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梁山】《爱纵深,情已断》07你就是喜欢她!
水滴公主 2019-11-15

07 你就是喜欢她!

伴随着哗啦哗啦的水声,梁湾钻进了浴缸里。

温热的水像丝绸一样包裹着她冷得打颤的娇小身躯,她双臂环抱着自己,闭上了双眼,褪去了情欲的燥热,昏沉的大脑开始变得清明起来,她要好好理一理今晚发生的一切。

首先,席间是尹若萱提议的喝酒,但提议的初衷合情合理。

其次,不管自己喝的是果汁还是酒,总之三个人都喝了,所以如果是被人下药,也应该是三个人都中了招。

第三,张日山来接尹若萱,应该是事出突然,并不在意料之中,而自己和金万堂是在尹若萱离开之后才发作的,所以这个下药的人到底是不是尹若萱呢?

也许是自己带着有色眼镜看她,实际上她并没有这么卑鄙吧?夜色撩人怎么说也是各色阶层人士应酬的地方,鱼龙混杂,有人暗中捣鬼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那个为自己端果汁的服务员不是就很奇怪吗?

梁湾边琢磨边拿起自制的洗发露往头发上抹,美人草和栀子花的香味芬芳浓郁,弥漫在小小的浴室里。

突然,她的心狠狠刺了一下,她猛然想起,今晚的酒尹若萱一滴也没有喝,而是不小心全部洒在了裙子上,难道说尹若萱是故意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一切就解释通了。

尹若萱是在报复她还是警告她?提前准备好了下过药的酒,想设局陷害她和诺尔亚集团的项目经理,却没料到她不喝酒,这才临时准备了果汁,因为这样,果汁才迟迟没有被送上桌,也因为这样,那个服务员才会用怪异的眼神看她吗?

故意不小心将酒洒在身上而逃避饮酒,张日山又适时打来电话接她离开,这一切到底是太巧合,还是尹若萱和张日山联合起来害她?梁湾只觉得心很乱,她已经够痛了,为什么还要补上一刀?

从浴室出来之后,她软绵绵地趴倒在床上,以后她要怎么办?如果真的是尹若萱干的,那说明她并不像表面上那样温婉豁达,自己在张日山身边多待一天就多一分危险。就算并不是尹若萱干的,一切只是一个巧合,她也要尽快处理妥当这次的设计案,尽早离开张日山,去巴黎找黎簇。没有任何实质的证据,所以现阶段她什么也干不了,唯有想办法离张日山远一点,不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这一夜睡得并不安稳,因为淋了水受了寒,她今天悲催地感冒了。

走在路上脑袋都是昏昏沉沉的,过红绿灯的时候,梁湾更是险些被一辆疾驰而来的拐弯车辆撞倒。

幸好身后一位一同过马路的女人及时扶住了她,甜美清脆的声音带着点关切,“呀!小心!现在开车的人都不长眼睛,拐个弯还抢,抢什么抢,也不看看行人!”

“小姐你没被撞伤吧?用不用我扶你去医院?”

梁湾定睛一看,扶住她的女人长得清秀水灵,一头顺滑的长发用一只发带扎了个结,打扮得优雅大方,一看就像是某位千金小姐。

“不用了,我没有被撞到,真是谢谢你了。”

因为路上耽搁了一会儿,眼看着上班快要迟到了,梁湾和那个女人道谢之后匆匆跑向了穹祺的办公大楼。

电梯门快要关闭的时候,有人高喊:“请等一下!”

梁湾急忙按下开门键,才发现追赶电梯的女人就是早上帮过自己的人。

“咦,这么巧,你也在这里上班呀!看来我们是同事了。”

“是啊,好巧,刚才谢谢你了。你是哪个部门的?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年轻女人笑道:“我呀今天是第一天上班,就是一个打杂的,我叫秀秀,你呢?”

“我叫梁湾。”

“很高兴认识你,我在这里也没什么朋友,你就是我第一个朋友啦,湾湾。”

梁湾仔细地打量了一下霍秀秀,皮肤白嫩光滑,全身上下打扮得得体又知性,一看就不像是个打杂的人,八成是哪家的千金小姐通过关系到穹祺来历练的。

两个人友好地握了握手,一起走进了办公大厅。

霍家未来的继续人霍秀秀虽然刚从美国留学回来不久,但作为穹祺的老员工全都是知道的,也只有梁湾和黎氏的新员工不认识而已。不过在公司里,没有人会多嘴,更不敢交头接耳,所以梁湾天真的以为她不过是托关系进来的。

直到被通知马上换上工作服去会议室开会时,梁湾才发现,霍秀秀胸前的胸牌上写的是“总裁助理”。她是在张日山手下干活的人?

霍秀秀端着咖啡,挨个给每个部门的负责人递送,所有人都受宠若惊般地点头哈腰,完全不像是对待一般助理的样子。梁湾越发觉得奇怪了。

不过她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理会这些,因为她的脑袋实在是太沉重了,感冒的症状越来越明显,让她无法集中注意力,会议上说了什么一句也听不进去。

“阿嚏!”梁湾打了一个很响的喷嚏。

会议室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对……对不起……”她抽出一张纸巾擦拭了一下鼻子,可是没几秒钟,又是一记响亮的“阿嚏!”

这一次,正在说话的大总裁用冰冷的视线狠狠在她身上剜了一眼,梁湾被吓得哆嗦了一下,转而又觉得自己干嘛要怕他?若不是他害她淋湿了,又怎么会生病呢?他就是罪魁祸首!

会议进行了十几分钟之后,梁湾的喷嚏声又转变成了咳嗽声。

“咳咳……咳咳咳……”

她咳得有些撕心裂肺,让人一听就觉得很严重很难受。

会议室里的人看她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嫌弃。

霍秀秀递给她一杯温水,“湾湾你不舒服吗?我听你咳得很厉害,是不是感冒啦?先喝口水休息一下吧。”

梁湾接过水杯,发现所有人都在看她们,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匆忙说了声“谢谢”,便结束了和霍秀秀的对话。

喝了温水之后虽然得到了缓解,但她的面色很不好,依旧不时地发出咳嗽的声音。

没过五分钟,张日山就结束了讲话,吩咐道:“散会,梁湾留下,其他人可以出去了。”

各部门的负责人依次退出了会议室,每个人临走前都满含同情地瞧了梁湾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祝你好运。

好好的一场会议,都被梁湾打乱了,现在大总裁匆忙结束了会议,又把梁湾独自留下,能有什么好事?肯定是要“修理”她啊!

梁湾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不知道张日山会怎么处罚她。

会议室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静悄悄地让人觉得很烦闷。

梁湾决定先打破沉默,“大总裁找我有事吗?”

女人的声音听上去闷闷的,因为感冒让她的嗓子有些低哑,并且口气很疏离,完全就像个普通的员工在与上司对话一般,没有一点情意。

男人突然从坐位上站起,黑色的皮鞋在地板上发出“咔咔”的声音,一声一声敲打在梁湾的心坎上,让她觉得有一股强大的气场在向她逼近。

“为什么会感冒?”他问的很随意,听不出什么特别的感情。

梁湾心里别提多气了,心想我为什么感冒你不清楚吗?果然是一点也不关心她啊!

他不在意她,她也不屑他的同情。

“洗完澡没穿好衣服,着凉了,不劳大总裁关心!”

梁湾坐着,张日山站着,他高大挺拔的身影将她完全笼罩。她不得不抬起头仰视他,男人清晰地看到她因为剧烈咳嗽而憋红的小脸和额角处渗出的微微汗珠,她的发间传来淡淡熟悉的洗发露清香。

如秋水的美眸里满是坚毅倔强,还有……淡漠。曾几何时,她看他的眼神里全是爱意和倾慕,而如今……

张日山叹了口气,忽而伸出手,贴上了她的额头,“有没有发烧?”

他的手刚刚碰到她的前额,就被梁湾狠狠打掉,“啪”的一声发出清脆的声音。

“没有。请张总不要动手动脚,你是上司,我只是你的员工,我受不起。”

她不习惯他的靠近和碰触,因为他的每一次靠近都会令她心跳不止,令她想起四年前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天。

时过境迁,她不想再给自己误会的机会,也不想再自作多情。

张日山没有因为梁湾打掉他的手而生气,看她的眼神变得更加深邃,只淡淡叮嘱道:“跟我到办公室,我有感冒药。”

“不用,我可不敢要总裁的东西,我自己会买!”她逞强,不想在他面前示弱。

左一句总裁,右一句总裁,她分明刻意拉远与他的距离。

“如果不舒服你可以请假回去休息。”

请假?他能有这么好?她若真的请了假,指不定他又会以什么其他的方式来惩罚她,她才没这么傻!一想到昨晚的被下药有可能是他和尹若萱联合在一起对她的报复,她心里的怒火烧得更烈了。

“不必了!我还没那么脆弱!请张总收起你那份假惺惺的关心,我不需要!”

梁湾定定地直视他,男人面上腾起一股凛然,因为她的再三拒绝隐隐带着一分震怒。

果然,他的语气较之前变得生冷了几分,“我也不过是逗逗你,你以为我真的会批准你请假吗?又不是病到不能动!出去工作!”

梁湾愤怒地瞪着他,这男人果真是在耍她,就说他怎么可能这么好心!

女人冷哼一声,忿忿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开始忙碌了起来。

一上午的时间,梁湾极力忍耐着身体的不适,草草地画了一个诺尔亚集团设计案的草稿。

临近午饭时间,她一动也不想动,变得昏昏欲睡,全身发冷,难受得要死。

“湾湾?湾湾?”霍秀秀吃完午饭回来,看到诺大的办公大厅里只有梁湾一个人面色苍白的趴在桌子上。

“你看上去很严重啊,吃药了吗?”

“没有,我没有药。”

张日山是说过让她去他办公室拿药,可是她不想领他的情,况且他又怎么可能是真心关心她。

“湾湾,你病的这么严重必须得吃药才行。药我帮你去买,不过你吃药前得先吃点东西啊,不然对身体不好。走,我陪你去吃点东西。”

梁湾实在不想动,但经不起霍秀秀的软磨硬泡,这丫头看上去很单纯,而且很会撒娇,对人没什么坏心眼,这让一直孤单没有朋友的梁湾备感温暖。

终于在霍秀秀的陪伴下,她喝了一碗清粥,吃了一点小菜,然后重新回到了办公大厅。

霍秀秀离开了一会儿,没多久就带着感冒药回来了。

“秀秀,谢谢你帮我买药。”

霍秀秀挠挠头皮,“别谢我,其实这药不是我买的,是罗雀交给我的,他说要让我看着你把药吃下去才行。你俩是不是以前认识啊?”

“嗯,认识。”

“那你俩是什么关系啊?他这么关心你,还千叮万嘱让我照顾你。”霍秀秀狡黠地笑着。

什么关系?不就是前总裁夫人和助理的关系吗?!

等等!梁湾觉得有点不对劲,今天上午开会的时候罗雀并没有出现在会议室里,所以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生病的?

罗雀是张日山的助理,所以……

一下子,梁湾好像明白了什么。

该不会是张日山把药交给了罗雀,罗雀再交给霍秀秀,转来转去,最后由霍秀秀交到自己手上,大总裁为了能让她心安理得的吃药,还真是费了一翻功夫呢!

药已经下肚了,自然不可能再吐出来,她也没必要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既然大总裁一定要给,那她就接受好了,反正害自己生病的人也是他!

不知道其中内情的霍秀秀天真地问道:“湾湾,听说总裁用三千万美金收购了黎氏的设计部,你就是原来黎氏设计部的设计总监吧?那这么说,总裁就是为了你挥金如土的啊!”

梁湾无奈,原来这件事已经传遍了穹祺啊,还真是“光辉史”呢!

“哪里是为了我,只能说是他大总裁钱多没处花而已。”

两个人闲聊了一会儿,午休的时间结束了,霍秀秀离开之前,梁湾叫住了她,“秀秀,你帮我带句话给罗雀,告诉他谢谢他,不过以后我的事他少管,免得让别人误会!”

表面上是传达给罗雀,其实是说给张日山。

“啊?这样啊……好的。”霍秀秀懵懂地应着,不就是给了个感冒药吗?怎么听着好像另有隐情的样子?难道是罗雀喜欢湾湾,在追求湾湾,但湾湾怕办公室恋情被同事们说,所以不同意?

她自顾自地作出了判断,给出了结论,还在心里想着要如何帮罗雀一把。

边盘算着,边回到了总裁办公室,罗雀正在向张日山汇报工作。张日山看到霍秀秀回来,将手中的文件放下,问道:“药给她了吗?”

“给了呀。”奇怪,这药不是罗雀让她交给梁湾的吗,怎么大总裁亲自来问了?

霍秀秀瞧瞧张日山,又瞧了瞧罗雀,想起了梁湾之前让她传达的话,“对了罗雀哥,湾湾有话让我告诉你。”

她一字不差的全部告诉了罗雀,“湾湾说谢谢你,但以后她的事你少管,免得让人误会。”

“这个……”罗雀瞥了张日山一眼,手心里直冒冷汗,“好的,霍小姐,我知道了。”

这药明明是张日山让他转交给霍秀秀,再借由霍秀秀的手交给梁湾的,跟他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怎么扯来扯去扯到自己头上了?

还免得让人误会,误会啥?他和梁湾可是清清白白的啥关系也没有!

神经大条的霍秀秀走到张日山的坐椅前,交叉着双臂靠在他的背上,“日山哥,你说湾湾奇怪不奇怪,不就是一个感冒药吗?又不是多大的事,为什么要生气呢?还特意让我传话,难道说……”

她拖长了声调,故意看向罗雀,接着道:“难道罗雀哥你喜欢湾湾?在追她?”

噗!

罗雀喷了一口老血,傻孩子你什么都不知道,在这里瞎说什么!

那可是前总裁夫人啊!就算离婚了,也是张日山的女人,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觊觎啊!

“不不不,不喜欢!绝对不喜欢,霍小姐别乱说!”

“哼!别否认了,越否认就越说明你喜欢!”

罗雀要疯了,这要是让张日山误会了,他的小命可就没了。

霍秀秀不依不饶,认定了罗雀喜欢梁湾的事实,“你就是喜欢!不然怎么会给她送药,知道她生病了就给她送药,这还不叫喜欢?送药的人就是时刻在关心她的人,谁送药谁就是喜欢!你别不好意思啦,虽然湾湾很生气,但是正大光明地追求一点也不丢人好吧!”

“日山哥,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霍秀秀天真的把自己的判断讲了出来,最后很得意地把问题抛给了一身骇气的张日山。

罗雀头上三根黑线,霍小姐这话说的,句句都在嘲笑他家大总裁啊!

说什么追求梁湾不得法惹对方生气了,还说一点也不丢人,这不就是讽刺他很丢人吗!

这让他家大总裁的面子往哪里搁?

霍秀秀见张日山没回答她,继而又开动大脑分析道:“罗雀哥你也真是的,喜欢就喜欢,有什么不好意思直说的,还让我帮你送药,你就该自己亲自去,然后直接跟湾湾表白,这年头脸皮薄可是追不到女孩的,你又不是姑娘家,喜欢就要大胆说出来!”

罗雀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大总裁是姑娘家脸皮薄?

大总裁不敢表白?

这不明摆着是说大总裁暗恋梁湾吗?

霍秀秀靠在张日山背上,她说出的话一句比一句大声,一字不落的全都飘进了男人的耳朵,罗雀真想用抹布把她的嘴给堵上!

“那个,霍小姐,别说了,别说了……”他家大总裁要是发火了,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哎呀,还不能说了?”霍秀秀完全没有get到罗雀的眼神,只当他是害羞了。

“罗雀哥,我这是在教你追女孩呀!别看你比我大,要是我不指点指点你,你保证一辈子打光棍!”

说到激动的地方,霍秀秀直接一掌拍在了张日山的肩上,“日山哥,你说我说的对不对?你怎么都不说话呀?”

“……”

大总裁当然不可能说话,说什么?说他时刻在关心梁湾?说他喜欢她?不可能,他一个字也不会说的!

从头到尾张日山半个字都没回应,一双黑眸冷的可怕,棱角分明的脸上不带一丝表情,全身的气场让人如坠冰窟。

“现在是上班时间,谁允许你们说工作以外的事了?”男人的声音低沉如山,瞬间让人觉得压力山大。

“还有你,说是跟雨臣吵架了,来穹祺躲几天,既然在这里上班就要有上班的样子,别人的闲事少管!全都出去!”张日山严厉的指着霍秀秀训斥。

大总裁一发话,两个人谁都不敢再说什么,乖乖地退出了总裁办公室。

霍秀秀心里并不服气,谁多管闲事了?明明是你带的头儿好么?是你见我一进来就问我药送了没,难道你没说工作以外的事吗?

不服归不服,但张日山什么脾气她比谁都清楚,她打小就怕他,何况她跟解雨臣吵架来穹祺求张日山收留,若是现在惹怒了大总裁把她无情地交出去,那她就完了,所以还是忍气吞声老实待着吧。

吃了药的梁湾觉得迷迷糊糊的更犯困了,真想就这么趴在桌子上大睡一觉。好不容易熬到快下班的时候,罗雀抱着一叠会议资料过来,说是总裁吩咐,她上午开会的时候不是打喷嚏就是咳嗽,没有认真开会,所以让她把会议资料抄一百遍,在下班之前完成。

就知道,张日山一定是故意找碴!

不就是让霍秀秀带了句话吗?这样就生气了?明知道她在生病,还给她安排这样的工作,真是冷酷无情!明明之前还给她送感冒药,一转眼就欺负她!

就算知道张日山是故意整她,但她也必须照着他的话去做。抄抄停停,停停抄抄,抄着抄着,梁湾实在困得不行,一头栽在办公桌上睡着了。

等终于抄完了一百遍的时候,全公司就只剩下了她和负责监督她的罗雀两个人。

拜张日山所赐,经过这件事,她的感冒更严重了。

推荐文章
评论(7)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