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山海间(9)戳破
Archer 2019-09-20

(9)戳破

白舟月维持着自己的形象不让阿苏勒看到她的狼狈,匆忙从阿苏勒的行馆逃离,坐在銮轿上的她面色苍白,涂了豆蔻的指甲生生的刺入手心,艳红的血顺着月牙形的伤口蜿蜒而下,染红她橙黄的衣袖,悄悄的勾勒一片橘色。

“公主,公主?”跟着銮轿的内侍的声音打断了她的精神恍惚。

“怎么了?”白舟月收敛心神,脸上迅速换上了端庄温柔的笑意,盈盈轻声问道。

“公主,下雨了,这雨越下越大,我们恐怕一时半会儿回不去宫里,要不......先在附近找个地方歇息一下,等雨停了我们再回去,您看可好?”内侍的声音平日听起来是有些尖利,这会儿因的下雨的缘故有些沉闷,听起来倒是有些舒服。

原来下雨了吗?白舟这才发现竟是下雨了。

墨色的云雾压压一片,遮住了原是光华四射的日光,沉闷的悬在头顶上,仿佛下一瞬间就要失去支撑般坠落,大雨从云层间倾注而下,滂滂沱沱的砸落在地面上,溅起高高的水花,路上的行人早已纷纷寻了地方避雨,道路两旁皆是紧闭的朱门轩窗,枝丫透过朱红的高墙黑瓦檐外的一树树梨花本是开的灿烂却在大雨中压的树枝弯沉,飒飒的冷风席卷而来,卷落了一地的梨花。

白舟月抬眼恰好看到这一刻,初夏的风不似冬日般的凌冽,却也因的大雨的缘故有些冰凉,但也不到刺骨的地步,白舟月却无端觉得这雨这风刺的她整个人从骨肉中泛起的寒意。

“直接回去吧,皇帝哥哥找我还有要事,耽误不得。”白舟月随口找了个理由轻声说道。

“这......诺。”

金色的銮轿在大雨中急匆匆的向皇城敢去,慢慢的消失在大雨如幕中。

徒留身后朱红的高墙下,满地的梨花如雪。

雨打梨花深闭门。

 

天启城,皇宫。

冒着大雨急行的銮轿在白舟月的宫殿前停下,她缓步从轿上走下,站在挂满绣着精致图案的薄纱绢布与上好的梨花木制作而成的华美宫灯的曲曲回廊中,软声对内侍说:“辛苦你们了,等下都去膳房取碗姜汤去去寒,小心莫染上风寒。”

“多谢公主殿下关心。”内侍躬身行礼,抬着銮轿匆匆退下。

白舟月静静的站在回廊里,望着曲曲幽幽的廊外,风雨吹落眼前花,空余残叶满枝丫,树下的池塘被风吹皱了一池的春水,又被大雨惊起一圈涟漪,垂柳在水面上拨划,似一副雾蒙蒙的水墨画。

白舟月却觉得眼前的一切好像都在嘲讽她,嘲讽她的自作多情,嘲讽她的一腔欢喜与爱恋。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陛下有请。”喜帝白鹿颜身边的内侍传话。

白舟月到白鹿颜的宫所时,白鹿颜正挥舞着手中的长剑挽起道道剑花,似是在舞剑。

“哥哥。”白舟月温声行礼。

“妹妹回来了。”白鹿颜回身笑着,整个人有些醉醺醺的,他放下手中的长剑,上前握着白舟月的手臂,“来,陪朕好好喝两杯。”张口呼出的酒气喷了白舟月一脸,令她有些不适的皱眉。

白鹿颜拽着她踉跄两步松开她的手臂扑到桌前,斟满了一杯酒,举到她的面前:“前几日次雁返湖,妹妹肯替哥哥走一遭,哥哥真的很感动,”白鹿颜摸摸胸膛,然后举杯致敬:“敬你。”

透明的酒液在内外都雕刻着飞龙浮凤的金色酒杯中泛着暖暖的色泽,因的白鹿颜此刻醉醺醺的握不住酒杯的缘故洒落了大半。

“哥哥应该敬的不是我,”白舟月垂下眼睫,“哥哥真正应该感谢的是......世子。”她念着这两个字,心底忍不住的酸楚。

“看来妹妹,是真的对世子动情了。”白鹿颜上前两步,“朕明天就下谕旨,让世子做我白氏的乘龙快婿!”白鹿颜握着空了的酒杯比划。

“哥哥!”白舟月面上浮上震惊,原来自己的欢喜是这么明显吗?竟是连哥哥都能看的出来!白舟月握紧了双手,可是,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独独他看不出来!还是看出也做不知,或是不屑于去看!

“哥哥喝多了!”白舟月强自稳住心神,“世子是下唐的驸马,羽然郡主还在帝都,莫要再说些胡话。”竟是默认自己的确喜欢阿苏勒。

“一个小小的诸侯国驸马算的了什么!若是妹妹喜欢的,朕一定给妹妹达成心愿!......”白鹿颜醉酒后竟是有些张狂。

“陛下,世子来了。”内侍小跑着进来通禀。

阿苏勒缓步进入内殿,双手并拢弯腰行礼,“陛下,公主殿下。”

“大英雄!你是真的功臣!喝酒!”白鹿颜大声说道,手中再度斟满的酒杯随着动作挥洒在地上,溅起一团痕迹,“世子来的正好!朕刚说要把妹妹......”

“哥哥!”白舟月猛然回头,想要阻拦白鹿颜的话,却已是来不及。“嫁予世子,世子可否愿做我白氏的驸马!”白鹿颜的话脱口而出,惊的阿苏勒登时有些沉默的站在原地,一时不知道怎么应对。

“哥哥你喝多了!”白舟月扶着皇帝连忙说道,一脸歉意的看着阿苏勒,“世子殿下莫怪,哥哥今日饮了酒,有些醉意,说的话世子莫要往心里去。”

“朕没醉!”白鹿颜一把甩开白舟月,上前直视着阿苏勒的双眼,,因为酒气的缘故脸上沾满了酒晕,竟是连眼睛都有些发红,“朕的妹妹!大胤的公主!心悦于世子你!”他伸手点点阿苏勒的胸口,“世子可愿迎娶我大胤公主为妻!做我大胤皇室的驸马!”话音清晰的在内殿里回荡。

内殿的地上铺着厚实且柔软的由宫里织造纺最出色的绣娘们精心手工钩织的花纹精细的柔软地毯,艳红的花枝在精巧的彩绘宫灯的照耀下,有些妖艳红。

墙边树立着等人高青碧盘枝藤蔓缠绕的雕花襄金烛台,橘色的烛火哔哔啵啵的燃烧着打出细小的灯花,红木缠枝的桌案刷了上好的清漆在烛火下闪着细碎的光,案上放置着漆金的双耳刻纹香炉,燃着帝王专用的龙涎沉香,整个内殿弥漫着一股缠绵悱恻的荼蘼。

然而却在白鹿颜话音落地的那一刻起,整个殿内的气氛登时有些沉闷的压抑,那袅袅燃烧的熏香此刻竟是有些熏人。

推荐文章
评论(14)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