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50%:鲜花的赞美诗【0】
NeRain 2019-10-02

第零章

夕阳斜下。

长长的坡道尽头,小小的男孩不成声的哭泣着。

在男孩的身旁,女性温柔的身影被天际的阳光染成火红色。

“英雄像花束一样,但在世界上还存在着道路旁盛开的渺小野花,存在着如同海洋般无边无际的树林,存在着许许多多不同的生命,不同的人,不同的活着的意义,你与我也是如此。所以是否成为英雄都没有关系,因为你永远是我最深爱的孩子啊。”

 

 

夏夜的雨毫无预报地说来就来。

“真是糟糕透了,运气好差……”几乎湿透的少年抱怨着推开酒吧的门。

少年有着十分干净而清俊的面容,看起来很久没有修剪的涅色短发因为雨水黏在额头和脸庞。他身着浅色的毛绒衬衫,外装为咖啡色的大衣,感觉主人并没有很爱惜它,单侧的扣子都已脱落,而且边缘也磨破褪色了。

少年脱去淋雨的外衣,皱巴巴地将它抱在怀中。接着原地踱了几步,甩了甩头,像小动物似的抖掉身上的雨水。刹那间,酒吧内萨克斯为主调的古典音乐,与雨水滴落的声音混合在了一起。

这家店面被称为【无人找到的酒吧】。也许这么说有一点夸张的戏谑,但就事实而谈,此处的客人确实少得可怜,也就没有人理睬少年这样无礼的行为。而少年也毫不在意湿漉漉的一身,在大理石吧台前随便找了个空位置坐下了。

在古朴的架子上,陈列了各式品牌的酒水。洗净的酒杯被倒立挂在玻璃橱窗中,于暖光灯的照耀下闪闪发光。但最令人注意的是,吧台周围布满了盛开的白色花束,直接摆放在吧台上,挂在桌椅侧,或是半吊于空中,目测大概有上千朵,多到不可思议的程度,使本就狭小的空间感觉更加拥挤。

为什么会有如此奇特的设计呢?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不禁这样想。

“啊大叔,晚上好啊!”少年忽然注意到了谁,没有礼节地大声嚷到。

那是一位面无表情的男酒保,也是这个酒吧的老板。他身穿黑白条纹衬衫,看起来五十岁左右,如同木雕般一动不动的站立着,给人一种难言的距离感。

“客人需要什么?”

“请给我一杯橙子汁。”

“好的请稍等。”

“对了是要冰块的。”

“好的请稍等……”

进行了如同机械重复般的对话之后,男酒保接下了这份不合气氛的点单,接着用银色的水果刀在橙子表皮熟练地划出十字。但这里毕竟是酒吧,一些客人听到了二人间的对话,开始窃窃私语。

“喂,这里可不是小孩子该来的地方。”从店铺的某个角落,传出了男人低沉的嗓音。

说话的男人穿着宽松的长袖侍者服,从服饰上看,像是位在酒吧里打下手的店员。年纪大概二十多岁而已,身材却超乎常人的高大,发梢染成靓丽的红色,竖立的瞳仁如同野兽一般露出锐利的光。

“小孩子是指我吗?”少年不满地盯向他。虽然那本就矮小的身材在淋湿之后确实显得更加瘦弱。

“听到没有,小孩子在后半夜就应该回家找爸爸妈妈才对,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真没有礼貌啊,好歹我也成年了。”

“你有能证明身份的东西吗?洛城(洛希利兹卡城)的身份证件呢?”

“没有哦。”

“那就更可疑了,最近总是有些非法偷渡过来的家伙,偷偷摸摸地干些违法的勾当,”店员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他,“你懂的吧,那都是一些年轻犯罪者。”

“哦,最近是不怎么太平呢。”少年很随意的说到,语气就像是在讨论后院野猫间的纠纷一般。

“这个家伙怎么看都有问题,总之先把你送到军警那里。”

“啊,那样超麻烦啊……”

“哈?“

“咳咳,不管怎么说,就凭你是不可能抓到我的。“

“切,真是盲目的自大,不管你在打着什么算盘,一会等着求饶吧。“

话音刚落,店员的衣服下似乎有什么异样。接着转眼之间,那件单薄宽松的侍者服看起来像被肌肉和筋骨支撑膨胀而起,使接近两米的身材变得更加粗壮结实。

“Depers(能力者)?“

“是的,这就是我的能力,不听话的小鬼就乖乖接受教训吧,我不会手下留情的。“店员迈开了腿,鞋底与地板撞击发出巨大声响,看起来沉重的肌肉却丝毫没有阻碍行动。

“不愧是Loslyscca(洛希利兹卡城),虽然只有指甲大小,却是16%的人口都是Depers的奇妙城市。”少年眯起眼睛,露出浅浅的微笑。“但是在我看来,你才是爱炫耀能力的小鬼罢了。”

店员如风一般猛扑过来。少年仅一个下蹲便躲开了向他袭来的粗壮的双臂。当店员的手掌从上至下抓向他时,他只是踢了一下地面,瘦小的身体便从店员另一侧臂膀下窜出,跑到了店员的正后方。

不该小瞧他。话语在店员的头脑里如警报般响起。

“该我反击了。”说罢少年脚一蹬地,扭转身体,水平摆了一道飞踢,重重击在店员身上,直中侧腹要害。若是普通人,一定会痛得在地上打滚了。

但对于店员来说,这一击却像是命中木头一样,他的身体纹丝未动。

“就是那样的威力吗?简直像小猫咪在挠痒。”

接着店员一个回身,将紧握的拳头狠狠甩向少年,速度快到无法用肉眼捕捉。

以这样的速度,任何人都无法反应过来,必定会结结实实的吃上一拳的。店员这样想着。

出乎意料的是少年并没有出现在靶心之下,而是从店员未挥拳的那侧溜掉了,在即将被命中之前。

“你的攻击真好猜,惯用手是左手,而且在出拳前会稍微耸一下肩膀。嘛,说到底都是差不多的动作。”少年挑衅一般凝视着店员,那玻璃珠似的瞳孔中什么都没有映射出来。

被这样盯着,后者不禁绷紧了浑身的神经。

“接下来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店员缓缓地吐出话语,初次露出了无比严峻的表情,那双拳的手臂在空中重新蓄力,调整好下一次的攻势。而少年也收起轻浮的态度,摆出了格斗式。

但是就在这时,二人的动作突然停滞了。

空气中瞬间充满了令人战栗的气场,如同暴风雨之前的窒息,又如同领地内沉睡的兽王忽然被他们的小打小闹吵醒了一般。

下个瞬间,银亮的刀光划破寂静,直直钉在二人中间的墙面上,那是一把水果刀。

“你们……谁允许你们在店内打架了!!!”

“对不起,老板!”

“对不起,大叔!”(同时)

 

 

雨还在下。

短暂的吵闹之后,店内恢复了安静。老板神情温柔地向受到惊吓的客人道歉,那份态度与刚刚怒斥二人时有如云泥之别。

解除能力的店员恢复了正常的身型,他一脸复杂的表情,端端正正地将带冰块的橙子汁放在少年的面前。

用鸡尾酒的高脚杯来盛果汁,看起来总觉得很诡异。

“你啊,是老板的熟人就提前说一下啊。”

“你才是,随便就把我当成坏人了。”

“呃……”店员被噎得无言,许久都没有说出一个字。那双凶狠的眼睛局促不安地四处张望。

原来他的眼神是天生的吗?少年这样想着。

“总……总之,非常抱歉,这一杯由我请客吧。“店员终于耐不住尴尬,这样说道。

“不需要道歉的,毕竟打过一架就算相识了。”少年微笑着摇了摇头,“怎么称呼你呢?”

“我叫乌艾奇,不久前才来到这座城市,现在在这个酒吧里打工。“

“外国的名字欸,果然,一开始就觉得你身材不像本地人。“

“你呢?“

“库洛斯。我刚刚……呃……算是出差回来哦,我所任职的地方啊,上司总是喜欢随便把任务交给年轻人,是个很不靠谱的单位啊。“

“是吗,那真的难说。”

“对吧,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躲到这里偷懒的。”库洛斯声音愉快地说道,语气就像庆祝成功逃课的孩子。

“你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啊。”

两人都放声大笑,安静的酒吧里稍微有一些热闹的气氛了。

“说回来啊,你真的成年了吗?”乌艾奇瞥了眼库洛斯,后者正拄着脸用吸管玩着果汁中的冰块。那瘦瘦小小的身形也好,稚幼又任性的性格也好,若是将他继续留在酒吧里,无论是谁都会问一句,这里不是禁止未成年人入内吗,也不奇怪。

“那当然了,我已经十九岁了唷。” 

头脑很乱,有什么非常在意的地方。被击中的触感还留在身体上,以及那清澈又空洞的眼神还印刻在头脑里。

“真是一个怪人啊。”

“十九岁很奇怪吗?”库洛斯歪着头问。

“是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在酒吧里只点果汁的人。”乌艾奇漫不经心地说道。

“因为我讨厌酒精。”

“喂。”对于这个回答,乌艾奇觉得一阵眩晕。如果是想喝无酒饮品,完全可以放弃酒吧这个选择,在夜晚开门的店铺又不可能只这一家。

“不要靠这种东西去逃避现实。”少年半眯起了眼睛,像是看着远方某处其他人都不曾看到的方向,“我曾经的朋友这样说过。”

现实吗……

二人的对话忽然就此结束了。

要说现实,那一定是糟糕至极并且无聊透顶的话题。以一座城的毁灭为代价的‘战争‘就在不久前结束了,然而在最近,因为各个国家对于Depers(能力者)的驱逐和打压,普通人与能力者组织之间纷争在愈演愈烈,’战争‘甚至有了复燃的趋势。同时,因战争和纷争流亡的Depers和非法组织纷纷涌入Loslyscca,加上其他国家不停提出的限制条约,这座勉强能维持秩序的城市也许很快就会迎来动乱。

每个人都在不安中度日,在这样的世界上,我们连脚下的路都看不清,稍微失足便可能坠入深渊,随时都有可能卷入动而乱受伤死亡,更别说在一间狭小的酒吧里,互相信任地聊天谈地了。

“库洛斯,”盯着正在百无聊赖地摆弄花朵的少年,乌艾奇点燃了一支烟,“我一直想要成为英雄,拯救很多的人,找到自己人生的意义。但是后来,我的国家抛弃了我,我无所适从才来到了洛城。即没有地位和人脉也没有经济实力,只能在酒吧打工为生。”

背对灯光,看不清他露出怎样的表情,只见着一点微微颤动的香烟的暗火。

“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个?”

“因为觉得是你的话,也许可以理解我。”

“我不知道,但是人生说不定是没有意义的。”少年一字一顿的说道,神情中少见地充满了真挚与难以言语的悲伤。

“是这样啊?”乌艾奇迷茫地看着库洛斯,不知为何使用了问句。

“当然是开玩笑的,”下个瞬间,少年便恢复了轻快的语调,一边搓着手一边做出思考状,“如果是你的话,说不定很适合成为一名警察。”

“不要开玩笑了,警部怎么可能随便收我这样的Deper啊。”

“也不是完全没戏,这里可是洛城,什么都又可能发生哦?啊,不过把无辜的人抓起来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发生比较好。”少年揶揄的笑着。

“就不要拿这件事情打趣了……”乌艾奇反复碾压烟灰缸底的烟蒂,不住地呻吟。

“这不是比一味地追求意义要有趣多了。”

“真是。你就没有规模大一些的建议吗?”

他就像是一位普通的少年,普通的无知无谋的少年。

性格非常别扭,不谙世事,骄傲自大的少年。

真的是这样吗? 

“你右侧胸口的衣兜里有什么东西吧?”

“诶?”

“不要为了不存在的意义一意孤行。”

“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因为啊,”库洛斯盯向盛开的白色鲜花,咧开了嘴,笑容不输于天真的孩子。“英雄就像花束一样。“

英雄像花束一样。

如果在那个时候张开口,把话语悉数说出,是否会达到更好的结局呢?这都无所谓了。没有人袒露真言,没有等到的回答是无尽的沉默。

“是啊库洛斯,真是很奇怪。”许久,口中自言自语地吐出这样的回答,

“什么?”

“什么是什么?”

“你说什么很奇怪?”

“你十九岁了竟然这么矮。”仿佛是故意为了让对方听清,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说什么?这不是你突然袭击我的借口。”少年瞬间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再说论打架你肯定比不过我。”

“啊?怎么可能,不服就再比试一场啊?”

“难道我还会害怕不成?”

“喂,你们俩个如果不能好好相处的话,我就把你们都丢海里去喂鱼。”

声线非常平稳,没有任何波动的语气。

二人忽地同时闭上了嘴,连店内的气氛都跟着下降了好几度。这场无意义的争吵犹如被掐断了一样没有了后续。

但即使是这样单纯性停止了争吵,短时间店内的各位谁也没敢出声。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这座酒吧又迎来了一位湿漉漉的客人。

客人拿着灰色的雨伞,是一位戴着墨镜的女性,光是形容就会让人觉得非常奇妙。她穿着浮夸风格的藏蓝色与白色相间的衣服,留着非常短的头发,目测才二十出头,但实际年龄却并不这么简单。

分明是几乎没有光的深夜,为什么要带上墨镜呢?对于普通人,这个问题就算想破脑袋也不可能想通了。

“啊啊——你这个家伙,果然到这偷懒来了。”女性毫不拘谨地大声叫嚷道。

“老师?!”库洛斯第一次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您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在哪里我怎么会不清楚?休息结束了。”被称作老师的女性大步地走向前来,用力扯着他的后衣领,企图将他从酒吧的圆椅上拎起来。

 “等等,会死的……”

看着奇妙的女性,乌艾奇忽然觉得她是面前这个奇妙的少年的老师也没有什么问题。

“乌艾奇,”库洛斯在好像要被衣领勒死的边缘,因为气管受到挤压,声音就像被踩瘪的气阀,“如果有时间的话,我还希望和你在这个地方,说着无聊的傻话。”

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啊。乌艾奇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吐槽了。

“那么,这家伙承蒙您关照了。请多保重。”

库洛斯仓促地被女性拖拽着出了店门,之后乌艾奇发现了压在杯子下面的钱币。

“什么时候?不是说过我请客的吗,那个家伙。”

雨稍微小一点了。二人挤在伞下,走在空无一人的巷子里。脚步声撞击着水花,有节奏地在巷子中回响着。积雨云渐渐散开,清澈的月光液体一般流动着。

“啊啊啾——”

“是淋雨感冒了吗?”

“呃,也许是某个家伙在抱怨我不近人情吧。”

“你倒是很有时间结交朋友嘛,之后要好好完成任务报告哦。”

“啊,说到底这才是灾难啊。”少年用无足轻重的语气感叹道,“明明丢掉了通讯器,也特意挑了不寻常的店铺,结果还是被您找到了。”

“好了好了,我也很关心你的,一个人做到这个地步很辛苦吧。”

“那是当然啊,毕竟我不想冒雨回去。”

“啊。”女性的表情凝固在脸上,“难道你是故意的?”

“谁知道呢。”少年露出笑容。

蒙蒙的雨色中,那个微笑更加让人捉摸不透。

“真拿你没办法。”女性无奈叹了口气,“这么晚了,暂时去我家过夜怎样?”

“不要,您只是想骗我过去然后强迫我写报告吧,绝对不要。”

你有拒绝的权力吗?那今天就露宿街头好了。”

“哈?”

“这样才算是流浪猫嘛。”

库洛斯眨了眨双眼,许久,才少少皱了一下眉头。
“真是不好笑的笑话啊。”

女性戏谑地将手臂环绕搭在少年的肩头,不顾后者不情愿的态度肆意蹂躏着他的头发。

“两年根本就没长高嘛……还是这么点……”

“不要碰我!!”

面前的少年脸上的稚气未完全褪去,但年幼的小猫终有一天也会变得独当一面。

直到那天到来之时。

“欢迎回到AlleyCat(巷猫),库洛斯。”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