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第三十八回:诤友临终托真爱 恶敌肇始惑乱心
Dingzhou 2019-10-16

二使者走后不久,兽人果然进犯银桦以图界河的要道,银桦之主,韩君怀的亲戚郝聪阵亡,银桦军民被赶至森林之内。兽人暂获胜利,并不继续追赶,屯于大河隘口积蓄兵力。秋天一到,魔王养兵既足,便举大军攻打激流堡。金魔龙穿过饮尘荒漠,进入大河北川,大兴其害,从黑影山领着一支训练有素的兽人军队直抵水晶湖,污秽了湖水之后,直入激流堡的地界,在界河与激流河之间的守卫原燃起大火。

激流堡的勇士们随即应战,韩君怀驱于离冠之右,他高大威武的身躯令军心大振。然而兽人的兵力实在太强,能抵御金魔龙的也只有头戴龙盔的韩君怀一人而已。仙军在平原谷大败,仙王离冠捐躯沙场,桂忠也受重创,奄奄一息。紧要关头韩君怀赶到,杀退敌人,救出桂忠负于背上,奔走一段之后,见桂忠已是进气多出气少,便将他放倒在林中草地之上。

桂忠对韩君怀用微弱的声音道:“君怀,当年我救了你,如今你......你救了我,我们两讫了。.唉!现在想来,我当初救你恐为不幸,你如今救我也......也是枉然,因为我......我快不行了,即将归到天家。君怀,我心中仍敬......敬慕你,但仍后悔当初不该......不该从兽人那里救你。你的能力和骄傲,虽然断送了我的至爱与性命,激流堡仍可因你而坚守一阵。听着,如果你还对我还有一分感......感恩,就马上去激流堡内搭救离青公主。最后告诉你:只有一人能逆转你的厄运,那就是公主。她若遭不测,你就真的难逃劫数了。永别了......朋友---” 说罢气绝。

韩君怀将桂忠的头抱在臂弯,悲从中来,他与桂忠当初可算患难之交,后生嫌隙,来往便少了。如今听桂忠说,是自己断送了他的至爱,方才醒悟桂忠之所以和自己交恶,皆因离青的缘故,不由后悔自己实在愚钝,还道桂忠是嫉贤妒能之辈。自己虽与离冠公主冰清玉洁,但此刻为了完成桂忠的夙愿,救出朋友的心上人,自是义不容辞。

草草埋葬了桂忠,他便立即赶回激流堡,途中遇到己方的一些残兵败将,此时秋去冬来,疾驰的马蹄掀起大风,刮落了许多树叶。但就在韩君怀奋力救出桂忠的时候,金魔龙与兽人大军已抢先赶到激流堡城下,守城的仙人们尚不知平原谷的大败。韩君怀先前修筑的大桥此时反倒帮了兽人的大忙,大军轻而易举的度过湍急的激流河。金魔龙口吐大火,吹倒了仙王离纳金修筑的城门,带领手下杀入堡内。

等韩君怀赶至城外时,城内早被兽人洗劫一空,绝大部分的军士已然阵亡,剩下的妇孺被兽人押在城门前的平台上,准备带回铁狱堡做奴隶。韩君怀凭着神勇杀退在外阻截的兽人,一心想进城搭救被掳的百姓。

正当韩君怀奋战之时,突然传来一阵阴沉的咆哮:“韩恒之子,久仰久仰!嘿嘿.....” 随即城门后高窜出一条巨龙,两眼如电,血盆大口发出一阵狞笑。

韩君怀高高跃起,双目如炽,手中的玄铁剑寒光闪闪。金魔龙憋住口中的烈焰,龙眼大睁,直视韩君怀。韩君怀生性高傲,遇敌绝不退缩,气势也不愿输于敌人,于是他高举宝剑,还以对视。谁料这下正中金魔龙的诡计,此怪甚为忌惮韩君怀头上的龙盔与手中的玄剑,若硬战未必有取胜的把握,但它的双眼能使摄魂大法,韩君光的目光刚一对上,顿时浑身僵如磐石,动弹不得。双方对峙于城门两侧,良久没有动静。

金魔龙又激动韩君怀道:“韩恒之子,你这一辈子做错了许多事:忘恩负义,落草为寇,杀害朋友,夺人所爱,专权误国,统兵鲁莽,不忠不孝。你母亲和妹子在音州做着猪狗不如的奴隶,你反倒在仙人国里享尽了荣华富贵;她们日夜思念于你,你居然无动于衷。你父亲若知道有你这么个儿子,他在铁狱堡也该羞死了!”韩君怀受了金魔龙的咒,听到这番话时,在龙眼里仿佛看到了过去的经历,看到了经历中的自己,心中悔恨万分。

当韩君怀正被回忆折磨之际,金魔龙使了个眼色,兽人便将俘虏带离激流堡,从呆立的韩君怀身旁经过,越过了大桥。突然在俘虏队伍中,有声音喊道:“君怀!君怀!快来救我!”一女子张开双臂,朝着韩君怀大声呼喊,正是离青公主。怎奈韩君怀此刻完全被魔咒定住,失魂落魄,焉能听到她的声音?直到离青的呼喊与俘虏的哭声消逝于北去的路上,金魔龙才解除了魔咒,此时韩君怀隐约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掠过耳畔,却想不起是谁。

金魔龙收咒之后,静观韩君怀。只见他全身突然一阵抽搐,仿佛噩梦初醒,随即一声大喊,纵身直扑魔龙。金魔龙微微闪过,狞笑道:“我本来可以让你死得痛快,不过那样就太便宜你母亲和妹子了。刚才那个仙人小妞不停的唤你,你也无动于衷,嘿,你到底还有没有血性啊?”

韩君怀没有理会魔龙的这番话,拔剑直刺龙眼。金魔龙屈身退后,然后高高耸起,道:“罢了!你的胆量倒是非比寻常。人道魔龙不尊重对手,那是一派胡言。也罢,你去吧!去找你的亲人,趁着还能找着。你现在若不接受我这份厚礼,将来在史册上只怕会遗臭万年,嘿嘿!”

其实韩君怀醒转之后,已对魔咒心有余悸,此刻审时度势,自忖不一定是金魔龙的对手,徒送性命也无益处,又道魔龙对他突发慈悲,便转身飞奔越过大桥,身后但听见金魔龙喃喃的迷魂之音:“快去音州!不要让兽人先到那里。你若去寻找离青,就再也见不到你的母亲和妹子了,她们将恨你一辈子!”

此时韩君怀已踏上北去的征途,金魔龙又讪笑了一声,因为他已经完成了主子的吩咐。魔龙回身把憋在口中的烈焰肆意喷射,烧尽了周围的一切,又将兽人驱散,夺取了他们所有的掠物;随后毁掉大桥,任其坠入激流河的波涛之中。金魔龙将离冠留下的所有财宝掠为己有,又伏于内殿,稍做休憩。

韩君怀北上穿过激流河与界河,恰逢倒春寒流,气候诡异。他走在山林之中,耳边总仿佛听见离青在呼喊自己的名字,如搅柔肠。虽然尚记得桂忠临终前的嘱托,但他燃烧的心今番受到金魔龙的蛊惑,眼中似乎又看到兽人在焚烧他的家园,并折磨母亲和妹子,于是咬牙北上,直奔音州。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