们再走一段、又是一只,远的,近的,旁若无人地站在我们的眼皮底下亮出它们长长的喙、黑底镶着红绶带的颈、灰色柔亮的羽毛,我们拍了个够,也看了个饱。后来我们走到游人如织、水泥钢筋所砌、如同栈桥一般从海岸一直深深地伸入海里的观景台:站在观景台末端,本想和所有人一样摆个姿势拍张到此一游的照片就好,不料一个大浪猝然从台下升腾起来,从上到下——将我兜头淋了个彻底!冒着手机报废的风险,大舅及时抓拍下了这一神奇的景象。遭遇这样的大浪是彻底出乎他预料的,否则也不会带我到这里。然而虽然已经活了许久、见过许多,这样的新鲜经历是能够让他心底尚属于少年的那一部分,雀跃起来的东西。其实用少年来特指冒险,可能根本就不合适。

那从天父而来的、透过这些一点一滴的小事,表达出来的对大舅的深深眷爱和垂顾,在我一边回忆一边慢慢地将这趟小小的旅程写下来的时候,几乎要透过纸面而流溢出来。你感受到了吗?

在一生中第二次造访La Jolla Cove海滩以前,我以为最吸引我、自己最盼望看到的是这处天然海滩上自然形成的奇景,从大海而来、主动爬上岸边晒太阳、不惧游人也不怕拍照的众多野生海豹;而天父也确实彻底圆了我这一心愿。然而后来我意识到,这些悠闲自在、憨态可掬的海豹对于我来说并不是最特别的,因为它们还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它们——对于我而言,它们全体都是“海豹”而已,我不能辨认出它们当中某一只的样子,或者叫出它的名字,我们谁都没有、或者说尚未驯养谁。将来我还会再次造访这一处海滩,特别兴趣盎然地在海豹群边上坐上一个两个钟头,然而很可惜,我并不能体会到将来我所遇见的海豹们,与这个二月所遇见的,有什么不一样——尽管事实上,前者可能是后者的曾曾曾孙。我想到了耶稣在离开人世以前,对徒弟们所说的,“你们常常有穷人在你们当中,却不是总有我……”(《约翰福音》第12章第8节)因此,什么是更加值得珍惜和把握的,也就一望而知了。


推荐文章
评论(7)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