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飞蛾扑火

Abuse

国际生化公司ID5的总部建于英国,那里每天都进行着各种各样的实验研究,其中一个实验体是个退役的前任职员,准确的说,是从东印度分部逃走后被抓捕回总部的雇佣兵。

“这批小子倒是有意思,怎么注射都没死掉呢?”

“明天继续加大剂量,最后这几个家伙里没准能出个有利用价值的小白鼠。”

“好的...嗨嗨嗨,你,看什么看?瞧你那样,嘿,真是不明白,好好的工作不要了,搞什么潜逃,还不是被抓了押来做实验?真以为自己有天大的本事?”

“...你们懂个屁。”

“哦哟?口气不小,得嘞,明儿个等着瞧。”

他们不知道,ID5的雇佣兵团对外声称是维稳部门,其实是公司饲养的清道夫,他们的工作就是不断地杀人,新人入部第一个任务就是暗杀自己退役的前辈,只是他们从来不会知道自己的目标居然是那些被自己顶替的人。当失去利用价值,运气好的被后辈痛快了解,运气不好的被运往实验部门充当活体试验材料,例如这个偶然间得知上述真相的年轻人——奈布·萨贝达。

日复一日的药剂注射令人绝望,大多数实验体已经被淘汰,活下来的大多也早已病变,死亡只是时间问题。

Become

终于,最后一个“难兄难弟”也倒下了,奈布却迟迟没有迎来解脱,除了接受特定药物的耐受性试验,他的生命力也强大得吸引了特别的关注,试验项目开始慢慢增加,例如,人兽合成体,多方面高强度的折磨导致他的身体也开始不受控制地变化,直到有一天,他展露出仅仅存在于影视作品中的狼人的模样,拥有狼类的强悍与人类的智慧。然而由于奈布本人的抵触情绪以及狼类的野性因素,他一直表现得不甚配合,于是之后的每一天都被迫接受着驯化训练。

无尽地折磨使得他就像RNA病毒一般,站在变异的临界点,体内的变化几乎随时就要爆发。

当他终于迎来突变,事情已经一发不可收拾,狂躁的食欲逼得他发疯咆哮,只是一口就咬掉了闻声赶来的夜巡人员的手掌肉,奈布随后被敲晕。

第二天苏醒过来时,实验室的电子钟已经显示为早上,明明过了例行检查的时间,却没有人进来找他麻烦,相反,关押自己的隔离仓外一片喧哗。
Change

奈布得以逃出隔离仓是借由电路跳闸的契机,他人为地手动打开了仓门,已经兽化的身体意外的很受用,然而只是走出隔离仓向外一眼望去他就足够震惊——隔离仓外是熟悉的血腥味,满地的碎肉残肢,无论往哪里走都是一片狼藉,走道上写着密密麻麻的资料的纸张、装着不知是做什么用的五颜六色的试剂的容器碎片、工作人员染血的衣物、过检的门禁卡、职工的胸牌散落一地。

来不及思考发生了什么,重获自由的奈布第一反应就是逃跑,然而只是一个偶然,他的余光瞟到一个敞开着门传出混乱声响的房间——灰狼正在争食,不,仔细看看,那并不是正常意义上的狼。

震惊地停下脚步,奈布屏息退回门边想看个究竟,多亏停电,应急灯下的玻璃反着光,奈布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模样——啧,自己已经变成这样了吗?也是,他早就不是人了,也没什么接受不了的。

沉默了下继续挪开脚步向房间内眯着眼看过去,很巧,看到的那些“灰狼”,就如同看见刚才看到的自己的模样——奇怪,同一批的实验体只剩下自己了,怎么一夜之间就多出这么多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
Dominate

ID5沦陷后,世界上多出了这样一种“物种”,他们同时拥有人类与狼类的外形,同时拥有人类与狼类的优势,也同时拥有二者的食谱,简单地说,他们什么都吃,包括自诩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最怪异的是,他们身上并不存在所谓的“智慧”,也不存在所谓的“情感”,他们不需要通过交配来繁衍后代,他们失去交流的能力,他们不知“满足”为何物,暴食就是他们存在的全部意义,而但凡与他们有过体液接触的正常人类都会沦为他们的同类。

强大的战斗力让这种生物的活动范围如燎原之火迅速蔓延到英国各地,然而他们中有一个异类,他虽然拥有相近似的姿态与,却能自我控制,在强悍、贪食、暴躁的同时,他有成年人类的理性与感性。
Edge

和平被强行打破,新的入侵者成为了人类公敌,即使人类积极组织力量奋起反抗,但早期依然呈现出一边倒的战况,人类体质上的劣势暴露无遗,他们统称这些生物为“Wolfer”。随着长期的抗战、捕捉、解剖与研究的进行,人类猎杀Wolfer的组织也逐渐有了较为完整的运作体系,对于Wolfer的认知程度也逐渐深入,这个组织取名为“鹗”,其中负责在前线正面对战的团队被称为“Antier”。

头套、手套、鹰羽、黑色风衣、定制软甲是Antier服饰的标配,为了不被Wolfer体液感染,他们全副武装以防被抓伤、咬伤、喷溅。Antier内部习惯以“长官”称呼他们的直属统领,这个人性格怪癖阴晴不定,时而是个优雅体面的绅士,时而是个嗜血好斗的疯子,他是跨国贸易龙头企业的公子,却偏爱维多利亚风格的服饰,他口口声声倡导高雅精致的生活,却又是站在主战派一方。

Fate

奈布已经明了,自己是最初最强也是最特殊的感染者,他不是被什么寄生,而是本就已经成为了非人的存在,如果说被他感染的那些人是借来的能力,那么他的强悍就是堂堂正正的本事,不仅如此,被感染的受体战斗力一代不如一代,感染发作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奈布作为初代的Wolfer保有正常成年人的智慧,从混乱的ID5实验部逃逸后,他四处躲藏,最终在森林定居下来,高智商高战斗力杂食性的他很快就有种“占山为王”的感觉。

杰克并不常参与一线的战斗,更多的情况是泡在“鹗”的高层会议室日日夜夜地分析战况,然而即使如此,他也是整个antier中数一数二的优秀战斗力,他从不配备复杂沉重的武器,仅仅靠一套钢爪就所向披靡,偶尔亲临阵前时取得的战绩总会大振军心。

杰克不喜欢进行不必要的交流,真正和他对话能超过十句的人几乎没有,可这并不妨碍他摘下头套后的模样被男男女女犯花痴,关于他的取向问题已经成了“鹗”内成员间茶余饭后的谈资,杰克本人虽有所耳闻,却并不屑于在意这种无意义的事,至今还没有人带来他想要的那种特殊的感觉。

直到他们相见于那片森林中心。


推荐文章
评论(8)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