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前尘尽念(9)朋友
Archer 2019-09-12

9、朋友

——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入夜后的南淮城无比的热闹,城里的每条河流上都飘满了燃着蜡烛的纸灯顺着河流的水波缓缓向前流去,河岸便还有许多人拿着纸灯排着队将手中的纸灯放入河流里面。

熙熙攘攘的人群打算了两人的对视,羽然回过神来慌忙的转身,不敢看向阿苏勒。

阿苏勒轻咳了两声,似乎想缓解尴尬,便问道:“羽然,他们在河里放这么多河灯做什么?”

“咳!”羽然清清嗓子平复脸上的燥热,转过身对阿苏勒说:“这你就不懂了吧!今日是中元节,水中放河灯是南淮的传统。以前人们都在中元节这天往水中放河灯,希望能够召唤亲人的魂魄,久而久之就变成了这个欢闹的节日。”她伸手从旁边的摊位上拿起一个河灯递给阿苏勒,转了转灵动的眼睛,“入乡随俗,阿苏勒不如也放一个吧。”

“我......”阿苏勒拿着羽然递给他的河灯,有些不知所措。

“你把想说的话写在河灯上,然后把河灯放在河水里,它便会顺着河水到很远的地方,或许世子心里记挂的那个人也能听到。”羽然眉眼弯弯的看着阿苏勒,递给摊位老板银子后接过老板手里的墨笔递给阿苏勒。

阿苏勒想起了苏玛和龙格沁,接过笔在河灯上写过字放在河水里目送它汇入灯群中渐渐飘远,然后低声说了句谢谢。

放过河灯后,羽然带阿苏勒来到鬼市,在他身边蹦蹦跳跳的一边吃着买来的小零食一边给阿苏勒讲解鬼市,顺手还塞一块到阿苏勒嘴里。

“这里很热闹,”阿苏勒拿着原本被羽然抱在怀里的软甲,笑了下,“和北都城完全不一样。”

羽然嚼着零食含糊的说,“鬼市一向很热闹,尤其是今天过节日,会比往常更加热闹,听人说鬼市后面的庙很灵验,阿苏勒,等下我们去占卜一下啊。”

“好。”阿苏勒笑着应声,又担心的说,“你先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再说话,别呛着了。”

 

这时前方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羽然眼睛猛地一亮,“有热闹看!”然后小跑着往人群中央挤过去,阿苏勒连忙跟着羽然跑进了人群的包围圈。

“羽然,你跑慢点......”阿苏勒站到羽然身边,刚要低声劝她注意安全,就被羽然愣愣的声音打断了。

“冤家路窄,嘶——”羽然低喃,忍不住嘶了一声,忙伸手挡住了自己的脸,转过身悄悄的拉着阿苏勒就想离开,“阿苏勒,走走......”她小声的催促。

“怎么了?羽然?”阿苏勒有些不解,好奇的抬头看到人群中央,“嗯......”禁不住也卡了壳。

的确是冤家路窄。人群中央的空地上,一个黑衣少年抱着头蜷缩着身体被一群看起来像是仆从的人殴打着,拳脚用力的落在少年的身上,旁边站着三个衣着华丽的公子哥,一边大声的叫好,一边喊道:“给我用力打!好好教训他一下!敢不听爷我的话!”可不是下午被羽然给耍了的雷云正柯三个人嘛!

听到主子的话,仆从人下手更加重了,其中一个人一脚踹向了少年的肚子,令他闷哼了一声,松开了抱头的双手,阿苏勒看清了少年的容颜,是那天和羽然一起摔倒他马车上的那个人!

“羽然,”阿苏勒拽拽羽然的衣袖,“你看那个人......”羽然放下遮脸的手看向阿苏勒指的方向,看到那人的脸时一愣,终是忍不住啧了一声,将手里的零食袋也塞到阿苏勒怀里,走向前去。

“住手住手!”羽然大喊,“雷云正柯!你身为百户长当街放纵手下打人,你还有没有把下唐律令放在眼里!”

雷云正柯一听来人声音,立刻暴怒:“不是冤家不聚头啊!看来!羽然!这次你休想跑的掉!给我抓住她!”雷云正柯挥手示意下人上去抓住羽然。

“羽然!”阿苏勒连忙站到羽然面前护着她。

“我看谁敢碰我!”她环视四周,然后看向雷云正柯,“雷云正柯,我现在是国主亲封的郡主,你要想动我也得国主的同意。”羽然一脸不服你来打我的表情,又继续挑衅,“有本事你就抓了我。”

“你!”雷云正柯怒极,听了羽然的话却又不敢轻举妄动,不由得将火气又撒在了姬野身上,向手下怒吼,“愣着干什么!给我继续打!”

“公.....公子......她可是郡主啊,您确定要......要打?”跟班之一小心翼翼的问。

“打什么!我让你打她了吗!”雷云正柯一脚踹过去,“给我继续打姬野!”

“哦哦哦!”那人挨了一脚也不敢吭声,连忙示意身边的人继续围着黑衣少年打了起来,将刚刚摇摇晃晃站起的少年又给踹到了地上。

“住手!”阿苏勒抱着一堆东西上前一步,拦开雷云正柯的手下,站到黑衣少年面前。

“怎么?我教训不听话的跟班,也要你们管?”雷云正柯瞟过阿苏勒又看向羽然。

“本来是不想管的,”羽然上前将人从地上扶起来,低声问:“你自己能站稳吗?”得到少年的点头,便松开了手,笑眯眯的对着雷云正柯说,“但是看你欺人太甚,忍不住就相管了。”

“羽然!你别以为我拿你真没办法!”雷云正柯咬牙切齿。

“雷云公子,这位.......公子是我朋友,还请雷云公子放过他。”阿苏勒出声替少年求情。

“青阳世子......”雷云正柯讥笑一声,“我怎不知我这贱仆何时与世子做了朋友?”

“他即是一个人,自然会有朋友,私下交的朋友难道还要告诉雷云公子吗?”阿苏勒一派温和,然而说却说得滴水不漏。

“雷云正柯,”羽然不知何时走到了他面前,低声的说,“我听说你过几天要参加演武比试?国主像来看重世家子弟的人品和修养,你也不想当街打人的事传到国主耳边吧?”

“你威胁我!”雷云正柯听到羽然的话,愤怒的扬起了手。

“不不不,我只是在陈述事实,你看这人多鬼杂的,就算我不说,保不齐里面就有其他跟你有仇的人......”羽然后退两步,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语带笑意。

“羽然,你给我等着!早晚有天别让我抓到你得把柄!”雷云正柯怒极的放手手甩了甩衣袖,又高声向站在阿苏勒身边的黑衣少年喊道:“姬野!今天算你运气好!下次可没这么好的机会!还有参军的名额,你休想拿到!”他猛地转身向人群外走去,“我们走!”

羽然看着雷云正柯带着手下离开的背影,做了个鬼脸,蹦蹦跳跳的回到阿苏勒身边,看到少年一个踉跄要倒下,连忙伸手扶住:“你没事吧?”

“没事,”少年摇了摇头,“今天谢谢你们了。”

“谢什么,上次我拿了雷云正柯玉佩,你的身手完全可以追上我从我手中抢走的,要不是你放水,不然我可打不过你。”羽然笑眯眯的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姬野,荒野的野。”姬野捂着胸口回答。

“姬野,好名字。”阿苏勒微笑着夸赞这个名字,“羽然,我看他伤的挺厉害的,我们找个地方给他敷一下,刚好我出门的时候带了伤药。”

“哦,好的。”羽然点点头扶着姬野跟着阿苏勒找了一个茶棚坐下,看着阿苏勒脱下姬野上半身的衣服,给他敷药。

羽然撑着下巴坐在茶桌边,看着姬野身上青紫的痕迹,忍不住问:“姬野,你身手这么好怎么会做雷云正柯的跟班啊?”

“我......”姬野张了张嘴,想解释却又闭上。

“你怎么?快说呀?”羽然好奇的看着他。

“羽然,”阿苏勒出声制止羽然的好奇,对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过问人明显不愿意说的事情,羽然闷闷不乐的闭上嘴,不在吭声。

“没什么。”不知为何,姬野看到羽然好奇的表情就有些忍不住不告诉她,当看到她闷闷不乐的样子时,便不自觉的张嘴说出了原因,“雷云正柯家历代镇守东宫,是军武世家,他答应我只要做他跟班,就会推荐我去从军。”

“从军?你不怕打仗吗?”羽然问。

“不怕,”姬野摇了摇头,“我不怕上阵打仗,我想从军就是想建功立业,我除了用枪,什么都不会,想出人投地只能走参军这条路。”

“你这么厉害,以后一定会成为大将军的!”羽然笑眯眯的说,接过阿苏勒递过来的热茶,小口的抿了一口,突然想到了什么,放下茶杯,用力拍了下手,“俗话说,不打不相识!你看我们也这算是认识了!那以后就是朋友了!”

“朋友?”姬野愣愣的看着羽然,重复着她的话。

“对!朋友!是不是啊?阿苏勒?”羽然望着坐在她对面的人,似乎想得到他的支持。

“嗯,羽然说的没错,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阿苏勒看到羽然望过来的目光,笑着附和。

“第一次有人说愿意跟我做朋友。”姬野有些愣神,又似乎不敢相信,“你们不嫌弃我的身份吗?”

“我们青阳人交朋友只看缘分,不看身份地位。”阿苏勒温和的说。

“对对!我也是!我还挺喜欢你的!”羽然点头,笑着说,“来来来,为我们成为朋友干杯!”羽然举起手中的茶杯。

三个人的杯子在半空中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很小却传入了姬野的心里,照亮他一片黑暗的内心里一隅角落变的亮堂起来,从今天起,他的世界里迎来了两束名为朋友的光。

“那以后我就是你们老大了!以后南淮城我罩着你们!”羽然的话又笑嘻嘻的想起,随着风吹散在夜空中。

“好~”阿苏勒温柔的笑着附和。

“好!”姬野干脆的应到。

两个人虽然语气不尽相同,却也不约而同的回应了眼前的少女,得到她一串开心的笑声。

少年人交友,总是随心,不计较身份,不计较地位,有缘,有意便是朋友。


推荐文章
评论(4)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自营经济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