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病理
宇文容玉 2019-07-07

第一章:相遇

       暑假,是只有学生和老师才能享受的特殊假期。每当暑假来临,学校进进出出之人皆面带喜色。当然,刨除那些低分与挂科的同学,七八两月,可真是如天使一般的好月份啊!

      校园的林荫道上,殷常生无比快乐的背着自己的双肩包,步履轻快的向家的方向走去。“七八两月,可真是如天使一般的好月份啊!”

“常生,你倒是轻轻松松享受假期去了,连挂十三科,马列挂了两次。这可叫我怎么活啊!”王川林哀号着捂住自己的脸。

"必修课选逃选修课必逃,川林,要是你这样都能过,我可就要拜你为师了。"殷常生站着说话不腰疼,“有些事情越想越多,不如不要想,今晚老规矩,零点酒吧,放松放松。如何?“

“算了算了,我还要折腾补考的事,哪有心情。”

“听说吧台的朱莉学姐会在今晚被男朋友求婚。”

“靠!你怎么不早说?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知道?莉莉什么时候有的男朋友?不多说了啊!我先回宿舍收拾收拾,你家我就不去了,一会儿call你啊——”王川林急忙转身向回跑去,并将自己的大嗓门发挥到极致,撒丫子跑了。

殷常生看着绝尘而去的王川林,颇为无奈的摇摇头。这二货,当时介绍朱莉学姐给他认识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他光顾着看胸和屁股了,听不见怪谁?回头冲王川林喊道“那你的——补——考——怎——么——办?”

“无——所——谓!”好的,殷常生收到好友的信号,很没良心的回家了。

当晚,10:00,零点酒吧。

       朱莉看到常生和川林,依旧为两位分别端上了一杯可乐和一杯调味酒,依旧向两位送上一个甜美的笑,依旧把王川林电的五迷三道。王川林捂着胸口悄咪咪的和殷常生咬耳朵:“一切如常啊,殷常生,你不会是为了不让我补考故意骗我的吧?”

        常生瞪了他一眼“这么做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也是“王川林坐直伸了个懒腰,”想我堂堂荆川大学校草,怎么着也不应该连个酒保都拿不下吧。”

        “你见哪个校草会连挂十三科?而且朱莉学姐真的有男朋友。”殷常生一直都很佩服王川林无与伦比的自恋和与生俱来的自信心,忍不住地打击他。

        王川林愣了一下,打着哈哈让他别胡说,殷常生打断了他。用眼神指了指门口,悠闲的喝了口可乐:“这不是,说曹操曹操到。”王川林看向门口,一个穿着皮夹克的刺头青年率领一帮小弟以一种极其做作的方式走进了这家酒吧。一霎间,酒吧里所有的清醒与不清醒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一群社会小青年上。为首的小刺头夸张的拧着胯走到了吧台前面。常生与川林复杂的对视了一眼,又重新看向酒吧所有目光的中心。如果朱莉学姐平常的笑容是含苞待放欲语还休的水仙花,此时她的笑容已经绽放到了霸王花的标准。傻子都能看出来这个刺头和这个美女酒保有一腿。

       只见那刺头款款捧起了美女的手,狰狞的龙头与美女白皙的皮肤交相辉映。刺头深情地说:“两杯‘恋人之心’,thanks my lady。” 怎么不都用英语说啊,中国境内,都是中国人,飙什么洋文呢...两位吃瓜群众在心里吐嘈。

       朱莉小脸煞红,手上却依旧从容不迫的调了两杯“恋人之心”,端上了吧台。

     “我靠,这种酒竟然真的存在?”王川林惊呼,引来了周围不满的目光。“嘘,静静看戏。”常生小声的警告他。

     “一杯,给遇见你就花光了所有运气的世界上最幸运的我自己“刺头用手掌覆住杯口,将其中一杯放在自己面前,“另一杯,送给世界上最美丽的少女,我最最亲爱的女朋友朱莉。”再将另一杯推到朱莉的面前。从旁边看,王川林和殷常生清清楚楚的看见刺头将什么东西放在了酒杯里。

       王川林急忙喊道:“朱莉姐!小心啊!我看见他向杯子里放了东西!”犹如一声刺耳的噪音,打破了这原本浪漫的气氛。朱莉羞红的脸上此时血色退尽,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己的男友。刺头的小弟忍无可忍的走向王川林和殷常生,将两位包围。常生无奈的看向王川林“川林,我真是....服了你了。9012年了,特工投毒的事件你竟然还当真?”

        刺头急忙向女朋友解释:”莉莉,你先别生气,看看杯子里的东西。“朱莉看向面前的酒,惊喜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刺头将那东西捞了出来,单膝跪地,面朝着自己的女友。原来是一枚戒指。顿时酒吧里响起了掌声和口哨声。

       ”莉莉,我本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被那个不长眼的小子坏了事。真的对不起。”没说完,就用一种堪称怨恨的眼光看向王川林。

       随着刺头小弟的慢慢靠近,傻如王川林也顾不得想他”堂堂荆大校草竟然连酒保也拿不下”的事了,不停的忏悔自己刚才的话多。同样在包围圈的殷常生则是疑惑为什么明明不关自己的事,却也被围了起来。“完了完了,我这次怕要破相了,常生啊啊!你这臭小子干嘛非要在今晚来酒吧啊啊!老子本来要留在宿舍自习的好吗?”殷常生今天第无数次无奈,真的是无¥#—*可说,不知道现在和这位朋友绝交还来得及吗?

       刺头可不管这两位吃瓜群众的危险处境,依旧深情款款的看向朱莉:“所以亲爱的,我愿意用一辈子来道歉,请问,你愿意——”

       “你这小子,竟然躲到这里来了?翅膀硬了能飞了是不是?前几天的教训还没让你记住?”刺头又一次被打断,这次,整个酒吧的目光都聚集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角落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群身穿西装的黑衣人,黑衣人中间,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愤怒的拽着一个少年的衣领。少年白衣黑发,与酒吧这个故事背景格格不入。被中年人拽着也一言不发,只是低着头,过眉的刘海让人看不出他的表情,在眼睛上留下一片阴影。“说话!给我说话!怎么?老子养你养到现在连话都不会说了?”中年人看起来已经愤怒至极,整个人都止不住的发抖,“好啊,真是梁慧教出的好儿子,给老子往回滚!让你妈看看你现在成了什么样子!”

       少年这才抬起眼皮,看了中年人一眼,依旧不说话。中年人转身走出酒吧,两名黑衣人恭敬的向少年微微鞠躬,伸手将少年向酒吧门口拽去。

       “我的天哪,可真是可怕。”王川林摇着头感叹,“不过这施家大少也不知道干了什么事,竟然让施董亲自下场捉人,真是...啧啧。”

         殷常生看着少年道:”怎么?你认识?“

        ”当然,我们王家怎么着在荆川也是有些话语权的,这里但凡有头有脸的人物我就算不熟,也都略知一二。”

        少年被黑衣人拽到酒吧门口,突然向里面看了一眼,殷常生措不及防的与他视线对个正着。等到回神,少年已经走出了酒吧。

      “哎哎哎常生,你听我说呀。这位大少爷可不是普通小企业家的公子,可是施文波的儿子。”

     “施文波?就是那个荆川集团的董事长?”他倒是经常在电视和当地报纸上见到他。荆川首富,还是个著名的慈善家。

     “没错没错,就是他。他拽着的那个小伙子,是他的大儿子,也就是施家大少施酒。“王川林十分八卦的向殷常生科普施家的鸡婆小事,全然忘记他们还处在刺头的包围圈里。刺头求个婚被接连打断,憋了一肚子的气,又见这两个小伙子无视自己。怒火中烧,正要招呼小弟们动手,朱莉笑盈盈的说:“亲爱的,没事,今天这个求婚仪式我已经很感动了。我想告诉你,我爱你,我愿意。”

       王川林和殷常生的身后也响起一个女声“各位大哥,消消气,我这两个兄弟没长眼睛,什么地方得罪了各位,我替他们道个歉,大哥们大人有大量,就算了吧?”

       刺头见自己的未婚妻都开口了,便道:“算你们走运,要是让我再有下次,可没这么走运了。”朱莉轻轻提着刺头的耳朵“你还敢有下一次?”“不是不是,老婆我错了。”朱莉依旧笑盈盈的“有话咱们回家说吧。”

       等到刺头和朱莉一行人走了之后,酒吧依旧是灯红酒绿,音乐震耳欲聋。殷常生回头,看到眼前的姑娘,笑着说:“清梦,你可来晚太久了。”林清梦耸耸肩,随手拨了一下齐肩的短发,飘出一阵洗发水的清香:“但不算迟呀。”王川林说“怎么不晚,你可是错过了两场好戏。”

      “什么好戏?”林清梦十分好奇,殷常生将刚才刺头向朱莉求婚王川林瞬间变狗,和荆川首富下酒吧亲自抓儿子的事都叙述了一遍。由于殷常生讲述的相当生动形象引人入胜,林清梦津津有味的磕完一盘瓜子后卧了一声大槽:”卧槽,我真的来晚了。”

     “是那个场景让你觉得错过的十分可惜?”殷常生问。

     “当然是施董亲自下场抓人啊!求婚天天都有,施酒百年难遇啊。”

     “所以你们果然都认识,就我不知道?”优等生殷常生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没有排在同龄人的前面。

     “不是啦师兄,”林清梦试图安慰,“还不是你一天到晚总是专注于学习和伯父的事业,没有时间关注这些嘛,要不我给你科普科普?”

     “刚刚川林已经和我说了一部份了”都是鸡婆小事,殷常生心里吐槽“你能讲讲他们家的关系和施酒这个人吗?”

     “这个嘛...施家是荆川的首富,也是荆川的模范家庭,他们家关系不像其他豪门,很和睦,施太太是荆川大学的教授,大儿子施酒和二儿子施查都特别优秀,具体是做什么的我不知道,但是应该和商业管理差不多吧。毕竟施文波是打算让两个儿子一起继承集团,省得兄弟反目。”

      “照你们说施家很有钱,在荆川也很出名。那施董怎么敢当众对儿子这种态度?不怕有不好的影响吗?”

     “这大晚上的,还是在酒吧里,怎么会有媒体专门报道这件事情。”王川林对这种鸡婆八卦果然很了解,“而且像企业豪门这种上流阶层都是由专门的公馆的,像零点这种街边小酒吧,他们一般瞧不上。”

     “这里一般都是小混混和普通人,不关注八卦和上层社会,而且这里争吵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估计没几个人知道刚才那个是施家。”清梦补充道。

      “所以施董才会这么生气吧,毕竟自己的儿子跑到和自己身份不符的地方去了。”王川林感慨着说。“......”殷常生和林清梦都无语的看向他。“你们看我干吗?”“看你也跑到与身份不符的地方了,等着王伯伯什么时候来抓你。”清梦揶揄的说,并且有殷常生的神补刀:“并且告诉王伯伯你挂了十三门课的好成绩。”

       王川林”......”林清梦惊了“天哪川师兄,你的成绩这么惨烈啊?”“没有没有!不是,唉呀,老殷你真不愧姓殷啊你,你可真阴啊!”

     “别说常生师兄,分还不是你考出来的。我一会儿就给王伯伯打电话。”

     “哈哈哈哈有本事单挑啊,你又打不过我。”殷常生和两个活宝斗了会儿嘴,思绪又想到了刚才那个少年,也就是施酒那里。

       既然施家真如清梦和川林所说,那么施家应该是人人羡慕的模范家庭才对,可是刚才施酒的眼神...

       空洞,麻木,没有生气...这不像一个正常人的眼神。施酒的生活一定不是外界人看到的样子。“施酒..."殷常生默念着这个名字。

    “师兄,想什么呢?今天可是放假的第一天好吧,来嗨一嗨呀!”

    “是啊常生,来玩嘛!”

     也是,像施家那种豪门,什么烦恼是他这种小平民可以体会的?就算自己想帮他,以后连见上一面都是很难的。即使见了,自己又能说什么,帮什么呢?殷常生自嘲的笑了笑,算了算了,这种事情还轮不到他来管,还是好好享受自己大二美好的假期吧。

      迅速转身,笑嘻嘻的问“川林,清梦。明天,海南十日游,比基尼美女和椰子树帅哥应有尽有,怎么样?”

      清梦眼前一亮:“好呀好呀!明天几点?”

      王川林则是恍然大悟,随即悲愤的呼喊:“靠!姓阴的!你果然不想让我补考!”

    “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时,施家大宅

       施文波坐在客厅,对着二楼破口大骂;梁慧坐在一边默默地擦眼泪。佣人们都躲在各自的房间里不敢出声,生怕当了先生和太太的炮灰。

       施酒始终没回一句话。施文波坐不住了,“小兔崽子能耐了啊,老子训话还敢装沉默。”说着便向二楼走去,一脚踹开了施酒的房门“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子。”

       施酒的房间昏暗又阴冷,好像是空调开得过度的结果。施文波打开灯,看见施酒背对着房门,斜靠在床头,头垂着,好像已经睡着了。

       施文波走向施酒,推了儿子一把。“竟然还敢睡觉?离家出走,和小混混混在一起,和来路不明的女人接触,那件事说出去,能让老子脸上有光?”

       施酒没被推醒,反而像没有骨头一样向床上倒去。枕头边散落的安眠药被施文波看的一清二楚。“...儿子...儿子?儿子你醒醒!阿慧,阿慧!”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自营经济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