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蔺靖】料青山 番外二 (试阅)
涉皑 2016-11-22

啊,新功能,看起来好好玩,来凑个热闹

《料青山》 的未公开番外试阅,大概是带孩子生二胎的故事

再带个广告,《青山有幸》还在预售中,喜欢的小天使请把它带回家喔

我是TB地址

————

“爹爹!爹爹!”

蔺璆鸣浑身裹了一层脏兮兮的泥巴,光着一对脚丫子,蹬蹬蹬蹬一路踩着波斯进贡的元狐毯跑过来。他一手拎着一条半死不活的锦鲤,一手抓着一根蔫头耷脑的莲蓬,散着鱼腥味的池水洒了路过的太监宫女一身,搞得众人是敢怒不敢言。

“吵啥!”

蔺晨刚端着杯盏从养居殿退出来,正小心翼翼地拉上木门,扭过头一看见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祖宗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父皇刚睡下,再吵吵就打折你的腿!”

蔺璆鸣浑身被水泡了个遍,脚下湿滑,一个刹车没停住,堪堪撞进蔺晨的怀里。手上一松,那条养在御花园里的金贵锦鲤被直直甩在蔺晨脸上,可怜的鱼翻个白眼,彻底没了活气。

蔺璆鸣兴奋得把莲蓬也扔了,两只脏兮兮的手环着蔺晨的月白长袍,兴奋又紧张地压低了嗓音:

“父皇睡了,那妹妹也睡了吗?”

蔺晨木然地把脸上的死鱼扔在一旁,单手拎起小祸害的后衣领,直接扔到了养居殿的台阶下。

“哪凉快哪里玩去,别在这捣乱。”

蔺璆鸣滚了三圈趴在地上,爬起来瘪了嘴,捂着眼睛嚎啕大哭。

“唔哇——鱼——给父皇的鱼——”

旁边守着的大太监颤巍巍地把蔺璆鸣扶起来,心疼地抹了抹这不安生的大皇子的花猫脸:“哎呦大皇子啊,陛下这怀胎七月,正是夙夜难寐的难过时候,您就别再去跟着添乱了——”

蔺璆鸣知道自己闯了祸,嗫嚅着不敢出声:“可是——皇伯父告诉我,锦鲤是祈求平安的!我、我想给父皇……”

老太监愁的头发都快掉个干净,他长长叹了口气,把蔺璆鸣扶起来:“我的小主子哟,这锦鲤可不是这样用的,您何不去找皇伯父问清楚呢?”

“不去!”蔺璆鸣跟被踩了尾巴的小兽一样嗷地叫起来,“本皇子不想见到那个讨人嫌的小崽子!”

“哎呦,这可不能这样叫的呀,”老太监连忙捂了他的嘴,“论辈分您得唤他一声皇弟,这要被有心人听了去,不知道又要嚼多少口舌——”

“好好好,皇弟皇弟!”蔺璆鸣不耐烦地甩开搀扶,红着眼眶颠颠颠又跑了开去,“一个一个都说我错,都是我的错,行了吧!”

“哎——大皇子——”老太监在身后唤了一句,无奈地摇摇头。

————

蔺璆鸣一边啜泣一边埋头狂奔,不知不觉又跑回御花园里。御花园东南角是一片郁葱葱的竹林。这竹生得极好,夏日浓翠荫蔽,不见天日,闯进去简直像进入了另一番奇幻仙境一般。

他在林子里跌跌撞撞地跑,光裸的双脚被草屑树枝割出一道道血痕。虫鸣此起彼伏地响,天色将晚,一抹斜阳拉出一片狭长的树影。夏日熏风直到夜晚才褪去燥热,变得略微凉爽起来,吹起竹影飒飒地晃。

蔺璆鸣跑得累了,气喘吁吁地趴在地上。一只蚂蚱从他手边蹦过去,窸窸窣窣地叫着。他再也忍不住,揪着草叶嚎啕大哭起来。

“呜呜呜——爹爹不要我了呜呜——”

“喂,爱哭鬼!”

一个阴阴凉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来,蔺璆鸣吸着鼻子往身后一看,果不其然看到那个讨厌的小屁孩躲在树荫里盯着他。

“渝钺!怎么又是你!”

蔺璆鸣抓着衣袖大声擤了擤鼻涕,拼命把所有眼泪憋回去,恶声恶气地冲他吼。

“这林子又不是你家的,凭什么不让我来。”

渝钺大部分继承了渝琛妖娆的相貌,薄唇凤眸,身段修长,一抹朱砂痣不偏不倚缀在眉尖,纵使比蔺璆鸣年幼了一岁有余,却早早显露出这份惊心动魄的美来。

只是渝琛并非天生坤泽,生产时比常人困难了无数倍,再加上萧景桓又是个出了名的五大三粗,这渝钺可谓是九死一生才算活了下来。只是从此以后便落下了气弱体虚的毛病,黑漆漆的眼珠配上惨白的肤色,病态恹戾仿若妖孽,常被大渝别有用心之人唤作转世灾星。

如今渝琛不小心孕了二胎,朝中窃语风声更甚,萧景桓气不过,懒得搭理尔虞我诈这些弯弯绕绕,又恰逢盛夏酷暑南方湿热不利安胎,便干脆带着渝琛渝钺投奔回了大梁,厚着脸皮在皇宫里寻了间房住下。萧景琰同他的恩怨早已结清,念在手足一场的份上,礼数从不曾怠慢,两家倒也过得相安无事。

只是这渝钺年纪虽小,心眼却多得数不清,蔺璆鸣又是那种脑子缺根筋的大咧咧性格,这两人碰在一起就好像针尖对麦芒,每次不大战个千八百回合,分出个你高我低来决不罢休。

“谁说不是我家的!”蔺璆鸣气鼓鼓地叉了腰,走过去拽住渝钺的领子,把那瘦小的坤泽从树荫里拎出来,“别说是这区区皇宫,大梁这么大一片江山,全都是我父皇的!你爹爹不过是我父皇的手下败将,如今还有脸赖在这里蹭吃蹭喝——”

“你闭嘴!”渝钺一巴掌打掉了他的手,气得眼角都泛起红来,“不准你这么说我爹爹!”

蔺璆鸣见他气得双颊泛起薄红,乌黑的眼珠被水汽蒸腾起一片薄雾,心里痒痒的,只想再把他欺负个彻彻底底,看到他恼羞成怒的样子才好。

鬼使神差地,蔺璆鸣一只手摸上了他皎如白萼的面颊,不轻不重捏了一把,带了十分的调戏味道。

“你知道吗,我听宫里的人说,你父皇不过是被我皇伯父囚禁起来的禁脔——”

渝钺被他气得心脏都隐隐发痛起来,一只手紧紧攥着领口,脸色煞白,仿佛下一刻就要倒下去似的。从小到大父皇和爹爹的永无停歇争吵,宫中人的闲言碎语,孤独又寂寥的幼年时光,一幕幕自脑海中不停地闪现出来,梦魇一般对他露出血盆大口。

“你——你——!”

渝钺死死瞪着蔺璆鸣,胸腔剧烈地起伏着,一口气喘不上来,整张小脸都被憋得通红,泪水顺着脸颊簌簌地落下来。

蔺璆鸣见他这般弱不禁风几欲昏迷的样子,心里咯噔一下,把人半扶在怀里,轻轻顺着背:“你——还好吗?”

渝钺猛然间爆发出惊人的力气,把手足无措的蔺璆鸣一掌推开,捂着嘴跌跌撞撞地冲进竹林里,一瞬间便没了踪影。

蔺璆鸣呆呆地站在原地,手心里还残留着泪水冰冷的残骸。他脑海里全是在决然推开自己时,那人因愤怒而通红的眼角,以及泫然欲泣的悲伤表情。等到蔺璆鸣回过神来想要去找人时,才发现整片偌大的竹林中,哪里还能看到那人的身影。

太阳终于落下去,靛青色的山峦影影绰绰悬在天际。风又大了些,竹叶伴着风声哀鸣,一阵又一阵叶浪翻滚起来,瞬间湮没了林间崎岖的羊肠小径。整片竹林变成了一座诡谲的阵法,向后便是生门,向前却是生死未卜。

蔺璆鸣头皮发毛,慢慢向后退了几步。后背上硬生生激起一层白毛汗。

一声踩断树枝的轻响自身后传来,在沙沙作响的竹叶林中分外清晰。

有什么在后面!

蔺璆鸣的脑袋轰地一下爆炸开来,双腿发软,几乎要跪坐在地。

是什么?

是蛇,獾,还是——

身后良久没有动静,蔺璆鸣浑身僵硬手脚冰凉,鼓足勇气缓缓转过身去,正对上一双闪着荧光的眼睛。

一条手腕粗的大蛇正嘶嘶地吐着信子盯着他,蛇身缓缓蜷曲又缩紧,仿佛正等待美味猎物上钩一般。

蔺璆鸣拼命地抑制住了自己想要逃跑的冲动,硬着头皮同那条毒蛇对视。他知道蛇是通过移动来判断目标地点的,只要自己不动,它便会把静止的物体当做普通景物来看待。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蔺璆鸣和那条蛇对峙着。他全身的血液都涌上了脑海,手脚冰凉,牙关打颤,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终于,那蛇伏低了身子,掉过头,嘶嘶地向黑暗中滑行离去。

等到那蛇彻底没了踪影,蔺璆鸣这才深深喘一口气,脱力地滑坐在地上。一阵冷风吹过,他才惊觉冷汗已经湿透了衣衫。

渝钺那小崽子……不会也遇到蛇吧……

蔺璆鸣仍旧有些手脚发软,他撑着身子缓缓站起来,扭头看了看来时的路,又向渝钺消失的方向望过去。

他那病怏怏的模样,若是遇见了蛇,怕是两眼一翻就吓晕过去了罢……

终于,蔺璆鸣咬牙低咒一声,搓搓手,向竹林深处摸索过去。

————

萧景琰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屋里难得的一人也没有,他有些渴,扶着腹部缓缓坐起来。

这孩子在肚子里呆了七个月,却是比蔺璆鸣当时要乖顺了许多,不踢不闹,整日都安安静静地睡,个头却一点也不小。

萧景琰这些日子被蔺晨滋补着,脸上都圆润了一圈,气色也比上一次要好上不少。俗话说,酸儿辣女,他这些日子便喜欢那些拌着辣椒油的寒凉面食,这可把天天盼着女儿的蔺晨高兴得手舞足蹈,对自己心爱的坤泽更是呵护备至,甚至连蔺璆鸣都不让轻易近身,生怕半大小子冲撞了他父皇金贵的身体。

萧景琰有些吃力地将自己笨重的身子挪到床沿,桌上的茶水已经凉了,他端起杯盏轻抿了一口,心里莫名地有些不安。

说来,他也有许久不曾自己一人从床上醒来了。蔺晨是……去哪里了?

正想着,蔺晨推门进来。他没有像以往那般笑着,微微蹙着眉,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能喝凉茶?”他看到萧景琰端着杯盏呆呆地看着他,神色间还有未睡醒的迷茫,连忙走过来把杯盏夺走,给人重新满上热水,“想什么呢?”

“出了什么事?”萧景琰轻轻拉着他袖口,嗓子有些哑。

“没什么,”蔺晨俯下身吻了吻萧景琰的额头,“还困吗?还困就继续睡。”

“你骗我,”萧景琰固执地摇了摇头,神色愈发惶恐起来,“究竟出了什么事?边疆——”

蔺晨知道瞒不过他,叹了口气,把人揽进怀里,低声道歉:“我下午的时候吼了璆鸣两句,他赌气跑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

“还没回来?”萧景琰猛地坐直了身体,“现在都什么时辰了!”

“你别动气!”蔺晨见他捂着腹部皱眉,赶忙上去给人顺气,“有宫女见到他往御花园方向跑过去,估计是在那片竹林里迷路了……”

“竹林里?!”萧景琰怒极攻心,眼前一黑,几乎真的要昏厥过去,“那片竹林那么大,成年人进去都要花费不少时间找出路,他还那么小——”

“景琰!景琰!”蔺晨魂都吓得要飞出去了,扯开嗓子就要喊太医,谁知道太医还没宣,另一个不速之客倒急吼吼地闯进来。

“蔺晨,”萧景桓微微喘着气,显然也是漏夜匆匆赶来,“你见到渝钺了吗?”

——————————————————

未完,肉什么的,都在下文里,我还没写_(:зゝ∠)_

截稿日就要到了,仿佛一条咸鱼......

推荐文章
评论(16)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