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山中隐事·其二
`迟迩 2017-04-24


蓑衣被晨间的露水沾湿,登山鞋踩在杂草与树叶上,汗水顺着额际低落,啪嗒啪嗒,粗重的喘息更是一刻未停。林琛摘下斗笠,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用斗笠给自己徐徐扇着风。

“啧。”

距离他进山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一月有余了,连日的跋山涉水让他精疲力竭,而且为了维持一部分警戒他在夜里根本无法得到充足的睡眠。带进山的干粮也快要吃完了,身上的干粮被妥善仔细的分配,在路上也搜集了一些野果充饥,就算这样,他也撑不过三天了,三天,在这三天里面他必须要找到那个东西。

“林琛先生,你母亲的情况基本已经给你说明白了,晚期的病症,我们只能以缓解病人痛苦为主,采取保守治疗。”

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医生的白大褂映着荧光灯,明晃晃地,晃得他想落泪,但是不能哭,等会儿还要去看母亲。林琛握紧了母亲的病历,红着眼睛来到厕所洗了洗脸,拍了拍脸颊,又是一副笑眯眯地样子走去母亲的病房。

“母亲我来了,今天带了你最喜欢的鲫鱼汤喔~”嬉皮笑脸地,他献宝似得拿出藏在身后的保温盒。母亲笑着打开保温盒之后满室留香,惹得隔壁病床的小姑娘眼神巴巴着看着他。

林琛偏过头冲着小姑娘笑了笑说:“知道你也喜欢喝,过来吧,也给你拿了一副碗筷!”看着隔壁病床的小女孩儿笨拙地爬下了床,然后穿着拖鞋提拉提拉地跑了过来,他刮了一下小姑娘的鼻子,然后把鱼汤盛给了她,得到一个大大的笑脸和一个脸颊上的亲吻。

小姑娘话不多,但是很有礼貌很招护士和他母亲的喜欢。早年的时候爸爸因为挪用公款入狱了,她妈妈顶着旁人的白眼,白天去工地上班,晚上来看女儿,因为不能呆在医院,于是拿着皱巴巴地几百块零钱求他帮忙看顾她女儿,林琛思考了一下,把几百块零钱一一展平,郑重的答应了她。

炎热的夏天,知了在树上不停的吵着,林琛在一个小铺子里买水解渴,心里思量着今天的饭菜和母亲的病历,突然就听到旁桌的一个人状似神秘地的在说着什么,于是生了几分好奇。

“你们可知道咱们眼前这座山里面有什么嘛?”说书的调调。

“诶?别不是有什么诸侯墓葬吧?”同桌的人兴趣来了。

“诸侯墓算什么!这山上的那株药草那可被称作仙草!传说是一颗小草的样子,能在夜里发出荧光,而且这草包治百病!什么癌症艾滋病,估计都不在话下! ”那人拿着茶杯一拍桌子,引来旁边卖茶的老板侧目,说书人只好向着老板陪了个笑脸,耸着肩膀收敛了许多。

“你尽唬我,这世界上哪儿有什么包治百病的仙草,不过是杜撰而已!”

“你还真别不信,这一带一直有这个传说,说是曾经有人在山里面找到了这种仙草,拿去治病救人啊!”说书那人一本正经煞有介事地语气,活像亲眼见过那株仙草一样。

“那么那个被救的活了没?”

“这我就不知道了哈哈哈哎哟!你打我做什么!”

他握紧了手中的杯子。

林琛打电话请了护工帮忙照顾母亲和小姑娘,又回了医院告知母亲自己将有一月左右出差,让母亲不要担心,也笑着跟小姑娘说了大哥哥要工作,这一个月让她乖乖的。小姑娘听说有一个月见不到他,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扯着他的衣角不放,他闭了闭眼睛,轻轻掰开了小姑娘的手。

他去图书馆翻阅了这座山所属县的县志,发现在距今100多年前有过一段县志“本县所出之珍贵药材,有价无市者不知凡几。是以此地人口一万有余,凡药材商阜者,不止百家。”人口众多,商户云集,而且多为药材商户,看来大概是了。在之后的百年中,再也未能翻阅到同等规模的人气,这个县如果按照之前的发展也许到了现在能成为地级城市也说不定。然而盛极必衰,刚极易折,世事臧否本就无常,他不禁莞尔。

又辗转多个村子,在离山体比较近的多个农户口中记录下了这座山的基本情况和注意事项,买下农户家中的雨具和一些登山用具之后,他有条不紊地进山了。

山间雨季时期天气无常,常常前一刻还是艳阳天,后一刻就乌云压城,山雾弥漫,而这种天气是决计不能再往前妄行的。林琛看着乌云翻滚的天和山谷里正缓缓升起的一大片山岚心里计较着,看来今天就只能到这里了,于是麻利地拿出帐篷开始安营扎寨。

晚上风雨愈发的大了起来,大风吹刮着帐篷发出呜呜的声响,像是有人在雨中垂泪涕泣,帐篷的一角在几天前被一颗尖锐的小石子划破,雨水顺着划破的洞口淌进来。

他抱着膝盖,蹲坐在帐篷干的一角,心里想着下雨也没事,至少不用再警惕野生动物了。

后半夜的风雨稍小,他打开了手电筒,拿出了藏在登山包夹层里的一张照片,照片的边角已经泛黄,但是被他重新过了一遍塑,妥善的保存了起来。上面是他的老家门前,他爸爸叼着一根烟将他举到肩膀上坐着,他抓着他爸的一撮头发,咧着嘴一脸没心没肺的样子,他妈妈挨着他俩笑地一脸平静满足。他看着看着不禁笑出声来,声音在飘出帐篷的瞬间被雨水盖住,湮灭无踪。

山坡顶上最边角的泥土随着连日的雨水的不停浸润与冲刷,渐渐松动,此刻达到了饱和。土块混着草树顺着山坡骤然滑下,将前方的一个小帐篷瞬间吞没。雨还在下,山谷间充斥雨水拍击的声音,继续沉默着。

 一个昏暗的小茅屋中,一盏孤灯,照亮了不大的房间,一个人正闭着眼睛盘腿端坐在床上。呼吸吐纳之中他听着屋外的雨声渐渐的大了起来,风拍打着他的窗户呜呜作响,院子里的架子也被吹倒了。虽说山间气候无常,但这么大的风雨还是这一年首见。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安,面露凝色,左手大拇指掐了几下,空亡、赤口、空亡,他一愣,随即站起,匆忙间带上了蓑衣和斗笠冲进了雨幕之中。

当他来到滑坡所在地方,看见一大片的山体都向下垮塌了很远,目极所在全都是一片狼藉,断了枝叶的树木被泥土歪歪斜斜地插在表面,乱石和泥土还在随着大股的雨水向下滑去。鸟兽一般对这些地质灾害比较敏感,在灾害发生之前就能逃命,而且地处深山之中,人迹罕至,看起来是相对安全的。而他不安的情绪告诉他,这下面,埋着人。

他催动着体内的气快速地转化成法力供他驱使,将埋着人的上方泥土和石块慢慢地挪开。还是太慢了!于是他一边运转法术一边徒手开挖,尖锐的石子划破了他的手心和手背,混着杂物的泥土磨破了他的指尖,雨水顺着他的额际流下。

蓑衣和斗笠早就掉在了地上,衣服被雨水淋得紧紧贴身,但他的速度不见丝毫缓慢反而越来越快,不久,他挖到了一块蓝色的东西,看起来像是帐篷的防雨布。扯开布料他看见了一个年轻人,整个身子都被埋在了泥土里,眼睛紧闭。他轻轻地抹开他脸上的泥土并探了探鼻息,还有气。于是他收了法术将这个年轻人拖出了泥堆,背在身上,拖着他的行李,一深一浅地向茅屋走去。

林琛觉得身上很沉重,似乎被坦克碾过,连眼睛都重得睁不开,他想摸一下自己的脸,却发现自己的手就像千斤坠一样,只能移动一点点地方。

“你醒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听起来是个男的。

“额……呃。”林琛尝试着回答,却只发出了气音。

“别说话,继续睡。”不知道为什么,这声音听起来异常地令人安心。

他本就意识混沌,于是又睡了过去。恍恍惚惚之间他觉得有人扶着他坐起来靠着什么,然后他被人喂下了一碗很苦很苦的水。

什么东西……这么苦……82年的黑暗料理吗?

林琛真正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觉得已经过了很久,很久……母亲!!他猛地坐起,然后头晕地发花,糟了起得太猛。就在他揉按着太阳穴的时候有人在他不远处说话了,“不要急。”

是那个低沉的嗓音,林琛偏头一看,这是一个四四方方窄窄的房间,他的登山包被放在屋内一角。而正中端坐在竹凳上的是一个穿着灰白色长衫的人,手笼在袖子里,留着半长的黑发让他想起初中时期的非主流少年,很明显,这是救他的人。

“谢谢你救了我……”

那人没有回应他,只是走了出去,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他回来了,手上还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粥。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将粥递给了他,附带一个勺子。

他拿着勺子和粥才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吃过东西了,胃里空荡荡的很难受,于是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但是不消片刻,粥就吃完了。他踌躇着然后问道:“请问现在已经是什么日子了?”

“离你进山,已经过去了一个月零十天。”他的语气很平淡。

林琛心里一跳,已经过了十天了?!那他母亲会不会担心他?他必须马上找到那个东西自后回医院!

于是林琛掀被下床,说道:“谢谢您的救命之恩,我之后会报答您的!但是我现在有要急的事情,而且必须马上去做,请你告诉我这里是哪里!我必须得走了!”

“你要做什么?”依旧是不疾不徐的声音。

“找药材!我听人说这座山上有仙草,我母亲现在重病卧床,我需要这株仙草给母亲救命!”

那人端坐的身体仿佛微微一动,林琛直觉这个人应该知道那株仙草的事情!他扑通一下跪在了那个人的面前,急切地开口道:“我知道您不是普通人!在没有搜救设备的情况下,把我救出来已经不是凡人能做到的事情了!“

太久没说话,情绪激动之下林琛头开始发晕,只得顿了顿,才又说到:”所以那更不是传说对不对!您知道那株仙草的对不对!求您了,求您救救我母亲吧!”

那个人始终沉默不语似乎是在犹豫,最终他还是开口了:“那株仙草已经喂给你了。”

林琛怎么回到山下的村子,他已经不记得了,唯独那段下山的记忆变得模模糊糊的,据说是山下的村民在开垦荒地的时候发现了倒在灌木丛里面的他,身上的衣服破了很多口子,登山包放在旁边。但是人是怎么都叫不醒,只得赶紧送到了当地的医院。经医院检查之后发现只是营养不良和一点低血糖引起的昏厥。

当护士来给他吊针的时候看着他双眼无神,于是关切地问道:“你怎么啦?如果是身体的话,已经没事了哦,吊完这瓶葡萄糖就可以走了。”

“没了…没了…”他小声的嗫嚅着。

吊完了针,他一路打的来到医院,走进了病房,一路都浑浑噩噩的他,在母亲和小姑娘惊讶而担心的注视之下,扑在母亲的病床上,嚎啕大哭。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