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尘羽)豹子与鸟(八)兽医
Archer 2019-09-16

(八)兽医

——给猪配崽的也能叫兽医?

羽然回南药城的时候,整个南药表面上依旧是风平浪静。宁州各城邦的药商来来往往收购药材,城邦的居民其乐融融,集市上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然而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南药城暗地里几乎被翻了天,却是一点都未在明面上声张。

医馆。

“这位姑娘,您是看病还是拿药?”医馆药童看着进门的少女忙面上带笑上前询问。

“看病。”少女的面容掩盖在斗篷里只露出了一个光洁小巧的下巴。

“那您这边请。”药童将她引至一边的问诊席在一个老大夫对面坐下。

“姑娘,可是有何不适?”老大夫摸摸长长的胡须,笑着开口,声音十分的慈柔。

“大夫,不是给我看诊的,你看我活蹦乱跳的那里像是身体不适啊。”少女笑嘻嘻的说。

“那姑娘可是为家中人而来?”老大夫看着整个人被黑色兜帽斗篷盖住的少女,既不是为自己而来,那便是为他人而来,于是自然而然的换了个方向询问,也不甚在意为何她神神秘秘的不愿露脸。

“是,也不是。”少女打着哑谜,模棱两可的回复,然后将从斗篷里掏出一团白色的毛皮放到老大夫面前,掀开露出一团白色带着金色斑点的毛茸茸小动物,开口,“是它。”少女正是羽然。

“嗯......”老大夫的笑突然有些卡顿,他面上带上了为难,“姑娘,我这是医馆。”

“对啊,不是医馆我来这儿干嘛?!哎,快给它看一下!”羽然有些着急,她从勾戈山一路未停歇飞了整整一天半才回来南药城,一落地连口气都没歇就赶紧找了个医馆,给捡到的小崽子看看身体有没有什么问题,这一路上它都没醒过,也未曾进食,要不是呼吸平缓,她都以为它已经死掉了,啧,这可是她好不容易捡来的,可不能有事情。

“姑娘,我这是医人的……”老大夫有些为难的开口,话刚说了一半就被羽然打断了,“哎哎哎,大夫,这个茶壶有水可以喝吗?”羽然看到大夫旁边放了一个紫砂壶,眼睛一亮,问道。

“有水……可喝……”老大夫被突如其来的问话打断的有些一愣一愣的。

“那太好了!渴死我了!”羽然抓起茶壶也顾不得倒出,便对着壶嘴咕噜噜的一阵狂饮,末了抹了巴嘴,感叹:“好茶!……哎,大夫您刚才说医馆怎么了?”羽然放下手中的茶壶想起刚才自己打断了老大夫的话。

“啊?哦,姑娘,我这是医馆,是医人的……恐怕给您的......看不了。”老大夫回过神委婉的说。

“啊,对啊,医馆,不然我上这儿来干嘛?还有怎么就看不了了?这不都是活的嘛!”羽然听到老大夫的话不禁有些焦躁。

“姑娘,话不能这么说,俗话说术业有专攻,这人和兽身体构造便不一样,姑娘你应该去找兽医,而不是来.……”老大夫开口欲解释,就被羽然打断。

“大夫,您话那么多干嘛!那您看不了,告诉我哪里能给它看病的?”羽然声音有些气急,她真的是怕了这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在她耳边长篇大论,天天听神殿里面的老祭司就已经够她受了。

“嗯......南药城北城门出去,向东北方向行大概四十里有个村子,那里有个兽医很出名。”老先生被羽然突然提高的嗓门吓到,声音突然变的麻溜起来。

“哦,好的,多谢啊!这个就给您当做报酬了!”羽然扔下两颗金珠,抱起阿苏勒就准备转身离开。刚走到门口,突然想到什么回头问:“大夫,您说的那个什么兽医叫什么?”

“姓王,你到了在村子找个人一问给猪配崽的王大夫就知道了。”老大夫摆摆手回答。

“好......嗯????给猪配崽????”羽然回过头,快步走回大夫的诊案前,将方才落座的一个看病的男子拽起,手掌啪的一声用力拍在桌子上,力道之大震的桌上的东西齐齐的一颤,咬牙问,“您玩我呢?不是?给猪配崽的也叫兽医?”

“姑娘,我哪敢啊,老朽......老朽真的不知道哪里有兽医啊,想着给猪配崽看病的,应该......也能看?”牢大夫看着眼前突然发火的少女,吓得颤巍巍的说,“要不,我给你打听打听?”

羽然看着老大夫被自己吓得有些颤抖,深呼了一口气,对老大夫致了歉意:“您别介意,我不是有意吓您的,我方才的语气有些着急了,以为您在耍我。这样,您今个就试试给它看看。都是活的东西,跟咱们一样身体留的都是红色的血,差也差不到那里去。”

“这......姑娘,我......”老大夫踌躇。

“您什么您啊!就当多学一门手艺!不是还有句俗话叫做技多不压身,说不定您学会了还能再开一条生意路,您说是不是?钱啊!钱赚不赚啊!”

“这......”大夫有些为难,但是羽然坚持要他诊治,又慑于羽然的武力威胁,只好摆了摆手,道:“那若是出了什么问题,姑娘还请不要责怪。”然后伸手在阿苏勒毛茸茸的爪子上摸了半天好不容易找到脉搏开始搭脉,半晌收回手,又翻了翻闭合的眼睛,摸摸了它的肚皮,有些迟疑的开口:“应是无碍......它只是有些脱力睡着了......不过似乎有些受冻和饥饿,应是在冰寒之地待过且多日未进食......”

“谢了啊,大夫,多有得罪,莫怪!”羽然一听,心下大喜没事就好,丢下二十颗金珠,将阿苏勒团吧团吧裹进狐皮里,抱着便离开了医馆,因此未能听到老大夫后边所说的话。

“......奇怪,这兽崽儿身上怎的会出现心力交瘁和血厥症状......好生奇怪......”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