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香蜜同人】-118双簧
璇玑宫天妃 2019-11-09

凤长看着面前的两人,心思转了几圈,才开口道:“所以,你们今日过来,就是与我谈判来了?”

锦觅道:“族长若是非要这么说,也可以。旭凤本来就是先天帝嫡子,更是鸟族唯一的凤凰血脉!本该金尊玉贵的身份地位,却被他一个私生子迫害至此,难道族长就不想为鸟族的血脉讨回公道么?”

凤长看了她一眼,笑容满面,“几日不见,水神仙上倒似,变了许多。”

锦觅笑笑,“我毕竟是死过一次的人,若是再不硬气起来,难不成还要被当成可有可无的霜花被抹杀掉吗?”说着下巴微扬,脸上多了几分傲气,“我也是先花神嫡亲的血脉,断不能容忍他们如此欺辱与我!”

凤长抚掌笑,“世人皆说花界温婉柔软,不想霜花少主倒是个眼睛里不揉沙子的人。”

“锦觅!”锦觅看着凤长,“我既然要继承花界的一切,自然要冠回这个人尽皆知的大名!”

凤长笑,“是,锦觅少主。就是不知道,殿下怎么说?”

一句殿下从凤长的口中说出来,算是凤长表明了立场。

沉默许久的旭凤开口,“说实话,在此之前我本无心天帝之位。毕竟多年经营,他地位稳固,此时再挑起争端,不过徒增鲜血而已。”

凤长挑眉,“那你?”

旭凤握拳,目光灼灼,“却不想他刚愎自用,扰乱秩序,让六界动荡,民不聊生!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管,断不能让父帝万年基业毁于一旦!”

“好!”凤长大喜,激动之下甚至上千几步躬身行礼,“殿下英明!殿下终于回心转意,我天界拨乱反正有望了!”

旭凤急忙将对方扶起,“只是如今我式微,还需要鸟族的帮助。”

“我鸟族上下必定唯殿下马首是瞻!”凤长激动道。

锦觅拍手,喜色满面,“大好事大好事!我就说,族长必然深明大义站在我们这一边的,你还不信!”

旭凤无奈又宠溺得笑。

锦觅越发得意,突然想到什么对着凤长道:“只是还有一件要紧事,我们的婚事到底准备得如何了?”

凤长一愣,似乎没想到锦觅主动询问,继而对上旭凤的目光,当时略带惶恐道:“是我疏忽没有告知殿下,此事,此事只怕……”

旭凤眸色微深,面上却淡淡道:“如有难处,但说无妨。”

凤长略显惭色,“此事本不该我自作主张。只是,自从殿下与仙上即将大婚的消息传出去,天界多有探究,天帝陛下,似乎尤为关注。是以,我不得不缓下脚步,只恐刺激了他的神经,毕竟天帝陛下对水神仙上,尤其情深。”

锦觅眼底愤愤,“情深又如何?还不是被我同化了!”

凤长大惊,立即关切问道:“仙上可是感受到水神仙上的存在?”

锦觅摇摇头,“些微情感,可能是还有残留的些许神识吧。”

旭凤听着她的话,身形微僵。在感受到凤长扫过来的目光时,越发不自在。

凤长却似没有发现,只继续道:“依小仙所见,殿下的婚事不宜仓促。如今殿下既然想通,我等的计划也就不瞒着殿下了。其实之前我等一直在着手准备一些事情,如今天帝锐意改革,甚至想出继任天帝的法子,一开始我等只以为他是为了弥补自己未有子嗣,才剑走偏锋,到时候把所谓的继任者抓在手里,他既免去了无继任者的尴尬,又能长长久久地把持权柄。但是最近,我等收到了另外的风声才知道,这天帝陛下却是另有难言之隐!”

锦觅歪头诧异,“难道是因为他不能生?”

“锦觅!”旭凤忍不住出声。

凤长也是略显尴尬,这个脑洞,实在是……

锦觅似乎也略显尴尬,咳了一声掩饰道:“我以为是天界秘辛嘛!”

凤长也清了清嗓子,企图将瞬间乱掉的氛围重新拉回来,“仙上莫要玩笑,小仙要说的难言之隐却是,天帝陛下似是入魔了!”

原来凤长早就私下里笼络了一批被触动利益不满于润玉的仙界人士,虽然不足昆仑山上那波人能量强大,却也遍布天界三宫五部的不少要紧职位出,大到一宫之主,小到门口守卫。而润玉似是入魔的消息就是那天界的守卫传出来的!

“感悟天道能渡劫成圣不过是最后关头,可在此之前,试炼神心才是最重要的。只是看如今的情状,这魔气还在可控范围内。可魔心一旦种下,想要除可不是件容易事!若是我们能有法子,引得他魔心加重……”

“这可是釜底抽薪的好法子啊!”锦觅眼睛闪亮。

凤长却为难道:“小仙如何不知道?只是若要加重魔心,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非本人的心结不可。如今,无人不知那位的心结是谁,只是……”凤长住了口,却看向锦觅。

锦觅手微动,旭凤一把抓住,神色严肃又带一丝凌厉,“你想干什么?!”

凤长惶恐,“小仙可什么也没说!”却又低头嘟囔,“水神仙上可不是两位的心头肉……”

“你!”

锦觅惊吓地睁大眼睛,“你你,你不会是打着把我弄死在他面前的主意吧!”

如何入魔?还能有看着心爱的人在面前再死一遍能逼疯人的吗?

“小仙不敢!”

“旭凤!”锦觅却怕怕地躲在旭凤身后,只露出一个脑袋,“你想都不要想,要我去找他?那不是送羊入虎口么?”又揪着旭凤的袖子,眼泪汪汪,“你可千万不要听信他的话,要是真的把我送去,只怕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旭凤安抚地拍拍她的脑袋,对着凤长道:“不要把你的脑筋动到锦觅的头上!”

凤长连连称是。

不能一击必中,便是加重他的魔心也是好的呀!再再次之,扰乱天界,让润玉没有时间压制魔气,也是好的呀!到时候这事知道得人多了,只怕润玉不想退也得退了!到那个时候,有着先天帝嫡亲血脉的旭凤,就拥有了其他人无法企及的优势!

“那就从杀掉他的继任者开始!”旭凤眸子杀意涌动,“有一个杀一个,有一双杀一双。我们等得起,可是他的魔心可等不起,天道更等不起!”

凤长又是一脸为难,“我们早就开始做了。只是那些人警觉得很,之前被我们得手几次,之后就再也查不到踪迹了。”

旭凤冷哼,“派出的都是我天界的精锐,那一套独特的隐藏气息的秘法,旁人自是不知!”

锦觅眼睛一亮,“旁人不知,你知道呀!好歹是天界的战神,有什么天兵天将的法子,是你不知道的!”

凤长也是眼睛一亮,却又有一丝黯然,“话虽如此,只是殿下安慰甚重,如此未免太过冒险……”

“此时不是讲究那些的时候!”旭凤摆摆手,“此事非我不可,只是我们的行踪还要你们帮助掩藏。”

凤长连声道:“自当如此,自当如此!”

至此,锦觅与旭凤此行算是圆满落幕,事情出乎意料得顺利。

凤长挽留两人在鸟族,只是锦觅忙着收拢花界的权利必然要及时回去。而旭凤理所当然地跟着。只是约定几日后,锦觅料理好花界的事便启程。

凤长亲自送两人至鸟族边界,在人前还能勉强维持形象的锦觅,一到云上便痴缠上旭凤。凤长将将看见那霜花痴缠着怕啥旭凤的背……

“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凤长意味深长。

云头飘出鸟族许久,锦觅才从旭凤身上下来,跌坐在云头,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凤长这家伙,真是狡猾得很!”又看向旭凤,面带一丝嘲讽,“他连你都防得紧紧的!”难为你,倒是什么都信了他!

旭凤神色不渝,“你不是找到了解救润玉的法子,刚才为何不顺势答应他,回去润玉的身边?”

锦觅看了他一眼,“你是因为掉了修为顺便把脑子也掉了,还是跟霜花待在一起被智商同化了?”

“你!”

锦觅却嗤笑,“他那分明就是试探!你傻乎乎地相信,他自己能不知道当初在霜花的元神上动的是什么手脚?只怕,他防我防得紧呢!”

提到霜花,旭凤的神色越发痛苦,夹杂着一丝阴郁,“早晚有一天,我要将凤长,碎尸万段!”

锦觅只是摇摇头,“你作为天帝嫡子,就这么点觉悟?你平心而论,润玉的变革与凤长的反骨,到底哪个才是对的?哪个才是真正对天界好的?囿于儿女情长,你可真是出息!”

旭凤冷笑,“别把你自己说得多么冠冕堂皇,你也不过是为了他铲除异己罢了,又有多么高尚?”

锦觅哼了一声,“我只是个小女子,匡扶天下那是你们的事情,我关心那么多做什么?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旭凤跟着嗤笑,“说得好像我在其位一样!”沉默一下,又道,“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润玉的确是一位合格的天帝。即便当初继任的是我,也不敢保证能比他做得更出色。何况,我从来对那个位置也不感兴趣。”

锦觅跟着插刀,“是呀,你只有儿女情长么!”

旭凤气急,又忍耐下来,“润玉怎么会喜欢你这么,言语刻薄的女人!”

锦觅假笑一下,“我又不傻,对着小鱼仙倌的时候,我自然是善解人意又温柔体贴的!”

旭凤皱眉,“我不求能与润玉一般待遇,可作为盟友,你至少也不要总是对我如此刻薄吧?”

锦觅耿直地摇摇头,“不行!”

旭凤不解,“为何?”

锦觅理直气壮,“怕你爱上我啊!我已经被迫跟霜花分裂过一次了,不能再让悲剧重演!”

旭凤却心中一动,目光期待,“你若是真的再分裂一次,那霜花是不是……”

“死了你的心吧!”锦觅目光冷凝,“霜花已经死了!就算是我再神识分裂一次,那也不是霜花!记住,霜花已经永远消失了!”

旭凤面色猝然苍白。

见他如此,锦觅略有不忍,却还是冷硬了心肠。霜花消失了,他必须要认清现实!虽然残酷,却也只有如此才能激发旭凤对凤长的愤恨。如今能拖住凤长的,只有旭凤了!而她,更需要这段时间,来拯救润玉!


推荐文章
评论(3)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