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鬼王沈巍x连城璧,夜尊x傅红雪】《双鬼王追爱》(魔幻AU)
purple 2019-03-03
  • 【巍璧篇——别有天地】

           在万丈幽冥有鬼族,乃罡风与戾气所化。最低等的形如烂泥,心智低下,栖身在黄泉路边,以吞噬戾气为生;稍高等的有头有脸,然面容扭曲,性情残暴,终日相互厮杀,是为幽畜,被关在黄泉千尺之下的禁地,偶尔会有胆大妄为的逃出禁地,鬼族部众人人得而诛之;再高等的便是鬼族部众,面容心智均与常人无异;最后是两位得天独厚的双生鬼王,有仙人之姿,力量强大。哥哥沈巍,老成持重,将鬼族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弟弟沈夜性子骄纵,自号夜尊,唯对哥哥言听计从。

     

           这日,沈巍追杀出逃的幽畜来到忘川谷,却见竹林的上空有魔气翻涌,同时听见一个略带疯狂的男声:“我是阎王殿都不收的人,全天下都恨我。”

           阎王殿都不收的人?是了,这人已成魔,阎王自然收不了他,不过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怎么会入魔了呢?沈巍按捺不住心中好奇,便隐身寻了过去。

    只见山壁前一个魔气缠绕的男子正与另一个流里流气的男子缠斗,满身血污也掩不住他的剑眉星目,绝代风华。鬼族本无心,沈巍却莫名觉得心跳如鼓。及至后来,那被他们唤作连城璧的入魔男子误杀了一旁的女子,万念俱灰,竟欲自爆元神。魔虽然不像凡人有生老病死,但是自爆元神却会灰飞烟灭,连转世轮回都不可能。

           沈巍连忙出声阻止:“我可以救那个女人,条件是你放下一切,跟我走。”

           沈巍用的是传音入密,连城璧只闻其声,未见其人,正暗自困惑,就又听见那人说:“不用找了,你看不见我。我是鬼王,阎王殿不收的人,我要!”

           鬼王?那他一定能救璧君,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跟他走又有何妨。连城璧这样想着,便一口应下了:“好,我答应。”

           随着话音落,连城璧便感觉眼前一黑,周遭的温度蓦地下降,耳边有衣衫被风吹得猎猎作响。这样的黑暗不知持续了多久,再见光明时,连城璧发现自己站在竹林外,竹林另一头,萧十一郎正带着沈璧君离开,旁边还跟着杨开泰和风四娘。那个声音又在脑海中响起:“为了避免日后麻烦,我把这几个人一起救了,还抹去了他们的这段记忆。现在你可以跟我走了。”原来如此,这样也好,至少璧君不会记住我最后那疯狂的样子。争了一生,到头来一无所有,连城璧苦笑着向虚空伸出了手,然后就被一个冰凉而坚实的手掌紧紧握住了。

        “闭眼。”紧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等那人叫他睁开眼时,连城璧发现自己到了一个用黑色大理石建造的宫殿,殿中烛火昏黄。一个黑袍男子站在自己面前,那人身量修长,脸上带着面具,遮住了他的面容,一双眼睛却分外明亮,好似有万千星子落入其中。这就是那位鬼王吧,好在不是传说中的青面獠牙的样子,连城璧莫名松了一口气。只是这双眼太亮了,自己落魄的样子就这样毫无遮掩地倒映其中,让连城璧觉得万分羞愧,便低下头不再看他,却猛然发现两人的手还紧紧交握着,连忙挣开。那人却也不恼,只把他带到一个练功房一样的房间里,给他疗伤。

           现世灵气愈来愈稀薄,已鲜少有人能修仙成魔,这也是沈巍为什么会对连城璧入魔感兴趣。沈巍一边慢慢以真气引导连城璧身上乱窜的魔气,一边以神识暗自回溯连城璧的记忆,却是越看越心惊,越看越疼惜。

           原来他以前是一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倒是和他的名字相衬,君子如璧。

           他的娘怎么如此严苛,怎么如此狠心地责罚他?在她心中,儿子和无垢山庄的脸面到底孰轻孰重?

          沈璧君竟是这样一个没有眼光没有头脑的女子,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背叛,连城璧,她配不上你的深情,为了她伤害你自己,不值得。

           还有那些乱嚼舌根的武林人士,你们有什么资格评议别人?你们中有谁敢正面挑战逍遥侯?

           连城璧,从今以后,我会保护你,不让任何人伤害你。我会给你一片新天地,我会把这世间所有美好的东西送给你。我要你做我的鬼后,我沈巍的爱人。

     

          兴许是之前的大战消耗了太多的心力,连城璧在疗伤过程中就睡过去了,沈巍小心翼翼地把人送回了寝殿,然后开始实施自己的追妻计划。

           首先,要在这九幽阴冥的最深处造一个结界。以前,只有他们两兄弟和鬼族部众在,对衣食住行都不甚在意,现在看来这宫殿未免太过冷清肃杀,城璧还是适合住在粉墙黛瓦、翠竹掩映、曲水环绕的庭院里。

           其次,要抹去世人所有关于连城璧的记忆。从今以后,人世间再没有叫连城璧的人,你和世间再无半点瓜葛。从今以后,你只属于我。

           还有,城璧能成魔,除了对沈璧君的执念以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割鹿刀。没想到这竟是流落到世间的上古魔器,虽然在上古时代,只能算下品,但是在灵力稀薄的现世,却非同一般。刀上的魔气与城璧的心魔合二为一,终于使城璧由凡人入魔,但是太过霸道的戾气也让城璧真气混乱,神智受影响,必须以真气小心疏导,方能逐渐消除戾气的侵蚀。

     

          沈巍凭着连城璧的记忆,施展法力在九幽阴冥最深处建造了结界。这动静引来了弟弟沈夜。

        “那连城璧是什么人,竟让哥哥如此耗费心力?”

        “他是你嫂子。”

       “嫂子?哥哥你要娶一个凡人变成的魔当鬼后?”

       “是。”

          沈夜目不转睛地盯着沈巍,想知道一向冷情冷性的哥哥怎么会突然就喜欢上了一个魔。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以后你会明白的。”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连城璧住进了结界里的庭院,沈巍每日来为他运功疏导真气。连城璧不拒绝,但是也没有更多的回应,只是把自己成天关在房间里,然后夜夜被噩梦困扰。

         “我在乎的不是过程,我在乎的是结果。这个结果就是,你今天必须得死。”连城璧举刀砍向了萧十一郎,却未料沈璧君跑了过来,那刀劈到了沈璧君……

        “璧君!”

          连城璧满头大汗地从床上坐起。

        “又做噩梦了?你这个样子和我初见你时真是判若两人。”

           沈巍?他每夜都守着我么?每次我做噩梦醒来,他都在旁边。是啊,初见时,我是一个丧心病狂的疯子,现在我只是一个被噩梦困扰的可怜虫,你为什么还要把我留在你身边?

         “她没事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已经抹去了所有人的记忆。人世间已无连城璧。放下过去,放过你自己吧。”

           我知道璧君没事,我还知道她现在和萧十一郎在一起。可是如果能轻易放下,又怎么会成为执念?

     

         “哥哥既然想让他忘记过去,为什么还要救那个女人?你就不怕他一直惦记着那个女人?”沈夜实在不能理解哥哥为什么要救自己的情敌。

         “死了就真成了他无法忘记的白月光了。现在只需要时间来冲淡一切,不死不灭的我们不缺时间。”死亡往往会让人的感情变得极端,记忆里的爱人千般万般好,所有的缺点都被死亡掩盖了,只余那窗前的白月光,心口的朱砂痣。

          沈夜听得似懂非懂,忍不住又问道:“哥哥在他的记忆里究竟看到了什么?让你为他费尽心思造结界,又耗费法力为他驱除魔气的侵蚀。”

         毕竟以后是一家人,沈巍无意隐瞒,就把看到的一切告诉了沈夜。

       “我看到一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被那些愚蠢的凡人逼成了魔。”

      “我想保护他,让他不再受伤害。”

      “我想给他一个自由呼吸的天地,他值得这世间最美好的东西。”

      “我会让他忘记那个背信弃义的女人,她配不上他的深情。”

           因为未曾经历,沈夜并不是很明白哥哥的感情,不过他看得出来哥哥喜欢连城璧,他要帮哥哥一把。

     

           近日有饿死鬼逃到人间作乱,阎王亲自上门来请沈巍帮忙。沈巍的斩魂刀,上至三十三天,下达十八层地狱,一切魂魄,但凡有因,皆可斩于刀下。对付区区饿死鬼,自然不在话下,而且之前为救沈璧君,终究欠了阎王一个人情,便应允前往。

           待沈巍走后,沈夜来到了连城璧的住处。这还是沈夜第一次见到连城璧本人,确实是一个温润如玉的君子,只是眉间一抹忧郁浓到化不开。

         “我是鬼王的弟弟夜尊。”

        “哥哥为你真是费尽了心思,他真的喜欢你。”

        “早点忘记那个背叛你,出尔反尔的女人吧。”

     

           送走夜尊后,连城璧终于忍不住拿着酒出了房门,却发现整个庭院此时正沐浴在如水的月光中。

          竟然有月亮!

          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熟悉,我都快忘了我已经不是人,而是待在九幽阴冥最深处的一个魔了。

         沈巍,你如此耗费心力,究竟是为什么?

         我只是凡人入魔,能力低微,你却是力量强大的鬼王,你真的喜欢我吗?

         连城璧记起自己之前在疗伤时问过沈巍这个问题,当时沈巍是怎么回答的呢?

       “我喜欢你,和力量无关。起初带你回来,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会入魔。但是在为你疗伤时回溯了你的记忆以后,是心疼。以后让我守护你,好吗?”

          连城璧至今还记得沈巍那时的眼睛,亮的出奇,好像有两团火苗在燃烧,这火苗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点燃了自己已成死灰的心。

         没想到我连城璧也会有人心疼,有人在乎。

         人世间已没有叫连城璧的人,只有这九幽阴冥,有一个叫连城璧的魔。

         也许我真的该放下了,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第二天,沈巍来的时候,连城璧正在舞剑。“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你终于走出房门了。

         总有一天你会彻底放下。

         我会一直等你。

     

          为了让连城璧尽快打开心结,沈巍邀请连城璧去密林散心,这次连城璧没有拒绝。走进林中,只见树木葱茏,鸟语花香,处处生机盎然。

          这时,一只蜂鸟飞了过来,连城璧惊奇地发现自己能看清蜂鸟的每一个动作,每一片羽毛。

       “你现在可以看到很多以前看不到的东西,魔比凡人要敏锐很多,你会看到一新天地。”

           原来成为魔也不全是坏事。连城璧想着,又继续去看那只蜂鸟。只见它在花间不停穿梭,时不时抬头看他们一眼,模样煞是可爱。连城璧忍不住勾起了嘴角,虽只是一瞬,但是还是被沈巍捕捉到了。

           看来,以后可以多带城璧出来走走。沈巍正想的出神,却被一点雨滴砸中。

           连城璧也看到了雨滴落下,那晶莹剔透的雨珠从空中缓缓下落,砸到地上时溅起一朵小小的水花。原来世界竟是这样美丽,真应该多出来看看。

     

           此后,沈巍时常带连城璧到密林散心。晚上月色好的时候,还会带他到夜光森林,那里生长着会发光的蘑菇。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蘑菇散发着柔和光辉,其间还有星星点点飞舞着的萤火虫。这真是一个新世界,也是新的生活的开始。谢谢你,沈巍。

     

          那天距他们相识刚好一年,沈巍又把连城璧带到了密林。

       “喜欢这里的话,我每天都可以陪你过来。”

       “城璧,无论你想去哪里,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

        “做我的鬼后,让我永远守护你,好吗?”

          说着,沈巍郑重地向连城璧伸出了手。

        “好。”

          执子之手,与尔偕老。


推荐文章
评论(2)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