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关于选择
Liz 2017-02-01

选择一直都伴着我们,从出生开始。

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在这个被毒鸡汤淹没的时代旁人看这个问题如同看个笑话,我认为不是。这是个命题,也是个选择。

在年幼时期无知的我就是一张白纸,可以染黑可以放在那一动不动,可以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也可以折出一架纸飞机冲着蓝天。长大后自以为薄情,不曾感谢父母,不曾感谢父母的父母,长辈喝完酒红着脸吹我多好多好说得天花乱坠,母亲提起我时总会带着点骄傲和不知所措的语气,只有我自己知道,陪着张笑脸或坐或站,适时应和几句再说几个简单的奉承话,就已经给了他们莫大的满足——哪怕这于我而言什么都不是。

我该说什么呢?

我曾以为自己很懂,特别是读了点书,看了点电影,认识了点人,我有段时间愈发确信我懂了这个社会。语文课上蹦出一两个词戳中老师心坎都能兴奋地通红了脸,说自己的观点哪怕颠三倒四也能博得认同和掌声,我很满足。

至少当时是这样。

有一天我忽然认识到我好傻哦。我的观点早被洪流挤到堆满灰尘的角落,我的语言是几千年前的人们用来交流自我的工具,我的话语投入社会如石子入海,激起的涟漪在下一个浪头袭来前就已经消散。我之前的选择没有错,在后果接踵而至之前我的任何一个选择都没有错。我结交朋友,我在狭小的圈子里矫情,我小声的抱怨被我大声的笑盖了风头,我的朋友们喜欢我【至少我这么认为】从不说尖酸刻薄的话,我口无遮拦,我自以为是,我能把数年前的爱恋拿出来当个话题。我的思想早已被抛到底层。我觉得我老了,事实上我还年轻。

也是有一天,也是忽然一下子,是语文课吗?也有可能是英语课……我闭嘴了。

我闭上该死的嘴去听,给了自己更多时间去思考。

哪怕他娘的什么都没有思考出来,我发现我大脑生了锈,它不再灵光,这么多年来用下三滥的套路一点点渗透进我的内部,它倦了。

或许我什么都不该说。

我不再是个乖孩子了。我开始跟老同学交流,开始看奇奇怪怪的书,开始拖延作业拖延课时,开始尝试在课上睡觉然后自己站起来,开始尝试新的东西。

传统意义上的乖除了笑容与成绩外,还有一点是为人们所忽略的,那是胆量。

你永远不会知道一个温文尔雅的书生kindle里到底装的是名著经典还是下流小说,也永远不会知道屏幕后的我是否真的如家长们期望的那样,长成了一株优良的某某植株。

我很乖,也有自以为是的精明。我可以假装成三个人用同一个QQ聊天,可以把所有作业拖到最后一天晚上通宵完成,可以把整钱存着去问大人要零钱花【当然现在不怎么用了,也不去要了】可以干一切人们认为“啊,坏东西”才会做的事,可他们依旧放任我,认定了我不会这么做。

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选择吗?

这应该是选择吧。

而现在,我选择去读书,去艺考。可能我本来可以有更多选择,但我没去理那个最初的选择,所以这就是结果。

而任何一个结果都能成为另一个开始,因为我尚有选择的权利。

我可以选择花大量时间一遍遍地看我喜爱的电影,听流行歌,看实况,只要我未来不后悔。

可我明显是会后悔的嘛!

还是选择去学习好了。

毕竟这是唯一一项只要动脑子和写的工作,好像报酬不低?

手腕真疼。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