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第二十七章 裂痕
面包包 2019-10-22

冀州之北,雍城

 

一队江湖人头戴毡帽,各自持枪带刃,离开一处宅邸。

 

洛子双在门口送别道:“阿爹,小心些,天机楼行事诡异,定有所图谋,且他们暗器毒药手段不凡,不可不防。”言至此,瞥见随行的药王谷门人,又是再三叮咛。

 

李墨唇角微抿,淡道:“你若忧心,何不同去?”

 

洛子双笑道:“我还是镇守大本营好了,嘻嘻。”李墨颇有深意的瞥了一眼爱女,却是未再说什么,率几人离去。

 

待众人走后,洛子双倚在门框边,默默的看着阿爹远去的方向出神,虽然不知天机楼的使者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人,但自己既然已决心挥枪断情,一枪裂情丝,那便不要再见的好。

 

这样,便足够了,如此这样,便就很好。

 

我的心,很安定,一点也不伤悲。洛子双默默立了许久,继而转身阖上门扉。

 

在她看不见之处,一个玄衣高挑的身影,一双眉目含情的桃花眼注视了她许久,似要将她细细辨识清楚,描摹入心中,待她转身入内,纤细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之后,玄衣女子仍是默默站了许久,方才起身离去。

 

白裳此处偷跑出来,姐姐定是不会轻饶于她,不妨与正道这边联络有无,做些功绩出来,回去后责罚许是会轻上一二。

 

虽然对洛子双独自留在此处有些疑虑,白裳到底不愿意相信姐姐所言是真,遂反身赶去赴约。

 

。。。。。。

 

斜阳西归,天色渐晚。

 

院中,一杆银芒乍现,似呼啸而至的烈焰,猛然在半空中绽出数点星火,又倏忽而去,龙走银舞,不可捉摸。

 

许久后,练了一整日枪术的洛子双收起火纹枪,息招止武。她远望了一眼西斜的残阳,默然提步回房。门扉轻掩,一股浓重的倦怠掩上心间身体,她只想即刻睡去,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梦。

 

忽而,一个娇翠的女声在屋中响起:“负心鬼,今天为什么不去赴约?”

 

乍闻这个声音,洛子双心底深处不可抑制的漫出一股子喜悦,而须臾后,却又似被一盆凉水兜头浇下。

 

她勉强平复了一下狂跳的心,冷淡道:“清净使,这是第三次了。”

 

白裳没有计较洛子双的称呼,奇道:“什么第三次?”

 

洛子双微微阖了阖眼眸,鼓起勇气回身,深深的看了一眼玄色衣衫下掩映不住的纤秀身姿,淡淡道:“夜闯他人屋舍,这已是第三次了,天机楼主便是这般管教属下的么,倒也难怪,毕竟是刺探消息的下作营生。”

 

此话一出,两人心中俱是一恸。

 

白裳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犹自不敢信小怂包作者竟能说出这般伤人的话语,她道:“你是练枪练昏头了么,我上次。。。上次夜闯你的房间,你也未如何,这次。。。”

 

洛子双眼瞳一瞪,怒目而视白裳,道:“我不过是惧怕你泄露了我的身份,致使沥泉阁蒙羞,才处处忍让于你罢了。”

 

白裳脑中轰然一声,数日前的缠绵床榻,言笑晏晏,金陵城中日日朝夕相对,好似都成了过眼云烟的笑话一般。素来性子孤傲的她,细长的眼眸中溢出点滴水渍,就这般把洛子双望着。

 

偏洛子双视而不见,继续恨声道:“如今天机楼出世,夹于正邪两道之间,值此时节,想必你也不敢泄露那些。而如若不是你,我怎会蒙受那般奇耻大辱,我不过是喜欢画画,不代表我想尝试那些花样,你对我做下的桩桩件件,委实令我恶心透顶,请你给我滚,若再敢出现在我面前,必定加倍偿还!”

 

性子孤傲的清净使,终是在眼前这人声声威逼的话语中,落下一行清泪,她犹自不肯相信,仍是哀求道:“我不信,你当初不是那么说的,你明明。。。”

 

洛子双手掌在桌上猛然一拍,呵斥道:“我答应你什么了,我有说喜欢你么,你出现在我眼前,只会令我生厌罢了,滚吧。”

 

声声冷厉的言词,终是刺破了黑粉最后一点自尊,白裳哽咽出声,素来冷然傲气的她竟是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言词,她只连续不断道:“好,好,洛子双,你很好。”继而拉开门扉,猛然狂奔而去。

 

洛子双一只手无力的伸出,然而手间空空如也,她颓然坐下,无力的捂住脸庞。

 

。。。。。。

 

时光倥偬,岁月流逝。转眼冬去春近,已是又一年的秋日。

 

正邪两道间爆发了数场大战,正道从一开始的败多胜少,及至后来“神勾银舞洛中神”洛锦容寻到了大天魔手的破绽,与夫君“歧路浪子剑中仙”李墨,枪剑合璧,共抗魔威。

 

魔主葵殷被夫妇二人所阻,施为有限,十二魔门势力虽大,却是一盘散沙,人心不齐,各怀鬼胎,不过是被魔主武力所慑,强行聚在一处罢了。

 

反观中原正道,在沥泉阁率领下,有药王谷、巫山派、青城派、长枪门、琼华宗等数十门派鼎力襄助,各派皆有门人在“天龙之殇”那日或死或伤,对魔道行事深恶痛绝,故而人心所向,众侠一心。

 

此消彼长之下,魔道威势渐颓。

 

。。。。。。

 

南诏国密林深处

 

木制轮椅压断林间错落的断枝,留下一串咯吱声。

 

白裳推着姐姐,前往密林深处,祭拜沉眠于此的列位白氏先祖,祈求他们的魂灵保佑她们姐妹二人,得报族人大仇。

 

白素眸色沉沉,忽而轻轻道:“我最近总觉得不妥。”

 

“姐姐可是忧心姐夫?”

 

白素之夫牟异寻与她聚少离多,先时潜伏在天龙门中,“天龙之殇”后连白裳也不知这位姐夫现居何处,想来定是潜伏在何处,伺机而动。

 

白素摇首,半晌方道:“裳儿,依你看来,葵殷对我姐妹二人,可是生出了猜疑。”

 

白裳差点失言要说葵姨如何,想起早些因着一时失言,很吃了姐姐的刮落,连忙止住,道:“我觉着葵。。。殷对我一如往常啊。”

 

“是么,但愿如此。”言罢又是一阵沉默。

 

白裳想着姐姐独立支撑偌大的天机楼,如今又夹在正邪两道之间,古来中间人最是难做,姐姐会如此心神不属也是正常,并未在意。

 

少倾,又听姐姐言道:“你。。。可知晓,药王谷有意与沥泉阁联姻,他家少谷主梵希若即将迎娶沥泉阁孙小姐洛子双。”

 

白裳推着姐姐轮椅的手一顿,想起记忆中那个羸弱的少年,忍不住道:“他也配。”

 

白素回身瞅了妹妹一眼,道:“大半年前,你可不是怎么说的。”

 

白裳被无良作者赶出屋舍,伤心失落之下,顾不得姐姐的累年的积威,寻到姐姐处大哭了一场,许是看妹妹太过伤心,令白素对她私自离去的事,仅是略为责罚,轻轻揭过了去。

 

经此一事,姐妹间宛如上下级般僵硬的关系倒是缓和了许多。

 

白裳被姐姐一噎,到底还是气愤居多,求道:“姐姐,过两日我须得南下一趟。”

 

“去往何处?”

 

白裳不欲对姐姐扯谎,一时又不敢言明自己要去拆散人家门当户对的好姻缘,做一个棒打鸳鸯的黑心鬼,正自纠结,便听姐姐道:“怕不是一刻都耐不得了,恨不得飞去夷陵见你的负心汉。”

 

自己先时哭诉的内容,每每都被姐姐拿出来取笑自己,真是忒也羞人了,白裳气的跺脚,手间还得安安稳稳的推着姐姐。

 

姐妹二人缓缓向密林深处先祖的碑林而去。


推荐文章
评论(9)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