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皎若云间月》第二卷第二十一章
先野 2019-09-21

      柳惜音此刻心就像被一道闪电劈中似的,明明早上走时叶昭还生龙活虎的,怎么才短短半个时辰就变成这样?不是说中毒都是假的吗?柳惜音一把拉开端着血布冲自己走来的人,越过屏风,看到眼前这一幕,柳惜音整个人都傻了,呆呆站在原地。


      屏风后面,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张桌子,叶昭与颜似玉正围坐在一起下棋,而南吾则坐在一旁不停的指手画脚。另一面,叶昭的床上则靠着一个未曾见过的男子,正盯着胳膊上刚刚包扎好的伤口,看样子伤得不轻,刚换的白布又被鲜血染红。


      这是怎么回事儿??刚刚在屋外那一阵阵凄惨无比的嚎叫声,怎么到这里变成了嬉戏的打闹声?


      “惜音?”叶昭放下手中的棋子,看向一旁愣在原地的柳惜音。


       “.......”柳惜音无言,依旧愣在原地。


       见状,叶昭站起身,走到柳惜音身边,抬起手在她眼前挥了挥,喊道:“惜音?”


       “.....”


       忽然,柳惜音一把抱住面前的叶昭,叶昭刚刚在柳惜音眼前挥舞的手,被柳惜音贴过来的身子撞了回来,手背重重的拍在了自己的嘴巴上,活生生的将刚要脱口而出的话打了回去。


       与此同时,南吾与床上受伤男子不约而同的将头扭了过去,只剩颜似云一人津津有味的盯着二人看。


       “阿昭,我还以为你....”柳惜音趴在叶昭的怀里,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这一前一后落差太大了,刚刚那一幕幕,门口众人焦急愁苦的脸色,她真以为叶昭发生了什么不测。


       叶昭轻轻抽出贴在自己嘴上的手,抚上柳惜音的头,另一只手缓缓的回抱住柳惜音,细声安慰道:“不要担心,我这都是为了演给他们看的。再说了,我这么厉害,怎么可能会受伤呢?是吧?”


        经叶昭这么一说,柳惜音似乎想起了什么,从叶昭怀中挣脱开来,拉着叶昭就是上下一顿环顾,确定真的没有受伤了才放下心来。


        叶昭低头看着那上下左右摆动的小脑袋甚是可爱,一把将柳惜音搂回怀里,说道:“放心,我真的没有受伤!南炀那伤是刚刚在院外追刺客的时候不小心伤到了,我都没有出去,不会伤得到我”


        “刺客?白伯伯的府上怎还会有刺客?”柳惜音刚刚平复下来的心,又被这两个字再次点燃了。


       就在叶昭装病被抱回屋内时,有十几名刺客趁着白府大喜过后,防守懈怠之时,偷偷潜入叶昭的院外。这些人刚一到院外同时被南絮安排在叶昭身边的延海阁暗卫以及叶昭自己密建组织孤鸿的暗卫发现,孤鸿的人不能让延海阁的人发现,所以便没有出手。这十几名刺客自然是比不过叶昭身边的延海阁暗卫,不到片刻悉数被杀,只剩下一名首领身负重伤。南炀等人本是打算留下他拷问些什么出来,不料忽然窜出来两个蒙面人将那首领带走了,南炀追了上去,却不敌对手,胳膊被刺了一剑,让那三人逃走了。


       “现如今塞北鱼龙混杂,不少京城的人赶来,其中不乏对你敌视的,这帮人竟大胆到闯入国公府行刺!真是可恶至极,阿昭你一定要小心啊!”柳惜音一脸认真地看着叶昭。


        “知道啦!那群蝼蚁不足为惧,自有南尘以及母后派来的高手保护我,放心吧!”叶昭则是如同平常一般自信满满的样子,不过这也是嘴上说说宽慰柳惜音的话。这次来救走刺客的以及洞房那夜来的刺客身手不容小觑,就连延海阁以及胡青都对此毫无头绪。不过据南炀的话,这刺客与救走他们的人似乎不是一伙儿的,难道是还有另外一波人想要阻止自己回京?


        “那也不可以掉以轻心!”叶昭这样子柳惜音总怕会因此掉以轻心,着了小人的道。


        叶昭没有说话,一把将柳惜音拉入怀中,说道:“为了你,我绝不会让那些人得逞的”


        气氛正浓,房内其他的人都识相的不去打扰,可偏偏有那么一个人......


        “啊————————”


       正浓情蜜意抱在一起的叶昭柳惜音二人,纷纷被这一身惨绝人寰的嚎叫吓了一跳。


        叶昭回头目露凶光的看着躺在床上张着嘴嚎叫的南炀,后者被叶昭那么一瞪吓得哆嗦了一下,张开的嘴巴竟忘了合起来。


        叶昭举起拳头作势就要打过去。


        “别别别别!我我我,不不不,您不是让让让我隔一会儿就就就喊....喊得吗......”南炀倒觉得有些委屈,明明是他们让他隔一段时间就惨叫一声,怎么还要揍自己啊!!天理何在!!!


        “我让你现在喊了吗?眼睛不要我给你挖了?”叶昭张着嘴冲着南炀无声的说道,握着的拳头又紧了些。


        南炀躲开叶昭的目光,一脸委屈的向柳惜音寻求庇护。


        呵!这小子还真会找靠山,你以为这样爷就能放过你吗?叶昭怒气冲冲的走到床前,挡住南炀的视线,这拳头就要落下去。


        就在这时,传来了柳惜音的声音:“阿昭”


        这一声呼唤果然有用,叶昭本来打出去的拳头忽然变成爱的抚摸,叶昭用力挤出微笑,轻轻地抚摸着南炀的头,夸赞道:“干得好干得好”


        坐在一旁看戏的颜似玉看到这儿实在忍不住了,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嘲笑道:“叶昭你也太怂了吧!”


        “我乐意!你想怂还找不到人怂呢!”叶昭道是毫不在乎颜似玉的嘲笑,自己还就乐意被惜音管着!


       “呸!”本是想嘲笑叶昭一番反倒被叶昭嘲笑了,气不过的颜似玉干脆转过身不去看。


       叶昭也没管他,反而是拉着柳惜音的手忘密道的方向走去。


       “你要去哪儿?”一直没吭声的南吾看见叶昭要走,便站起身来问道。


       “出去转转,这里太闷了”说完叶昭在一处墙面以摁,只见石门缓缓打开,叶昭拉着柳惜音走了进去。


       “你走了这里怎么办?”主角都跑了这戏咋演?南吾跟了上去拦住叶昭问道。


       叶昭拍了拍南吾的肩膀,让他安心说道:“一会儿就回来”然后又冲着屋里那俩问道:“你们先演着,我出去给你们买好吃的”说完一把将南吾推了回去。


       “注意安全!”南吾的话音刚落,紧接着石门就合上了。


        上一次来柳惜音也没有仔细的看过这密室,这次在叶昭的带领下算是大致了解了一下。      

         密室主厅呈圆形,另外周边分布着八条走廊,走廊的尽头都是一模一样的石门,主厅正南的那条走廊则是通往叶昭的房间,也就叶昭柳惜音刚刚走进来的那条路。


        叶昭领着柳惜音向主厅的东北口走去,这里同从叶昭屋子进来的走廊一模一样,只见叶昭用手在墙上摸索一番,石门忽然就开了,展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正方形的小屋子,屋内除了一套桌椅并无其他摆件与装饰,不过这间屋子同样有着四条一模一样的走廊。


        叶昭并未在此有过多的停留,拉着柳惜音直接转入的右手的走廊,就左绕右绕不知多少个小房间,二人终于来到了地面上,这间屋子比起刚刚在地下所见到的屋子算是有些人待的样子了。


       其实柳惜音所见到的这几间密室不过是冰山一角,这里是延海阁在塞北的总据点,不仅仅在叶昭的房间有,遍布在塞北城的小据点都有通往这里的密道。整个塞北大大小小的情报最终都会流入到这里,而这里也是延海阁阁徒最多的地方,他们的目的除了收集情报就是保护好叶昭的安全。这个地下总据点连接着叶昭院内的每一处房间,遇到危险时,阁徒可从任何地方出现,所以就算有人妄想刺杀也不可能闯进叶昭所在的院子,不过延海阁的人平常也不会无故到叶昭屋子所连接的这间密室。


       叶昭领着柳惜音出来的地方,是位于西市的一家蜜饯铺子里的密室,这里处于西市的正中央,是延海阁的西中据点,铺子的老板叫张来荣,本名叫南荣正是这个据点的负责人。


      这地下的密室如同迷宫一般,长得就跟一个模子可出来似的,根本无法辨别方向,柳惜音也是第一次走,绕的脑子有些晕乎乎的:“阿昭,我们这是在哪儿?”


       叶昭走到角落处,抬手拉了拉挂在屋顶上的铃铛然后回道:“西市”


       西市?这镇国公府在距离东市不远的长新街,平日里要从镇国公府坐马车到这里怎么也快要一炷香的时间,刚刚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就到了,况且还是走过来的。也对,在地面上有房屋挡着,有时候要绕很远才能到下一条街,而在地下,没有房屋的阻拦就可以很快到达这里。柳惜音本以为叶昭屋内的密室不过是一间普通的密室,想不到竟可以不外出就到达西市。


      叶昭见柳惜音没了话,便走到她面前说道:“惜音?待会儿换成男装出去吧”


      “嗯!?为何?”柳惜音有些不明白,又不是去书院为何换男装....等等!?书院!!?顾云欹还在书院等着呢,我怎么把这件事儿给忘了!!!


       正当柳惜音准备开口说,只见面前的书架由中间向内开来,紧接着走进来一位蓄着八字胡的手里端着一壶茶水年龄大概四十岁左右的男子。


       “见过小主人,这位是?”男子走进来毕恭毕敬的向叶昭行了个礼。


       “这是安国公的孙女柳惜音”叶昭先是向男子介绍了柳惜音,接着又说道:“这位是荣叔”

      “惜音见过荣叔”怎么也是长辈,柳惜音自然是要问候一下。


      “小人不敢当!”南荣一介平民,哪儿受得起,急忙回到。


       “荣叔,帮我弄两套衣裳来,在....在给我弄个假胡子。”叶昭立马跳出来解围道。       

        “是,小主人您先喝杯茶,我这就为您去拿。”语毕,南荣将手中端着的茶水放到方桌上就离开了。       


        “阿昭....”柳惜音本想让叶昭去找顾云歇,可这阿昭两字刚出口却又被叶昭打断了。


        叶昭以为柳惜音要问为何要穿男装,立马开口解释道:“你刚刚在这么多人眼皮子的底下进了我排毒的屋子,现在又突然出现在西市,有些说不通。现在塞北认识你的人也很多,万一让姑母他们知道不太好。”原因是这么个原因,但这并不是最大的原因,主要是叶昭怕柳惜音就这么出去太吸引街上那帮男人的眼光,心里不爽,万一没忍住揍了他们,这好不容易创造出来的二人世界又没了,还有可能闹到叶意郑峖他们耳朵里,这不就暴露了。     


          柳惜音到不在乎穿不穿男装,一开始只是不明白为什么突然要穿,随口问了句,忽然想起顾云歇的事儿,自然不把这个问题放在心上了:“阿昭,我是想说我刚刚在书院见到顾云歇的大哥了,他没有看到我,但是我现在也不知道顾云歇在哪儿....”       


      “这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派人去找顾云歇了,估摸着他兄弟二人应该碰面了吧”


        早在柳惜音得知顾云欹来的时候,叶昭安排在柳惜音身边的孤鸿密卫长吟就回去禀报了叶昭。柳惜音刚从书院出来,顾云歇就被胡青和长吟马不停蹄的送到了书院,抬进了晴芳斋。


       看着空无一人的晴芳斋,胡青就傻了眼,来晚了??将顾云歇扔到地上就跑到门外,正好看见走过来的春知,就拉着他一通问,搞明白了之后,让他把顾云欹带过来就转身进屋了。      


        打发走了长吟,用手拉起躺在地上又睡着了的顾云歇,将刚刚发生的事儿全都说了出来,谨记他不要露馅。


        半梦半醒的顾云歇啥也没听清,就记住了个去茅房,嘴里不停念叨着去茅房去茅房....又躺到了地上。


        “去什么去,你大哥来了!”胡青坐在地上看着迷糊的顾云歇无奈的说道。


        “大哥?谁大哥?”


        “你大哥”


        “我大哥!!!???”只见顾云欹嗖的一下从地上爬起,脸上一阵惊慌抓着胡青问道。


        “就是顾-云-欹”胡青一字一句的回答道。


          胡青话音刚落,紧接着从门外传来一身坚定有力的男声。


        “四弟”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