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优等生更可能是利己主义者

      前几天见清华的朋友发朋友圈吐槽:外卖又被人顺走了。

      小到随地扔垃圾、不冲厕所,大到顺手牵羊、舞弊抄袭,在以五道口为中心的方圆几公里内的高校里,并不是什么稀奇的现象。所有人都在指责,能考到这里的学生为什么这么没素质、没教养。似乎没有一个人是“犯人”,但这样的事情却还是持续在发生。

      我一直在疑惑这其中的缘由。最近看了《狗十三》和《死亡诗社》,我突然觉得自己找到了其中一部分原因。

      在《死亡诗社》的所有角色里,为什么走向自杀的会是Neil,而不是其他人呢?

      从代表性的其他角色讲起。Cameron一定不会走向自杀,就是俱乐部里的第一个告密者。在为一个老师求情和自己被从名校开除的抉择面前,他很清楚如何“拯救”自己,如何追求利益最大化。他们这样的孩子不会意气用事,不会冲动鲁莽,他们早早地学会了权衡利弊,他们足够聪明。Cameron这样的孩子在大人们眼中是知错就改的,是识时务的,是懂事的。他们虽然也误入过歧途,但是是“有救”的。我想,Cameron一定能完成他爸妈的心愿,走进最牛的常青藤,从此一路走上人生巅峰。

      而另一个典型角色——Charlie,是死亡诗社的发起人,是最浪漫,甚至可以说是最激进的成员。他也不会是走向自杀的那一个。他家境优渥,虽然也正是因此,他的父母对他有很高的要求和期待,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也意味着比起Neil,他更有“任性”的资本,即使犯错,他也还有退路可以走。

      剩下的俱乐部成员可能比较像被无奈的现实裹挟的我们中的大多数,曾经心中都有过梦想和热血,但最后还是会向现实低头。但他们比我们又勇敢,或者说冲动得多的一点在于,他们在最后一刻还会爬上桌子。而我们,至少我更可能是最后画面里低头看书,弱化自己存在感的那部分路人甲。

     会采取极端方式的只剩下Neil。那为什么会是他呢?

      他没有可以让他坐享其成、任意妄为的家庭,他背负着父母的期待,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父母施加给他的责任。他的父亲是一个会严谨地对上拖鞋的角度的人。他不允许儿子的顶撞,会独断地要求儿子放弃校刊编辑、放弃演戏、放弃一切可能会影响儿子未来的课外活动。面对父亲的严厉和固执,他明白父母的不容易,也体谅父母的初衷。父亲让他专心于学业,努力考上医科大学,所以让他放弃校刊编辑的课外活动,他也不过是争执了一句便立即退让了,在朋友面前也是满不在乎的模样。在这样一次次的妥协和变得“懂事”中,他渐渐地对“失去”变得麻木,也就长大成熟了。在遇到Captain之前,他也是个大人们眼中懂事乖巧,即使犯错也及时纠正的孩子,不会逃离父母的控制范围,在父母规划的框架里乖乖成长。

      但是Neil遇到了Captain,更可怕的是他在遇到Captain之后还遇到了自己热爱的事物。他发现了自己真正想为之奉献的东西,而Captain又让他意识到要勇敢地去追逐。他在父母规划的框架里尝试着向外迈了一步,但父亲的铁壁还是让他走投无路,最终不得不走上了末路。


       如果Neil没有遇到Captain Keating,一切可能都会不一样。他会如往常一样在化学实验室里认真学习,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医科大学,成为父母的骄傲。至于演戏,他可能会在偶尔路过剧院时望上一眼,然后觉得自己的想法真是不切实际,于是把燃起的这点梦想抛之脑后,快步走回医院或是家里,忙碌着自己的柴米油盐。忙着忙着,一生也就这样过去,等老到双眼模糊时可能还会幻想年轻的自己站在舞台上的模样,但也不过是笑笑觉得有趣或是无奈。一辈子也不会有一个人知道Doctor Perry曾经想站在舞台上演话剧。

      这样的故事显然更为常见,可能就是你我的故事,不再是电影,而是现实。正像其他老师警告Keating老师说的那样,这不是悲观,是现实。最终我们会在大人的压力下,在现实的胁迫下,放弃理想,冷却热血,按部就班地走上既定的人生。这是懂事,这是成熟。

      《狗十三》也讲了这个事实。女孩在一次次大人的现身说法里明白了,狗和星空都不是正确的东西,可以更换,可以放弃。懂事了的她连狗肉也能面不改色地吃下去。她长大了,懂事了,不会让父母为难了,替父母省心了。

      在成长的路上,孩子们一直在被教育做最正确、最有利的事情。优等生应该是最成功的产品。他们是大人们眼中的乖孩子。老师称赞他们的优异,家长满意于他们的省心。因为他们聪明伶俐,知道怎样做是对自己最好的。

      回到最初的问题,为什么清华的学生还会不冲厕所、顺手牵羊呢?聪明的他们当然知道这样是错误的,可能还会损害他们的名誉,似乎违背了我认为他们是利己者的论调。但不冲厕所或是顺手牵羊这几件事情都有共同性,那就是匿名和微小。除非逮个正着,难以排查究竟是谁顺走了别人的外卖,通常被侵害利益的人也只能吐个槽,却不会较真。所以他们可以偷懒地不冲厕所,可以白白享受别人的外卖。聪明的他们大概就是真正的“理性人”,一切行动仅是基于成本利益分析,其他的都不重要。像顺外卖这种事情,虽然享受的利益不大,但风险更小,代价更小,所以他们非常清楚在不损害自己的范围里如何占便宜,毕竟这是有利于自己的事情。这是多年做乖巧懂事的孩子积累而来的经验。

      我不想批判部分有这种倾向的优等生。我仅就反思我自己。我是不是随着成长越来越会做成本利益分析?是不是不再考虑一件事情究竟是否正确、究竟是否为我所爱,而仅是因为这件事情能给我带来的利益大小,来决定我的行动?我们是不是从小就让孩子看清现实,把孩子教育成了只看利益、只顾自己的家伙?

      绝对利己倾向的那部分优等生,或许就是我们总是教导孩子懂事乖巧的失败教育下的产出品,而未来的他们势必会继续这样教育他们的下一代。

      这足以是一个令人恐惧的未来。


推荐文章
评论(3)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