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山中隐事·其一
`迟迩 2017-04-22

陈茵在做梦。

不知道身在何方,但是她知道她在做梦,偶尔也会像这样,很清晰地知道自己在梦中,这种梦大概是被称作清明梦。

陈茵在梦里面去过很多地方,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一望无际的皑皑雪原、冰面下潺潺的流水,也曾经听过古刹中的晨钟暮鼓,回廊里铃音与雨声的回响。

她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清明梦了,有点兴奋,不知道这次会去到哪里。

恍惚之间,她来到了一个静谧的山林,于是兴奋地跑过去踩过一地斑驳相间的阳光。陈茵自己也说不清楚是怎么来的,但是的确就出现在了这里,并不突兀,也没有引起任何动植物的注意。于是跟往常的清明梦一样随性地走着,漫步在山间,时不时地路上会掉落一些干果,小松子,小栗子。她一边腹诽着这尼玛是不是有松鼠在砸她脑袋啊?一边还是选了几个形状漂亮的放进衣服口袋,一路哼着五音不全地小曲子一路跑跑跳跳在这不知名的山林间。

偶尔路过山涧,清澈的水面反射着阳光,像是四五月份的太阳,并不刺眼。水面之下几尾小虾悠闲地在石头缝隙之间闲逛着,待她扒着石头伸手去捞,却又窜的一个都不见了踪影。头顶的鸟鸣从未断过,曲调婉转的鸣叫随着流水的叮咚声在山谷中回响,她眯着眼睛抬头看了一下,高耸的山脉绵延到山岚幽深之处,湛蓝的天空之下一览无余,看来是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

路上的景色随意地变化着,一望无际的绿看久了让陈茵的眼睛有点发花,于是她捡了个干净一点的地方盘腿坐着,这地方刚好位于一个裸露的山脊处,没有遮挡的参天古树,形成了一个天然的看台。迎着微凉的山风,陈茵漫无目的地东瞅瞅西看看,突然一抹异样的红色吸引了她的注意。

那是一个废墟一样的地方,离她的位置不是很远,掩映在层层树木之中。凭借着她双眼5.2加起来一共10.4的视力眯着眼睛极目远眺,看到破旧的红墙和瓦片肆意的躺在长满荒草的地面上,破旧的地基座上倒塌的屋顶漏出了一尊石像,嗯有几分深山藏古寺的味道,但那应该是一个山庙。

她费力地拨开长得密密麻麻齐人高的荒草,使出吃奶的劲往山庙的方向进发,有些锋利的叶子割伤了她的手臂和手指,刺激地她一激灵,感觉差点就要醒了。于是减缓了步伐,慢慢地蹭过去,不一会儿山庙就近在眼前了。

比她远看的时候更加破烂,正中央是一个破旧地看不出原形的人形石像,周围尽是破烂积灰的布幔,摇摇欲坠的横梁和柱子更是让她犹豫到底要不要进去。就在这时她听到了一个微小的声音从石像背后传来。那声音像极了她上次做完阑尾炎手术,麻药消退时候自己低声的哼哼,仔细听又听不见了,让她怀疑是不是自己年纪轻轻就耳背了。然而又一声细小的声音传来,古老的山庙,破旧的石像,深山老林·AVI!!!她立马不知名地紧张又兴奋起来。

她蹑手蹑脚绕到石像的背后,心跳到了嗓子眼儿,慢慢地扒着石像往前一瞅,看到了一个……壶。

于是她蹲下仔细端祥了一下,色泽赤赭,圆润,方方正正,平盖平底,看样子应该是个蛮贵的紫砂壶,上面还让人刻了字“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字体苍劲随性,落款模糊看不太清。这时,一声微弱的气音从壶中溢了出来,心中大震,她不禁向后移了一步,踩断了一个东西,发出清脆的劈啪声,惊得心脏猛然一跳,循声向下看去,原来是个枯枝,她不禁松了口气。然而再看向壶的时候,原地除了杂草什么都没有。壶呢??壶呢???这紫砂壶还能不翼而飞了?抓了抓头发,陈茵错愕地愣在了原地,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

突然听到背后传来短促的哨子声,抑扬顿挫,哟呵还在吹曲儿,她猛地转过身果然发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乌漆抹黑的长袍,翘着二郎腿坐在倒下的柱子上,跟着哨声有节奏地抖着腿,逆着光,实在看不清楚是人是鬼,然而最主要的,陈茵看见了他抱在怀里的那个壶。

“那个……我想请问……”她踌躇着尝试开口了。

“诶嘿,小姑娘你有什么事要问蜀黍吗?~”他玩味地笑着,一副说不出的轻佻感,让人想揍他。

“那个壶……”

“噢~这个可是我的宝贝,概不外露!”

你明明就放在庙里面了还不外露,你有种当宝贝你有种别拿出来啊!……陈茵在心里腹诽着,然后换了个问法,“那里面是不是有人啊?我听见有人在呻吟了。”

他停止了抖腿,摩挲着壶身,说:“里面有个大哥哥,他在睡觉,说梦话了。”

骗鬼呢!陈茵反射性的吐槽,他似乎看穿了陈茵并不信这套说辞,兴致盎然地跟扯淡起来了,说“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

她立马喊停,“下一句是不是有个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他摇了摇头说:“庙里有个大帅哥,但是他现在被我困住了~”

轰得一声,陈茵的想象力开始奔腾了,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她斟酌了一下语气,定了定心神,抓住了心中狂奔的草泥马,状似平静地问:“你们是什么关系?”

“你想进去看看他吗?是个大帅哥哦~”他没有理她,只是抛出了一个令人心驰神往的提议。于是陈茵简明扼要地,点了点头。

下一秒天旋地转之间,陈茵来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视线里出现了一个人,灰白色的,如同乌漆抹黑一样不合时宜的长衫,这个人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如若不是因为他肩膀随着呼吸在微微的颤动,跟死人是真没啥两样。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铜制的匜,摆着各色装饰的架子,古朴的铜镜,雕花的床栏,丝质的床幔,陈茵瞬间觉得自己可能穿越了。

陈茵靠近了那个人,然后轻轻推了一下他的肩膀,纹丝不动。再使劲推了一下,他就掉到了地上……………………

心中大叫一声卧槽,她赶紧伸出了手想探探他的鼻息看他到底死没死,下一秒她的手就被他抓住了,惊得她的手本能往后一缩,他却死死地抓着陈茵,手心又烫又热,被抓着那是相当难受。就在陈茵掰他的手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了他的眼睛,不知何时睁开的,墨色的眼瞳,一瞬间她看得有点呆,但手上被荒草割开的伤口立马让她回神了,她一边使劲儿掰他的手一边开口求饶道:“这位大兄弟咱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

就在陈茵准备跪下叫爸爸的时候,眼睁睁地,看见大兄弟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随着他挥动的袖袍,她失去了知觉。

再次睁眼,陈茵反射性的坐起,环顾四周居然已经是在床上了,外面天光大亮,阳光从半掩着的窗纱透到自己的被子上,外面传来了老妈忙活着做饭的声音。

几缕头发胡乱拦在眼前,她盯着垂下的头发,脑袋空白了几秒,“哎?我刚才,是不是做了什么梦?”

换睡衣的时候陈茵发现她的兜里多了好多小玩意儿,什么松果,栗子的……哪儿来的?

“还真有你的啊,你非但不吸收她的精气,还为了那小姑娘浪费了好不容易攒起来的一点精气,枉我大费周章找来的离魂之人。”

“我的事,与你何干?”

“行行行我自找的,不过你既然已经能施展法术了,估计也没啥大碍了,最近山里不太太平,你多注意点咯。”话音刚落便不见了踪影。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