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第三十章
面包包 2019-10-30

“这会子知道哭了,先前私自出京时怎么不知道怕呢。”沐静宸抬步迈入房中,瞧见女儿这幅样子开口斥责道。

 

梓羽瞧见娘亲过来了,虽是她犯错在先,可挨了这般重责,被当着众多侍从的面在院中挨打受罚,身上又是痛心内又是羞恼,将头埋入枕巾内不作答,只隐隐可闻抑制不住的呜咽声。

 

沐静宸心中默叹一声儿女都是债。抬步近前,看她的伤处如何了。待瞧见了也是一惊,确是罚的重了些,都流血了,抬手让汤圆退至一旁,净了手接过巾帕,亲自给女儿拭去臀上血渍。

 

梓羽察觉身后响动,将脑袋从枕巾上抬起悄悄看了一眼,见是娘亲坐在床侧,心里又是怕又是恨,仗着自己才挨了罚娘亲也不会拿她如何了,大着胆子嚷嚷:“不要你,不要你,让汤圆来。”

 

一旁的侍从们俱都听得担忧不已,担心公主恼怒之下又是一顿斥责。

 

沐静宸本就余怒未消,想到这混账小东西在峨眉山脚明明看见她了,竟然还敢跑,害她在后面追了近月余,紧赶慢赶回了京城,她是挨打受罚,自己也陪着她现今还没歇上片刻。

 

一时举掌就欲打,看梓羽身后已没一处好地儿了,抬起的巴掌向大腿处落下。

 

“啊!”不妨娘亲还要打她,梓羽惊呼出声。再不敢嚷什么,只埋头在枕巾内不理人。

 

沐静宸看女儿这幅样子也听不进去什么了,心内又是一叹,接过药瓶倾倒出碧绿的药膏,在掌间化开轻轻涂抹在梓羽臀处,为着药力化开,手上又加了几分力道揉开淤血。

 

梓羽吃痛不过,只觉比先前挨板子时更痛上几分,虽不愿在这人面前服软,但实在控制不住,忍了片刻就嘴上呼痛不断,哀叫连连。

 

沐静宸终是舍不得,软了几分语气道:“且忍着些,需得揉开了淤血才好得快些。”

 

梓羽心道,痛也是你打的。只是见好就收的道理她还是懂得的,也不出声,只是忍不住时就喊痛。

 

待上完药,母女两个俱都出了一身汗,沐静宸起身吩咐熬制一些清热化淤助眠的药来,才起身回房沐浴更衣。

 

午间沐静宸沐浴过后来看女儿,梓羽喝了药已然沉沉睡着,汤圆正在给她擦拭身子,沐静宸掰过女儿的侧脸看了看,红肿的掌印还十分醒目,待夫君母后瞧见了不定怎么埋怨自己呢。

 

她抬掌描摹了一下女儿七分似自己的眉眼,出神的想到自己一路上,心思凌乱,设想了女儿遭遇种种不测的可能,担忧害怕的紧,想来昔年自己自请北上抗敌,母后怕也是同样的心思吧。

 

沐静宸嘴角牵出一丝笑意,瞧着女儿微蹙眉头的睡颜,俯身在她肤泽细腻姣好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才依依不舍的回房歇息。

 

晚间,乾晖帝得信,携皇太后御驾亲至信王府上,乾晖帝虽是忧心自己妹妹下了狠手,伤到了侄女,只是女儿家闺房,他一个皇帝总是不便出入,只得忧心忡忡的坐在外间,由妹夫白宇廷作陪。

 

陌太后来至沐梓羽的栖梧院中,她常居深宫,难得出宫一趟,只是此时也顾不上欣赏女儿府邸的景致,匆匆行至孙女的卧房。

 

梓羽午间睡了一下午,精神恢复了许多,只是起不来床榻,看见皇祖母亲至,只勉强撑起身子却不知该如何行礼。

 

陌太后上前将她按回床上,抬目就看见孙女一张小脸左边脸颊肿的老高,一个鲜红的掌印赫然在目,回身瞪了沐静宸一眼。只是孙女面前总得给女儿树立些威严,梓羽虽看着尚算稳重懂事,实则主意正的很,胆大妄为程度比她娘亲幼时犹有过之。

 

遂轻轻抚摸着梓羽脸颊道:“你这小家伙,可把哀家并一圈子人吓得不轻,哀家几夜未睡好觉,你皇伯父也忧心的很。”

 

梓羽知道皇祖母此时看见她挨了罚,已不如何生气了,挪动身子将头枕在皇祖母膝上,只是身后还痛着,略动一动又出了些汗。

 

陌太后看了也知她被打的不轻,抚摸着梓羽的小脑袋,一边道:“给哀家看看你后面。”

 

梓羽偷偷瞧了娘亲一眼,暗暗撇嘴轻点了点头。

 

房中侍女皆背过身去。陌太后一手掀起锦被,揭开梓羽臀上的药布细细看了会子。

 

沐静宸立于一边,此时再看女儿身后仍是高高肿起,红紫痕迹并未消去多少,只是已不再流血了,想来需得在床榻上趴上数日了。

 

陌太后给梓羽盖上药布,整理好锦被。梓羽干脆将皇祖母的膝盖当做了枕头,枕着舒服。

 

陌太后虽甚是心疼于她,还是训斥道:“以后万不可如此了,若敢再犯,即便你娘饶你,哀家也不饶你,知道了么。”

 

“羽儿再不会了,必不敢了。”

 

陌太后听了梓羽的保证,才算放下心来,又数落了几句后,仍是一下下抚摸着她,梓羽被摸的舒服,许是日间那碗药确有效用,方散去的困意又涌上来,过了片刻即睡着了,因是趴俯的姿势,嘴角淌涎,浸湿了陌太后的裙琚,陌太后也不甚在意,将她小心挪到床榻上,沐静宸亲自给女儿小心的拭去嘴边流涎,又给母后略略打理了下仪容衣衫,方携着出了外间。

 

沐静宸扶着母后去了外间大厅,乾晖帝见了即问:“羽儿如何了。”

 

陌太后瞪了女儿一眼道:“这话皇帝应该问问孩子她狠心的娘,孩子还小不懂事,教训几句罚罚跪也就是了,怎值得你下这般狠手,还在院中唤人拿大板子打,你不知道给孩子留点颜面么。”

 

沐静宸心道,先前在宫中您可不是这般说辞,只是此时若分说,母后不定更加生气,只诺诺的站在一旁不敢多言。

 

白宇廷虽也疼惜女儿,但也不愿见妻子被责备,遂道:“羽儿也太过大胆了些,此次给个教训也好。下次必不敢再犯了。”

 

“哼,你们这些男的一点不懂女儿家心事,这般伤身伤心,哎。”省起传板子的是自己女儿,若不是当着女婿面前不便,恨不得拉过来也打上几下出气。

 

沐静宸心虚的往白宇廷处挪了几步。

 

陌太后省起乾晖帝,遂朝他道:“羽儿挨的不轻,都破皮流血了。”

 

听闻此言,白宇廷已心疼过了还不如何,乾晖帝膝下无子,实把这唯一的嫡亲侄女视若自己亲生闺女,虽是气恼侄女胆大妄为,让一圈子长辈操心着急,此刻早把先前的心思忘了,转而责备起沐静宸。

 

被母兄两个训斥了一晚上的沐静宸......

 

怎么好像犯错的变成我了。

 

梓羽在床上趴了数日方能勉强下地走动,期间爹爹常来探望她,嘘寒问暖,娘亲却一次也未曾瞧见。梓羽本就恼娘亲下手太狠,一点颜面也未留给自己,此番见娘连面也不露,更是心有不快。

 

因着她能下地了,日间是和爹爹娘亲一道用膳,梓羽行完礼,在放置着软垫的椅上坐了,身后接触椅面还有些痛楚,梓羽微皱眉忍了。

 

沐静宸一直观察女儿动作,见状心里一揪,在梓羽看过来时却撇到一边只作不察,梓羽心中酸涩,索性也不理睬娘,只和爹爹谈笑。

 

白宇廷眼见妻子不语,女儿连个眼神都欠奉的模样,暗自着急,遂道:“羽儿这次可把你娘亲急坏了,方从北地巡边回京,听说你私自离京,当日就向皇上告了假,亲去追你。”

 

既然着急还把人家打得那般狠,现在还冷着我。梓羽也未答话,只默默用膳,夏日时节,兼且顾虑梓羽有伤在身,府中膳食以清淡食蔬为主,梓羽略吃了些就无甚胃口,开始分外想念川蜀之地的菜肴。

 

沐静宸这些时日吃的也不多,略吃了几口即停箸。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