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年少(喻黄)(十五)
渡苦 2018-02-08

如果可以将这样的夏夜遗忘,这样泛着凉的,像一杯隔了世的陈旧的茶,浸慢了苦意。蓝雨的训练营并不太平,他发现自己大概很难保持平静的状态了,那样的心如止水,真的愈发难以维持,尤其,当他看见黄少天为魏琛的离去而暗自神伤时,尤其当他看见黄少天拼命把自己投进训练时,他这才恍然发现,黄少天这个人,已经在自己的心里扎根了。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

喻文州来不及思索这许多关系,方锐也将要离开蓝雨训练营了。

那是八月的一天,夏蝉不知疲倦的闹着。林敬言来G市办事,就顺路来看蓝雨训练营,偶然发现方锐有玩盗贼的天分,便询问他是否愿意与他同去呼啸。那时的林敬言也左不过十九岁的模样,虽远不如几年后的稳重,却有一份年少的锐气,方锐也是这般,两人一排即合。虽不舍蓝雨,但毕竟蓝雨双核早已定下,倒不如随林敬言去呼啸,说不定有更好的发展。

年少的人们总是这样,野心勃勃,朝气焕发,方锐为了自己的理想离开了这个他待了半载的地方,不过他并不后悔。事实上感谢选择,才有了后来的犯罪二人组,才有了后来的林敬言和方锐。

只是离别总是伤感的。连喻文州也有些悲伤,再看黄少天,从方锐开始收拾东西,一张嘴就聒噪个不停“方锐方锐方锐,你的箱子也太乱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没有本少的箱子一半干净呢你说是不是,哎哎哎,方锐你那一只小熊是怎么一回事这么大了你居然还喜欢这样的玩偶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净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唠唠叨叨,像是要把未来说不了的全说玩,一股脑的塞上了,差点把自己说断气,眼圈微红。这样的黄少天叫喻文州很心疼。喻文州把他拉到一边,给了他一杯水,对方锐说,在呼啸要好好努力。方锐松了一口气,说放心吧,我们还会在赛场上见的。

只是那时就是对手了,喻文州在心里默默的把话说完,叹气。

再怎么不舍也改变不了方锐要离开的事实,黄少天喝完水后又开始新一轮的文字泡轰炸,想把人溺死在话语的海里。他仍是青春热血的少年,会为每一个人的离开而伤心,有强撑面子不让眼泪落下,拼命装出一副毫不在意面孔。我们陷于时间的洪流,我们被时间推着向前走。黄少天其实是一个很感性的人,就像是天空,时而有化雨的云彩。喻文州想,黄少天实际变了很多吧。

训练营里的人一天天在减少,二期新生一步步筛选,又只剩下几个人,就像是一期留下的黄少天和喻文州几个人一样。说起来,郑轩与二人是同岁,在第四赛季也会一起出道。方世镜已经把索克萨尔交给喻文州。那是黄少天在一旁看着不说话。喻文州叹气,他有些担心黄少天。他望向午时的骄阳,这夏天似乎比往年更加炎热。

这样的日子过了许久。而日历上的日期更加趋近,那是黄少天的生日。喻文州想要好好策划一下,此时便踌躇起来。G市的夏天潮湿又热,或许还不如待在空调房里,更别说是出去吃大排档,火锅这一类了。作为一个在G市长大的孩子,他第一次对自己的家乡如此无奈。

 

沿海的城市多风,夜晚时总算吹走几分燥热的气息,喻文州知道黄少天失眠了。旁边床上的气息不如往常平稳,偶尔听见一声叹。喻文州拧亮一盏柔柔的灯,黄少天面容平静,双眼不愿闭上。喻文州爬起,衬衣松开搭在肩上,看着黄少天被染色的头发。远远的,一阵风吹来,就这样吹进心里。

半晌,黄少天突然说了一句“怎么这么多人都走了啊”他们都是留下来的,有太多人的梦想不得不中途停下,有太多人为了梦想走向不同的方向。

“没事的,”喻文州轻轻地说“其实大家都还在啊,仍然是朋友,只是无法再并肩作战了而已啊,当你转身的时候,他们依然在那里啊,荣耀又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又是这一句话。喻文州小心翼翼的用着修辞,他看着黄少天的眼睛,那一双漆黑的眸子里有些晶莹的泪。他说,人生不可能只聚不散啊。话未说完就被打断。“可是我还想和他们站在一起啊,”黄少天很少在他人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即使面对亲友也总是一副嘻嘻哈哈活力满满的样子,却不知为何在喻文州面前露出了几次。

喻文州已经端了杯温温的茶,递给黄少天,在黄少天身边坐下,像面对一个孩子,慢慢的说:“可是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路要走,不是所有人都会留在这里的,就像是你有你的路要走,你也和他人分别过,对他们来说,你也不可能永远陪着他们啊,”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眼睛,他小口的啜着茶“每个人都要面对分别的,但分别,不就是为了更好的遇见么?”譬如十五岁那年喻文州遇见了黄少天一样。

夏夜的时钟滴答响着,却没有回答。

 

喻文州真的觉得自己变了,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过一个人,连夜晚的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在一片沉默之中黄少天睡着了。喻文州却又失眠了。他是个再细致不过的人,读书时,他把这份礼貌和细致给过许多人,却还是第一次这么在乎一个人。他在黑暗之中注视这黄少天的睡颜,却又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黄少天也察觉到喻文州的变化,原先只觉得这人对他人总是礼貌有加,渐渐的才话多了些。原来是这样温柔的一个人啊。他想到时不觉脸上有些发烧,也不知是何原因。他记得有天傍晚他坐在飘窗上看夕阳,喻文州就在旁沏了一杯茶,也是递给他,他那是喋喋不休说了些什么已经不记得了,大约是和二期新生斗智斗勇的事吧,喻文州的脸上泛着笑意,不时也接几句话。方锐离开的那天晚上,他想问一句喻文州你会离开蓝雨吗,想了好久都没有问出口,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突然胆怯,就不知不觉睡着了。那茶有安神的效果。他其实有一刻突然很怕,担心喻文州有一天也会离开蓝雨,他害怕听到不好的答案。那杯茶让本就困倦的他缴了械。他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怕会担心,原来喻文州在变化时他也会变化,喻文州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他不知道,他自己何时开始变化他也不知道,只是隐隐约约喻文州成为黄少天心里一个重要的人,连黄少天自己也不知道。

这些变化忽然让两个人都手足无措,黄少天的生日要到了,喻文州打算先放弃想清楚一切,先想一想如何给黄少天庆生。床边的灯被在此拧开,黄少天的呼吸早已均匀,伴着夜空的繁星,和城市的零碎灯火,伴在喻文州身边。

 

推荐文章
评论(2)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