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壹.命悬一线
芳阳 2019-09-12

连绵起伏不断的高山崇岭,一望无际的绿色森林,伊泽瑞尔在这里已经足足的困了三天,不管他往那个方向逃离似乎永远也出不去这方圆十里,幸得这周边有瓜果草树以至于他没被饿死,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而且小斗至今都没回应他的召唤。

第四个白昼,伊泽吃了点野果果腹,依在一块长满青苔的石岩上看着被巨树遮挡住的天空,阳光透过树叶照下斑驳的光影,伊泽瑞尔伸出手想要去抓住,可光影透过他白皙的手落在他的脸上,这光有些刺眼。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这丝毫不影响伊泽瑞尔的心情,在星之城,他可享受不了这宁静与光荫,一股淡淡的青草花香,就是有些想念他的父母了,还有星之城的伙伴。

“拉克丝你还好吗?”自言自语的一句话,光影中浮现一张紧致的脸庞,粉色的头发,温暖的笑意…

风轻佛而过,树叶沙沙,伊泽瑞尔浅眠过去,经过这几天的探索,至少可以确定这个地方足够安全。

这是到了什么地方?是被困在魔法中了吗?

[伊尔,快,离开这里,有人闯了进来。]小斗的突然出现,立马让伊泽瑞尔瞬间清明,警戒起来。

[小斗,你怎么会突然醒来,我明明召唤了你好几次你都没有反应。]伊泽瑞尔跟小斗精神联系着。

[没时间详说了。]小斗在伊泽瑞尔的额头中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本是一身星辰高中校服的他被羽毛翅膀瞬间包裹,翅膀用力张开,小斗化身成为伊泽的星之作战服,右手上的宝石发着淡淡的蓝色光熠,小斗从里面窜了出来,一只白蓝色的稀有狐。

伊泽瑞尔立马把他抱进怀里,小斗一脸嫌弃的说道:“还不快走,我可不想死在这里。”

伊泽瑞尔立马挥着翅膀向小斗示意的方向划去,速度很快。

“伊尔,还要再快一点。”小斗脸色一变,一道冰冷的结界迅速的蔓延,所到之处都不免泛着一股冷意。伊泽瑞尔也感觉到了,有什么人正在他们的魔法结界中布下另外的结界。

伊泽笑脸一收,作为星之城最帅的人,他才不能死在这里!奋力疾速,越过一层一层的巨树树干的障碍,可冷意渐渐的越过他们,还差一点,风刮过脸庞。很冷!

“小斗,现在我们有足够的魔法进行跃迁吗?”按照这种速度,结界只会在他们之前封闭。

“我是被强制唤醒的,以现在的魔法完全不行。”小斗很清楚自己现在十分之一的魔法也只能支持伊尔换装,其他什么也做不到,这瞬间,高傲的小斗竟有些痛恨自己,他什么也做不了,就像在星之城最后对付那个时间魔物一样,他只能看着星之守护者们一个一个的倒在他的面前,他只能咬牙切齿。

“那就只能赌一把了。”伊泽瑞尔摸了一下有些沮丧的小斗,蓝色的眼眸泛着认真,他奋力的挥着翅膀,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倍,冷风呼啸,水光般的透明结界就在眼前了,它正准备闭合,速度很快!

‘一定要赶上!’伊泽瑞尔翅膀的光芒一闪,速度快了起来,有小斗的魔法支持,伊泽的速度极快,只见一点光影穿梭在绿色森林中。他们有机会穿过!结界的出口就在眼前。

就在伊泽瑞尔立马要越过透明结界的时候,它就像一个调皮的捣蛋鬼一样 等你快抓住它的时候,它立马窜了出去,速度极快,看着即将闭合的结界,伊泽瑞尔已经停不下来,要么穿过去,要么粉身碎骨!

小斗浑然发觉这不过就是布下这个结界之人的阴谋,他想让他们自焚。小斗不自觉的后怕,伊泽瑞尔的手已经伸了出去,立马就要触及到结界。

“伊尔!”小斗绝不能让之前的事再发生,他把加持在翅膀上的魔法撤除,用尽最后一点魔力撑出一片蓝色的屏障。

就在最后一刻屏障跟已经闭合的水光结界相撞,果不其然,结界上发出几道剑刃划破了屏障,两者的力量直接抵消,伊泽瑞尔从结界透明壁上滑下,小斗掉进他的怀里。

而结界的另一端,一个身着白色兜帽披风的人,看不清面容。手中一把透明的冰色之剑流光一闪。

‘果然发觉了。’

猩红的血液一涌,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他必须在失去意识之前杀掉这个对他来说是威胁的人。

水色流光的剑刃就像一把易碎的琉璃宝物一般,它从它的主人手中飞出,剑身巨大化,一人一剑瞬间消失在原地。

有些惊魂未定的伊泽瑞尔,抱起小斗,他们得离开这里,这些是他们之前从未对战过的招数,而且此人很不好对付。

就在此时,蓦然出现的人,手中的剑刃已然架在了伊泽瑞尔的脖子上,有些刺痛,一尘不染的冰色剑刃沾上了一抹猩红。

一双红色眼眸溢满了杀意,冷漠无情,伊泽瑞尔靠在冰冷的结界上,望着那一抹红,身体就像被无形的力量压制住了,丝毫动弹不得。

那一瞬,心跳骤然加速,仿佛世界一眨眼就变成了黑白色,安静的如死物,耳旁心跳声犹如勾魂摄魄之乐,让人沉浸在死亡的边缘,挣扎而又绝望。

伊泽瑞尔从未想过自己有如此绝望的感觉,就在以为自己就要命丧于此时,一片猩红染亮了他的世界。

剑刃滑落在一旁,眼前的人直直的砸向伊泽瑞尔,下半身的疼痛感才让伊泽感觉自己还活着。

他挣扎的动了动身体,躺在身上的人纹丝不动,伊泽瑞尔把躺在身上的人掀到一边,然后才起身打量起这个差点要了他命的人。

“伊尔…”小斗这个时候也醒了过来,趴在伊泽的肩膀上,他很累,但是他不能丢下伊尔一个人。

“小斗,我没事。”伊泽瑞尔摸了摸他的头:“你先休息,我们已经没有危险了,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伊尔的话很有魔性,他让小斗耸拉着耳朵钻回那颗发着淡蓝色光熠的宝石中沉沉睡去。

不害怕是假,心里的余悸还在,但此刻的伊泽只有保持冷静,毕竟他还不确认眼前的人会不会突然醒过来。

他小心翼翼的靠近那个没有反应的人,用一旁的枯树枝戳了戳,也不见有任何动作,他慢慢的靠了过去,周身静谧的严肃让伊泽瑞尔绷紧了脸,俊秀的脸被血迹沾染着,这时倒有些凝固,如此爱干净的人,这时候也没有余心整理。

他轻轻的拉下白色披风,眼前的人意外好看,棱角分明的脸,蓝色的长发,半竖起的发冠,一身白蓝色的锦衣,金色镶边,一看就是大家族的人。

伊泽瑞尔探了探他的鼻息,微弱的让人很难察觉,眼前的人命不久矣。

伊泽瑞尔看了看旁边犹如琉璃的剑:“可惜我不用剑,你就陪着你主人自生自灭吧!”伊泽把剑放在此人是身边,便转身欲走。

……突然,脑中一根弦崩断!他如果死去,他要如何才能出这结界,而且他需要了解他究竟到了怎样的世界,所以眼前的人还不能死!

伊泽瑞用巨树上的藤蔓死死的绑住眼前的人,把他托到了这方圆十里仅有的一小片池子旁。

“你也别怪小爷如此待你,救活你我得保证我的安全。”伊泽瑞尔看了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给他弄了点水,准备检查他到底伤在什么地方。

当伊泽瑞尔脱下此人的衣服时,眼前满布伤痕的身体着实吓了他一跳。

狰狞的伤疤,有旧有新,背上,胸膛,手臂,可以说此人除了脸好看一点之外,其他简直是惨不忍睹。

伊泽瑞尔不禁的触摸着那些伤疤,难怪他的眼神那么冷漠无情,也许只是自保,如果换做是他,他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吗?

两层结界外…

“凯影,你让他跑掉了,我说过你如果用我的力量他已经死在你面前了。”一个少年拿着一把巨型的镰刀穿梭在这一片森林中。

“闭上你的嘴,拉亚斯特。”这名少年对着镰刀说道,声音有些稚嫩,若不是早年误吃了定颜花,他怎么会还是十五六岁的模样。

作为暗影岛的少岛主,他无疑不是暗影的天才,才堪堪一百八十岁,暗影之决就修炼到第四层无影。要知道暗影岛岛主劫大师也不过才刚刚踏进第六层无念。

“哦!你生气了?”镰刀发出一阵嘶哑的声音,黑雾环绕着那名叫着凯影的少年,黑雾一丝绕到凯影的耳旁轻言细语。

“我喜欢看你猩红染满全身,那样的你很诱惑,也很可口。”

凯影的身体一怔,白皙的脸立马抹上一片红晕。

“啊呀呀!拉亚斯特你竟然如此变态。”

“你需要我的力量,凯影,我会得到你的,那不过是时间问题。”说完,那把巨大的镰刀便沉寂了。

凯影虽然没有抓到那个来暗影岛偷走墨火莲的人,但是这一趟也并不算白跑。竟然被他撞见了青翎这种有少数青凤血脉的灵禽!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自营经济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