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双男主”影视剧扎堆,这种模式的弊端在哪里?
影视口碑榜 2019-08-25

暑期档渐进尾声,为了避开九月份扎堆的献礼片,很多古装剧开启了“加更”模式,提前进入大结局。比如《陈情令》、《长安十二时辰》、《九州缥缈录》等。

盘点近两年播出的一些影视作品,你会发现“双男主”的戏越来越多。今年更是有扎堆上映的趋势。

比如除了上面刚才提到的《长安十二时辰》、《九州缥缈录》、《陈情令》之外,还有《鬼吹灯之怒晴湘西》、《黄金瞳》等等,电影作品有《扫毒2之天地对决》、《追龙2》等。

这些双主角人设的影视剧扎堆上映,以后是否能成为影视剧创作的主流?他们在与“单主角”挑大梁的剧集创作上有什么优势和劣势,这些问题是值得每一个影视制作人和影评人深思的。

我们首先来看一下“双主角”人设模式的优势。

第一、 双主角剧集的人物对比更鲜明,角色塑造更丰满

这一点,我们可以以暑期档大热的古装剧《长安十二时辰》来分析。剧中双男主分别是易烊千玺饰演的李必和雷佳音饰演的张小敬。

一个是出身名贵、少小老成的天才少年,一个是出身底层却粗狂忠义的死囚。身份对比鲜明,人物个性的不同也一目了然。

身份决定了谁掌握游戏的指挥权,个性决定谁是游戏最终走向的掌控者。身为靖安司的指挥官李必是对死囚张小敬有绝对控制权的,在李必看来,张小敬就应该听命于他,而且是绝对服从,哪怕就是功成之后,不能赦免张小敬,张小敬,你也应该听我的。

正因为李必有这种身份的优越感,所以一开始,在还没有征得张小敬的意见时,他就可以给他下命令,即使后面被人揭穿自己没有权力特赦张小敬后,他依旧可以毫无愧色的对张小敬说出自己想做宰相,想拯救百姓那套说辞。这是身份优势给予他的自信。

在张小敬没有成为张都尉的时候,李必对他有指挥权,而一旦张小敬走出靖安司,他的行为几乎就不受李必约束了。

他的信条是:我可以给你办事,但是要按我的规矩来。于是这两个人之间“相爱相杀”的人物关系就立起来了。

他们有相同的任务:为了保长安、保百姓。但他们之间又是彼此制约,李必想约束张小敬,张小敬认为李必要尊重自己做事的原则。

他们两个人在这种矛盾中互相了解、彼此成就。这类双主角人设的剧集自带CP体质,很容易让观众产生代入感,触发收视热潮。

反之,单主角剧集的人物设定就不存在这样“相映成趣”的人物角色对比。比如今年播出的另一部古装剧《将夜》,它讲得是草根少年宁缺的成长史。

在剧中,男主宁缺自带主角光环,其他人的出场都是陪衬,无论是戏份上,还是出场时间上,宁缺是绝对优势,戏中没有哪一个角色能与他相提并论。因为他的对手都比较弱势,反而显得这个角色个性不那么突出了。

一部戏,六十集,宁缺的个性都没有太大的变化,这就是大男主戏剧最大的劣势。

第二、 双主角剧集的叙事线索更清晰、明了,戏剧冲突更集中

这一点,我们可以用《扫毒2之天地对决》来分析。刘德华饰演的余顺天和古天乐饰演的地藏,本来都是出身于同一个社团,因为地藏场子里有人吸毒贩毒,余顺天代表老大对地藏实行了惩罚,产生嫌隙。此后,两人带着对彼此的误会,同时脱离社团。

离开帮派后,影片叙事线索分为两条,一边是余顺天成功洗白,成为上层的成功人士,另一边则是地藏破罐子破摔,最终沦为最大的毒贩。

当余顺天亲眼目睹自己的儿子因为吸毒而亡的时候,他开始了自己以暴制暴的扫毒行动。于是,余顺天与地藏的矛盾开始,并逐次升级,由兄弟反目,到生死对头,最终两败俱伤、共赴黄泉……

这样的双男主设定,影片的叙事线索,简单明晰,先是双线叙述两个人不同的发展轨迹,而后两个人相遇,产生矛盾,成为冤家对头,两个人之间的矛盾成为影片最主要、最关键的矛盾。

而单主角剧集叙事线索就比较单一,比如热播剧《亲爱的,热爱的》,就是讲韩商言的感情戏,整个戏下来,没有特别激烈的矛盾冲突。

而群像戏中,叙事线索就显得比较繁杂。比现在热播的《小欢喜》,以三个家庭、四个孩子的高三生活为主线,展开叙事,三个家庭的故事,齐头并进,编者的意思,是想尽可能的全面的展现此类生活中的父母类型和孩子个性的不同。

然而编剧越想讲得全面,就越难以分清主次,戏中的人物矛盾冲突也就有些弱化了。

那么“双男主”模式的劣势或者说是弊端在哪里呢?

第一、 角色定位容易固化,故事走向以及结局明显,让观众失去探索的乐趣。

双主角的剧集看多了,你就很容易发现其中的规律,特别是在人设善恶的设定上。在一些警匪片、悬疑片中,双主角的设定基本是“一白一黑、一正一邪、一善一恶”,这种人设运用技巧在港片《无间道》中被运用的炉火纯青。

两个主角,一个是在警方卧底的黑帮分子,一个是在黑帮卧底的警察。这两个人分属不同的阵营,却都是卧底的身份,他们之间的矛盾冲突,表现出来的复杂的人性,很有看点,这也是《无间道》系列之所以取得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

其次是两主角本来是好友、是兄弟、是姐妹,最终因为某个事件,走向决裂,一个正派,一个黑化,这种套路被港片玩得十分熟练。

比如《扫毒1》、《扫毒2》、《无双》等等,等等。这类剧最大的缺憾就是“正义最终战胜邪恶”的结局,大家看了开始,就已经预料到了结局,无外乎好人杀死恶人,自己还活着;好人与恶人同归于尽。

既然结局已定,观众们很容易失去追剧的兴趣,那么如何把故事讲好,绝对是对编剧和导演的考验了。

也有双主角都是正义人士的,比如《长安十二时辰》里的李必和张小敬、《陈情令》里的蓝忘机和魏无羡。

这类剧的成功,是两个人设都要立得住,也就说他们分开看,各有魅力,合起来,要有高度的契合感,CP感,如《陈情令》里的忘羡CP,只要两个人的人设立柱,戏就成功了大半。

第二、 近两年,双男主剧集扎堆,造成观众的审美疲劳。

无论是电影市场还是电视剧市场,总会有剧集扎堆上市的现象,如何从一堆类似的剧集中突围,恐怕是每一个制作方都要考虑的问题吧。

从大的方向来说,无论是双主角还是大男主、大女主,都是形式问题,影视作品最终还要落脚到内核,如何讲好故事,塑造人物上。

只要故事够精彩,制作方足够有诚意,至于是讲一个人的故事还是两个人的故事,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整体品质的提升才是影视作品成功的关键所在。文/惜梅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