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青灯百物语##阴阳师#《鬼话美人灯》
花萌萌 2017-12-21

我是一只达摩。

我是阿爸座下第一达摩安倍摩摩,不会吞吐财物,但能口吐人言。

今日平安京里很不太平,阿爸嘱咐过大伙儿不要随意出门,尤其是我,我个头太小,很容易被随手带走。

平安京内今日总有年轻貌美的少女失踪,冲着这个条件,阿爸本来不应该太担心我,但奈何在他心里,我就是一个少女,是此行凶手的作案目标。

酒吞嗤笑道:“瞎了眼的才会抓他。”

但阿爸十分忧心忡忡:“事件查明之前,不要再像往日一般随便乱跑。”

“好的阿爸!遵命阿爸!”

我可听阿爸的话。

但我又是一只多动的达摩。

我遵守了诺言没有踏出阴阳寮一步,但是我也仅仅做到了承诺的底线,便是是半个身子留在了里面,另外半个身子坚强地探出了阴阳寮外,每天晚上都鬼鬼祟祟地窥探着外面。

作为一只十分有好奇心的达摩,我也想和大家一样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最近的不太平却有征兆的,傍晚的时候,天空总呈现出让人不安的绛紫色,一入夜里,本该游荡的繁华百鬼不知为何没了声息,街中静得出奇,我不是个胆小的摩,也在这样的夜深人静里有些害怕了起来。

我缩了缩脖子,刚好和屋檐上青色的烟对视了一眼,吓得弹跳而起:“呃啊!……”

“晚好。”

那其实并不是烟,只是青绿色的光圈,因为模糊而显得像,青铜色的灯杆上,穿着绿色裙子的女孩坐着,垂下头与我打招呼。

“你好。”

“你不睡么?”她问我,“别人都睡了。”

“阿爸他们都在外面调查呢。”

“哦。”她点了点头,但没在乎我在说什么,又问了一遍,“你不睡么,大家都睡了。”

“那……我睡了?”

她冲我点了点头,我只好我转头回屋,阖上了门,将这抹青色的光辉和蓝绿色的眼睛关在了外面,她转过了头去,身影在夜色里上下浮动,尽职的做着门口的守门灯。

 

青行灯是一个奇怪的式神。

她在寮中很多年了,比许多式神来的都早,但是她认识的人不多,也从来不进寮中,白天谁都不能找到她在哪里,夜晚的时候她便会出现在阴阳寮门口,她如同门口的那盏灯笼一样,从不挪动位置,一直散发着青幽的光芒,只是偶尔会口吐人言。

我常常与她搭讪,虽然她说来说去,就那么几句话。

不过我半夜偷偷溜去哪玩的时候,总有人为我留一盏门,或者搭上几句话,这样晚上回来的时候便觉得温暖了很多,她的光是幽冷的,性格是古怪的,她的存在确是温柔的。

我这几天也会担心她,探出脑袋去问:“你也是个少女,会不会被拐走?”

她只轻笑了一声,没有回答。

 

阿爸他们找凶手找了很久,却没有头绪。

所有不属于阴阳寮内的式神都遭到了排查,新来的或久居的,阿爸与式神们用了许多办法,潜入梦境,探查式神们的内心。

我不知道阿爸为什么那么肯定凶手一定就在城中,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肯定是式神所为,但阿爸的直觉通常没有错,蚌精探入河流,萤草询问花草,每个人都担心着那些少女的行踪,但奇怪的是,依然一无所获。

那些少女就像被夜里阴影吞噬了一样,突然就消失在了阿爸和所有城中生物的眼皮底下,再无痕迹。

我像往日那样探着半个身子,一边等阿爸他们一边对着不开口的青行灯自言自语,顺着阿爸们每日带来的寥寥证据,猜测着除了寮中式神,谁比较可疑。

常年镇守一方的妖怪没有理由祸害百姓,亦没听说过什么凶残的妖怪来到了人间,新来的那几个大妖怪虽然在实力上有作案的可能,但他们的性格从上古高傲到现在,从过去高傲到将来,也不至于对女孩下手。

我又板着指头与青行灯数了了几个与少女有关的妖怪,鬼婆婆爱剥少女的面皮,水鬼会引诱伤情中人……还有……还有一盏美人灯的故事。

挂在廊上的青行灯。

我突然想到了青行灯的来历,抬起头对她开玩笑道:“不会是你吧?”

青行灯的来历也与少女有关,她是一盏美人灯,一盏极美的美人灯,无人知道她到底为何变成妖怪,但一定是早亡,才会保有这样的美貌,传说中青行灯常常被挂在廊下,引迷茫的少女误入歧途。

“可是,你是问我们阴阳寮的人了……”阴阳寮中的式神与阿爸签订了契约,无法伤害人类。我坐在廊下对自己叹了口气,阿爸都说此举一定是寮外的妖怪所为,我竟胡思乱想到了青行灯身上,还与她乱开玩笑,青行灯果然没笑,她只歪着头看我,像是在看什么奇怪的东西。

“抱歉……“我朝她道歉。

幽蓝色的灯光在半夜里忽闪忽闪,她裙摆翻飞,带起了一阵风。

我托着脑袋在等着的时候,却突然声了变故。

锋利的光刃与箭风相撞,我被气流撞开,翻了几个跟头,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便落入了一个白色的怀抱之中。

阿爸迅速结印,将我护在里面,我看到一直安静挂在门口的青行灯头发高高竖起,她目光变得血红,灯中的火焰烧得灼热,竟然是朝我们的方向攻击而来。

鬼火与阿爸的结界碰撞在一起,我头顶响起了阿爸的叹息,他说:“我忘了还有她……”

青行灯不是寮中的妖怪。

可是她呆在那里太久,每日每夜,以至于大家都忘记了她不曾签订契约的事情。

阿爸今夜和我一样,突然想起了美人灯的故事,他促起了眉头,想到了独自在家,并且常常喜欢找门口的灯唠嗑的我。

他升腾出了某种不详的预感,带着众人匆匆赶回。

青行灯被及时赶回的众人制服,她落在了地上,灯火熄灭,青铜灯杆“啪”地落地,那样一个漂亮的美人落在了地上,伤得不轻,闷咳着。

她轻轻说道:“为什么……我想回去,我也想……回去。”

她的目光越来越溃散,越来越溃散,直到最后,她定定的看着灯笼的光越来越暗,里面掉出了几张藏在内壁的剪影,幻做人形,正是近日走丢的少女。

她们都被困住了几日,但好在没有受伤,只是昏了过去。

她神情困惑地看着那些女孩子问道:“为什么只有我不能回去?”


阿爸闭上了眼睛。

受了伤的式神最终幻化成了一缕青烟,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虽然找到了凶手,虽然她也为自己的所做付出了代价,众人却并不觉得开心,大家还记得青行灯来的那个夜晚,她一个人缩在廊下,提着那盏古旧的灯笼。

“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在等人。”

“等谁?”

“不知道。”

“你迷路了么?”

“也许吧……”

“如不嫌弃的话,你可以在这个廊下暂住着,一直到你想起来什么。”

“多……谢。”青色的美人灯笑了笑,露出了久违的微笑,她许久没有地方可去,有的时候在廊下迷惑少女,即是出于本能,也是出于无可奈何的……寂寞。

她曾以为,找到一个足够歇脚的地方,也许有一天她也能找回过去。

可我们终究没有做到自己的承诺,陪青行灯等到那个她也不知道是谁的人。

第一年她没有等到,她觉得有些失望。

第二年,她有些难过。

第三年,在谁也没有发现的时候,她渐渐开始索然无味了起来。

后来终于有一天,她又举起了那青蓝色的灯火,开始引诱人迷失。

她做了错事,收集少女的灵魂,并问每个路人,你们见过那个人么?


推荐文章
评论(24)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