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不懂吃食还谈什么七情六欲
电影急救站 2019-03-31

早,凌晨也是早嘛。我是急救站的编辑之一。我很多朋友叫我Selynn。他们嫌我大名的发音太正统。

今天想聊聊李碧华。十分浅薄的那种聊聊。

没听过这个名字的人,就称不上是个合格的电影爱好者。这句话偏激又实在。李碧华实属妖娆,文字妖气迷乱,缭绕重彩。像迷魂汤。虽然李碧华总是文字冰冷,可是论起对红尘的热血,谁也比不得她。

红尘中的人人都渴望美好生活,有愿要祈祷。挖到底其实都逃不过李碧华那句话:“七成饱,三分醉,十足收成;过上等生活,付中等劳力,享下等情欲。”

李碧华吃也懂得,情也懂得。懂得吃的人才能懂得情的气味,不懂得吃的人是无法辨别情的温度的,李碧华就是个完美例。

我初接触李碧华,也是《霸王别姬》。经典就是经典。但是真正晓得李碧华是个妙人,还是她的女人五部曲:《吃卤鹅的女人》、《吃燕窝糕的女人》、《吃蛋挞的女人》、《吃眼睛的女人》、《吃婴胎的女人》。



潮州巷里的卤是最鲜美的。好卤都是老的,潮州巷里四十七岁的这坛卤,浸淫过几十万只鹅。

女儿出嫁前夜,母亲塞给她一小桶卤做嫁妆。女儿不肯,母亲执意,理由是这一小桶卤里头有女儿的爸爸。父亲没有离开过家,是死了。父亲的血肉融化在乌黑泛亮光的卤水里。这是母亲能永永远远拥有父亲的唯一办法。

肉,往往是带血的最好吃。

爱是和你一起吃很多很多顿饭。最深且锋利的爱是把你做成很多很多饭然后吃很久。李碧华总是暗黑的把情爱和食物绑在一起。她对吃很有热情。



和《吃卤水鹅的女人》一样,《吃燕窝糕的女人》里的母亲也是痴情的。

 

陈益斋里白长条儿的,“味道淡的像米,像忘了放糖”的燕窝糕。李碧华拿燕窝糕做锁链,绑着情债的锁链。母亲前生是因爱自杀的歌女,今生做了保罗的母亲。保罗不喜欢女人,爱上了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男人。虐恋,情债,单相思。母亲和儿子,都是这段所谓爱情中无足轻重的第三者。

 


 

《吃蛋挞的女人》,讲的是寻找好吃的蛋挞,实际上是寻找好的男人。一口一个蛋挞的男人看不上,吃蛋挞配可乐的男人太小孩子气,差着司机买燕窝蛋挞的男人又吃不消。

不要紧,继续找。既然爱吃热腾腾的蛋挞,如果第一轮的不够热,那就等第二轮。

 

“你近况如何?”我终于遇到了好男人,还是位故人。我迫不及待,边走边问。

“我结婚了,女儿两岁。好可爱,好顽皮,胖得像小猪。”故人也迫不及待的回应道。

 

值得托付的男人和寻找圆满酥皮蛋挞这两件事,对于女人而言,概论为零。

 


 其实黑糖珍珠和眼球究竟有什么区别?

 

 

找不着爱人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有眼无珠,找错了人。《吃眼睛的女人》里,负心汉死去以后,女人翻开他冷漠的死鱼般的眼睛,用加大加粗的甜对准。

就像黑糖珍珠鲜奶一样甜。

“舌头打个转,它在口中滚动,咬下去,‘扑’的一响,裂涌出一泡甜水,极度甘美。咕噜吞下。夹杂了泪,独特的咸和酸,可作佐料。”

我甚至觉得应该还会有点鲜。毕竟广东人民对于所谓“海鲜嘴”与否的界限,就是这个人的口味对于“腥”和“鲜”的规定。

 


《吃婴胎的女人》是最怖人的一则了。

 

也是被拍过电影,杨千嬅和梁家辉,名角儿。

男人贪图新鲜,找了年轻的,像雏葱一样的第三者,太太不甘心。找了回春有数的传说:婴胎做馅料的饺子。一来二去的吃,男人渐渐好像回心转意,太太却对饺子越陷越深,越吃越多,身上的恶臭也越来越强烈。那是婴胎血腥的气味。

 

爱情不是太饱就是太饿,试图抓住的不堪爱情,就是吞噬。李碧华看的透彻。


大家都说有“雀斑”的香蕉好吃,李碧华却说,那些出现在香蕉身上的是尸斑。“每一个水果,脱离了枝干后,就在一天天走向腐烂。我们吃水果,实在是吃他们最后的灿烂,也是一不归路。”

还是那句话,对吃有热情的人才能感受到温度。




推荐文章
评论(23)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