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夜尊x傅红雪,鬼王沈巍x连城璧】《双鬼王追爱》三(魔幻AU)
purple 2019-03-06

【夜雪篇——夜醉瑶台月】

 

      太极殿,被哥嫂秀恩爱刺激到了的沈夜找到了鬼族长老。

   “夜尊大人。”

    “你帮我转告哥哥,我去找我的美人了。”

       长老知道夜尊一向任性,王对他又十分迁就,所以也不阻止,只是拱手说道:“敢问大人,欲往何处?王问起,小老儿也好回答。”

       我到哪里找美人呢?鬼族就算了,除了我和哥哥,就没有好看的。天界、妖界、魔界那帮家伙整天就知道争风吃醋,哥哥也不喜欢他们,也不行。不如,我和哥哥一样找一个人间的美人吧。

      “我先到人间转转。”

        长老不由腹诽:果然是双生兄弟,喜好都一样。

 

       沈夜没有目的地,就随便选了一个方向前行,不知不觉来到了边城附近。路上遇见几个不长眼的小毛贼,见沈夜白衣翩翩,脸上带着黄金面具,竟妄图打劫,结果被沈夜几掌拍死。一个倒霉的家伙临死前一口血溅到了沈夜的面具上,让沈夜无比嫌弃,直接把面具给毁了。现在四下无人,沈夜索性也不遮掩,继续往前走。

 

        边城外,黄土崖,傅红雪拒绝了翠浓的表白。

      “你可真是一个无情的男人。既然你要走,我有个东西要送给你。你把眼睛闭上。”

      傅红雪终究觉得有些对不起翠浓,所以没有再拒绝,闭上了眼睛。殊不知,这一时的不忍心换来的是扎心的一刀,当胸的一掌。

       原来,她把他带到这悬崖边上,根本不是带他找马空群,而是一开始就想置他于死地。傅红雪啊,傅红雪啊,你怎么这么天真?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人喜欢?她是万马堂的暗探,从一开始她就在算计你。你现在大仇未报,自己却性命难保,愚蠢啊。

       翠浓许是担心杀不死傅红雪,所以在刀上淬了毒,傅红雪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体失控地下坠,耳边唯有猎猎风声……

       就在傅红雪如断线的风筝般坠落之时,沈夜恰好来到了悬崖下。

     “那是什么?掉下来一个人吗?”

      “这么高摔下来,不死也得重伤。万一是个美人,就可惜了。”

       沈夜想着,劈空推出一掌,真气形成了一团旋流,在傅红雪坠地之前堪堪托住了他,把他缓缓地放到了地上。

       沈夜走上前,仔细打量着傅红雪,只见他双目紧闭,几缕头发垂在脸上,那是一张清俊无比的脸,哪怕此时面容苍白,也难掩其美丽,反而有一种脆弱的美。

     “真是一个难得的美人,说你是被贬谪下界的瑶台仙人也不为过。是谁这么狠心?竟然扎你一刀。”

       没有预想中的粉身碎骨,傅红雪在浑浑噩噩之间感觉到有人在注视自己,在和自己说话,努力睁开眼,却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想挣扎着起身,身体却完全不听使唤。

      沈夜察觉到了傅红雪的动静,连忙出手按住了他:“别乱动,刀上有毒,距离要害不过半寸,我马上带你回去疗伤。”然后,傅红雪就感觉自己被一团气流包裹着稳稳地抬了起来,一只冰凉的手轻轻抚过自己的额头,让他有了一瞬间的清醒,却又在那人一句“睡吧,睡醒了就到了。”的轻声呢喃中沉沉睡去。那人一身白袍,眉目如画,是傅红雪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丝念头。

 

       沈夜小心翼翼地带着被气流包裹着的傅红雪瞬移回了九幽阴冥,把他安置在了偏殿里,然后着手给他疗伤。那刀虽未伤及要害,但是扎得颇深;刀上淬了毒,虽不致命,但是却能令人四肢瘫软。看得出来伤他的人颇为矛盾,既想置他于死地,又不愿意亲手结果他,甚至不想看着他在自己眼前死去,于是把一切交给了天意,如果没有碰巧遇见自己,他要么摔死,要么重伤失血过多而死。自欺欺人的人啊。

       不过,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多刀伤、剑伤、鞭痕……?而且,从那些乱七八糟的伤疤可以明显看出他根本没有好好疗过伤,这人难道不要命的么?还有,这人中过妖毒,毒已深入其四肢百骸,让其成了半妖。这种用妖毒把人变成半妖,提高其攻击力的做法,应该是魔教的手段。

      沈夜一边疗伤,一边回溯傅红雪的记忆。

      原来他叫傅红雪,一个要用仇人的血再次染红雪的男人。

      原来,他和嫂子一样有个爱打人的娘。幸好我和哥哥是罡风和戾气所化,没有这样凶的娘。

      原来,他是被自己喜欢的女人捅了。

      看到最后,沈夜心里觉得莫名不舒服,这样的美人身上不应该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伤疤,不应该独自背负那么多仇恨,这样的美人应该有人疼,有人爱。这一瞬间,沈夜明白了哥哥当初的感受,原来这就是一见钟情。

       沈夜决定先把傅红雪身上的大大小小的伤疤尽数祛除,等伤好以后,再给他解毒,陪他报仇,然后带他到聚灵谷修炼,他成为妖仙以后,就可以和自己永世相守了。

 

       沈巍过来的时候,沈夜刚好替傅红雪包扎完。看到浑身缠满绷带的傅红雪,沈巍有些吃惊:“他就是你从人间带回来的受伤的美人?伤这么重?”

    “他叫傅红雪。我顺便帮他把以前的伤疤处理了。”

       你要处理他以前的伤疤,完全可以一点一点来啊,你这样一古脑全部祛除,也不怕一个凡人禁受不住。沈巍暗自腹诽,不过看到弟弟难得严肃的表情,终于没有说出口。

     “从回溯的记忆来看,他的身世和嫂子倒是有几分相似。”

    “都有个爱打人的娘。”沈巍忍不住嘴角抽搐。

    “都背负着沉重的包袱,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怜惜。等他养好伤,我就陪他去报仇。”

    “呃”,沈夜看看哥哥,又补充道:“还有一条,都被自己喜欢的女人背叛了。”

       这哪里是几分相似,简直是如出一辙,难道因为我们是双生子,所以挑选爱人的眼光也是如此一致吗?

   “你动心了。”

   “是的,我终于明白哥哥当初的感觉,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你喜欢他,就好好照顾他。有什么需要,就吩咐人去做。至于报仇的事,涉及二十年前的恩怨,我会派人帮你先调查清楚。”

    “谢谢,哥哥。”

 

       傅红雪醒来的时候,已是晚上,浑身疼痛。

       我明明只是胸口中刀,怎么现在觉得全身都是伤口呢?

       还有这里是哪里?

       就在傅红雪暗自疑惑之时,沈夜来了。

    “你醒了。这里是九幽阴冥最深处的结界。”

       九幽阴冥不就是传说中的地府所在的地方吗?难道我已经死了?死人不会疼吧?也不会被包扎吧?这个带着黄金面具的白袍男子和那天在崖底出现的那个人应该是同一个人。

    “我是夜尊——沈夜,我救了你。”

     “我现在先帮你换药。这药去腐生肌很灵,很快你身上的伤疤就会全不见的。”

祛伤疤?我一个大男人有必要吗?

 

      这边沈夜小心翼翼地为傅红雪换药,那边沈巍也着手调查当年梅花庵的惨案。

   “城璧,你对魔教和万马堂了解多少?”

    “万马堂在边城,魔教行事诡秘,我了解不多,不过都不好对付。小夜带回来的人和这两个地方有关?”

     “是的,他带回来的人叫傅红雪,牵扯进了二十年前的梅花庵惨案,小夜想陪他报仇。”

      “梅花庵惨案?我有所耳闻。事情发生那么久了,要报仇的话,个中恩怨要好好查查。”

     “嗯,我马上派人去查。”

 

       傅红雪能从床上起来,已是七天以后。这几天,沈夜每日早上来为他换药,然后就一直陪在他身边。傅红雪向来沉默寡言,可以半天不开口,即使开口也说不了几个字。沈夜也不介意,兀自兴致勃勃地给他讲自己和哥哥的事以及鬼族、天界、妖界、魔界的各种八卦。

       原来鬼族和我们日常所说的鬼魂并不相同。鬼魂是人死以后的魂魄,生前行善积德的可以转世投个好人家;行凶作恶的或堕入畜生道,或在十八层地狱受煎熬。而鬼族乃九幽阴冥深处的罡风与戾气所化,无魂无魄,两位鬼王更是不死不灭之身。

       原来神鬼妖魔也有七情六欲。

      傅红雪坐在案前,默默打量着房间里的摆设,这还是他第一次看清房间的全貌,所有物什和人间完全一样。

    “很意外吗?黄泉千尺下有这种地方。”沈夜一边给两人斟酒,一边开口说道。

    “这是我哥专门给我嫂子造的结界,与凡间并无二致。”

        沈夜这么一说,傅红雪想起了沈夜曾说过他嫂子也来自于人间,是一个入魔的凡人。他哥嫂还真是恩爱。

     “你喜欢什么样的地方?我也可以给你造。不用担心报仇的事,等你把伤养好以后,我会陪你一起去。我哥哥已经派人去调查魔教和万马堂的恩怨,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到时候知己知彼,你一定可以手刃仇人。”

     “你为什么要做这么多?”又是救我,又是替我疗伤,现在又要陪我报仇。

     “我喜欢你。”预料之中的回答,还是让傅红雪心跳漏了一拍。可是,想想娘亲平日的教训,想想自己身负的血海深仇,想想之前翠浓的翻脸无情,傅红雪退缩了。

     “我这个人,不配有感情。而且我身中剧毒,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

    “我能解毒。”

    “你说什么?”傅红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真的想帮我解乌云蔽日之毒?”

    “当然,等你伤好以后就替你解毒。你可是我打算长相厮守的人。”傅红雪为乌云蔽日之毒困扰多年,被大家当成怪物的经历至今仍是傅红雪的噩梦,所以,此刻听到沈夜能替他解毒,心下大喜,根本就没注意到沈夜后面的话。而沈夜就当傅红雪默许了自己对他的感情,更是使出各种手段讨好傅红雪。

      第二天开始,就以傅红雪在床上呆太久了,需要活动为由,带着傅红雪把鬼界逛了个遍。而且,以彼此要坦诚为由,摘了面具,并在眉间点了一抹朱砂,让本就姿容绝世的一张脸,更添了几分颠倒众生的妖媚,和傅红雪这么一个气质清冷的冰山美人走在一起,真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不知迷晕了沿途多少鬼族部众。若不是,沈巍事先下令禁止众人围观,只怕两人寸步难行。

 

      这日,沈夜想着傅红雪的伤应该是好得差不多了,早点解毒,傅红雪也好早点摆脱困扰,于是过来确认,却正好碰上傅红雪在沐浴。

       傅红雪背靠着池壁正在闭目养神,瘦削的肩背在袅袅的雾气中若隐若现。这难得一见的美人沐浴图让沈夜蓦地觉得鼻子有点发痒,竟似要流鼻血了,赶忙把头偏向一边,心里默念:冷静!冷静!哥哥说过,像傅红雪这样清冷的美人,一定要徐徐图之,不能心急。也不知在心里默念了几遍,心情终于平复了下来,于是凑过去,轻声说道:“红雪,看来你的伤已经好了。”

      怎么回事?我竟然没有察觉到他进来了。

     傅红雪正兀自出神,听到沈夜的声音不由大惊,飞快地抓起池边的中衣披在了身上。

     沈夜一边暗自回味自己刚才偷看到的美景,一边笑道:“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好遮的?”

      傅红雪看了一眼目光灼灼的沈夜,心想:不遮?你那眼神饿狼似的。

      旋即低下头,故作平静地问道:“你找我有事?”只可惜略微起伏的声线和微红的耳尖暴露了他此时的紧张。

      这样害羞的傅红雪,沈夜还是第一次见到,顿觉有趣,竟起了逗弄他的心思。

      俯身凑到傅红雪面前,轻声说道:“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吗?我想你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们可是有一年没见了。”

      傅红雪还是第一次被这样调戏,忍不住耳根发烫,可奇怪的是明明是那么肉麻的话,自己竟不觉得讨厌,甚至心里还有几分欣喜,顿时更觉羞恼,只是低头不搭理沈夜。

       沈夜也是一时兴起,此时见把人逗狠了,连忙直起身说正事:“好了,不逗你了。既然你伤好了,我明日就为你解毒。”

 

       第二天晚上,皓月当空,沈夜把傅红雪带到祈福的神坛解毒。傅红雪所中乌云蔽日之毒实际上是一种妖蛇毒,因中毒日久,毒素已进入四肢百骸,只能想法将其逼出。而沈夜的吞噬技能正好可以将毒素吸出来。而且,对凡人来说,这乌云蔽日之毒是无解之毒,对于百毒不侵的鬼王却不算什么。不过,沈夜记住哥哥说的,自己舍身相救的话,红雪一定会感动,自己越辛苦,红雪越心疼。于是,故意减慢了吞噬的速度,结果这妖蛇毒味道极为腥膻,在唇间停留久了,还真让沈夜无比恶心。待到把红雪身上的毒素尽数吸完,终于忍不住趴在地上干呕起来。而傅红雪也从毒素被吸时催发的癫狂状态中恢复了过来,看见沈夜难受的模样,心疼得无以复加:“沈夜,你怎么样?”

      沈夜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傅红雪为自己心疼,心下大喜,把毒素化成丝丝毒气从指尖溢出“我没事,只是这妖蛇毒的味道不好。”

       傅红雪并不相信沈夜没事,只以为他是故意安慰自己,越发心疼,郑重立誓:“沈夜,谢谢你。从今往后,你若不离,我亦不弃。”

 

      傅红雪解毒后第三天,沈巍派去调查梅花庵惨案的人也回来了,结果让沈巍和连城璧大吃一惊。花白凤对傅红雪撒谎了,沈巍决定找沈夜好好谈谈,连城璧则去找傅红雪。

       沈夜听说调查的人回来了,此时沈巍要见他,一定与调查有关,只是万万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红雪根本就不是花白凤的儿子,所有的仇恨都与他无关。是吧,哥哥。”

   “是的,红雪那边我让城璧去说了。你现在有什么打算?人鬼殊途,要早作安排。”

     “我原本想等红雪报仇后带他去聚灵谷修炼。他因为中妖毒多年,已成半妖,在灵气充足之地勤加修炼,必能修成妖仙。现在可以提前了。”

     “很好,就这么办。”

 

      另一边,连城璧约傅红雪到河边,把调查到的所有真相告诉了傅红雪。

    “原来全都是谎言。”被血染红的雪,杀父之仇,被自己当作唯一亲人的娘……都是假的。本该愤怒的傅红雪此时却莫名松了一口气,自己没有了血海深仇,就可以和沈夜无牵无挂地在一起了,也不用对娘心怀愧疚了。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想和沈夜在一起。前二十年我都活在谎言和仇恨中,现在,我想为自己找一个真正的家。”

      傅红雪的回答让连城璧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和沈巍开始还担心傅红雪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身世,现在不用担心了。

     “吾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我们都是你的家人。”

    “谢谢你们。”

      次日,沈巍就为沈夜和傅红雪操办了婚事。沈夜随性惯了,傅红雪也不喜欢与陌生人打交道,所以并没有大操大办。成亲的第二天,沈夜就带着傅红雪去了聚灵谷修炼。

 

       时光荏苒,沈夜和傅红雪到聚灵谷已有一百年了,除了沈巍和连城璧时不时会来看他们以外,这里就是他们两人的世外桃源。傅红雪的修炼非常顺利,已近长生之体。

       这日,傅红雪到河里捕鱼。虽然两人不必进食,但是沈夜喜欢吃傅红雪做的饭,傅红雪也就时不时会给他做上一桌。今天,傅红雪准备烤鱼给沈夜吃。这时,一只在石头上跳舞的小鸟吸引了傅红雪的注意,只见它有节奏地做着下蹲的动作,偶尔还扑腾几下翅膀,可爱极了。这时,旁边又飞来一只小鸟,两只开始一起跳舞,原来它们在跳求偶舞。

    “它俩和我们一样幸福。”

     到河边来找傅红雪的沈夜眉眼弯弯,笑意盈盈。


推荐文章
评论(8)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