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香蜜同人】-120继任者之死
璇玑宫天妃 2019-11-17

睡得正香甜的彦佑还没回过神来,就锦觅给拘了来。涌到嘴边的抱怨,在看到锦觅的神色后,便咽了回去。

这是准备动手了。

只是,“此时动手,若是他怀疑你……”

“所以才需要你配合我。”

彦佑急切,“我可以替你去!就算是被发现了,大不了我……”

“这件事只能我去做!”锦觅摇头,“爱之深责之切,若不是我,又怎么能刺激到他呢?”

彦佑闭了嘴。她的计划,惊险至极。可是当初他既没有反对,此时,便没有立场再反对。

锦觅拍拍他的肩膀,转身就走。

彦佑猝然转身,“锦觅!值得吗?”

锦觅没有回头,“值得!”

她头也不回得离去,走出璇玑宫,冲出结界,直往下界。

却不知道,在她走后不久,东华帝君的府邸便灯火通明。

白日里乌泱泱的人早已回家熟睡。冷清的街上空无一人,便是无需睡眠的天界守卫也开始变得百无聊赖,昏昏欲睡,尽管他们无需睡眠。

隐在暗处的人,在收到指示后,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结界之中。守卫反应过来前,便被一招毙命。

“不愧是战神,身手不减当年!”暗处的调侃声传来。

旭凤回头,抿着嘴角看向走过来的人,“该你了!”

锦觅笑意浅淡了些,有些自嘲,“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也要做一次刽子手。”

旭凤抬头看了看,“还有半柱香的时间。”

锦觅调侃,“看来这段时间,你修炼很努力,我以为,你只会留给我一刻钟的时间。”

旭凤面无表情,“你要是再耽搁下去,可能就真的只剩下一刻钟的时间了。”

锦觅收起笑意,转身走向面前的民居……

没有想象中的血气,在曼陀草的辅助下,杀人于无形,在睡梦中无声无息地离去,是她能为这户无故的人保留的最大诚意。

“我应该提前去找无量大师一趟,至少学几段经咒,为他们超度。”

旭凤侧目,他很想说,分明是连人魂魄都蚕食殆尽,比灰飞烟灭还可怕,超度的是什么?

不过他没说,因为他看到了锦觅悄悄抹去的眼泪。

罪恶,已经沾染,就再也洗脱不掉了。

旭凤迟疑了一下,“其实我可以……”

“不,只有我可以。”锦觅知道他要说什么,“好好修炼,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两人一前一后,消失在原地。而他们离去后不久,结界才缓缓消散,露出里面惨烈的局面……

距此的街边拐角处,一行人也露出行迹。看着里面残存的景象,面目惊诧,片刻沉默后,惊骇的声音响起,“立刻回去,如实上报给帝君!”

对方躬身应声是,紧跟着消失在原地。

天帝陛下的继任者被杀了!

死得悄无声息,却连魂魄都没留下!

六界哗然,为了继任天帝的事,六界一度动荡,都被天帝陛下以强硬的手腕压了下去。就在大家都接受了事实,即将迎来史无前例的天界让位之事时,继任者居然被杀了!

这是对天界的挑衅?还是对天帝陛下的挑衅?

九霄云殿上,急急赶来的众位仙家已然吵成一团。润玉坐在上首神色冷然地听着,看不出什么情绪。

只是吵归吵,没有一个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来。无非就是要追查到底,维护天界威严,顺带着还有人提起干脆润玉撤销了这什么劳什子禅位旨意。话题越跑越偏,众人吵闹不堪如集市,眼看着就要把这么多年的努力付诸东流,东华帝君赶紧出列制止了众人,拱手道:“陛下,有人称,事发之时,有仙界使者在此处看到了旭凤,和……”

和谁?

众人侧目。

有人站出来,“还请帝君把话说清楚,旭凤和谁?此事若是与旭凤扯上关系,恐怕就更加复杂了。”

继任者被杀,凶手必然心机叵测。若是旭凤……众人又忍不住想起当年那场天冥大战,当时若不是水神仙上以身殒命,只怕六界不知道要如何动荡混乱。可也同样是因为那一次,水神仙上殒身,也才有了这后续的一切。

哎,因因果果,谁也逃不过去!

众人唏嘘暂且不提,那位仙家的询问声落,又是几人附和,略显急切地催促,东华越显为难,抬头看向润玉。

“有什么话就当着众位仙家的面说出来吧!”

东华握着的拳头紧了紧,仿佛下定决心一般,高声道:“是旭凤和霜花!守卫的天兵天降是死在旭凤的手里。而继任者一家~”他顿了顿,“是死于曼陀草。”

“曼陀草?”

“这是什么东西?”

“此乃一种毒草,虽生为草,却能释放出无色无味的气体,闻者便会无声无息地死去,据说并无痛苦。”太上老君脸色有些难看,“最重要的是,此草本就是用来杀仙的!”

“杀仙!”

“可是却杀的是几个凡人!”

“不只是凡人了,那可是天帝的继任者,即便不是仙身,却已有仙位了!”

“等等,能杀仙的毒草,还是无色无味,为何以往从未听说过?”

“你们忘记了吗?跟旭凤一起去的,是霜花啊!霜花可不就是花界少主!”

花界的少主啊,能拿出这种绝世的毒草来也就不意外了。

等等!

“所以继任者是死于,霜花之手!”

殿内出现一瞬的安静。

因为锦觅,或者说水神仙上,连带着整个花界都是不能提的禁忌啊!

东华垂眸慢语,“当事人就在殿外,若是陛下不信,可立即叫那人上殿!”

凤长忽然出列跪伏在地,“陛下,此事,此事小仙不知啊!旭凤与霜花虽然寄居鸟族,但小仙并未限制其行动。还请陛下明鉴!”

润玉看向跪地请罪的凤长,淡淡道:“此事若当真是旭凤所为,那也是旭凤之责,与你鸟族无关。”

凤长激动道谢,“多谢陛下!”

东华拱手,“还请陛下尽快定夺!”

润玉抬抬手,“东华帝君,此事便由你全权负责,立即派遣天兵天将,将旭凤,和霜花缉拿归案!”

朝会过后,太上老君便马不停蹄来见润玉。然而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的,润玉拒绝了太上老君的求见,老君一脸忧色,又马不停蹄去找东华帝君。

老君的来意很简单,他总觉得这事不简单,旭凤做这件事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何况他就要与霜花成亲,实在没有理由这个时候来搅和到天界继任的事情中来。只怕是有人从中作梗,反而中伤陛下是自导自演,谋害手足。

东华帝君只得将太上老君安抚一番,勉强让老君暂且放心。送走老君,东华也是一脸沉郁,有些看不懂润玉的态度。竟然命他将旭凤与霜花缉拿归案,然而霜花此时只怕就在璇玑宫中,他难道要去璇玑宫抓人吗?

“帝君,兵将已经聚集完毕,只等帝君号令!”仙侍上前禀告。

东华叹息一声,觉得事关霜花,多半是个送命题。他还是先去解决旭凤吧,至于霜花,先给陛下点发挥空间。

拿定主意,东华便马不停蹄带着人出发。

璇玑宫内,锦觅正抱着魇兽的脑袋,不知道在它耳边嘀咕什么。魇兽有些不耐烦,正要反抗,却又被锦觅拽回来安抚两下,继续说。

魇兽正一脸生无可恋的时候,润玉回来了。

一人一鹿同时开心地跳起来,“小鱼仙倌你回来啦!”

魇兽更直接,咬着润玉的衣摆摇头晃脑,然后看一眼锦觅,继续摇头晃脑。

锦觅见此大气,“魇兽,不许告状!”

魇兽顿了一下,干脆咬着润玉的衣摆往外拽。润玉几乎被它拽得站不住,不由伸手拍拍它,示意它先出去玩耍。

世态炎凉,生而为鹿却没有鹿权,鹿好委屈。魇兽叫唤一声,转头窜出去,逃命去也!

“哎!”锦觅在后面跺脚,“臭魇兽,有种你永远不要回来!”

远远的,魇兽好像还叫唤了一声,仿佛在与她对抗一般。

锦觅几乎忍不住冲出去,只是中途就被润玉捞了回来。

“好了,你现在是要沦落到要跟魇兽计较了吗?”

锦觅气得跺脚,“明明是它跟我计较!”

等下,这话怎么有点奇怪?锦觅越发气恼,被润玉拉到身前。

四目相对,他的眼里似有千言万语。可是等待许久,他依旧不发一语。

锦觅歪头,眼中含着笑意,“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有什么话就说吧,还藏着掖着吗?”

润玉看着她眼底的笑意,似乎也跟着笑起来,“是,是没必要藏着掖着。”

锦觅笑意越深,“就是呀,对着我,没什么不能说的。”

“是吗?”润玉轻声问,“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要去杀了我的继任者吗?”

锦觅的笑容僵在脸上。

润玉看着她,眼中似乎都是好奇,“可以告诉我吗,你到底想做什么呢?”

锦觅脸色骤然苍白,“我,我杀了你的继任者?你说的,是我吗?”

“不是你吗?东华说,有人亲眼看到了你跟旭凤出现在那里。”

锦觅闭了闭眼,垂在身体两侧的手不自觉握紧,“那,看来真的是我~”

“那么,真的是你了?”

猝然睁开眼睛,带着希冀看向他,“如果我说不是,你信吗?”

信吗?

润玉听到自己说,“信!你肯说,我便信!”

那一刹那,锦觅的眼泪刷地流下来……


推荐文章
评论(4)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