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梁山】重生的遗忘:(三十七)智怼霍家
水滴公主 2019-12-06

这章手一抖写多了,所以成了湾湾和老张的主场,下章会把凌迟CP安排上,看看我们蓉蓉小可爱是如何扑倒迟少的。


(三十七)智怼霍家

罗雀和坎肩儿跟在张日山身后几米远的地方,像两尊门神。

罗雀用手肘戳了戳坎肩儿,“老坎,也难怪那些个狐狸精按耐不住,咱总裁对夫人这样,换了谁谁不得嫉妒啊!”

身边的人冷着脸,不为所动。

某人继续戳,“咱总裁总算是开窍了,值得庆贺啊!他把精力都放在夫人身上就没功夫瞎折腾咱俩了。”

“不过,看情形,夫人好像还没和咱总裁和好,怕是咱俩还得熬上一段日子。”

戳戳戳,戳上瘾了,坎肩儿终于皱起眉来瞪了他一眼。

“不戳了还不成?”罗雀两手一摊。

真是,沉默寡言,毫无情趣!

怪不得打光棍儿!

“你俩再废话,就给我回去抄书!”走在前面的张日山回头,狠狠剜了他俩一眼。

话痨聒噪,简直烦人!

两个人立刻垂眸不再说话。

特么抄书这种活儿,谁愿意干啊!

张日山抱着梁湾走进了大门,佣人看到之后,不由上前询问,“少奶奶的腿受伤了吗?”

梁湾的脸红了红,有种想埋进张日山怀里藏起来的冲动。

男人瞥了眼怀里娇羞的小女人,淡淡笑道:“来的客人呢?”

“都在客厅里呢,来了有一会儿了,先生和太太问了好几次您回来没有。”

“嗯。”

张日山抬步,径直朝着客厅里面走去。

梁湾搂着他脖子的手微微缩紧,他不会真打算这样抱着她走到客人面前吧?

那还不翻天了?!

“你放我下来吧!”越接近客厅,她越紧张,不知道等待着她的将会是袁雅夫人的何等羞辱。

但男人好像没听见,真的怀抱着她直接步入了客厅里。

一瞬间,好几双眼睛一起朝着两人射了过去。

侧边古式雕花的沙发上,坐着一老一少,一位花白头发、手持拐杖、精神抖擞的老人,应该就是霍老。他身边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

中央位置上坐着张日山的父亲张瑞桐和母亲袁雅。

张家二老没想到,张日山会把梁湾一起带来,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直接抱进来。

特别是袁雅夫人,脸色直接转变成青绿色。

气氛有些诡异的死寂。

最终,张日山把梁湾轻轻放在了旁边的沙发上,站起身,神色无异的对着来人打了声招呼,“霍老。”

霍老先生冷沉着一张脸,并未回应。

倒是他身边的年轻女人突地站起来,直接冲着张日山走了过来,眼底是难掩的喜色,声调里带着隐隐的激动,“日山哥!”

还没坐稳的梁湾听到这声呼唤,直觉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抬眸朝着女人看了一眼。

日山哥?

这称呼好亲密,难道两个人的关系非同一般?

张日山倒没什么表情,只是礼貌地回应了一句:“霍小姐。”

霍家千金霍千羽,霍道夫的妹妹。

霍千羽眼底闪过一丝异样,微笑着望向张日山,“日山哥,你干嘛叫得这么见外,就跟小时候一样,叫我小羽就好啦。”

“小时候?”男人不咸不淡地接道。

“对呀,日山哥不记得了吗?我们小时候是同一所小学、中学,后来你去了国外,我们就有好几年没见过了,不过我知道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所以一直在等着你!”

梁湾心脏一跳,凭直觉,她觉得这是又出现了一个“梁溪沫”啊!

她是该高兴呢还是该悲哀呢?她的男人这么受欢迎,仿佛全世界的女人都围着他转!

她的男人?

不,她一定是搞错了!

只是个冷漠、无情、霸道又腹黑的坏男人而已!

张日山好像沉思了几秒,不冷不热地冒出一句:“不记得了。”

霍千羽尴尬极了,抿了抿唇,掩饰着一丝失落,不友善地看了梁湾一眼。

她与梁湾并不相识,更未将一个小小的医生放在眼里,虽说京都城里关于梁湾的绯闻传得沸沸扬扬,有些还跟九门集团总裁有关,但当时传到霍千羽耳中时,她不过当成是一个笑话。

她的日山哥哥那么完美,简直是男人中的极品,先不说他不近女色,就算是想玩,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怎么会看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医生?

可是当她刚才看见张日山抱着梁湾走进来的那一刻,天知道对她的心脏产生了多大的冲击力!这怎么可能?

霍千羽是个标准的美人,且聪慧过人,与梁溪沫那样高调的梁家大小姐不同,她是被作为霍家未来的继承人培养的。

“咳咳,日山哥,你真会开玩笑,我们小时候经常一起上学放学,你怎么会不记得了呢?”

“嗯,不重要的事自然就不记得了。”言外之意,不重要的人更不会记得了。

霍千羽的脸色由红转白,再由白转红。

她咬着下唇,维持着仪态,“日山哥,这位就是网络上传得乱七八糟的那个小医生吗?你们怎么会?”

小医生?

呵!

张日山暗自嗤笑了一声,“纠正一下,她不是小医生,她是我的……”

“专职医生!”梁湾忽然快一步,顺着张日山的话抢白道。

“霍小姐你好,我是张总的专职医生梁湾。”

梁湾想着她和张日山的婚姻本来就是一场报复,根本算不得数,况且外界并不知道他们结婚了,在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还是不要让外人知道比较好。自己曾经是张日山的专职医生,在外人面前继续维持这个身份会比较方便。

而且,袁雅夫人也曾明确地表明7天之内必须离婚,否则就要动用非常手段。梁湾不想因此影响到张日山和家人的关系,不想他承受压力,更没有必要在霍家人面前说明真相。

可是她没留意到,她的话一出,张日山的眼神倏然冷冽了几分。

“专职医生?”霍千羽惊愕了几秒,疑惑不解地看了看张日山,转而带着不屑又轻蔑的口气说:“你的意思是日山哥是你的病人喽?有被病人抱着进来的医生吗?”

果然被抱着进来就是一个错误!

光袁雅夫人的眼神就像是能吃了她!

梁湾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道:“那是因为我刚刚下车的时候不小心歪了一下,所以张总出于好意才……”

梁湾边说边向张日山看了一眼,男人拧着眉,没有接话,但那眼神好像在嘲讽她演技不错。

女人委屈地抿了抿唇,控诉般瞪了回去。

叫你放我下来你不放,现在惹麻烦了吧?还好意思在这里嘲讽我!

“梁小姐,网络上有不少你的传闻,本来我还只是当作一个笑话看。毕竟辅仁医生里走出来的医生,怎么也应该知道分寸,不会做的太过分。可今日一见,原来梁小姐真的就如传闻一样,喜欢往男人跟前凑,我现在倒不懂了,究竟是别人误会了你呢,还是说传闻即是事实呢?”

霍千羽犀利的眼神直瞪着梁湾,双手在暗处紧紧握成拳头。

这个小医生凭什么能接近她的日山哥?

又凭什么被张日山抱着进来?

甚至她凭什么被张日山带到张家老宅来?

她不过就是一个作风不正、喜欢勾引男人的小医生而已!

难道仗着自己有一副出众的容貌就以为可以得到九门集团总裁张日山的青睐吗?!

简直是妄想!

这次换成梁湾在心里嗤笑了。

这算什么?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连小三都算不上的人,居然跑到她面前来夹枪带棒地讽刺和质问她?

有没有搞错!

不过是一个张日山的爱慕者而已!

还要自诩高贵,以为自己的身份高她多少!

她和张日山还没离婚呢!

她之前之所以没有实话实说,多半也是因为顾虑太多,但不代表就可以随便被一些莫名其妙的女人说教!

她是梁湾啊!连梁家的气都不会受,连张日山的母亲都不屑去奉迎,又怎么会受一个根本没放在眼里的陌生女人的气?!

梁湾的火气一瞬间就上来了。

“霍小姐说的对,网络上关于我的传闻的确不少,不过霍小姐可别错怪我,不是我想往男人跟前凑,是他们喜欢黏着我,霍小姐应该去劝劝他们,离我远一点,你说我说的对吗张总?”

梁湾本是想气气霍千羽,所以才把球抛给了张日山。原本话里想表达的意思是,不是我勾引了你的日山哥,是你的日山哥老缠着我不放。

霍千羽听了梁湾的话,也将目光直直地投向了张日山。

男人本来在生气,到了现在,这个小女人还不肯低头,不肯直面他们的关系,想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可如今为了气霍千羽,小女人居然摆出一副正宫娘娘的气度,这让男人心里莫名想笑,有种想好好疼爱一下这只小老虎的感觉。

张日山勾了下唇角,直接挨着梁湾坐了下来。

“那需要我离你多远合适?”

梁湾直接愣住了。

干嘛坐过来?

只是叫他离她远一点而已,离多远合适?这怎么回答?

“怎么不说话?这么远吗?”张日山见她发呆,直接往前又靠了靠,“还是这么远合适?”

他气息有些凉,落在她脸上,却化作一股热浪。

梁湾的心跳得扑通扑通,耳根子全部红透。

张日山眯着眼,似笑非笑,突然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耳垂。

又白又软。

梁湾直接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干嘛总是凑过来,现在可是在张家老宅啊!好几双眼睛看着呢!

能不能不要总是撩她!

要死了!

张日山唇边的弧线弯得更深,如此近的距离,好像他一低头就能……

亲到她。

霍千羽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懵,他的日山哥居然当众摸一个女人的耳垂?

而且还在笑?

震惊太大,她恍惚得有些站不稳,目光却一直盯着张日山的眼睛,想要从他眼里看出什么厌恶和隐情。

可是,除了柔情什么都没有。

“日山哥,你这是……?”霍千羽的声音有点打颤。

张日山敛了神色,又恢复到那个冷漠的大总裁形象,“我家湾湾在外人面前脸皮薄,其实她不仅是医生,还是我的……专属、贴身、私人医生。”

此言一出,众人脸上一片惊愕。

专属……

贴身……

私人……

当众调情……

怕是个傻子也知道两个人的关系了吧!

梁湾真觉得自己已经在濒死边缘了,嗓子眼都气得冒烟。

这种话让人想入非非,还不如直接说他们是夫妻呢!

霍千羽呆愣了几秒,瞧着张日山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日山哥,你的意思是,你们是那种关系?”

梁湾是张日山包养的女人?

霍千羽不敢相信,她曾经思考过很久,到底什么样的女人能配得上张日山?即便自己是如此优秀,都有些自惭形秽,她更不敢想像,张日山能瞧上梁湾?

“霍小姐误会了。”张日山后仰靠在沙发上,淡然道。

误会?

对对!一定是她理解错了,张日山怎么可能在外面养女人呢!

张日山的眼神向玄关处一瞥,罗雀走了过来,将一只手机递到霍千羽面前,“霍小姐,不如看看新闻吧。”

屏幕上一行醒目的标题:九门集团总裁与神秘女子当街拥吻,缠绵数分钟!

下面是一段文字:本日上午11时许,记者在辅仁医院门前撞见九门集团总裁张日山与一神秘女子当街拥吻,时间长达数分钟!该女子疑似辅仁医院女医生,此举吸引了大批路人的围观,更纷纷举起手机拍照。

九门集团总裁张日山因帅气的外型、出众的才华和商场上雷厉风行的作风被誉为京都第一人,可以说家喻户晓、老少通吃,更是得到了众多名媛们的青睐。可他一向不近女色,也从未有任何亲密照流出,当街拥吻事件发生后,立刻引起了各界轰动。记者经过多方查探,从知情人口中得知,该神秘女子是梁氏企业二小姐,与张日山已经隐婚长达两年之久,不仅是辅仁医院心内科的王牌医生,更是九门集团的总裁夫人!之前因身体不适住院,已于今日出院,身为丈夫的张日山亲自接其出院,并大方的当众拥吻以示爱意,由此看出,夫妻二人关系相当亲密。吃瓜群众表示隐藏的真够深啊!不过对于两人的婚姻,大家纷纷表示羡慕和祝福……

“隐婚?总裁夫人?当街……拥……吻?”霍千羽的瞳孔放大,握着手机的手抖了一下,她不可置信地望向张日山,“日山哥,你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我们怎么都不知道?”

隐婚?张日山居然已经跟梁湾结婚了,梁湾竟然是他妻子?!

五雷轰顶!

袁雅夫人的脸色也跟着巨变,新闻已经爆出梁湾是九门集团总裁夫人了?那梁溪沫怎么办?她本来还想向媒体公布梁溪沫才是张家媳妇,想以此施加压力让梁湾和张日山早点离婚,现在一来,岂不是她什么都做不了了?

袁雅夫人慌忙掏出自己的手机,迅速打开网页浏览。

是谁向媒体提前爆料了?新闻里的那个“知情人”是谁?

是……

她的好儿子?

自己爆自己的料?!

梁湾瞧着两个女人都对着手机发呆,什么新闻?怎么霍千羽知道他们隐婚的事?怎么知道她是张日山的妻子?怎么还知道……当街拥吻?

新闻里说了啥?

她是不是也应该掏出手机来看看?

袁雅夫人坐不住了,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日山你、你都干了什么?!”

反观张日山,一派随性淡然,他削薄的唇微微上翘,带着若有似无的嘲讽,“霍小姐,误会已经解开了,至于我几时结的婚,我想没有必要和外人交待,况且今天霍家来此也不是为了弄清我结没结婚的问题吧?”

“小羽,回来!”霍老皱着眉,手中的拐杖轻轻敲了敲地板。

霍千羽喜欢张日山,这在霍家不是秘密。如果没有发生霍道夫的事,说不定过些时日,霍老会主动上门来为孙女求亲。

霍千羽平复了一下心情,看了看自家爷爷,又难过地看了看张日山,重新回到沙发上坐下。

霍老沉了沉气息,黑着一张脸,质问道:“张总,我想你也应该知道老头子我今天来的目的,我看在霍家和张家一直有些交情的面子上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我的孙子到底什么地方惹到你了,你把他怎么样了?”

越往下说,声音越沉,带着浓重的戾气。

作为黑白两道都有些手段的霍家当家人,虽然已是风烛残年,但仍有不可小觑的威严。

张日山的父亲张瑞桐对霍老都要礼让三分,他微微蹙起眉头,“日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气氛压抑,对方气势十足,咄咄逼人。

梁湾仰起小脸,有些担忧的看着男人。

霍千羽从刚才坐下起,神色就开始不在状态,眼神转而投向梁湾,毫不掩饰的探究。

张日山泰然自若地从梁湾身边站起,“霍老,正如您所说,张家和霍家自祖上就有交情,我自然应该敬您几分。您今天如果不来,作为晚辈我也自当给您一个交待,不过您今天以霍家长辈的身份兴师动众到张家来要人,我可以理解成您是不明真相,受他人挑唆,故意来寻衅闹事的吗?”

“张日山,你好大的胆子!”霍老气的脸色一下变得铁青,拐杖重重的砸着地板,“少废话!我来要我孙子,狗屁受人挑唆!有谁敢挑衅我霍家!”

“霍叔父别生气,这事我一定让日山给您一个解释。”张瑞桐的面色难看极了,不悦地看着张日山,“日山,注意你说话的态度!到底怎么回事?”

气氛一度紧张。

霍老火冒三丈地再次质问道:“说!到底对我孙子做了什么?他现在在哪里?”

张日山没什么表情变化,依旧云淡风轻,“此事有关霍家颜面,我本打算让霍老日后自己问问他。”

“日后?那他现在在哪里?”

“海里。”

“什么?!海里……”霍老一愣。

在海里干什么?

梁湾此时终于明白过来,迟子瑞和张日山之前在医院病房里提到的“喂鱼”是什么意思。

作为霍道夫事件的当事人,她不可能置若罔闻让张日山独自面对压力。

她轻轻扯了扯唇角,望了霍家人和张家二老一眼,“这件事还是我来解释吧。”

“你也知道这件事?”霍老冷哼一声,这才正眼瞧了梁湾一眼,眼底露出一丝鄙夷和不屑。

和自己孙女相比,这丫头差太多了。

除了有一张能令男人神魂颠倒的脸之外,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梁湾平静地看着对面苍老却一脸威严的老人,语调清清冷冷,没有一点畏惧,“这件事因我而起,这就是我今天到这里来的原因。”

梁湾扫了一眼张日山,见他没有开口制止自己说话,于是继续说了下去,“霍老,霍家大少什么德行,作为他的爷爷,您应该很清楚吧?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想图谋不轨,这一次居然玩起了绑架这样的戏码,还将我的四肢捆绑在床上,企图用强。如果不是有人及时赶到的话,您觉得后果会是如何?日山他不想当众说出来,其实是想给您留个面子,但某人喜欢以长辈身份自居,作为晚辈,我们也不好多说什么,您说是吗?”

紧接着,她抬手指了指自己脑后的伤,“这里还有霍大少的杰作,医院里也有我被送医时的伤情鉴定,如果您觉得我在说谎的话可以去调查。对了,当时霍少还挟持了一名孕妇,她也可以为我作证。如果不是为了顾及霍家的颜面和我的名誉,这件事早就闹得满城风雨了,霍老以为霍大少的所作所为被爆出后,您还能如此理直气壮的上门来要人吗?牵一发而动全身,霍家出了霍大少这样的败类,以后在京都的地位如何,相信以您这种经历过大风大雨的人,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张日山赞许地望着眼前的小女人。

她不怕任何事、任何人,不惧他们的身份、地位,不向任何势力低头。

她忠于自己内心的想法,执着自己的信念,崇尚病人至上的原则。

她就是闪闪发光的天使!

她就是他心里全部的悸动!

她就是他前世、今生乃至来生的唯一所爱!

小女人语调坚定,不卑不亢,说得头头是道。

张瑞桐听完,脸色直接黑到了极致,陡然从沙发上站起身,“你说的是真的?”

虽然他也不喜欢梁湾这个儿媳,但无法否定梁湾和张日山的婚姻,此事如果属实,那便是霍家对他张家的一种羞辱。他自然不能容忍!

梁湾挑了挑眉,回应道:“我需要编故事吗?撒谎对我有什么好处?”

霍道夫对她绑架用强的一幕宛如昨天,如果张日山当日晚到了一步,后果又有谁能料到?她虽然是个医生,但不是烂好人,凭什么要宽恕像霍道夫这样的人渣?

张瑞桐的气息瞬变,浑浊的眸子猛然射向霍老,即使发怒,但声音里还保留了些客气,“霍叔父,这怎么算?既然您今日上门来要人,那我是不是也该向霍家讨个说法?您不是打算包庇令孙吧?”

“你!”霍老顿时气得老脸通红,心里将不争气的霍道夫骂了一顿,整日里游手好闲,只知道玩女人,居然惹到了张家人身上!

自己孙子什么德行,他当然多少有些了解,但是作为长孙,一直被宠大的,什么事都由着他,只要不闹出格,这整个京都还没有人不给他面子。

霍老觉得面子上挂不住,直接将气撒到了梁湾身上,“丫头,你是仗着自己九门集团总裁夫人的身份睁眼说瞎话,想诬赖我孙子吗?”

梁湾此时深刻的意识到一句话: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霍老,您听说过‘无理取闹’四个字吗?我相信以霍家在京都的地位,若想调查根本不是难事吧?还是说霍老不想调查真相,只想以长辈身份来压人?歪曲事实、推卸责任,说的是不是就是您这样的人?”

张日山在心里暗笑,他的小老虎一向很会怼人,真不知道这世上有几个人能赢过这只小老虎的口才,当然,除了他之外。

一直默默聆听的霍千羽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冷着脸瞪着梁湾,“梁小姐,我承认我大哥的确行为很荒唐,但他也不是什么女人都上的。如果你没有招惹过他,我想他应该不会纠缠着你不放。毕竟……梁小姐在网络上的名声并不好,到底是谁先招惹的谁,还真不好说!”

梁湾冷冷地一笑,这不就是变相说她喜欢勾引男人,是她主动招惹的霍道夫吗?

这个霍千羽还真是对张日山不死心呢!

明明都知道她是张日山的妻子了,还是拐着弯的挖苦讽刺她,把她贬得一文不值!

她转眸在张日山身上驻足了一会儿,如秋水般清澈的目光又落到霍千羽身上,轻轻勾唇一笑,“霍小姐的意思是我故意勾引了霍大少,让他对我起了不轨之心?霍小姐的想法还真是清奇呢!我放着好好的九门集团总裁夫人不做,犯得着丢下自己的老公去引诱另一个男人吗?还是你觉得霍大少这样的人能跟张日山相比?”

张日山闻言一震,这小老虎是在故意向霍千羽秀恩爱吗?

有趣!

他很喜欢!

霍千羽直接被梁湾的话堵得胸口烦闷不已,脸色更是又青又白。她委屈的将目光投到张日山英俊的脸庞上,僵着嗓音道:“日山哥,你不说话,是在向着梁小姐吗?”

张日山语气清清淡淡,“我只看事实。”

霍千羽脸色更加难看,咬着下唇,还想狡辩,“可是我大哥不知道她是你妻子啊!所有人都不知道!”

“霍小姐!”梁湾拧着眉厉声打断她,语调是从未有过的冷,“什么叫不知道我的身份?听你的意思,如果我不是九门集团总裁夫人,不是张日山的妻子,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霍大少就可以肆无忌惮想怎样就怎样了吗?你也是女人,如果你没有生在霍家,有这样优越的身份背景,如果你不是霍大少的妹妹,这件事的受害者换成你,你也能说出这样的话?”

霍千羽被怼得哑口无言,漂亮的脸蛋上燃起丝丝怒火。

她原以为就算梁湾现在是张日山的妻子,说到底不过是个小医生,京都城中人人传颂的是梁家大小姐,有谁知道她梁家二小姐?这种没人疼没人爱,没身份没地位的野丫头,凭什么霸占着九门集团总裁夫人的头衔?!

守在玄关处的罗雀和坎肩儿一直朝这边望着所有人。

“老坎,赶紧呱唧呱唧,咱夫人实在太厉害了!”

坎肩儿不语。

“你瞧瞧,瞧瞧,几句话说得那个姓霍的丫头都接不上话了!这霍家真是没一个好东西!老的老的不是东西,小的小的也不是东西!”

“卧槽,你看到没有?咱总裁笑了,只对夫人这样笑过吧?以前装的不近女色、清心寡欲的,连对杨小姐都没这样过。”

“你看看刚才,咱总裁明摆着就是故意调戏夫人,那个姓霍的丫头还不气疯了?哈哈哈……”

……

坎肩儿蹙眉,你嘴巴是机关枪吗?

一上午突突个不停!

罗雀完全没有注意到坎肩儿嫌弃的目光,只有他一个人沉浸在爱情真特么神奇的感叹里。

这一边,霍千羽沉默了数秒,她毕竟出身高贵,又受过良好的教育,更是自诩比别人优秀。在霍道夫的问题上她无法反驳梁湾,只好另辟蹊径。

“梁小姐,你今天用这样的口气跟我说话,不也是仗着有人给你撑腰吗?如果你真的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你连站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

话锋一转,霍千羽直接对上了张家二老,“伯父、伯母,我以为凭您二老的眼光,就算不给日山哥找个名门淑女,起码也该是清清白白、知书达理的干净女孩,但是现在一见,我真替日山哥叫屈。”

她以为梁湾和张日山的婚姻是张家二老的意思,殊不知,张日山的父母压根儿没有决定权。

听了此话的袁雅夫人更是气得牙痒痒,她在拼命努力想将梁湾从张家少奶奶的宝座上赶下去,可是如今因为张日山的主动出击,使得她布置好的计划落空,一时间全京都都知道了梁湾的存在,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再把梁溪沫推出来打自己脸。

梁湾自知霍千羽道理上讲不过自己就想变着法的胡搅蛮缠,她才不会畏惧,这世界上除了张日山,没有谁能令她退缩。

对,就是这样!除了张日山!

梁湾目光微冷,声线悠然,“霍小姐,我与你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吧,我怎么感觉你很讨厌我呢?难道你今天来不是为了你哥哥的事?现在处处针对我,怕是我要误会了,你该不是在怪我抢了属于你的东西吧?”

霍千羽神色一僵,面露尴尬。

任谁都听出了这话中的意思,霍千羽句句针对梁湾,是因为梁湾抢走了张日山,而张日山原本应该是属于她的!

霍千羽没料到梁湾的口才如此了得,每一句都能戳中痛点。她与张日山虽然青梅竹马,但到底都是小时候的事了,长大之后两人基本没什么交集,都是她在单相思,她毕竟是个女孩,羞耻心还是有的,就算喜欢张日山,但当众被人揭穿还是会觉得尴尬。

如果不是霍千羽咄咄相逼,梁湾根本没打算以牙还牙。张日山的确是个完美的男人,身边不乏仰慕者实属正常,她从没想过当众秀恩爱或是以九门集团总裁夫人的身份自居,何况自结婚起,她和他之间有的只是报复和惩罚,哪里来的恩爱可以秀!

只是最近才……

想着想着,梁湾的目光转而定格在了张日山脸上。

小女人如水的目光有点飘忽,带着点莫名的娇嗔。

男人心情大好,忽然欺身凑了过来。

有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在这里叫嚣,虽然根本说不过他的小老虎,但让他心爱的女人无端因自己受到排斥,他怎么想怎么不舒服。

还敢在这里质疑他们的婚姻,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梁湾见张日山凑了过来,瞳孔微微放大,略带惊恐。

是不是她说错了什么?

是她自以为是了?

她不该顶撞霍老,不该教训霍千羽?

还是说张日山心里是有霍千羽的,她不该擅自给霍千羽难堪,张日山心疼了?

一时间,无数个念头蹿出来,梁湾的大脑一片混沌。

两个人本来就没离多远,现在男人欺身而来,梁湾避无可避,看着他的脸在她面前不断放大,视线下意识落在他的唇上……

削薄微翘。

似笑非笑,邪魅性感。

“张……”她刚要张嘴,张日山的手忽然抚上她的唇,她呼吸一滞,浑身僵直。

她能清晰感受到他指腹传来的热度,干燥温热,从她唇边一点点擦过,他呼吸很近,带着近乎灼人的热度。

“你嘴唇都干了。”

“啊?”梁湾一脸讪讪,怪她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话说这是怎么个意思?和她嘴唇有什么关系?

霍千羽更是眼睛瞪得大大的,像见了鬼一样瞧着男人的一举一动。

她的日山哥哥几时对女人有过如此暧昧的举止?

“和不相干的人不必说那么多,你嘴唇干得都起皮了,喝点水润润。”

 “……”梁湾的小脸涨得通红,下意识舔了舔嘴唇。

张日山余光看着,喉咙滑动两下。

梁湾觉得口干舌燥,身上都莫名热了起来。她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一杯茶,茶是佣人之前已经沏好的,过了这么久早已凉了。

她的手指刚碰到杯子,水杯就不翼而飞。

女人疑惑地扭头,张日山就挨在她身边,一手拿着杯子,一手扶着她的肩膀,修长伟岸的身影笼罩着她,像是要把她圈进怀里。

“这杯茶凉了,你刚出院,别喝凉水,换一杯热的。”他靠得近,声音更是低沉慵懒。

梁湾应了一声,脸红得越发厉害,心脏砰砰乱跳,简直不能自持。

“……哦。”她因为紧张又一次舔了舔嘴角。

张日山也觉得喉咙干热难受,之前尝过这张小嘴的味道,此刻更是忍得难受。

“湾湾。”

“嗯?”

“这么多人都看着呢,别在我面前舔嘴角。”

“啊?”梁湾脑子有些懵,根本反应不过来。不是你说我嘴唇干的吗?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声音喑哑,“没事儿,我叫佣人给你换一杯。”

梁湾坐回沙发上,隔了几秒又不自觉地舔了下嘴角,他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该不会是……!!!

一边的霍千羽完全看傻了,聪明如她,怎么会不懂张日山话中的意思。

他的日山哥哥想表达的意思是:

【这么多人看着呢,在我面前舔嘴角,很危险,别诱惑我,不然我可不保证会不会当着众人做出点什么出格的事!】

张日山吩咐佣人给梁湾换了一杯热茶之后冷眼瞥了一眼霍千羽,他根本不屑跟她多说什么。他刚刚话里提到的意思很清楚了,跟不相干的人不必多说,霍千羽自然就是他所谓的“不相干的人”!

霍千羽因为他的这几个字简直伤心失落得想死。

男人剑眉微微皱起,直接越过霍千羽,将漆黑的眸子投向霍老,“霍老,我知道您爱孙心切,没把事情搞清楚就过来直接要人了,如果需要,我可以让人把全部证据送到霍老面前。”

霍老的面色变换了一下,他知道张日山这么说是想给他一个台阶下,他双手紧紧握着拐杖,俨然在克制着某种情绪。

张家与霍家一向井水不犯河水,自己孙子什么德行自己清楚,可是如今孙子下落不明,又听说是被张家人给修理了,不管什么原因,这口气总是憋在心里难以下咽。

气氛沉静了几分钟,霍老铁青着老脸道:“如果确实如你们所说,我回去之后自会好好教育那小子,不管他犯了什么错,都是我霍家人,外人还没有资格管教!所以请张总把人交给我,我带回去自行处置。”

虽说表面上是相信了梁湾和张日山的话,但骨子里还是长辈做派。

张日山算准了这老家伙的心理,唇边勾出一丝了然的笑意,清冽嗓音淡淡响起,“霍老,霍大少的行为不是一天两天了,再任由他胡作非为,早晚要栽跟头,到时也会连累霍家。这么多年您都没有管过他,想必也是年纪大了力不从心,晚辈念在张霍两家的交情,已经替您管教过了。”

霍家人一惊,霍老更是猛然从沙发上站起,“什么?你到底把我孙子怎么样了?”

“只是把他丢到海里小惩大诫而已。”

“丢海里?那……那现在……人呢?”说到最后,声音直接打起颤来。

“这个嘛……要看霍大少的造化了。”

“你!你!”霍老猝然脚下打晃,一个不稳摔坐在沙发上。

“爷爷!”霍千羽连忙出手相扶。

“你!张日山,你这是谋杀!”霍老伸出手指指向张日山。

张日山星眸收紧,射出一道寒光,“谋杀?霍老不要口不择言,凡事都要讲证据,令孙绑架用强的时候可曾想过自己的行为是什么?不止动我的人,连孕妇也不放过,事情闹大了,我倒要看看霍家怎么收场?”

“不管霍家想怎么闹,我张日山都奉陪!”

眼神狠厉,气场强大,莫名震住众人。

莫说霍家人,就是张家二老也是第一次见到张日山如此骇人的一面。

空气中死一般的沉寂。

“咳咳。”罗雀觉得该他上场了。

“霍老先生,我有必要向您说明一下。当日我们只是请霍大少对自己的行为解释一下,是霍大少自己不小心失足落海的,当时我们立马采取了救援措施,可是很不幸,霍大少一个猛子就没影了,我估计他是想借海水逃逸,我们至今都还在追踪他的下落,所以‘谋杀’一说根本不成立。事后为了顾及霍家的面子,也考虑到张家和霍家的交情,我们总裁吩咐严禁对外提起,所以如果霍老找到了霍大少,希望他能亲自上门来向我们夫人和总裁致歉。”

玄关处的坎肩儿虽然一直冷脸不语,可这一次真的憋不住想笑了。

这只鸟什么时候学得这么油嘴滑舌了?

话说得真够冠冕堂皇的!

他就不相信了,霍道夫傻到失足落海?傻到想借海水逃逸?还曾采取救援措施?你没拿棍子把人往海里捅就算不错了!

区区几句既撇清了张日山跟此事的关系,又推翻了谋杀一说,绕了一圈最后还拾到了一下霍家,罗雀心里美滋滋的,这下总裁该给我加薪水了吧!

罗雀不禁向自家总裁投出一个求表扬的眼神,可是他家总裁压根儿没达理他,只是一味盯着自己的小媳妇,眼底尽是宠溺。

卧槽,有了媳妇就六亲不认了!

罗雀心里苦,比吃了黄连还苦!

推荐文章
评论(7)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