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SS妙冰】帰り場所(7)

前文链接:

【SS妙冰】帰り場所(6)

------------------------------------------------------------------------------------------

好久没更新了,来撒把土【。

唉整个剧情连五分之一都还没写到……

******************************************************************************

*注*

关于冰河的十字架项链,其实漫画中从未提过这个十字架项链是母亲的遗物,母亲遗物的设定是动画自己加的,所以按照漫画设定就摒弃了这个设定。而我加的二设是,十字架项链是白鸟圣衣自带的,具体的文中会再说。

*****************************************************************************


7.暂离

 

星矢的苏醒彻底驱散了圣域上空最后一片阴霾,这位天马座的少年为女神立下汗马功劳,早已成为圣域杂兵间在闲暇空余时讨论的话题,连带着其他四位领悟八感,从极乐净土回归,同生共死的伙伴一起,“传说中的圣斗士”的称呼不经悄然流传开。

 

“什么‘传说中的圣斗士’啦,哪有那么夸张……”从狮子宫出来,星矢踩着石阶说道,“我就做了我应该做的事而已啊。”

紫龙无奈的冲他笑了下,回头看瞬正站在石阶中间,仰头看向圣域的山上。

“怎么了?”

“冰河……又不来呢。”

“切,管他呢。”一辉抱着手臂走过瞬的身边,“他现在大概没什么心思理我们。”

“他还没有缓过来吧。”紫龙拍了拍瞬的肩膀,“虽然都是师父,我可没有亲手杀死过老师。”

“嗯……”瞬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真的……只是这样吗?

少年细腻敏感的直觉告诉他,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冰河向来是独来独往惯了的,在日本也好,在东西伯利亚也好,瞬眼中的冰河习惯游离于人群之外,当然他知道,冰河很重视和他们几个兄弟之间的感情,那份默契不仅仅来自于他们并不愿多提起的血缘,更多地来自对彼此性格的了解,所以星矢也好紫龙也好,甚至一辉,在那位水瓶座复活后冰河几乎一直待在水瓶宫的行为不会去多说什么,冰河对卡妙的感情,仿佛在他们中间被默认了一样,就连瞬自己也清楚,对冰河而言,卡妙已经超越了“师父”的存在,那是一种比亲情更深一些的东西。冰河执着于卡妙,瞬说不清这种“执着”是什么。

冰河总是看起来对什么都无所谓,却在心里把一份份重要的感情分了格子的各自摆好,珍藏着。

瞬并不担心卡妙会取代他们兄弟在冰河心中的地位,因为那份感情并不同。

也许就像……他从未在意过哥哥心里有别的喜欢的人的存在,因为他和一辉之间的感情是独一无二的,那既不同于他和珍妮,不同于哥哥和那位艾丝美拉达小姐,也不同于同样被称之为“兄弟”的他们五个人之间的。

 

正是这种特殊的,不可替代的感情,对现在的冰河而言,卡妙就是那样的存在。

 

他只是有些好奇,该如何去定义。

仅仅师徒情吗。

瞬在心里摇了摇头。他早就看出来了,卡妙在冰河的心里,是比“老师”更神圣、更重要的存在。

 

那到底是什么呢……

 

仙女座少年细腻的心思带给他无比的好奇心,却也仅仅止于好奇。他在这里分析了半天,却不知当事人自己心里清楚几分。、

冰河能分得清,他对卡妙抱着的是什么样的感情吗……?

 

也许过一段时间,就会有答案了吧。

 

“对了,纱织小姐找我们有什么事吗?”星矢边走边说,打断了瞬的思绪。

“不知道,看起来好像不是什么小事。”

“现在都和平了,还能有什么大事?”

紫龙摊手。

 

一辉和瞬互相对视了一眼后,越过三人率先往上走。

“管他是什么,只要能快点放我离开这里就好。”

“怎么,沙加还经常没事去找你啊?”紫龙笑着打趣他,跟了上去。

“啊…”一辉有些懊恼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说什么处女宫正在重建,没地方去,非要去我那睡。”

星矢看看自己脑袋上方正开着个窟窿的处女宫天花板。

“你就让他睡一下呗。”疑惑,“反正纱织小姐安排的住处够大,又不是没床分给他,再不济让他去冰河那里,反正冰河一直住水瓶宫,空出来的给他不是正好?”

“星矢你不知道,沙加就爱待在哥哥的房间里,哪里都不去,睡觉能就这样坐着睡。”瞬摆了个沙加平时坐姿的样子。

“那不是挺好?反正又没扰到你。”

话音未落只听一辉轻声“切”了一下。

“这么个大活人天天坐你房间里,你不觉得不自在么。”

“……”星矢看起来被噎了下,“那你和他说说话,缓解缓解气氛。”

“没话说。”一辉丢下一句话,已经率先走出了处女宫。

 

四人有一句没一句的瞎说闲聊,一路轻松的往女神神殿走,许是黄金圣斗士们都已经十分熟悉他们的小宇宙,所以在他们穿过12宫时,并没有任何黄金出来露面,四人各自报了名字后也就顺理通过了宫殿。

 

等踩上通往女神神殿的最后一阶台阶时,四个少年发现从神殿中正走出一个人。

 

水瓶座卡妙。

 

青色长发的青年身穿黄金圣衣,头盔被抱在了胳膊下。

 

骤然看见青铜,卡妙停下脚步,星矢四人也走到了他面前,停下。

“雅典娜在等你们了,快点进去吧。”

对冰河的兄弟们,卡妙说话的语气放柔了不少,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与冰河的关系,也是因为,这几个曾为了自己的信念奋战,而唤起一个又一个奇迹的少年们,是值得他用和颜悦色的神情去交谈的存在。

“那个,冰河呢?……”瞬还以为冰河会和卡妙一起出现。

只见卡妙淡淡一笑,回头看了眼女神殿。

那个目光让瞬微微一愣。

“你们进去就知道了。”语罢,卡妙便错开身,从他们身边离开。

 

“走啦,瞬,还发什么呆呢?”

等瞬回过神,星矢他们已经站在了女神神殿门口,见他没有跟上,正冲他招手呼喊。

瞬连忙跑上前,只是刚才落入他眼中的,那位水瓶座的卡妙所露出的目光,一时让他难以忘怀。

他并没有忘记,第一次听说这位水瓶座的时候,他脑海中所描绘出来的,是一个比冰河还要冰冷的男人形象,后来在水瓶宫前,他看见了一个全身都被坚硬冰块覆盖包裹的男人的身影,是比他想象中的更坚硬,更难以靠近的感觉,只是从他身边擦肩而过,他都能清晰的感觉出胸这位黄金圣斗士周身所散发出来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冻气。

可是他刚刚看见的是什么?

仿佛是春雪消融后的一片绿意盎然。

 

他知道这种比喻也许并不恰当,可如果在那个夜晚他见到的卡妙是只需靠近一步就会被冻死的冰冷,那刚才的卡妙,就是将那层冰冷的外壳剥除后的样子。

虽然那个眼神,那个淡淡的笑容只是转瞬即逝,可还是被他捕捉到了。

 

这让瞬想起了冰河。

在星矢还在昏迷的那段时间里,冰河也偶尔会出现在星矢的病床前,瞬几乎能感觉出,每一次冰河的出现,都和前一次到来时的他有所不同。虽然依旧又酷又拽,可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也越发的真诚,而不是像从前那样,略带疲惫的挤出一个。

 

“你们几个真慢啊。”

仿佛是在回应瞬的思考,踏入女神神殿后,他就听到了冰河的声音。

“冰河?原来你已经先到了啊。”星矢走到他面前。

“和卡妙一起来的,你们刚才没看到他吗。”

“看到了,他正好要出来,我们打了个照面。”紫龙也走了过去。

 

一辉安静的找了根柱子抱胸靠着。

 

纱织站在台阶上,微笑看着底下这几个人交谈,视线落在已经恢复如初的星矢身上,少年似是有所察觉,目光也朝这边看来,两人在半空中视线交汇,少女的眼中流出更多的温柔,少年的目光也是稍一凝,便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似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其他几人极有默契的停下了说话,空气中的气氛顿时不一样了些。

 

“咳……”还是纱织自己先出了声,提着白色裙摆走下台阶,“今天找你们来,是有一件事想问问你们。”

“纱织小姐,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圣域有什么忙能帮得上我们也会尽力,不用客气。”星矢忙说道。

“圣域一切都很好。”纱织微微一笑,“是关于你们的事。”

“我们的事?”星矢皱了皱眉,其他几人脸上露出不同程度的不解或疑惑,一辉也看向了他们这边。

“众所周知,你们圣斗士是在当这个世界出现邪恶时,为了保护大地而战斗的存在,而现在,这个世界的人类已经粉碎了邪恶之神,迎来了圣战之后的和平,当然,圣斗士也将不再需要继续战斗了。”

“所以,你们有考虑过将来想做些什么吗?”

 

众人皆是一愣,互相看了两眼,各自低头思考,一旁的一辉却笑了出来。

“我自有我的去处,纱织小姐要是担心这点,就不用把我算进去了。”

“一辉。”纱织正色的看向他,“这不是在开玩笑,当你们不再是圣斗士,而是普通的人类时,要融入这个社会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你们……”少女的声音一涩,“都是孤儿,虽然和爷爷有血缘上的关系,可以继承城户财团,可有些事情不是只有金钱就能解决的,未来的事情,当你们不再是圣斗士,作为一个普通的人类,要如何生存下去,都是我所关心的事情……”

“……那,纱织小姐有什么打算?”没等一辉回答,星矢已经抬起头看向了纱织。

“我心里有一个想法,但想先听听你们的打算。”

“其实我不是完全没有想过……”星矢微微低头,“现在姐姐……星华姐姐已经找到了,她也仍然记得我,所以我打算和她一起回日本。”

“你姐姐知道吗?”

“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她,原本就打算预备这两天和她提这件事。”

纱织了然的点了点头,将视线转向星矢身边的紫龙。

“紫龙呢?是不是回五老峰?”

“是的。”紫龙坦然点头,“老师会作为天枰座黄金圣斗士留在圣域,那么庐山也该由我回去打理,不能让老师偶尔回去看到一个沾满灰尘的家。”

女神毫不惊讶紫龙的回答,只是多说了一句让春丽在回去前从她这里带些希腊的特产回去。

“我……”瞬苦笑了下,一辉向来独来独往,他自己也不愿总是依靠哥哥。第二故乡的仙女岛也早就付之一炬,他想了想,“如果纱织小姐不嫌弃的话,我想先住在城户邸宅,再决定今后的路怎么走。”

“那座公馆你们可以随便自由出入,那里也准备了你们五人各自的房间。”纱织温和的笑着说道。

 

冰河想了很久。

不得不承认,从卡妙再度回到这片大地上后,他就没有考虑过什么未来的事情。因为在他的脑海中,“卡妙”已经几乎要占据他全部的思维,他几乎分不出精力去思考还没有发生的事。他只想在此刻牢牢抓紧那个人,不再让他有机会从自己身边再次离去。

所以骤然从纱织口中听到关于他们将来的事,冰河其实脑中一片空白,紧接着跳出来的回答也很简单。

卡妙去哪里,他就去哪里。

圣域也好西伯利亚也好,只要是和那个人有关的地方,他都可以留下。只是看着他,近距离的站在他身边,感受到那个人的气息,他就可以心安到满足了。

“我……打算暂时留在圣域,之后的话……也只可能回东西伯利亚。”

“你已经决定了吗?”

冰河思考了会儿,看起来有些挣扎。

“等卡妙这次从仙宫回来,我想再征询他的意见。”

“也好。”纱织了然的点头,“卡妙也是你的监护人,确实应该要得到他的同意。既然这样,这件事过几天我再同你们商量吧。”

“纱织小姐这是……有什么打算?”瞬试探的问道。

纱织却只是笑着不说话。

 

一辉这时突然举起了手,看起来有话要说。

“我就想问一下,处女宫什么时候能修好?”面无表情的问道。

“噗……”瞬一个没忍住。

 

*************************************************

 

“对了,刚才听你在里面对纱织小姐说的话,卡妙要出任务了吗?”

待五人离开女神神殿,走在冰河身边的紫龙问道。

“嗯,雅典娜让卡妙去一趟仙宫,看起来是要调查一些事情的样子,卡妙这段时间一直在水瓶宫翻找仙宫的资料。”

“仙宫……那么远的地方,是发生了事情吗?”星矢凑过来,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抱胸思考了起来。

“难道…又要战斗了吗……”瞬看起来有些惆怅。

“可是看纱织小姐的样子,她是想给我们安排点别的事情,如果真的短时间内又要参与战斗的话……”紫龙摸着下巴,“不应该啊……”

“啊!纱织小姐不会又要我们远离战场什么了吧!”星矢叫了出来。

“你们先不要急,卡妙只是去调查,也许那边没什么事呢?”冰河在心里默默的补上一句,最好是没什么事。

 

走到水瓶宫,冰河和其他四人分别,一个人朝卡妙的卧房走去。待他走到房门口,透过半开的房门,他看到卡妙正在简单的收拾行李。

 

说真的,自从卡妙回到这片大地上,他并没有想过两人还会有分开的日子,圣战已经结束的当下,和平唾手可得,虽然他还没有天真到以为这个世上的邪恶已经全部被消除殆尽再也不会有重燃战火的一天,可似乎……是否稍快了一些?

冰河心底始终都怀有不安,那是失而复得后的一种小心翼翼,更是对自身实力的不信任。他所掌握的力量,并不足以将卡妙从神祇的手中抢夺过来,叹息之墙的无力就是最好的证明。

至少他自己是如此认为。

在女神神殿中,在得知卡妙被分派了任务要离开圣域,他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向站在台阶上的女神请求和卡妙一同前往,可身边的卡妙仿佛看出了他的意思,用眼神制止了他已经到嘴边的话。

 

这份不安,以现在的冰河而言,不足以去抵挡。

因为实在太害怕失去了……

如果一开始不曾拥有,他也许还有勇气去面对再一次分离。

可如今他拥有了卡妙和他的感情,再让他心甘情愿接受锥心刺骨的天人永隔,他绝不甘心。

冰河在心底无声的叹了口气。

不能再这样想下去,卡妙只是去仙宫暗中调查,不是去战斗,他不应该这么放不下……不会有事的,卡妙不会有事的。

冰河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着,手却抚上了胸口,片刻后,他抓紧了胸前的衣服,推门走了进去。

 

“我还在想你打算就这样在门口站到什么时候。”

冰河迎面就看到卡妙坐在床边,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正看着他的样子。而在卡妙的脚边,已经放了一个简单收拾好的行李。

被卡妙这么一说,冰河的脸上不自觉的微微发热。

径直走到卡妙的面前,冰河解下一直不离身的十字架,递到卡妙面前。

 

微微晃动着的北天十字在卡妙眼前,他略带疑惑的看向冰河。

“因为雅典娜的命令,我无法和你同去,所以……”

 

卡妙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北天十字架,那是白鸟座,冰河的守护星座。

“这是你非常重要的东西……可以吗?”卡妙握住冰河拿着十字架的手。

 

在白茫茫的银河中,天空被划分成几块区域,而在北边的天空中,有一颗闪耀着光芒的星星,它如洁白的天鹅飞翔一般,从东北方升上天空,再到西北方,以头朝下尾朝上的姿态没入地平线。那姿态,像极了展翅飞翔的天鹅,展开的翅膀如同连线一般连接着两端,所以白鸟座又有“北天十字”的称呼。

而这串十字架的项链,正是冰河身为雅典娜的白鸟座圣斗士的象征,从冰河拥有白鸟座圣衣起,他就是这串项链的唯一主人,象征着高傲矜贵的白鸟座战士。

在之前的战斗中,这串项链更是曾经救过自己的主人一命。

所以卡妙在看到冰河拿出十字架,并且递到自己面前时,面容一凝。他当然清楚其中的含义。

 

冰河低头对他露出微笑。

“就当做是我陪在你身边……等你回来后,再还给我就是了。”

 

他一定要卡妙和自己定一个约定,再小的也可以。

 

“好,不过区区十天……很快就会交还给你了。”卡妙抬手,握住了冰河的手,稍稍用力,冰河被拉得矮下了身体,一个猝不及防的轻吻落在了他的额头上。

冰河闭上眼,用另一只手环抱住了卡妙,抵着青年的额头,看进他眼中。

“我……在西伯利亚等你回来。”

东西伯利亚,那是他们一切开始的地方,那里对他,对卡妙,都有非凡而重大的意义,仿佛曾在那里重生过。

冰河执意要在那里,那个曾经共同的家中,等他。

 

“很快,一定很快。”

卡妙明白了那呢喃在口中的,以及未曾说出的感情,于是许下约定。

这是他复活后第一次暂时离开冰河,不久前才坦诚彼此感情的两人并不愿在这个时候有过长时间的分离,但既然身为一名圣斗士,该肩负的责任他也会扛起,而且他心中也有分寸,雅典娜说了,只需暗中调查,他完全可以不暴露身份的完成任务,危险度自然大大降低。

更何况仙宫也有可能根本没有发生任何异变。

嘛,虽然这种可能性相对来说比较低……

 

卡妙揉了揉冰河的脑袋,抚着他的脸,在唇上辗转亲吻。

 

*******************************************************

 

雅哥夫驾着雪橇,带着从镇上采购回来的东西往村子里赶。

如果再赶不上到达村口,傍晚这片地带就要下起一场暴风雪,那他可能就要被冻死在雪地里了。

和往常一样即将路过某个地方,小小少年随意瞟了眼那栋小屋,突然眼睛瞪得浑圆。

平时远远望去漆黑一片毫无人息的小屋里居然有了灯光,烟囱里还有袅袅白烟升起,雅哥夫忙拉住了雪橇,从雪橇上一蹦而下往那小屋跑去。

“冰河!!”小孩欢呼一声的推开房门。

金发少年刚打算把一个碗放在桌上,被小孩喊了一声差点手一晃,把刚煮出来的牛肉土豆扣在桌子上。

“雅哥夫……”少年露出无奈的样子,把碗放在桌上,蹲下身把刚满十岁的雅哥夫用双臂环住。

 

东西伯利亚的雪,真的一点都不冷。

 

TBC


推荐文章
评论(3)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