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梁山】《爱纵深,情已断》08法国寄来的礼物
水滴公主 2019-11-16

08法国寄来的礼物

隔日早上,梁湾赖在床上不想起,她真想请假不去上班,就让那个冷面无情的大总裁见鬼去吧!

可是转念一想,为了这个设计项目早一日完结,她必须打起精神战斗到底!为了早一天去巴黎见黎簇,她还是咬牙拖着沉重的病体来到了办公室。

刚一进办公室,就碰到了霍秀秀。

“湾湾,这里有你一个快递,在门口保安说不让快递员进,我一看是你的名字就给拿上来了。话说为什么保安不让快递员进啊?”

梁湾接过快递,耸了耸肩,“不是不让快递员进,是只不让写着我名字的快递送进来,懂了吗?”

“啊?绕口令似的,为什么啊?”

梁湾看着快递包裹上一行法文,就知道这是黎簇寄来的。这次不是玫瑰花,又给她寄了什么呢?她忽然想起上次通话时,黎簇曾说过会为她准备一份有诚意的礼物。

霍秀秀见梁湾看着快递发呆,好奇地凑上来,“咦,我刚才都没仔细看,原来是法国寄来的。湾湾,这里面是什么啊?你有朋友在法国吗?”

同事们也都被霍秀秀的话吸引了过来,纷纷围观。之前一连6天空运玫瑰花的事他们都还记得,所以比梁湾还好奇,这次的礼物会有多贵重。

梁湾不想引起整个公司的注意,毕竟黎簇为她准备的礼物一定很用心,如果再像上次那样被大总裁无情的处理掉,那就糟了!

“嗯,我男朋友寄来的,我回家之后再看吧。”

“男朋友寄来的?湾湾你有男朋友呀!”霍秀秀并不知道黎簇的存在和玫瑰花的事件,此时一听梁湾有男朋友,又大老远从法国寄礼物过来,真是比当事人还要兴奋。

“哎呀,你回家看和现在看有什么不同?你看大家都很好奇,不如就现在拆开吧!快点快点,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了!”

梁湾看着霍秀秀和同事们好奇的样子,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当着大家的面拆开了包裹。

如她所料,这次的礼物当真再一次引起了轰动!

——“呀!这是什么呀?钥匙?还镶嵌了钻石?”

——“不是应该送钻石戒指吗?我以为黎总是要求婚的!”

梁湾细细打量着锦盒里的礼物,这是一把在顶端镶嵌了6颗钻石的金钥匙,钥匙本身的形状颇具艺术性,很像一件工艺品。钥匙上面连着一条水波纹的细链子,整体像一条项链。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有人惊叹钥匙本身的价值,有人议论着钻石的不菲。穹祺不知情的员工只会围绕着项链本身赞美,而黎氏知情的员工则有点惋惜,为什么他们的黎总送的不是求婚钻戒而是一把钥匙?

只有梁湾明白,黎簇是想给她一个家。

如果她没猜错,这应该是黎簇用张日山收购黎氏的三千万美金,在法国为她专门买的别墅。

她会意地一笑,心里面暖融融的。

“你们懂什么啊,这叫‘爱的港湾’这是黎总特意为梁总监设计的,不亚于钻戒!就知道钻戒钻戒,俗不俗啊!”一个黎氏过去与梁湾同属设计部的女孩子说道。

霍秀秀这才抓住了重点,原来梁湾的男朋友姓黎。

“你怎么知道的?”

设计部的女孩子回道:“有一次我交设计方案给黎总审核,不小心看到了他偷偷画在纸上的一个设计草稿,就是一把钥匙,旁边还写了名字:‘爱的港湾’。刚才看到梁总监手里的这个我就想起来了,原来很早以前黎总就想给梁总监惊喜了呢!”

同事们都向梁湾投来了艳羡的目光,霍秀秀更是一副又酸又羡慕的表情,“哇塞!湾湾,你男朋友对你可真好!虽然不是钻戒,但也是向你求婚的意思吧?”

梁湾被同事们包围着,整个办公大厅里气氛热闹。

可偏偏就在此时,喧闹的办公大厅里骤然静得鸦雀无声,以大总裁为首的一行几人远远走来,停在了距离梁湾不过几米远的地方。

虽然这一刻整个办公大厅里变得悄然无声,可就在几秒钟之前,同事们之间沸沸扬扬的讨论声全是关于黎簇送礼物向梁湾求婚的话题,一向精明锐利的张日山,又怎么可能听不见呢?

难得一见的大总裁整张脸上都写满了生人勿进,眉宇紧紧拧着,从骨子里散发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

前一秒还围在梁湾身边的员工,一个个都跟见了鬼似的四散逃开,乖乖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霍秀秀见了张日山慌忙吐了下舌头,赶紧把还在把玩的钥匙项链交还到梁湾手上,然后低着头,从一小步一小步挪着走变成大步飞奔闪人。

一瞬间,全部的人都坐到了座位上假装埋头工作,只有梁湾一个人站在那里,格外显眼。

“罗雀,昨天让你交待她干的事都干了吗?”

“昨天就交待了,并且梁小姐已经完成了。”罗雀知道张日山指的是抄写一百遍会议资料的事。

张日山挑眉看了眼梁湾,又问:“是在下班前完成的吗?”

“这个……”罗雀有些为难地瞥了一眼梁湾,她抄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了,一百遍会议资料怎么可能在下班前抄完?这确实有点强人所难了。

张日山带着责怪的语气淡漠道:“重新再抄一百遍,现在,马上!”

梁湾咬着牙,暗骂张日山大混蛋。她到现在病不但没好反而加重了,这混蛋居然还想罚她,可她也不是任人欺负的!

梁湾有些发白的嘴唇微微上扬,假意勾出一抹笑,指了指手机上的时间,“张总,现在是8点50分,距离上班还有10分钟,所以现在是我的个人时间。张总您是不知道公司的作息时间呢,还是看不懂表呢?要是不知道作息时间,是不是也应该罚抄一百遍啊?要是看不懂表,那只好找个人教教你了!”

嘲讽的口气一出,全公司的人都替梁湾捏了一把汗。这家伙,胆子也太肥了!就算现在还没到上班时间,但也不至于当着大总裁的面说出来吧?你一个小小的设计部梁湾,当真是不怕死啊!

梁湾倒是不在乎,就那么站在那里,毫不畏惧地迎上男人的视线。

张日山站在几米之外,并没有开口接她的话,就算一言不发,也让人无法忽视他一身凛冽的气场。

越是不开口,越是让人觉得莫测高深,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对峙了几分钟,办公大厅里静得可怕。

张日山瞧了一眼梁湾手里的钥匙项链,最后仍然什么也没说的走了。

“呼……”梁湾呼出一口气,说不紧张是假的,她从四年前初识的时候就有些惧怕他,养成的习惯怎么可能说改变就改变。但是对他的恨和怨显然在现阶段占了上峰,让她不顾后果的只想出口恶气。

明明已经闪人的霍秀秀不知道从哪里又冒了出来,用敬佩的眼光看着梁湾,“湾湾你刚才好大胆啊!你就不怕大总裁又处罚你?”

“罚吧,又不是第一次罚了。”梁湾平静地说着,将钥匙项链收进了锦盒里。

“哎哎,收起来干嘛呀?怎么不带上?既然是你男朋友特别为你设计的,就赶紧戴上吧!”

霍秀秀热情地从梁湾手里拿过项链,帮她戴在了脖子上。

水波细链搭配着璀璨的钻石,将金光闪闪的钥匙衬托得更为奢华,在梁湾白嫩的肌肤上尽显妩媚华贵。

梁湾也由着霍秀秀胡闹,毕竟这件礼物极其珍贵,也只有随身携带她才放心。

“湾湾你戴上真好看,这样一来别人看见你脖子上的项链就知道你名花有主了,就不敢再打你的主意了。不过,这么一来,罗雀哥就可怜了……”

“你说什么?”梁湾没听清她后半句话,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哈哈,没什么没什么,我先去工作了。”霍秀秀一溜烟跑了。

梁湾揉了揉额头,发觉头痛的要命,一看时间已经指向了9点,看来那一百遍抄写会议资料的处罚她是跑不掉的。

中午12点,梁湾终于抄完了一百遍会议资料,这次她变聪明了,直接抱着资料去了总裁办公室。

张日山正好要出门,两个人在门口撞上了。

梁湾一见男人就来气,本来她全身乏力直冒虚汗,走路都有点摇晃,可一见到这个大魔头就忍不住想要气气他。

“张总,这是您让我抄写的会议资料,全在这儿了,您要不要数一下够不够一百遍?”

“我有事要出去,你先放下吧。”

呵!你现在说先放下,谁知道一会儿等你忙完会不会又找碴。

“张总别着急走呀,您最好现在就检查一下,万一有个错别字什么的我好及时改,不然要是再罚我抄一百遍,那我可就不能保证和诺尔亚集团的合作能否按时完成了。”

“你在威胁我?”张日山的黑眸徒然凌厉阴郁了几分。

“我可不敢,我只是设计部一个小小的职员而已,怎么敢威胁大总裁您呀!不过我记得和诺尔亚签定的项目合作时间是一个月吧?可是您光让我抄资料就耽误了两天呢!这样下去万一我再有什么地方惹怒了大总裁又被罚这罚那的,那穹祺岂不是要违约了?”梁湾故意翘翘嘴唇挑衅道。

“无妨。反正诺尔亚也要更换项目经理,这个项目会无限期押后。”张日山说得很悠闲。

“什么?为什么要更换项目经理,那金经理?”梁湾一惊,原来只是想故意激怒张日山,为自己出口恶气而已,可为什么诺尔亚集团会突然更换项目经理?在自己被下药的第二天突然做出人事调整,这个时机会不会太巧了?

她越来越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梁湾的大脑在飞速运转,以至于没有留意到男人的靠近,她走神儿了。

等她察觉到不对时,张日山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相隔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几厘米?!

“你……你干嘛突然靠过来?”梁湾的声音有些紧张。

男人的目光悠悠,一寸一寸地凌迟着她,缓慢而仔细,仿佛在欣赏一件工艺品。

梁湾被他看得脸红,穹祺的工作服是上半身白色衬衣,下半身包臀短裙,然后是丝袜配高跟。她有一瞬间觉得这个男人要透过衣服把她看穿一样,顿时变得坐立不安,她双手牢牢环胸,眼里是满满的警惕和防备。

梁湾被自己蠢哭了,说好的要离他远远的呢?自己干嘛要送上门来?跟他作对的下场只能是自己更惨!

她背转过身,声线有些抖,“没、没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腰间不知何时多出两只手,吓得梁湾全身都绷紧了,他该不会是要抱她吧?

她猛地一个转身,刚想开口叱责张日山不要脸,却发现男人的视线赤裸裸地盯在她胸前的衬衣上。

这男人到底要干什么啊?不会突然耍流氓吧?

梁湾想着想着,心里更加慌乱了。

“你要干什么!”

“你衣服扣子开了,我帮你扣上。”张日山的声音冷沉中带着一抹肆意玩味,听在耳中又让人觉得邪魅之极。

梁湾低头,这才发现胸前果然有一处纽扣开了,露出了里面若隐若现的春光。

“不用你帮,我自己会扣!”

说什么帮她扣扣子,他几时这样好心了?她是他随随便便想碰就碰的吗?!

梁湾不理会他,自己伸手把扣子扣好,又整理了一下仪容,戴在脖子上的钥匙项链不经意露了出来。

整理完毕,心想着这下张日山没借口再靠近她了吧?梁湾抬眸想去看男人的反应,不想却迎上他阴森凛凛的目光,他那眼神如撒旦般吓人,只不过这眼神不是瞪在她身上,而是直直地落在了那条项链上。

梁湾不懂,自己的项链哪里惹到他了?

“我先出去了。”

眼见情况不妙,还是先走为上。

可是她还没迈出一步,就感到脖子上一痛,一股强大的力量袭来,精巧细致的水波项链被张日山有力的魔掌死死拽住。

“干……干什么……放……放手……”梁湾的脖子被勒得生疼,好像要断了一样。因为呼吸不畅,出口的声音断断续续,苍白的小脸涨得通红。

张日山抓紧了项链上的钥匙,发力一扯,细细的水波链子“崩”的一下被扯断。

脖子上的压力骤然消失,梁湾双手捂着脖子大口地调整呼吸,还不待她缓过神儿来,就目视着自己的项链在张日山手中抛出一条弧线,划过总裁办公室的百叶窗,在空中消失。

他,就这样,把黎簇亲手设计的,专门为她准备的礼物扔下了楼?!

梁湾简直气疯了,愤怒地瞪着张日山,“你疯了!你凭什么……”

话没说完,就被大总裁平静的解释给噎了回去。“上班时间,不准带饰物。这是公司规定。”

他的话说得轻飘飘的,仿佛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好像一切都是梁湾自找的一样。

“你!!!”

梁湾气得说不出话来,他分明就是针对她一个人,公司里其他同事戴戒指、戴项链,怎么没见他管过?

多说无意,当务之急是找回黎簇送她的项链,那何等珍贵,绝对不能弄丢!

梁湾转身跑出了总裁办公室,乘坐电梯下楼,凭着记忆去寻找项链掉落的位置。她只顾低着头,没跑几步直接撞上了迎面走来的女人。

“呀!这不是梁小姐吗?”耳边响起了尹若萱吃惊的声音。

尹若萱没料到,已经立冬了,这么冷的天气里,梁湾怎么只穿着单薄的衬衣和半身裙就冲出了穹祺的办公楼。

“梁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大冷天的怎么衣衫不整的就跑出来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需不需要我帮忙?”

衣衫不整?被人欺负?

尹若萱巴不得她被人欺负吧?以为这样一来,自己就威胁不到她的地位了吗?

“不需要,谢谢尹小姐。”梁湾淡漠地一笑,没有正视她,只微微偏过头,用侧颜对着她,“尹小姐才真的是美丽‘冻’人!”瞟了一眼她裸露的香肩和一双长腿,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这大冬天里招摇!

“我和日山约好一起去看爷爷,所以才特意打扮了一下。”尹若萱有点害羞地说着,忽然拉起了梁湾的手,“梁小姐,你可千万不要跟我客气啊,如果遇到了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的!”

“我说了不用!”梁湾用力抽出自己的手,“尹小姐外表已经很美了,不需要刻意打扮,只不过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多多注重一下内在美也是重点!”

尹若萱怔怔地看着被甩开的手,美艳的脸蛋上满是落寞。她的眼圈微微发红,一副被人误会很委屈的样子。

“梁小姐,你是不是误会我了?还是我做了什么让你讨厌的事?”

梁湾冷眼看着这朵白莲花精湛的演技,只觉得莫名可笑!

尹若萱身边跟着一个司机,看起来像是尹家人。

“我们小姐好心关心你,你这是什么态度?”

“算了,不怪梁小姐,可能是我多管闲事惹她不高兴了。”尹若萱仰起脸,努力微笑着。

“二小姐,您就是太善良了,您好心关心她,人家反倒误会您不安好心。”司机鄙夷地瞧着梁湾说道。

梁湾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快要冲出胸腔的愤怒,戏精就是戏精,尹若萱愿意演,那就继续演吧,反正她没空跟她纠缠,找项链要紧!

“如果让尹小姐心里不舒服了,那我很抱歉。不过我的事就不劳尹小姐费心了,还是快上去找张总吧!”

原来刚才张日山说有事要出去,就是跟尹若萱一起去看爷爷啊。还真是恩爱!

梁湾才不管身后大骂她没礼貌的司机,一头钻进了一片绿化草丛里。

这片草丛在总裁办公室的窗户下方,按理说项链扔下来应该就在这附近。

不知过了多久,梁湾已经没有了时间的概念,只知道在寒风中找了好久,已经被冻得全身没有了知觉。

她一寸寸翻过草丛,终于在草丛外侧临近马路的下水井盖处找到了被挂在上面的项链。

项链悬挂在井盖边缘上摇摇欲坠,梁湾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伸手取回,生怕一个不小心项链就掉到下水道里。

这是黎簇的心意,先不说上面的钻石有多贵重,单单是这个设计就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存在!

终于找回来了!梁湾的心踏实了下来,捧着项链从地面上站起,眼前突然一黑,整个人趔趄了几步。

就在此时,小鸟依人的尹若萱亲密地挽着张日山的胳膊从穹祺的办公大楼里走出来。

俊朗不凡的男人和美艳绝伦的女人,真是天生一对啊!

他们挽着的双臂刺痛了梁湾的眼睛,天旋地转间,什么也看不到了,梁湾直接昏倒在了路边的草丛里。

罗雀开着路虎停在张日山跟前,尹若萱吩咐自己的司机先回去,上了张日山的车。张日山上车前脚步一顿,视线落在了不远处草丛中纤弱的身影上……

女人煞白的面孔没有一点血色,娇小的身躯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发丝有点凌乱,只穿着单薄的衬衣,手里还紧紧攥着一条项链。

这条项链对她就那么重要吗?

重要到连命都不要了?!

推荐文章
评论(1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