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X-MEN】EC《BleedingLove》00-01
羅蘿 2017-03-11

【X-MEN】EC《BleedingLove》


此為電影X-Men : Days of Future Past(未來昔日/逆轉未來)之後的故事

內涵自創角,自創角為劇情需要,不影響原作人物感情發展

因只看過電影,未看過原作漫畫,角色可能OOC有

時間軸、劇情等設定為半AU架空

內有大量作者腦內妄想

請慎入




BleedingLove00 

 

We clawed, we chained, our hearts in vain.

We changed, never asking why.

We kissed, I fell under your spell.

 

All you ever did was break me.

 

Yeah, you wreck me.

 

 

BleedingLove01 // TheBeginning

 

  是夜。

  沉寂又寂寥的夜晚。

  

  失去陽光的天空,被一片黑幕遮掩起來。失去陽光帶來的溫暖,世界頓時變得冷冽,白天出現的涼爽微風在此刻冰冷地讓人感到刺骨,耳邊的寂寥呼嘯聲彷若是孤寂之人所發出的悲嘆,顯得蕭瑟與淒涼。

  黑暗逐漸籠罩了大地,如同蟄伏的野獸,緩慢且貪婪地吞噬了整個世界。無法掙脫,也無法逃離,就這樣被吞噬殆盡,一點一滴被拆骨入腹,不再存留。


  失去了光的世界,只剩下無盡的寂寞與恐懼,慢慢地侵蝕著這僅存的溫暖。

  

與黑夜維生。

□  

 他緊咬著下唇,告訴自己不要把那些尖叫聲喊出。他全身不斷地抽蓄、痙攣著,身體發出了哀號聲,身上的骨縫中因抽蓄而發出喀哩聲作響,痛苦地讓他很想要就這麼昏厥過去,但殘酷的現實卻是他無法昏過去。

 

  倘若他失去意識,或許還比較好,至少他不用獨自去面對這些令人痛苦的事情。

 

  那些哭聲、尖叫聲以及怒吼聲,帶著負面的情緒不斷地……不斷地充斥在他的腦海中。

  他趴在床上,死抓著被單的雙手已經爆出層層的青筋,關節也跟著泛白,手上……喔不,他的全身上下都佈滿著冷汗。 

 

  倏地,他聞到了鐵鏽味。

 

  那鐵鏽味來自嘴裡的腥甜血液,他知道他咬破了他的唇。被咬破的唇傳來了一陣刺痛,這讓他頓時清醒了一會兒,正當他想要穩住那些慟哭聲時,豈料那些聲音並沒有因此放過他,反而變本加厲地在他腦海中放肆尖叫怒吼起來。

  他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起來,如同擱淺的魚,不斷地呼吸著,他想要張開嘴大口大口的呼吸,但他知道,只要一張開嘴,他就會發出尖叫聲與求饒聲。

 

  他的自尊不允許如此狼狽地舉動,他有他的驕傲,有他的尊嚴,他並不會因此示弱。更何況,他不想讓待在門外頭的Hank擔心。

 

  天知道他現在多想要大吼大叫一場,甚至是大哭一場也好,這些聲音,日日夜夜侵擾著他,如同影子般地時時刻刻跟隨在他的身後,無法脫離也無法割捨。

  

  有時候,他痛苦到會向Hank渴求那些藥物,那些可以讓他恢復行走同時失去變種人能力的解藥,「Hank……拜託……請你將那些藥給我……」

  「……No。」Hank緊握著手,語氣有些僵硬地說。

  聽見Hank的拒絕,Charles失控地發出了一堆咒罵聲,又因為那些該死的聲音讓他的脾氣又加地暴躁了起來。

  Professor!冷靜!」Hank試著抓住他的手停止他自殘般地扯髮行為。

 

  「不───!喔我的天!給我那些藥!Hank!不不不不───!我求你!拜託!將那些藥給我!」Charles反手抓住Hank的手,歇斯底里地吼著。

 「我不能給你,Charles。我答應過你,不管你再怎麼痛苦,向我渴求甚至威脅我,我都答應過你,『絕對』不給你那些藥!」被Charles緊抓著的手腕讓他感到難受,但他不能妥協,他已經答應Charles了,不能因為一時的心軟又毀了他們努力至今的成效。

  

  Charles聽到Hank所說的話,猶如當頭棒喝,他想起他確實有跟他如此交代,頓時感到難堪,也感到焦慮。在他不經意之下,他也淪為藥物的控制者,既可悲又可笑。

 

  禁斷症。

 

  因為停止攝取藥物而產生的症狀。

  就跟那些毒蟲犯毒癮一樣,長期使用藥物,卻突然間停止攝取,隨後而生的禁斷症一樣,全身抽蓄、發狂,迫切的想要使用藥物來停止這一切的痛苦。

  

  可憐,又如此地悲哀。

  這就是藥物沉癮者的處罰。

 

  他咬緊牙關,不讓自己的醜態再一次出現,Charles告訴自己,必須撐過去,必須找回曾經的感覺,找到控制這些聲音的方法,他不能每次都靠著Hank、藥物抑或是昏迷來逃離這些他不願意面對的痛苦。

  「Professor?你還好嗎?需要我進去嗎?」在外頭已經待了將近兩個多小時的Hank開始拍打房門,擔憂地說。

  Charles想要回應他,但他卻連最基本的Yes或No都無法發出音調來。

  「Professor?我可以進去嗎?」門外的Hank不屈不撓地拍著門。

  「……不,Hank……」他深吸了一口氣,穩住自己的氣息與頭疼,說道。

  「Charles,讓我進去幫……」

  「不!」不給他繼續說下去,Charles吼道。

  「……」聽見他的吼聲,Hank閉上了嘴,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那我先回房間了,如果有事,你再用我給你的對講機叫我,可以嗎?」Hank對著門內的Charles說道。

  「嗯……」他發出一絲氣音,表示回應。

  接著,他聽見Hank慢慢走遠的腳步聲,Charles告訴自己必須冷靜,這很簡單的,就跟吃飯一樣,想想以前的事情,回想那時他是怎麼去隔絕這些聲音的。

  每天,這樣的戲碼總是不斷地重複著,很痛苦也很辛苦,縱然他每次都想要放棄,但他又想起了曾經的初衷、那些可愛的孩子們、他美麗的Raven……以及,來自未來的Logan所說的那些屬於他們的故事。

  他閉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對自己說,靜下來,Charles

 

     想想那些美好的事情,想想那些希望他想。


他不斷地嘗試著,儘管他的腦袋彷彿快要炸開,他還是繼續控制著自己的能力。

 

  現在的他,不能靠其他人,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了。

  沒錯,現在的他,只剩下自己可以依賴了。

 

  那些……

  曾經那些能夠幫助他的人都───

 

  離他遠去了。


偌大的房間因為拉上的窗簾整個空間顯得有些地沉悶與灰暗,房間靜悄悄地,除卻了時鐘走響聲以及床上那人帶著夢囈的呼嚕聲外,格外的寂靜。

 

  「Professor,已經早上十點了。」突然,門外響起了敲門聲,是Hank在外頭喊著。

  但他並沒有聽到回應,隨後Hank又連續敲了幾次,並加大聲音想要喊醒在裡面的Charles。

  「Charles,你該醒了,別忘了今天有家長要來。」最後,無奈的Hank有些嚴肅地對著裡面的人說道。

  

  大概是Hank堅持不懈的呼喊,也有可能是那聲家長要來,原本還昏昏沉沉陷入睡眠的Charles終於睜開那雙美麗到讓人驚豔的湛藍雙眸。因為剛醒的關係,眼睛有些地酸澀,不由自主地產生了些許淚液,而那雙藍眸也因此變得迷濛了起來,沒有陽光照射的昏暗房間讓他無法辨識現在的時間為何,剛睡醒的Charles腦子還有些懵,呆呆傻傻的模樣無法讓人聯想到之前的精明樣子。

   遲遲等不到Charles回應的Hank有些急了,他更加大力地拍著門板,那力道大的好像快要把門板給拆了似地,「Charles!該起床了!不要再睡了!」

  聽見Hank在門外的叫喊聲,原本想繼續睡的Charles不得不面對現實,他躺在床上伸了個懶腰,發出慵懶地呻吟聲,「唔……」

  「Charles?你醒了嗎?」門外的Hank依舊在呼喊著。

  「Oh……我醒了,my friend。」他有些無奈地回應Hank的問題,有時候他真的覺得Hank在大驚小怪。

   「Ok,你醒了就好,需要我幫忙嗎?」總算聽到Charles的回應,Hank鬆了口氣,他想,若是教授再不醒來有可能他會選擇野獸化衝進去叫醒他,畢竟今天可是個大日子呢。他可不想錯過今天,當然,他相信Charles也是如此。

 

  Charles聽到Hank的詢問先是愣了一下,渾沌的腦袋想說自己需要幫什麼?但隨即運轉了幾秒鐘後,他想了起來。

 

  他的腳不能動了。

 

  對了,他的下半身,已經沒有知覺了。

  

  原先他還記得的,但長期使用藥物,他下意識地忘記他是半身不遂的。Hank開發的藥品藥效太強大,強大到Charles已經習慣了,習慣了以往行走的感覺,因而忘記了他其實是不能走的。

  

  他的雙腳,已經無法站立了。

   

  「Professor?」沒有聽見Charles的回應,Hank再次問道。

  「阿……當然好,Hank。」回過神的Charles向在外頭的Hank應聲。


 「今天早上Jean Grey的母親已經打電話過來了,她說他們大概下午一點左右會來學校。」Hank收拾完早餐後,端著一杯熱咖啡來到了Charles的辦公室。

  「好,我知道了。」Charles說,他放下手上的資料,接過Hank遞過來的咖啡,輕啜。

  「……Charles……」Hank有些欲言又止,他輕皺著眉,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僅是輕聲喚道。

 

  「怎麼了嗎,Hank?」他抬起頭來,問。

「你確定要這麼早開始收學生嗎?我、我的意思是,畢竟我們才剛解決The Sentinels……」

  看著Hank緊皺在一起的俊臉,Charles明白他是在表達他的關心,擔心他這麼早開始進行X-Men學校是否是正確的。

  說實在的,他也不知道剛結束和Bolivar Trask的戰鬥,立刻重新開啟學校的計畫是否是正確的,確實,他感到茫然,也感到疲憊,這偌大的房子也只剩他與Hank了。

  儘管巴黎和平峰會已經舉行了,戰爭也快要結束了,代表參軍的孩子們可以回來,但還不知道那些孩子是否願意回來學校,而那些孩子的家長願意讓他們重新回來就讀,更重要的是……還不知道孩子們是否還活……

 

  可他,已經答應了Logan。答應了他,要重新辦學校了。

  找回他所說的Jean、ScottStorm……那些在未來會出現的變種人們。

  他很無措、很徬徨,但他又深刻地明白,倘若他現在不進行這些事情,他原本已經拾回的勇氣又會再次消逝不見。

而他為了不讓這種事情發生,他不得不逼迫自己去面對。

  然,這麼早就開始進行,無非是提醒自己必須如此做,否則他真的不知道繼續拖下去,他還有沒有那個力氣去做。

 

  Hank看著Charles,發現他並沒有立刻回答的問題,反倒是陷入自己的思考當中,心中暗道不妙,他有些膽顫心驚地看著他,害怕Charles會生氣,畢竟這幾年他的脾氣可變得不太好呢。

  他有些手足無措地站在一旁,暗自祈禱Charles不要突然又有太過出格的動作。

  

  但他等了許久,Charles還是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就在他以為Charles可能生悶氣不想理他時,他又抬起他的頭來,那雙他以為可能會憤怒或是會鬱悶的藍眼睛,卻清澈無任何雜質,如同過往的他一樣,美麗又讓人心醉。

 

  「……呵,我只是怕我不早點這麼做,我將來會後悔。」最後,Charles只是給了Hank這麼一句話而已。

 或許。

  他已經被捨棄了。

  縱然「他們」都說是他捨棄了「他們」。

  

  但,事實是如何呢?

 

  其實連他也不清楚。

  

  他怨恨過,詛咒過,也哀嘆過。

  即使如此,也喚不回那些人了。

  

  那些,他曾經想要保護,想要牢牢抓在手掌心的人們。

  現在卻一一離開了他的身邊,他的身邊已經一無所有了。

  

  什麼都沒有剩下。

    他失去了一切,就從他的雙手之中掉落了。

  

  喔,不。

 

      他還剩下這幢華麗卻孤寂的大房子。

  以及他身邊最後一個朋友Hank McCoy了。


TBC.


Free Talk//

考慮了許久還是把前兩年(?)寫的本子內容放上來xd

是第一本EC本,也是第一次寫,可能有很多地方OOC

然後設定是半架空、電影未來昔日之後的故事,也因只看過電影所以很多地方不足,請見諒。

大概會把正文放上來,番外什麼的就不會放了。

也會有一些自創角,但不會太過於影響原著腳色


2017.03.10 羅蘿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